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小黄文女主后》纪柔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警校大四生纪柔在一次夜读np小x文后穿越了,好巧不巧她正好穿在了那本小x文的同名女主身上。
以为从此只能做一个没有感情的睡人机器的时候,纪柔发现自己不光拿着小x文剧本,还拿着爽文剧本。
搞x色剧情时,她是身娇体软大x易推倒的x文女主标杆;走爽文剧情时她是轻而易举让傻x落泪、让坏人后退的独立女孩。
前面一点校园部分+后期女主娱乐圈闯荡
所有女主不爽、倒霉、遭人暗算的情节都是为推动必要情节,全篇占比较小,大多时候女主走无脑爽的路线。
秉承“只要不撤退,反派没处睡”的原则
NPxG現代輕鬆女性向

1.穿书先揍人
1.穿书先揍人
嘈杂混乱的吵闹声来来回回响在耳边,像极了曾经的高中课间。
纪柔烦躁地蒙住耳朵,强迫自己和这片嘈杂声拉开距离的同时,她忍不住腹诽,明明已经毕业好几年了,为什么每到做梦的时候,就是老能梦见高中嘈杂的课间。
还有完没完了!
纪柔按照惯例,在心里默念道:“一、二、三、醒!”
然后“腾”地一声站起来,由于她大幅度动作而倒下的椅子,发出后知后觉的一声响动。
周围数十道陌生而诧异的目光像凌厉的剑锋一样s过来。
纪柔懵了。
这些人……都他妈是谁?
前面有个正在勾眼线的女孩子,愤愤地合上自己的眼线笔,回头冲纪柔吼道:“喂纪柔!你做什么!吓得我眼线都画歪了。”
等等……这个女孩是谁?她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纪柔更懵了,但出于礼貌,她还是不好意思地开始道歉:“呃,我做了个噩梦,不好意思哈。”
那女孩没好气儿地白了她一眼:“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
那女孩周围凑着的一个五大三c的男生瞬间就直起身子,凶狠地盯着纪柔。
那眼神活像是要把纪柔吞掉似的。
他带着痞气开口道:“下次再惹到我们琴琴,就不要怪你骆哥的拳头没长眼睛!”
说完,他拎起教室后头的垃圾桶对着纪柔的桌子哐哐哐就倒了下来。
纪柔差点被雷得原地去世,她这是遭遇了传说中的校园暴力了?
就在周围同学都对她投来同情的目光时,她清了清嗓子看向那对男女,声音格外响亮:“道歉是出于礼貌,但不是出于对智障的关怀,望你们知。”
“你他妈说什么!再说一遍!”那男生瞬间暴起,眼看着就要冲纪柔打过来。
纪柔冷冷看着那男生,轻蔑一笑:“我说你智障,你听不明白?”
“你,好样的!”那男生猛地一脚踢开纪柔的桌子,吓得纪柔前面的女孩弹簧似的弹开。
说着,那男生活动着自己的手腕脚腕,似乎是准备大g一架。
纪柔有些厌倦地皱了皱眉,她在警校上了四年学,别的不行,打架可没少学。
那男生个头直x一米九,在纪柔面前投下一片阴影。
他似乎是认定自己会赢,还格外“仁慈”地给纪柔机会:“纪柔,只要你现在立刻跪下来给我认错,我什么都不再追究了。”
先前眼线画歪了的琴琴假惺惺地冲上来,冲着纪柔挤眉弄眼:“哎呀,纪柔,你就和骆哥道个歉嘛。他的拳头不留情的,哎呀,别到时候又传成因为我,那我可十张嘴也说不清了。”
男生宝贝似的把琴琴往身后一护:“琴琴,你就是太善良了。”
呕。纪柔默默翻了个白眼,太恶心了,真的太恶心了。
她收回说这个什么骆哥是智障的话,因为智障眼睛还清明,但他不仅傻还瞎。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纪柔揉了揉刚才因为睡觉有点落枕的脖子。
这时,不知从哪里蹿来一个圆圆的女生拉住纪柔,焦急道:“柔柔,你打不过他的。”
纪柔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听着称呼和别人都不一样,应该是好人吧?
于是她安抚了一句:“没事,没事,他输定了。”
圆圆的女生一愣,其他同学也因为纪柔这句话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笑声。
尤其是哪个骆哥,更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往外飚眼泪:“哎呦,笑死我了,纪柔是不是一觉把脑子睡傻了啊?”
更有一些同学在一旁窃窃私语 :“纪柔疯了吗?”
“谁知道呢,可能爸妈刚离婚受刺激了吧。”
“那也不能这么异想天开吧,骆哥可是校霸啊,三中建校以来唯一一个统一整个高中部的校霸。”
“啧啧啧,你们猜纪柔这回会在医院躺多久?”
“还躺多久?命能不能保住还另说吧。”
纪柔晃了晃耳朵,把这些动摇军心的话从耳朵里筛出去,转头对着骆哥比了个放马过来的手势。
那骆哥自然不客气地就挥拳招呼上来。
纪柔双手背后,灵巧地避开他的右拳。
骆哥恼羞成怒起来,左右轮换着挥了十次,但没有一次挨着纪柔的头发丝。
只会用蛮力,没有技巧,差评!
纪柔默默摇了摇头,摆出警校搏击老师的姿态审视着他的动作。
然后就懒得和他再周旋,趁着他挥拳的时刻,捏住他的手腕,咔嚓一声连着肘关节一起给他卸了。
豆大的汗珠从骆哥头上滑下来,他疼得嘴唇发白,但是眼里的怒火却越烧越旺。
“妈的。”他骂了一声,冲着纪柔就踢过来。
纪柔双手握住他的脚踝,把人猛地向前一拉,正正好将他的隐私部位卡在那张满是垃圾的桌子角。
“啊!!!”惊人的疼痛袭来,骆哥差点疼晕过去。
一众围观群众只看见纪柔拍了拍手,潇洒地转身走开。
“骆哥输了?”
“我的天哪,我没看错吧,刚才那个真的是纪柔?”
“……是纪柔。”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纪柔已经拎着一个大桶问清了骆哥的座位,咣啷啷将垃圾倾斜在那个座位上。
“不用客气,这是我问隔壁班借来的,现在还你。”
人群中窃窃私语的声音又响起:
“我没病吧,为什么我觉得纪柔居然有点帅!”
“啊啊啊啊啊啊,我也。”
“疯了疯了,纪柔居然这么刚?那她以前为什么忍着?”
“切,真人不露相嘛,你没听说最厉害的往往都是不说话的。”
“你们该不是真以为她凭运气打过骆哥一次,就一直了不起吧?”
“是啊,过两天还不知道她怎么和骆哥求饶呢。”
骆哥已经被小弟从桌角解救下来,他用还健在的那只手一把抓起纪柔的领子,看着就要往墙上扔。
纪柔刚准备给他安排一个过肩摔,一双一看就是组织出身的手突然从背后伸到纪柔面前。
然后又直直向着骆哥的手腕落下去。
“别!孟少,让祁炀放过我吧。”
纪柔被拽着的领口渐渐舒展开,她听到“孟少”和“祁炀”时,脑袋嗡的一声响。
她突然悟了。她这是穿到了昨晚放松身心的一本小x文里了啊!!!!!
要说骆哥和琴琴两个名字只是让她听着有些耳熟的话,那孟少和祁炀简直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这本np小x文的人气top前三,一个是能扫除一切危机的绝对实力top。
无论从外貌、修养还是“能力”通通都是极品。
而且祁炀还是孟青亭私人保镖,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
纪柔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听见孟青亭低音x般的声音响起:“给你三分钟,收拾g净。”
骆哥几乎感动地眼泪都快流下来了,连忙点头。
其他同学也立刻进入了静音模式,整个教室只剩下骆哥和几个小喽啰收拾自己桌上垃圾的声音。
骆哥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把自己桌子收拾好后,眼巴巴看向孟青亭时,孟青亭冷冷道:“还有她的。”
纪柔:???开局就送好感大礼包?爱了爱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

2.体育器材室的放飞(上)
2.体育器材室的放飞(上)
还没等纪柔回头去看清两个人到底长得多么惊天地泣鬼神时,上课铃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先前圆圆的那个女生拽着纪柔赶忙就往楼下跑。
纪柔自从知道自己是穿书了以 后,立刻就把人物对上了号,眼前这个女生就是她唯一的好朋友——林晴。
“柔柔,快快快,这个体育老师最凶了,迟到了会被罚到器材室打扫卫生的。”林晴小小的身体里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带着纪柔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集合点。
原先的纪柔自然不在话下,但是纪柔看了看自己现在这副小x文标配的女主身材,轻轻倒吸了一口气。
尽管穿着宽大的校服也遮不住这圆滚饱满的x房,一颠一颠的真的不要太疼好嘛。
“你、你先去吧。我要慢一点,你别被抓到了,快去。”纪柔撒开林晴,自己弯着腰在路边喘了口气。
她趁机用手掂了掂自己的x,你别说,手感还真是相当不错。
难怪男孩子都更喜欢大x,换她她也喜欢啊。
就是不知道做起来是什么感觉,会爽么?
纪柔自打娘胎里出来,就是个单身狗,连男孩子手都没牵过。
虽说在警校这样男多女少的地方,可是不知道怎么就仿佛上了清心咒似的,半点尝试的心思也没有。
要不是她下铺的姑娘怕她心理健康出问题,偷偷给她塞了这本小x书,她可能到三十岁还是个小白。
眼下穿进了小x书里,纪柔就跟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突飞猛进。
什么顾忌、什么世俗的眼光通通都没有了,也不在意了。
是啊,反正都没法回到真实世界了,还不趁着大好资源享受享受?
是以,她丝毫不在意要被派去器材室打扫卫生。毕竟什么比保护好这对x器不下垂更重要呢?
这可是她今后恃靓行凶的资本。
慢慢悠悠地晃到集合地点时,其他人已经开始跑圈了。
那个女体育老师果然毫不留情把她派去了体育器材室打扫卫生。
纪柔走得比较慢,到了器材室门口时才发现门自己打开了一条小缝。
“哎?”她顺手将门推开,“有人吗?”
空荡荡的器材室里只有她声音的回响。
纪柔也没注意,下一刻和一张灿若桃花的面孔相对时,她差点惊叫出声。
那人飞快地捂住她的嘴,压在她耳边悄声道:“嘘,先别说话好吗?”
纪柔发誓,她这辈子都没听过这么温柔的声音。
这声音像是有魔力一样裹挟着她点了点头。
那人用手托着她的腰慢慢退到墙角,然后用一块废弃的窗帘将自己和纪柔一起裹在不起眼的角落。
从外面看上去,就像是废弃的窗帘被团成一团似的。
纪柔明显听到有人进来找东西,还在他们面前的地板上来回走动了几次。
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两人的身体几乎无缝贴在一起,纪柔的臀紧挨着那人的私密部位。
她有点不舒服,微微扭动了一下xx,却感到身后的人猛地一颤。
把她的腰托得更紧了。
等脚步声渐行渐远后,纪柔感觉自己身后的异样越发明显。
还没等她再换个姿势,身后的人已经掀开废弃的窗帘,将她翻了个面。
那人面露惊喜的看着她,似乎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宝。
纪柔也因此“不小心”看到了他裆部鼓起来的一大块。
主要是视觉冲击太大,她完全没法儿忽视这个东西,她就说一句,这尺寸一定不小。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一双桃花眼柔情满满地看向纪柔,声音好听地让人沉醉。
“我叫纪柔。”纪柔鬼使神差地回应。
那人看着纪柔,十分正式地做了个自我介绍:“你好纪柔,我是卫彦。”
卫彦看着纪柔流连在自己裆部的目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我的生理反应可能吓到你了。”
不不不,完全没有!
纪柔想回话,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忽然涩得说不出半个字。
她只能用水汪汪的眼睛看向卫彦,在卫彦的视角里这个时候的纪柔简直可以用委屈巴巴来形容。
卫彦感觉有一股奇异的热度从纪柔水汪汪的眼睛里钻到他的腹部,甚至还一路向下带着某个东西一同蠢蠢欲动起来。
太难得了。卫彦喉头滚了滚,微微抬起眼帘注视着纪柔:“虽然可能有些冒昧,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句,纪柔小姐,你想和我, 我是说,我们可以试一试吗?”
纪柔的血压猛地升高,看向卫彦那双桃花眼,又看看他裆部巨大的鼓包。
用三分钟想明白那个试一试是什么意思后,纪柔表示:可以可以,我太可以了。
一个小x文女主考虑事情还要用脑子的话,那就是对这个身份的侮辱!
纪柔深吸了一口气,踮起脚轻巧地勾住了卫彦的脖子。
卫彦绽出一个意料之外的微笑来,他太惊喜,也太意外了。
他看着纪柔的样子,以为她会拒绝他。
可是居然没有?
他不再多想,飞快地拉开纪柔宽大校服的拉链,把手从她白短袖的后面伸进去。
“啪嗒”一声响。
纪柔感到自己x前两团巨大的柔软被释放,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卫彦将纪柔的白短袖高高推至x前,俯身就吻了上去。
微微的麻,微微的潮x。
其他感官都被摒弃,只剩下x前那一团似燃非燃的火在缓慢地燃烧。
纪柔不住地颤动,反而将x脯挺得更高,看着倒像是往卫彦嘴中送似的。
卫彦轻轻笑了一声,张口猛然含住顶端那粒红豆。
牙口轻轻在上面磋磨,连带着舌尖的纠缠。
“啊。”纪柔被刺激地轻呼出声,xx已经开始x润起来。
卫彦伸手抚上纪柔左边被冷落的x,不同于用牙,他将左边的红豆夹在指间捻动。
手法虽轻,但是感觉却比c暴动作更冲击人的意志。
卫彦光靠对红豆的攻击就让纪柔脸上飞起一片红晕,他忽然松开指间的红豆,转而将手顺着纪柔滑嫩的肌肤向下游走开来。
纪柔每一处被碰到的肌肤,都微微颤栗。
昭示着她身体里呼之欲出的情欲。
卫彦的手穿过纪柔的xx,直抵最隐秘的地方。
x哒哒的。
卫彦轻轻笑了笑,抬起头吻在纪柔脖间。
少女身上淡淡的甜味把他包裹住,他手指不断在那x口磨蹭。
打圈、揉捏、搓拽……每一个动作都被他刻意放缓了进度。
黏稠的体液一波接着一波渗出来,但卫彦丝毫没有把手指放进花x的打算。
直到,纪柔先一步按捺不住,拉住他的手腕刻意向那xx深处探去时。
卫彦才拦住她的腰,将手指送进那可以产生无数美好的花x深处。
接着黏液的x滑,第一根手指进入得无比顺利。
纪柔勾住卫彦脖子的手不由夹紧,连带着xx也是一场剧烈的扭动。
她也不知道,这副身体怎么就敏感成这个样子。
卫彦的手指在花x里只是微微一动,她就忍不住夹紧双腿的本能。
卫彦附在她耳边又低低说了一句:“我可以进去么?”
说的同时,他的手指还不忘在纪柔的花x里来回搅弄,触电般的感觉让纪柔咬紧了牙。
说不出半个不字。
他这是算好了的!卑鄙!
纪柔一边在心里怒骂,一边却无比迷恋这样的感觉。
还不等纪柔做好准备,一根能感觉到滚烫硕大的xx就顺着黏液往纪柔花x处探去。

体育器材室的放飞(下)
卫彦的xx在x口打转,浅浅没进去,又飞快滑出来。
摩擦的纪柔xx中的x痒痒的,黏液也流淌更多。
卫彦趁着纪柔被这股痒劲儿勾得挠心挠肺的时候,猛地向里一顶,直顶到纪柔的最深处。
痛!纪柔整个人被顶得发昏,只留下这一个感觉。
卫彦抚着她的背,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她:“乖,放松一点。”
纪柔顺从地听着这话,缓缓将夹紧的双腿分开些。
卫彦将纪柔的xx拖起来,纪柔很自觉就把两条腿缠在他的腰间。
他抱着纪柔保持着xx相连的姿势,走到前面一张登记器材使用情况的桌子上。
纪柔十分上道地将xx半怼在那桌沿上,褪下已经拉到腿根的校服裤和小xx,一双线条流畅的小腿紧紧勾住卫彦的腰身 。
卫彦也再不客气地伸手抓住纪柔那一团x房,软乎乎的xx从卫彦指缝间往外奔走,卫彦跟随着手上捏动x房的频率,飞快地xx起来。
纪柔已经被他顶得无法分心去想任何事情,每一下都好像很深,但下一下却能更深。
纪柔不知道是卫彦的尺寸实在过于惊人,还是她的承受能力太差。
如波浪般袭来的快感将她瞬间吞没,卫彦不时还用手去轻轻掐一掐她纤细的腰身。
“啊。”纪柔扭着身子想躲开,却被卫彦一把捞回面前。
卫彦趁机将纪柔翻了个面,反压在那张桌子上。
“不行了,不行了!”纪柔被xx在花x内狠狠碾磨了一周,爽得眼泪都要飚下来了,急忙向卫彦求饶。
纪柔的求饶不仅没有让卫彦停下,甚至让他的兴致更高起来。
他用手掌搂着她的x,迫使她用双手撑在桌子上,从后面再使劲地x她。
他xx的频率由着纪柔的手传给那张桌子,桌子吱呀吱呀地响起来,他的频率还越来越高。
纪柔觉得眼前已经开始冒星星了,十个指头抓着桌沿不自觉就开始用力,xx被带着一扭一扭。
卫彦猛地拧了一把纪柔的xx,然后更加快速地xx起来。
器材室里只剩下两人性器摩擦交合的声音,纪柔感觉哗啦一声有什么东西从身体泄出。
卫彦却红了眼,将她整个身子直接往自己撞,撞到她上半身不自觉拱起来,他才揉着纪柔的x猛地s出来。
“啊,好久没这么畅快了。”
卫彦将xx从纪柔身子里慢慢xx来,从兜里拿出纸巾先将上面的xx和浊白色的xx擦拭g净。
纪柔已经累得仰躺在那张桌子上,说不出半个字了。
她大口大口喘着气,头发零星散落在耳边,x房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样子实在是过于迷人。
卫彦按下又要揭竿而起的邪恶念头,xx纸细细地给纪柔擦拭私处。
虽说他刚才已经提前用手指为她做过扩张,可她的xx实在是难得的紧,夹得他欲仙欲死。
修剪齐整的毛发此刻都沾着x糜的液体,他尽量动作轻柔地给纪柔擦g净。
然后又简单地替她擦掉流出来的浊白色的xx。
纪柔的xx此刻愈发敏感,他手指还没碰上去,里面就猛地缩起来,外面也有些红肿。
纪柔终于恢复些体力坐起身子,她将x衣扣好,又把白短袖拉下来,刚要伸脚去够被她丢在一旁的小xx时,,卫彦忽然将她的两条腿分开夹在自己的肩膀。
下一秒,纪柔就感觉到他的舌头掠过她的xx,在她的xx上来回x舐开来。
“啊,卫彦,别,别。”纪柔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着了,下一秒xx传来的酥麻感瞬间冲上她的头皮。
卫彦的舌头无师自通地来到她的花x前,先是打着转,然后忽的向里一探。
啧啧的水声响起,卫彦的舌尖不停在她x内刮蹭,纪柔一紧张双腿竟然夹住他的脖子。
卫彦更加放任自己的舌头在纪柔的xx内攻池掠地,手也开始捻着前面的小xx。
双重的刺激几乎一下就让纪柔爽到了极致,“咕嘟”一声,xx哗啦啦淌下来。
一部分顺着卫彦的舌头被他吞下去,一部分顺着他的嘴边蜿蜒着流下来。
纪柔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经x了,羞的脸都要滴下血来。
卫彦却抬手抹去自己嘴边的xx,淡淡一笑:“是甜的呢。”
纪柔被卫彦的眼睛看得晕晕乎乎,慌忙把裤子拿起来穿好。
“你也是这学校的学生吗?”纪柔坐在桌上荡着自己的小腿肚子。
卫彦双手一撑,也坐在了那张桌子上。
他笑得有些狡黠:“算是吧。其实,我是来找人的。”
“那你找到了吗?”纪柔出于好奇问了一句。
但问完她就后悔了,她真是昏了头了,别人的事情管那么多做什么?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纪柔从桌子上半跳下来,冲卫彦挥了挥手:“我先走了,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下次见。”
卫彦坐在桌上,正好背对着窗外s来的一抹夕阳。
整个人被橙色的光芒勾勒出一个好看诱人的轮廓,笑着和她挥手。
纪柔没忍住吞了口口水,赶紧麻利地转身往出走。
再不走,纪柔都害怕自己扑上去和卫彦再来一发。
不不不,纵欲伤身、纵欲伤身!
“纪柔。”卫彦叫她的声音传来。
她略带疑惑地回过头,就看见卫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面前。
双手摁住她的肩,蜻蜓点水般在她额间印了一个吻。
他的桃花眼弯起一个漂亮的 弧度:“会有下次的。”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