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魏满十四碎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霍城予有个困扰已久的难题:如何在跟付絮和平分手的同时避免她的纠缠?

付絮27岁那年,他的心愿达成了。

他的噩梦开始了。

关键词:渣男回头 男二上位

付絮×沈冬绪

高x1V1x文虐心甜文

他只是不喜欢她
霍城予有三个月没回过那个家了。
他自认给付絮留足了心理准备的时间,这段时x的冷淡和缄默就是分手最好的铺垫。
如果付絮知道他的想法,约摸也会感激他的贴心。
有那么一刹那,霍城予思索过他和付絮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太过平淡,平淡到难以在他心中掀起一丝波澜,他很快便被其他事务吸引了注意力。
车子行驶进环境设施老旧的小区,进楼后看到电梯正在维修中的警示牌,只好步行上十三楼。
当初他们买这间房的时候,公司正值起步阶段,刚刚盈利,付絮手头也只有几万块钱,两人加一块才凑足首付。
后来生意上了轨道,他很快就还清了贷款。
他站在门口才记起,三个月前付絮和他提过,房子太老,墙皮剥落,地板也已经松动了,需要重新装修一下。
他随口同意,之后便没再过问。
推门而入之际,房屋确实焕然一新。
他忽然想到,她没有找他要过装修费,自己掏的钱?
客厅空荡荡的,他有点恼,应该事先和她确认一下人在不在家。
他抬眼打量了一下房子,转身离开。
霍城予没有想过在电话里提分手,他潜意识里觉得,这样付絮会非常生气。
基于尊重,他想面对面和她谈。
直到付絮给他发微信,问他之前约定好的澳洲游准备的怎么样了,已经是十多天后的事情。
他稍稍有了些紧迫感,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他扫了眼时间,回复道:在家等我。
这回电梯终于修好了。
在他把钥匙xx锁孔的前一秒,她开了门。
他瞥过她的脸,进屋换鞋,“又在减肥?”
付絮接过他手里的文件袋,放在客厅中央的茶几上,“女人只要瘦个5斤,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就会有质的提升。”
霍城予没有和她聊天的欲望,敷衍的“嗯”了一声,不紧不慢地进卫生间洗手,打开酒柜,倒酒。
电视音量有些高,他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
付絮沉默地按下关机键。
她在他看来是如此普通的一个女人,公务员家庭,长相到能力具是平庸,本本分分,从不做出格的事情。
如果没遇到他,没和他在一起,大概就是庸碌一生的命运。
付絮最大的优点,大抵就是脾气好,性格好。
霍城予端起酒喝了一口,酒精的味道充斥着鼻腔,他回想起大学毕业那年,家中突遭变故,父亲贪污入狱,省委书记独子的头衔不再为他的学业和生活提供便利,一时人情冷暖,连份工作都找不到。
后来他换了座城市,接受父亲旧友的资助,开办了一家公司,做软件开发,付絮担当财务。
为了研发经费,他连续一个多星期喝酒喝到吃什么吐什么,付絮凌晨从家里跑过来,把他从卫生间拖到床上,胃病的病根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
后来,她索性在隔壁租了间房子住下。
孤男寡女,一段时间下来,周围的朋友都心照不宣的认为他们在一起了。
那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比起与付絮之间若有似无的情愫,更多是被当众压着脖子灌酒的窝囊与愤慨。
在他刻意遗忘下,仍旧有那么几个挥之不去的画面残存于脑中。
……是她将他的头抱在怀里,轻抚着他的后背,待他情绪稍微稳定下来,言语温和:“霍城予,一切都会好的,我陪着你。”
他第一次从这个寡言的女人身上体会到包容和善意的力量。
霍城予那时,确确实实是心动了的。
几年过去了,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负债累累、跌跌爬爬的傻小子。她却依然碌碌无为,整x忙于琐事,两人的差距渐渐拉大。
这个女人的肩膀太弱,没有与他携手共进的能力。
他们这些年不清不楚的过着,同居,互相关照,但似乎也没有明确过恋人关系。
大概是他早就知道,她不会是陪他走完一生的伴侣。
这样的女人,由始至终都吸引不了他。
提出分手的时候,霍城域把嗓音压的低沉缓慢,思路清晰,没有迟疑。
他脊背挺的笔直,甚至于是没有多少愧疚的。
是啊,如若他们之前在谈恋爱,他也从未和其他女人有过越轨的关系,分寸把握的极好,清清白白。
他只是不喜欢她,难以爱上她,如此正当的理由。
他有什么可心虚的呢。
说话的间隙,他抬头瞥了她一眼。
付絮低垂着眼帘,手肘撑在膝盖上,十指交叉,安静的听他陈述。
有些话她应当是不认同的,眉头微微蹙起,但她并没有出声打断。
晚霞的光辉洒在她的身周,暖暖的x色,她抬手拢了一下刘海。
他心头掠过一丝异样的情绪,转瞬即逝,让人不及深想,“你可以继续住在这里,房子我会过户到你名下。”
她略含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不用了,霍城予。”
“不用和我客气,一x房子而已,对我来说无足挂齿,对你而言却很重要。”
她顿了顿,指尖蜷缩,“不是的,这x房子离我上班的地方太远,每天光坐地铁就要花费2、3个小时。如果我们分开,我不会再住在这里。”
他沉默了片刻,起身走向玄关,“随便你,我先走了。”
女人目送他离开,态度自始至终的乖顺,到了波澜不惊的地步。
来到楼底下,他忽然有所预感,抬头望向窗台。
没有他从前常常见到的那道人影。

怀念 < 迟早(限)(魏满十四碎)|PO18臉紅心跳
十月,连续一星期都是多云天,灰x色的浊云密布着天空。霍城予晨会时咳嗽不止,秘书为他端来开水和药,劝他找个时间去医院。
说来也是奇怪,他大约有两、三年没感冒过,一和付絮分手就病了。虽说症状很轻,可吃了几天的药也没见好。
他靠在椅背上,缓缓闭眼,想象一只冰凉的手贴着他的额头,抚平他焦躁的心绪。
人真是犯贱。
他勾了勾嘴角。
好友听到他们分手后,错愕的瞪大眼睛,好一会儿才问起,“付絮有什么反应?”
他回忆了几秒,摇摇头,“很平静,没什么反应。”
“那有没有提什么要求?”
他看着杯中琥珀色的酒液,依然说:“没有。”
好友彻底无语了,“真搞不懂你怎么想的。她哪里不好?别看现在是你甩了人家,以后有的是你哭的时候。”
他淡淡得笑了,心中不以为然,“她也不用提什么要求,该给的我都提前预备好了。”
好友一脸古怪的盯着他,嘴巴张了张,还没发出声音就被他打断了,“约你出来不是为了八卦我的感情生活的,喝酒。”
起初,还是会怀念那个女人。
他理所当然的归咎于习惯的力量,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没有了她的存在,他顺理成章的享受着其他女人的殷勤示好,她们身段窈窕,面孔美艳,连呼吸都透着股芬芳甘甜,没有几个男人能抵抗的了。
他身边从来不乏这样的女人,只是以前都忽略了。
再碰到付絮,是在人群熙攘的酒吧街。
她打扮的很漂亮,脚趾上涂着藕粉色的甲油,格外的白皙秀美,很能诱得人喉头发紧。
他觉得新奇,叼了支烟倚靠在车边,找了个不易被人发现的角度观察她。
她过去从不穿五公分以上的高跟鞋,领口开的也比以往低些。
她穿成这样,是预备相亲?还是约会?
她竟然也学会色诱了?
过了两三分钟,一个女孩从转角出来挽住她的手臂。女孩他也认识,是她的闺蜜。
两人聊了两句,亲亲密密地走进一旁的餐厅。
他无趣的收回目光。
等红灯的当口,霍城予点了根烟,原本和几个朋友约好了在酒吧聚会,那群人中有他大学时期的女友。
现在却不知怎么地,突然改了主意。
旧城街道,灏居公寓。
在楼道里呆立了片刻,霍城予才想起找钥匙开门。
她确实不再住在这里,看得出离开之前仔细打扫过,时间一久,家具上还是落了些灰尘。
走进主卧,床头坐着一只大大的垂耳兔布偶,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来他不在的时候,她就是抱着这只兔子入眠的。
霍城予摸了摸兔子的长耳朵,午后的阳光照在他的手上,整个房间充斥着他熟悉的气息——付絮的气息。
他忽然记起他们刚刚同居的那段x子,付絮还不好意思和他同床,每每睡到半夜身旁的位置就空了,再瞧见的就是她妆容精致的模样。
霍城予不由对她的素颜心生好奇,特地熬到凌晨三四点没睡,身侧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付絮在穿衣服。
他十分自然地起身,一把拉过她,“醒了?来亲一个。”
那时天色冥冥,他终于看清她的脸,静默几秒后,微微笑了一下。
她有些窘迫地撇开头。
他摸摸她的头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也不算太难看。”
霍城予抬步走到窗前,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在心底慢慢发酵。
他比他自己想象中的要念旧。
以至于看到夕阳,都会想起那天傍晚的她。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