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兰馆记》by唐宫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如其他世家子一样,靖远公小世子陈苍野也到朝廷智囊团铃兰馆就读。女助教宁蕴听从馆主之令,务必要让着不世出的天才公子听话驯服,以抚圣心。宁蕴为求目的,只好不择手段,也不择底线。

剧情向。

1v1 xE,中间还是会虐一下的。

男女主中间都有和人欢爱过(你们懂的),所以介意的朋友注意绕开啦。

簡體版1V1x古代x文

陈苍野 <铃兰馆记(唐宫谱)|PO18臉紅心跳 陈苍野 “宁姑娘,这一次又是靖远公小世子拔了头筹。”百里琪老先生捋着胡子不无赞叹,放下了手里刚从御前取回来的一大盒文书,指了指旁边的一小捆文件。 宁蕴陪笑颔首。因靖远侯这年春跟着新皇肃清了羌部叛乱抬了世袭罔替的一等公,靖远公府这年夏便浩浩荡荡从云贵迁了来燕京。小世子年方十七,正是青朗年纪。靖远公一家原是诗礼人家,恰是乱年立了军功而已。这功名的好名声,断乎不能因此断了。 和其他京里的贵胄一般,纵使有家学,也送了来铃兰馆。一同来的自然还有几个庶出的哥姐。 宁蕴捧着一扎书信,到了天字班。 百里胡杨接过,笑着对刚用了午膳的学生们道:“国子监又派了新议题。诸位,老规矩,来抽签儿。”教室内又熙熙攘攘起来。 “怎地不见了靖远府四公子?”百里胡杨数着人,奇道。 “子鹤在荷塘边上小亭子抚琴,说正制了新曲,晚一点儿来。”无奈地说话的正是靖远府上的二小姐,陈苍野他爹姨娘生的婷婷花骨儿。 宁蕴听了,心里一抖。果然百里胡杨就让她去找陈苍野。 宁蕴心怀忐忑,眼波明暗如池边柳枝拂过的水面。 陈苍野果然在亭子里。亭子贴了绮罗,迎着柳絮飘着。 “哦?宫里又要我们撰文?”那人一身绫罗,看着新采的洁白的荷花。 交相辉映。宁蕴心底下冒出这几个字。纵使百般不承认,陈苍野确是美的。 陈苍野有一搭没一搭地扒光了一朵新莲。 “我还是那句话。”陈苍野看着裸露的清脆莲蓬,声音听不出什么波澜。一直侧脸对着她,他慢慢将脸转了过来。 “艳阳天的晌午,在这个亭子里。否则,下次的任何文书我将不再动笔。”说完,仍认认真真看着自己的琴谱。 宁蕴早料到,但是在心里也条件反s叹了一声。她退了到树荫底下,默默往学馆里走去。 这小子太懂得什么叫做得寸进尺。 半月前,陈家刚进了铃兰馆。也确实在这不久后,她接到了任务。无论如何都要确保陈苍野听话乖巧。 陈苍野确实禀赋惊人,功课第一,蹴鞠第一,骑s第一;就连下了课去池塘边上赛钓鱼,他都能拿第一。宁蕴起初并无特别大的忧虑。 其实陈家二小姐早告诫过她。“子鹤什么都好,就是乖戾了一些。宁姑娘多担待。”陈苍野第一次旷课就旷了两天。陈家上下,谁能奈何得了嫡大少爷! 第二次,第三次,宁蕴在陈家诸多少俊的求情下都给他瞒了过去。第四次,宁蕴忍无可忍。 陈三少爷陈芒野冒着回家被爹打xx的风险带着铃兰馆助教宁蕴去了清香楼。 宁蕴是皱着眉,忍着满楼脂粉香进了去。陈芒野撂下一句家风有训,不敢擅闯,逃也一样跑了。她堂堂宁大学士的亲亲女儿,难道进这红粉窟就对了? 尽管如此,她也只能y着头皮进去抓人。 开头,她对陈苍野的印象是:清贵、高雅,淡然、疏离。靖远府出来的人都有一种掩盖不住的静美。他的几个哥姐都是馆里自成一种风格的风景,一来馆里就吸引了不少贵人的目光。 本朝风气里,婚约本就松散。已有几个玄字班、x字班的子弟女儿蠢蠢欲动打探起陈家人喜好来。 犹记得靖远公子弟到馆里那天,她随着百里胡杨去官道上迎接。陈苍野最后下马车,那一刹那全世界都是安静的。就连看到陈家前面三个公子模样后显得x动的贵女们,都禁了声。 “少陪,在下代小姐通传。”一个梳着胡人小辫子的高大男子钻进了层层叠叠的帷幕里。清香楼前迎上来的各色美男子,听到她说只是来找人的,热情淡了几分。 帷幕里若有若无的娇笑如同猫的毛发一样柔软、撩拨人。 铃兰馆开馆以来,陈苍野是第一个胆敢在学期间去勾栏的。不消说这也是宁蕴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宁蕴觉得自己傻,傻就傻在那会儿就已经感觉到了可怖的气氛和有了不祥预感。但是已晚了。 几个妙人儿来迎着她穿花拂柳,到了个四处馨香的所在。 云雾四起,她在朦胧中看到了陈苍野玉石一样的身体轮廓。 “宁姑娘,怎地来此贱地?”声音渺茫、清淡,仿佛从远处传来的一般。 宁蕴强行压住晕眩感:“四公子,馆里课业为重,请您回去。” 陈苍野身边发出若有若无的笑。 宁蕴竭力好生看着陈苍野。不,陈苍野的轮廓。 陈苍野一时也并不说话,隔着流动的烟雾二人默默对峙。 终究是宁蕴先开口:“四公子,还请您顾虑陛下圣目下的铃兰馆。” “宁老师。”陈苍野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寒气。“某生平,最快意放纵,容不得他人威胁。” 威胁? 这算哪门子威胁? 宁蕴微愠:“四公子,奴家哪来的胆子威胁您?只是陛下天威,铃兰馆人人敬服,哪怕重婴公主的小郡王,也是听令的。” 皇家的智囊库——没放在明面儿上的——自然有皇家的讲究。你一个依着家里战功上位的小少爷,也敢忤逆不成? 果然陈苍野不再言语。 二人沉默着,就有点尴尬了。宁蕴感到最尴尬的还是她分明感觉到了陈苍野打量的目光。属于陈家人特有的、清雅、疏离、高傲的打量。 宁蕴更怒了。她好歹也是高门之后,从地位上看她是馆里的小助教,怎么也比他高半截;从年龄上看,她还比他大两岁,和他二姐陈满同龄。 宁蕴往前走去:“四公子,还请——” 话没说完,她直挺挺地掉进了冷气四溢的冰池里。池水冰冷彻骨,低下又有暗流,卷得她一时神不能自持。 无怪乎这三伏天里这厅子没摆冰还凉凉的。宁蕴最后想到。 她在水里扑腾,没多久发现者池水其实仅到她腰部。她马上颤巍巍爬到池边上。除了衣发x漉漉毫不整齐地吸附在她的身体上,她还是那个稳重的宁蕴,只是浑身上下无处不散发着寒气。 那没有人性的陈苍野,还靠在厅子深处的软榻上。美人围绕着,给他打着羽毛扇。她渐渐看清楚了陈苍野的的模样。他松松地穿着一件米色的褙子,x腹都袒了出来,一头青发都散着,看得出来刚沐浴完。 宁蕴一眼看到了他结实宽广的x膛。真真是一个顶好的弓箭手的x膛。蓦地,她明白为何她终于看清楚了他的模样。四周的仆从已经将熏炉严严盖上,香雾再也不再有了。周遭的一切变得清晰。 陈苍野默默看着她,好半晌他才道:“宁姑娘,劳您上前一步。” 宁蕴皱着眉。这个狂妄小子好生不懂人情,她全身都x透了,怎地不让人送来g净衣物?但她只是不发一言往前走了去。 陈苍野吃准了她会往前走,并没有一丝着急,反而抓过身边女人的鬓发绕着玩儿。“宁姑娘,我说过了,我是最容不得别人威胁我的。” “呵呀——”宁蕴条件反s地叹息一声,“宁公子,就是我那x冷着脸,向小郡王督他上缴画本儿,他后来也是笑着给了。”谁都晓得,小郡王最爱看画本儿,触了他逆鳞而全身而退的目前仅有宁蕴。奇怪的倒是小郡王就此对宁蕴确实十分恭顺。 陈苍野半晌才道:“要我回去,也不是不可以……”陈苍野突然一挺身坐了起来。二人之间隔着一桌的距离。 宁蕴看得更清晰了。陈苍野哪里还是那个沉静的贵公子,分明就是满脸写着轻佻的浮滑子弟。“宁姑娘,你衣服都x透了,都脱了为好。” 宁蕴顿时双颊通红。她低头一看,才发现这身淡淡水红色的短打配着蝉翼一样的襦裙,京里流行的最新的夏季装束,过了水之后几乎是全透明的。附在她身上,几乎将她全部的线条都露了出来。就连两团玉雪尖尖翘翘的模样,也一丝不苟地呈现在人前。 宁蕴尖叫了一声,背对他蹲了下来。还没来得及开口训斥,宁蕴又听到陈苍野说:“听话。” 宁蕴自然不听。抬头搜寻了一遍,看到梁上垂着淡紫色的帐子,或可作为遮挡,拔腿便跑了去。有人毫不犹豫地上去抓住了她,宁蕴整个人跌入一个宽阔的温热的x怀。那个人同样毫不犹豫地,开始解她贴服的纱裙。 宁蕴怕极了,死命抵着,夹着裙服不让他得逞。那人索性将裙子扯裂了。x润的衣料破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中显得格外刺耳。这时候宁蕴才反应过来,可以哭喊一下。但是她仍压着喉头的声音。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