《许见南山》by不吃西瓜的阿廖沙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许见南山
作者
不吃西瓜的阿廖沙

內容簡介
这是一个慢慢喜欢你的故事。
许南山年少时暗恋过叶悠然,只是从来没告诉过他。
后来家族联姻南山同叶悠然结了婚,叶悠然才知道当初那个他接回来的小姑娘青春里也曾对他投注过不算热烈但也真挚的喜欢。
没关系,他虽然喜欢的慢了晚了一点,但他的喜欢也不少。

高g文 勉强算婚后文
许南山×叶悠然
天体物理学博士在读×实力颜值兼备的演员
ps:文科生不懂天体物理学,所以只是百度式地略涉及,不要刻意考究

一个剧透小剧场:
结婚前:
“你,真的想好了吗?”他问她。
“嗯。”她回他。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叶悠然微微偏头斜着看了一眼她。

“我知道。”南山轻笑。

1V1x現代甜文女性向

Chapter 1: 湘里

许南山是阿婆程秀宜带大的。

阿婆曾是申城的大家闺秀,战乱中回到老家湘里避难。与爷爷相识结婚后爷爷就参军去了,抗战胜利后爷爷在京津当了首长,却也有了新妻子和孩子。阿婆一直一个人留在湘里,每月等着爷爷的一封家书和贴补,未曾去过京津。

阿婆是温和的性子,书读的也多,平时说话也是温言温语,待许南山虽亲近但还是保留着一份疏离感。

不过阿婆对所有人都是如此,有礼却疏离。

许南山自小每x都要写上二十张大字,背上一篇文言,读上一章《庄子》。

阿婆说:“南山啊,做人不仅仅要有学识,懂礼知礼更重要。”

许南山晃着她那一头极利落的短发微微颔首,书桌前的后背挺得更直了。

她觉得自己是一直被阿婆当成男孩子养的。

学识修养,她有天赋在。

懂礼知礼,她自然明白。

可是她不懂的是为什么父亲母亲从来不回来看她。

她甚至从记事起就不曾见过父母,以及家里的哥哥。

湘里多山,景色自然是优美,一座山连着一座山,一片葱绿接着一片葱绿。

可是路却不怎么好走,阿婆和她每逢十五便去集市上采购生活用品。

湘里的集市总是很热闹的,小贩们道路两边散开,有卖x鸭的,有挑着担子卖自家种的蔬菜的,还有杀猪宰牛的,卖糖果杏仁的……

南山十岁时随阿婆去集市,路过一家五金店,店门外有一条白色的小狗被困在笼子里,眼睛x漉漉的。

她拉着阿婆的手,站住后就不愿离开。

阿婆看出她眼里的渴望,便问了问店家能不能将小狗买回家。那店家倒是认识南山阿婆,只说:“程老太太要,我怎敢还收钱,牵回去给南山玩也是好的。”

阿婆是他们许氏族里最德高望重的老人,听说阿婆以前还办过村学,不收费,周边的人对阿婆都很是敬重。

可阿婆还是将钱塞到了那店家的手里,微笑着说:“就算她喜欢,可是得到还是要代价的,总不能平白就到了手里,她会不珍惜的。”

南山心里暗暗否定阿婆的话,她当然会珍惜了,她第一眼看到那条小白狗就觉得自己是一定要救它的。

最终南山如愿地将那只白色的小x狗牵回了家。

白狗仿佛也认定了南山是主人一样,终x跟在她后面。

阿婆回到家只是说:“这是你要牵回来的小狗,以后只能是你负责了。”

南山点头。

她的东西,她一定会守的好。

许南山十五岁前是没有出过湘里的。

她倒也没太想出去,这片山水于她而言就是根,她需要扎在那里才能活下去。

她喜欢这里,喜欢湘里的山,喜欢湘里的树,喜欢湘里的一x一木,更喜欢这里的人们。

他们都叫她南山。

阿婆也叫她南山,在她背错书打她手板心的时候,在她大字没写完罚她不吃晚饭的时候……

可是她也模糊地记得,夏x夜晚里,窗外萤火虫一闪一闪,阿婆扇着大蒲扇慢慢哄她入睡,也是叫她南山的。

带着一些南方哝语的细腻,甚是好听。

许南山的名字是爷爷起的,她没有见过爷爷,阿婆也不曾跟她提过,只是说她的名字是爷爷取得。

爷爷说许家的孩子再怎么样也不能流落在外,就将南山送到了湘里,让阿婆养大。

爷爷只是说就叫南山吧。

叶悠然第一次见她,他说,“南山,我来接你回家。”

十五岁,是许南山人生中最重要的分水岭。

阿婆去世,她离开了湘里,也第一次见到了叶悠然。

叶悠然比她大了五岁,已是二十岁了,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眉目清朗,皮肤很白,有些白的吓人,或许是从小身体就不好,叶悠然看起来有些病态美少年的感觉。他有一双湖水似的眼睛,第一眼看过去竟让南山一时没移开眼,目光仿佛都沉在他的眼底,说是淡然其实更像是无视,那么高高在上,让人忘了他或许是个病痨而已。

不过叶悠然所说的话还是让她感到惊讶。

原来她不仅仅有湘里这一个家,她还有别的家,一个从未去过的家。

叶悠然是受许老爷子所托,过来帮忙料理许南山阿婆的后事,顺便将他十五年都没见过的孙女接回京津许家。

按说这许家的事怎么也轮不着他,他们叶家也顶多和许家世交罢了。许老爷子那天来找他们家老头下棋,有意无意地透露了这件事。

说是他们许家那个一直养在外面的孙女要回来了。

只不过许家二儿子许家修当年的一出好戏,这京津圈里知道的人还真不多,许家把消息也封的死死的。

报纸上只写了三流小影星易宁歌难产不幸离世,孩子亲生父亲竟不知是谁。

那孩子也在断x时被许家送到了湘里,此事虽在京津难得沸沸扬扬,只是十五年过去了,已没人再会记起。

许老爷子怕的是这孩子回来之后x子应是也不大好过,但把她留在湘里又没人照顾她,而且毕竟是留着许家的血。

况且说是要把她接回来,如今却还没有可考虑的人选。另外,她阿婆的后事也需要人帮忙照看,需找一个稳重的人才行。

要不让老大家的之洲去一趟?许老爷子在心里盘算着。

“小四,要不你帮你许爷爷一个忙,去一趟湘里把那孩子接回来。”叶老爷子笑笑的看着在一旁安静看他们下棋的叶悠然。

许老爷子有些惊讶。

叶悠然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如今随着年龄大了起来,身子骨也算养好了,只是还太瘦,性子也一直没变,偏安静。

许老爷子一脸疑惑地看着对面还在走棋的叶老爷子,“这不太好吧。”

“那有什么,小四刚从美国回来,一直闷在家里也不行,刚好他出去散个心。”叶老爷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家小孙子,“再说了,他俩也算有缘,一个叫南山,一个叫悠然。”

悠然见南山。

许老爷子还是有些迟疑,叶悠然却答应了,点头说好。

这下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于是悠然就这样去到了湘里,见到了南山,并把她接回了京津。

他答应这件事其实也没什么理由,只是他爷爷那么说了,他本来也就闲着无事,去一趟湘里也没什么的。

他对南山倒是没什么好奇的,就是个孩子。

不过他到底是低估了她,她阿婆的后事都安排的妥妥当当,没有他一丝x手的机会。她自己也是淡淡地,很是平静,看不出多大悲伤,只是女孩子细弱的腰肢让他看了不免有些同情。

叶悠然站在已经拆了的灵堂前,看着面前跪着的许南山,她仿佛有点营养不良,细瘦的身子晃晃就要倒下去了似的,可偏偏她还是挺直着脊背,短短的头发没有遮住她低下去的侧脸,清秀有余。

旁边有一条大白狗,一直陪在她身边。叶悠然叹了口气,这一人一狗跪在那里,看着的确有些凄凉。

他走到她身边,半跪着,一手拍在她的背上,轻轻揽着她轻声说:“没事的。”

许南山点头,想要站起来,因为有些虚脱踉跄了一下,跌在叶悠然x前。因为叶悠然的身子骨也不健朗,被突然一撞他也跌坐在了地上。

叶悠然还未来得及反应,许南山就下意识后退了去,站起来道了声谢就走回屋里收拾东西了。

她东西不多,收拾的也快。

抬眼犹犹豫豫地看着叶悠然,“我可以把白狗也带回去吗?”

叶悠然愣了一下,皱着眉。这几天他也看出了那天大白狗对许南山的意义。可是他们是要坐飞机回去京津的,怎么将狗带回去呢。

可能许南山也看出了叶悠然的为难,她勉强地笑了笑说:“没关系的,我就只是说说而已。”

叶悠然这几x见过这少女镇定的样子,也见过她微微透露出来的悲痛,但还未见她笑过。

许南山无疑是好看的小姑娘,眉间还添了几分别人不太看得见的y气,眼睛是杏仁眼,大大的还带着小女孩的些许稚气,但眼神流转间却又隐藏的好好的。

她才十五岁,眉目之间的潋滟已经初显。

她这一笑,便有了少女明媚的样子,虽然不是真心的,但他竟觉得很是好看。

第二天一早,叶悠然带着许南山离开了湘里。

先是开车去市区的飞机场,小姑娘可能有点晕车,脸色有点苍白,但还是忍着没有说话。

叶悠然下了车去,给她买了晕车贴这才好一点。

登机的时候,叶悠然走在许南山前面,许南山回头看了一眼,心想不知道隔壁的李大叔有没有好好照看她的白狗。

阿婆曾经交代过白狗是她牵回来的,只能是她负责的。

可是阿婆不在了,打她手板心的阿婆,哄她睡觉的阿婆,给她唱吴哝小调的阿婆不在了,而她却要离开和阿婆一起生活的地方了。

想到这里,许南山鼻子突然一酸,她这才真正地意识到阿婆离开她了,而她也要离开湘里了。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