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蜜谋已久》by三坛海烩藕粉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竹马他蜜谋已久by三坛海烩藕粉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高x / 喜剧 / 美人受 / 青梅竹马
高冷腹黑实则闷x少将军 X 娇生惯养傲娇炸毛小世子
林予琢 X 楚昭玉

1v1!高甜!双洁!非xx!无生子!

一句话文案:
我的死对头竹马竟然暗恋我多年!!

正经版文案: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昭昭之玉,予生以琢。

 01回京

   大晋地处东南,坐山靠海,国土丰饶,气候也是温暖x润,养人得很。
 
   因而这才六月,京城就已进入一年中最热的季节,蝉声嗡嗡,给所有的情绪都渲染了几分浓度。
 
   楚昭玉靠在醉花楼二楼栏杆处贵妃椅上,贴着消暑的冰枕,手里捧着红豆冰沙,神情恹恹,像极了一只懒散的猫,端的是一派极端享乐的纨绔模样。
 
   “啪!”楚昭玉把冰沙碟子往桌上一扔,吓得对面楚倾卿和楚思宁都抖了一下。二人面面相觑,点点头,从彼此眼中看出了“别说话、当我不存在”的默契。
 
   楚昭玉看着xx大街小巷人头攒动乱哄哄的场景,毫不掩饰内心的烦躁:“有病啊?大热天的都不在家待着,在这挤挤挤,榨汁呢?”
 
   楚倾卿和楚思宁不说话,头更低了。
 
   正巧赶上来伺候贵客的掌柜的听到,赶上来赔笑道:“世子爷有所不知,今天是镇国将军二公子林小将军从南疆回来,他这一趟可是立了大功,再加上那小将军长得是一表人才气质卓凡,自然……”
 
   “用你说!给我退下!”楚昭玉不耐烦地打断掌柜的话,眉间戾气更重了。
 
   掌柜的吓得一个趔趄,瞥了一眼旁边两位公子小姐,只见他们疯狂对自己摇头,连忙应是退了下去。
 
   楚倾卿思忖过后,还是劝道:“唉,我说哥,你也没必要这么生气吧,看把人都吓成什么样了。”
 
   楚思宁也附和道:“对啊大哥,虽然你不喜那位……但他好歹立了军功,你反应太激烈的话难免被小人学了去。”
 
   发了一通脾气,楚昭玉勉强听进了弟弟妹妹的话,只蔫蔫道:“我知道了。我会注意一些的。”
 
   楚倾卿微微叹气,抬眼间又情不自禁将自家大哥的模样描摹了一番,不由间又看痴了。
 
   她自认自己的容貌气度已是一绝,但也明了,若论这京城内的第一美人儿,定当是楚昭玉。
 
   抛开永安侯嫡世子、皇室宗亲这些尊贵身份不谈,楚昭玉这副皮相就不知道让多少人垂涎。加之天生心疾,永安侯和侯夫人疼得紧,从来没让小世子做过他不愿意的事情,把人养的如白玉般滋润水灵,只可惜这性子倒不随了他名字里的玉,反而是骄矜嚣张惯了的。
 
   眼前的美人,身形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懒在贵妃椅上。一袭轻纱红衣,衬的肌肤更胜雪白。乌发如瀑,披散在身后,左侧长发用了一只蝴蝶玉扣别着,右颈则有一条末尾缀着深白玉玦的细细的小辫垂至x前。细眉紧蹙,常年含情的桃花眼此时蕴着几分怒气,红唇低语,似乎是……在说什么不好的话。
 
   饶是楚倾卿看了十几年,对自家大哥的美貌已经免疫了,这一眼也不由得心旌微荡。怔愣之际,神思飘散,也不知道以后哪家小姐有这个福气能当她的大嫂……
 
   不对!也许她的大嫂可能不是小姐……楚倾卿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连忙摇头摆脱这些胡思乱想,也跟着往楼下看去。
 
   ///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楚昭玉和自家妹妹算是想到了一处去。
 
   原本,楚昭玉和今天这位立功回京的林小将军林予琢从记事起就不对付,两人的孽缘事迹已经为京城各大茶楼说书馆提供了十几年的素材。
 
   楚昭玉天生心疾,出生时极其孱弱,御医甚至说过活不过十八。吓得永安侯和侯夫人四处搜罗山珍药材、江湖神医,y是给养了回来。平x里也是疼惜的不得了,不仅不x着他学文学武,还惯得厉害,长大后在外界看来活脱脱一个纨绔子弟头一号。
 
   而镇国将军的二公子林予琢,子承父业,从小舞枪弄棒,又被爱读书的大哥文墨熏陶,自是文武全才。而林小将军只比小世子大了一岁,年纪相仿,免不了在贵族圈子里将两人比来比去,那结果自然是,楚昭玉几乎样样都比不上林予琢。
 
   偏生就有那不怕死、心眼小的,在楚昭玉一点点大的时候就跑到面前阴阳怪气,导致小世子对这“别人家的孩子”是一直“记恨”着。直到他四岁的某一天,终于在侯府里见到前来做客的林将军和林二公子。
 
   小小的林予琢清冷的像一个小神仙,也漂亮的像个小神仙,楚昭玉只看这一眼便喜欢上了,也将前阵子的记恨抛之脑后了。
 
   他拉着神仙小哥哥的手,邀请他一起玩。
 
   然后被小神仙淡淡的一句噎了回去:“我不跟笨小孩玩。”
 
   ……行,那就这样吧。
 
   楚昭玉不是什么心大的人,五岁的林予琢一句“真心话”让他记到了现在。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就开始各种针对林予琢,明面上、暗地里,怎么添堵怎么来。而林予琢也不甘示弱,次次都还击回去。
 
   像是今天楚昭玉在林予琢午饭里撒盐,明天林予琢就在楚昭玉换洗衣服里塞蛤蟆;这次楚昭玉在武学测验前偷偷掰断林予琢的剑,下次林予琢就在众人面前大声朗读楚昭玉的蹩脚词赋公开处刑。
 
   一个是天潢贵胄,一个是将门虎子,一旦斗起来,也不在乎这些行为是不是幼稚了。
   
   但这种单纯的“针尖对麦芒”的关系,在一年前林予琢出京去南疆前,变得不对味了。
 
   那是在一年前忠勇侯寿宴上,楚昭玉看到被姑娘们众星捧月的林予琢,又想到自己最近因他被坊间嘲笑的x常,当下便气得不行。回去后,找了个空当,递了帖子拜访了镇国将军夫人。他想的也很简单,就是跟林予琢他娘告个状:林二公子同时和多位世家小姐密切往来,不仅影响不好,这种行为也属实太渣。
 
   听闻楚昭玉拜访匆匆赶来会客厅的林予琢:“……”
 
   楚昭玉面无愧色,心安理得,像只斗胜的公x,昂首阔步地就离开了,也不管将军夫人后续怎么教训儿子。结果当晚,他在侯府花园一个人散步消食的时候,被一个突然闪现的黑影抵在了假山上。
 
   借着月色一看,哟呵,这不是林小将军吗?
 
   小世子被死对头压着,气到炸毛,正欲开口讽刺,就听得他抢在前面说道:
 
   “我要去南疆了。”
 
   “关我什么事?”
 
   “明天就启程。”
 
   “然后?”
 
   “起码要一年才能回来。”
 
   “所以呢?”
 
   “我没有和那些世家小姐来往。”
 
   楚昭玉心想:好嘛,你果然还是为了这事秋后算账来了。
 
   正打算和他掰扯一通,结果下一瞬,小世子便被人挟住了脸颊,紧接着一个温温凉凉又柔软的事物贴上了他的双唇。
 
   林予琢的唇稍纵即分,他极力压制住眼底的欲望,不再多说一句,转身离去。
 
   楚昭玉愣在原地。
 
   顷刻,一声怒吼响彻整个花园:“啊啊啊啊啊林予琢!!我杀了你!!!”
 
   同样饭后消食撞见这一幕躲在假山后瑟瑟发抖的楚倾卿:“……”
 
   ///
 
   整整一年,楚昭玉还在为那个蜻蜓点水的一个吻而心烦。他想不明白,好好的死对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他甚至合理怀疑这是林予琢整他的戏码。
 
   他正胡思乱想着,就被几道极尖锐的声音穿透耳膜拉了回来。
 
   楚昭玉往下一看,原来是一群少女看到林予琢在乱哄哄的人群夹道中策马走来而兴奋花痴地尖叫,又将手里的鲜花、香囊等小饰物一股脑投向马上。
 
   “林将军!你好英勇啊!”
 
   “林将军!你还缺伴侣吗!”
 
   “啊啊啊啊林将军!我心悦你!!”
 
   大晋民风开放,少年、少女可以大胆热烈向心悦之人表达爱慕,男子和男子、女子和女子之间甚至也可以成婚。
 
   楚昭玉不堪其扰:“啧,我杀两只x叫的都比这动听。”
 
   一旁的楚倾卿、楚思宁腹诽:见到杀x场面叫的最惨的应该是你……
 
   六月的京城,绿荫葱葱,阳光从枝叶间的罅隙散落开来,铺的一地斑驳,又被带着热度的风吹得支离破碎。
 
   楚昭玉看着马上的英俊男人自一片光影中逐渐走近,心情愈加复杂。
 
   南疆的太阳应该挺毒,林予琢比一年前黑了一些,但健康的小麦肤色衬的英气更加勃发了几分。他身着银丝盔甲,黑色披风猎猎,系在身后。一拘鸦色长发被泛着温润光泽的墨玉冠束在脑后,几缕碎发被风拂到脸上,顺着流畅的下颌线条。他的五官深邃,像是精细雕琢过一般,鼻梁英挺,凤眸低垂。快行至醉花楼下方,突然似乎是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惹得人群中尖叫更是此起彼伏。
 
   马背上快被鲜花荷包淹没,尽管林予琢没让那些东西沾上自己一分,楚昭玉还是“呸”了一口,恨恨道:“哼,花孔雀。”
 
   而马上的男人似乎是听到了这句骂,拉住缰绳停了下来。正当道旁众人不解时,只见小将军抬起头,望向醉花楼二楼栏杆位置,眼中晦暗不明。
 
   小世子不会承认,那一刻,他被看得心里很慌,很慌。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