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糖》春眠药水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镜头前,他同她握手,温柔有礼,“姐姐,请多指教。”
镜头后,他咬她耳朵,低声引诱,“叫声哥哥,就让你xx。”
要说他们有什么共同点,大概就是都很表里不一:
一个看似霸王花,实则泥石流
另一个,斯文败类,衣冠禽兽
高x1V1現代年下甜文

祖宗
夏天的雨脾气特别急,说来就来。
一下雨,姜棠就犯困。
她觉得这事跟楼层很有关系。
她住顶层,向上看是灰蒙蒙的天,向下看是白茫茫的雾,上下一个样,人好似浮在半空中,怎么能不困。
电话响的时候,她睡得正香,整个人缩在被子里,闭眼捞过手机,“喂?”
“祖宗。”
低沉女声十分入耳,如窗外雨水直接浇在神经上。姜棠倏地睁开眼,奈何脑子没跟上,张口便应,“哎。”
电话那头,郭胜楠饱满的情绪瞬时哑火,再开口时已经恢复平静,“恭喜你,又免费上热搜。”
姜棠这会清醒得差不多了,智力重新上线,“别,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肯定没好事。这次是为什么啊?”
“你说自己和徐莉佳不熟?”
“对啊。”姜棠不懂这有什么问题,她和徐莉佳只合作过一个沐浴x广告,前后相处不超过两天,拍完各回各家,连杯x茶的交情都没有,能熟到哪儿去?
“人家可在微博上说和你是好朋友。”好字咬得格外重。
姜棠自知理亏,又不觉错,十分矛盾,对着好友兼经纪人嘿嘿两声,“我大半年没看微博了。”
“猜到了,”郭胜楠叹气,一扫对外高冷,“算了,已经给你撤下来了,好在你也没前两年那么红,不然又是麻烦。祖宗,以后说话注意点。”
“明白!”
对方给了杆,姜棠自然要利落爬下去,对于自己不红的事实泰然接受。
反正不红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别忘了下午1点去电视台,我这边走不开,叫晓北跟你去行吗?”
“行啊,我自己去也行,你忙就留下晓北帮忙呗。”
“你有点女明星的自觉好不好,哪有人连个助理都不带自己跑行程的。”
“这不是不红么。”
“……”
姜棠收了玩笑心思,再次表态,“放心吧,我自己没问题,保证管住嘴,跟谁都是好朋友。”
郭胜楠懒得搭腔。
这些年她算是看明白了,就算教会一百种官方说辞,这位也能开辟出第一百零一条招黑蹊径。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本以为凭姜棠姿色,大红大紫轻而易举。
可惜,她猜对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局。
姜棠确实出道即大红,以颜值大杀四方,最挑剔的黑粉也只能说“虽然很美,可是——”,可是的部分她不在意,承认美就行了。
结果红了不到两年就翻车。
一切起因是某男性论坛的最美邻家女孩票选。姜棠凭借出道前的一张校服照胜出,娱记趁活动问一句她是否自认为是邻家女孩代表,得到否认答案后继续穷追不舍,非要个理由,这位祖宗的回答郭胜楠至今难忘——
我家没邻居。
之前就有人怀疑姜棠是富二代,不过都是些边角小料,没成火候,这一下,可算坐实了。当年网络环境不比现在宽松,粉丝喜欢的是吃苦耐劳、替父还债型艺人,家境好点的哪个不是低调再低调。
此话一出,恶意炫富的负面评价满天飞,删都删不完。
郭胜楠知道,姜棠说得都是实话,她是真没邻居。在北城这样房价窜天的地方,姜家别墅后花园里依然有网球场。而且姜棠高中才回国,六年前中文远不比现在溜。事后她自己也说没太明白邻家女孩意思,还在纳闷记者为什么说她是邻居家的。
可是女星一旦迈上黑路,基本只能这条路走到黑。他们的声明、解释、道歉在群体狂欢之中杯水车薪。
眼看最近几个卖“地主家傻儿子”人设的圈粉无数,郭胜楠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大红靠命。
*
放下电话,姜棠下床换衣服,准备早点出发。
北城电视台自家出的综艺一向有口碑,这次总导演瞿涛主动邀约,姜棠十分惊讶,一度怀疑导演是不是因为年纪比较大所以对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变黑”之前。
后来得知新节目名字,她恍然大悟。
《即使这样也要恋爱》。
可不是,即使过气也要恋爱,即使招黑也要恋爱。
再看另一位女嘉宾,卓灵,21岁,刚从电影学院毕业的小花。
嗯,她还可以再加一条,即使28岁也要恋爱。
不愧是瞿导,有眼光,找她来以一抵三,性价比极高。
尽管姜棠自己并不认为二十八岁很大,但对女明星来说,这确实是个比较值得思虑的年龄,尤其像她这样半红不黑的。
换好衣服,又吃点东西,手机收到晓北信息,“姐,我到了。”
她知道以晓北个性肯定不会老老实实坐在车里等,抓起包急匆匆出门,边走边回复,“我马上下来。”
曾晓北正打算再发一条“不用着急”,余光瞥见道高挑身影,忙收起手机,撑着雨伞迎过去。
姜棠只画淡妆,穿最简单的T恤配牛仔裤,头发扎成低马尾。她是偏艳丽的长相,人群中也能一眼捕捉。比精致眉眼更引人注意的是嘴唇,线条婀娜又饱满,充盈着柔软的x感。
“晓北,在车上等我就好,我找不着会给你打电话的。”
年轻男人替她开车门,笑笑说,“看下雨才下来的。”
“那说好了,以后不用特意来门口迎我。”等男人上车,姜棠随口问,“新助理找到了吗?”
曾晓北是郭胜楠表弟,给她当助理不过为了能多了解现场。没想一做竟是六年,姜棠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尤其最近胜楠明显打算培养他,谈项目时经常来“借”人。
“要找个能信得过的,需要点时间。”
两人交流几句,不算热烈,晓北趁红灯瞥她,忍不住问,“姐,心情很好?”
姜棠大方点头,“对啊,瞿导的节目呢。”
曾晓北有点疑惑,她难得这么有上进心。
其实,还有个理由姜棠没说。两位男嘉宾之一的梁彦文是她高中时最喜欢的男演员,能和偶像合作当然心情好了。
至于另外一个,叫肖则,23岁,前段时间突然红起来的小鲜x,听说过、没见过。她昨晚特意搜了一下,以防今天认不出人。
************************************
hello,有小宝贝在吗?

有点怪
姜棠提前整整40分钟到达电视台大楼,然而有人比她更早。
会议室内,梁彦文见到人,起身招呼,“你好,姜棠,我是梁彦文,很高兴能够合作。”
他是香港人,讲起普通话有种略显生y的标准,笑容温和、眼神也真挚,握手时微微用力便利落松开,绅士得无可挑剔。
如果姜棠没记错,梁彦文应该快四十岁了。几条不显眼的细纹为他增添许多成熟魅力,倒是比十年前更迷人些。他身材维持得好,后背仿佛有股气在向上拽,整个人挺拔、笔直。
会议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与各自助理,姜棠心情放松,微笑开口,“梁老师,您来这么早。”
梁彦文笑了笑,说,“现在不比当年,要拿出做新人的态度来才好。”
他说得轻松,姜棠听得一惊。
梁彦文被雪藏十年的事人尽皆知,如今复出待遇大不如前,个中酸楚不想也知道,没想到当事人这样大方说出来。
她的沉默令屋内气氛略显尴尬,曾晓北正要开口,梁彦文先一步替姜棠拉开身旁椅子,“姜小姐请坐,别紧张,都是事实,没有什么不能说。还有别叫我梁老师了,又不是真的老师,叫我彦文或者Vincent就好。”
姜棠眨眨眼,莞尔道,“好的,Vincent。”考虑到香港的习惯,她选择了英文名,“那你叫我小棠?”这一次,连您都省了。
曾晓北默默担心,他见多了表里不一的,不敢确定梁彦文是真随和还是伪大度。
梁彦文不推辞,眼中笑意更浓,直接改口,“小棠。”
两个人闲聊起来,越聊姜棠越高兴。她很喜欢梁彦文身上那种老派的绅士感,如今不多见了。
卓灵、瞿导先后出现,卓灵长着一张现在流行的初恋脸,笑起来两粒小酒窝格外生动。 姜棠莫名想到自家柴犬,顿感手痒难耐。
人没到齐,瞿导不着急说正事,四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又过十几分钟,最后一人终于姗姗来迟。
经纪人的手还搭在门把手上便开始忙不迭道歉,“对不起,真是太对不起,我们来晚了,没想到上一个行程会耽误这么久,我们结束之后衣服也没换,上车就往这边赶,结果还是晚了——”
肖则静静听着,等经纪人绘声绘色讲完路上如何堵车、心情如何焦急之后才开口,“真的很抱歉,耽误大家时间了。”
男人语调清淡倒不失温度,带着些许磁性,表情、语气不如经纪人夸张,或许正因如此,反倒让人觉得他才是那个更诚心道歉的。
大家都能理解,纷纷说着没关系,姜棠趁机打量几眼。
不愧是在众多小鲜x中脱颖而出的人,颜值没得说,五官轮廓利落分明,气质却是含蓄内敛的,比她更符合东方审美,也比百度百科上的照片更夺人眼球。
能击败精修的男人,姜棠迄今为止就见过这一个。
男人视线突然转过来,抓她个正着。
姜棠这才发现他有一对狭长的桃花眼,一不小心便会暧昧不明,可他言行之中隐隐的距离感y是中和掉了那份旖旎。
不等她掩饰,对方已经冲她微微一笑,温柔堪比月光拂面。
姜棠注意到卓灵脸红了。
“大家都到了,咱们就开会吧。请大家先看一下台本……”
瞿导直接进入正题。综艺节目虽然不至于规定好每个人的每句话,但大致走向还是有剧本的。
一只骨节匀称、修长整洁的手出现在姜棠面前,是肖则递给她台本。
“谢谢。”
男人唇角上扬,笑容恰如其分,“不客气。”
姜棠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又快又模糊,她没有深思,回对方笑容便低头看台本。
这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
台本第一页,赫然写着两个名字,她和肖则。
瞿导特别注重保密工作,因此在这次会议之前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搭档是谁。
肖则像是早有准备一般迎上她惊讶的目光,依旧温和浅淡的笑意。
瞿导介绍完基本信息,突然转口,“大家先熟悉互相熟悉一下,待会咱们去棚里拍一个小VCR,各自说一两分钟上节目的心情和期待,自然就好。”
等姜棠起身,肖则已经来到她身边,微笑伸出手,“姐姐,请多指教。”
他没有叫她姐,多上一个字,姐姐。
姜棠握住他的手,修长手指附上来,指腹紧密贴住她手背,严丝合缝。
“也请你多指教。”
*
化完妆,姜棠坐在专属休息室等待,郭胜楠的电话打了过来。
“怎么样,顺利吗?”
姜棠答非所问,“胜楠,我的搭档是肖则?”
“是吗?”
“我以为是梁彦文。”
郭胜楠哭笑不得,“祖宗,肖则有什么不好,长得帅,正当红,你知道现在多少人想和他合作,你还挑三拣四。”
虽然很有道理,可姜棠还是忍不住说,“他太小了,我怎么下得去手。”
“你想怎么下手?”人家是请她是来演谈恋爱的,不是来谈真感情的。
姜棠明白她言外之意,故意开玩笑,“放心,我最多也就觊觎一下年轻的x体。”
“嗯,记得戴x,别指望弟弟们能自觉准备,这是成年女性的自我修养。”
得,对方比她还生猛,姜棠偃旗息鼓。
郭胜楠累了一天,难得放松片刻,索性继续聊天,“老实说,真人比照片怎么样?”
“比照片精致。”姜棠实话实说,脑中闪过肖则堪称完美的种种表现,不吭声了。
郭胜楠再了解她不过,主动接话,“但是?”
“我感觉有点怪。”
“怎么怪?”
“就是,”姜棠想了想,从模糊的思绪中揪出个比喻,“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就像白天在银行兢兢业业上班,晚上化身雨夜x魔的那种。”
“雨夜x魔?”郭胜楠没忍住,眉毛高高挑起。
“对,一种很压抑自我的感觉。”
郭胜楠无语,“那叫敬业,我倒希望你也能多压抑下自我。”
送你
送你
录到姜棠时,她谨记瞿导“真实自然”的要求,没有因为知道了搭档是肖则而刻意改口。
瞿导人在画面外,只出个声音问,“你对未来的男朋友有什么期待?”
“嗯——希望他年龄比我大一些,成熟、绅士。然后,虽然经历过困难,但是能用很平和的态度接受过去,也能够继续积极的面对未来吧。”
姜棠说完才意识到这些形容实在像梁彦文。她的确对梁彦文有些好感,可仅限于好感,这番话真不是冲他去的。
只能说,梁彦文刚好就是她会喜欢的类型。
结束后,她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返回休息室继续等待。这种所有人齐聚一堂的首次会面,晚上十有八九要聚餐。
果不其然,六点半左右,瞿导亲自来敲门,问她晚上有没有其他安排。
于是一伙人浩浩荡荡转移去二环边上一家没挂招牌的私人会所。
这顿饭吃得不算热烈,毕竟还有不少工作人员在场,难免拘谨。直到吃完了饭,有家有口的纷纷离席,剩下十来人又挪到二楼唱K喝酒,气氛总算热闹起来。
姜棠没想到的是,肖则也一起留到最后。
包厢内灯光暧昧,酒精也化掉了所有人矜持的糖衣。几曲过后,场面热络得近乎鬼哭狼嚎。
卓灵正和肖则不知道说什么,小酒窝在灯光下若隐若现,甜滋滋的。
“小棠,你怎么躲在这?”梁彦文端着酒杯走到她面前,姜棠往里让了让,梁彦文不推辞,直接坐下来。
姜棠笑道,“到我这个年纪,就只想安安静静喝酒了。”
梁彦文挑眉,一脸兴味,“你在我面前提年纪?”
“啊,童言无忌,Vincent你老当益壮,魅力不减当年,不要放在心上。”女人笑容舒展,角眉梢的明媚比江南春水更甚,看得梁彦文一瞬恍惚。
等他回过神来,摇头失笑,“老当益壮?多谢你没有用精神矍铄这个词。”
姜棠看出他并不真生气,自顾自笑上一会儿,忽而歪头看着他不说话。
她大概喝了不少,眼睛x漉漉的,荧幕上的蓝蓝绿绿映在她瞳孔,摇曳出几分妖冶味道。梁彦文还未来得及心动,就听她开口,“Vincent,老牛吃嫩x的感觉如何?”
再看那双眼,哪里是妩媚,分明是恶作剧的趣味。
梁彦文晃一晃杯中酒,将问题抛回去,“你呢?不是一样?”
姜棠噗噗的笑,脸颊颜色越发娇艳,细嫩手指捏着玻璃杯靠近过来,“为咱们的老牛吃嫩xg杯?”
清脆的玻璃碰撞声后,姜棠仰头要喝,忽然手肘被什么撞了一下,冰凉液体倾泻而出,不偏不倚浇在领口上。
“对不起。”清朗男声自头顶响起,身后沙发猛地凹陷下去,她整个人被带得向后一偏。
一双手适时扶住她肩膀,清爽的沐浴液味道笼罩上来。姜棠愣神功夫,肖则已经递出纸巾,“没事吧?”
她接过纸巾,低头擦拭。x的位置有些尴尬,薄薄的白T恤浸透后,里面的沟壑浑圆一览无余。尤其她还穿着蕾丝款式x罩,犹抱琵琶半遮面似的包裹着两团丰软,比全裸更诱惑。
梁彦文非常绅士的别开视线,视线寻向门口衣帽架。他身上只有一件polo衫,没有多余外x可以借给姜棠遮挡。
罪魁祸首不知道从哪儿找来条薄丝巾,虽然不能完全盖住,好歹转移一下视线。
其他人还热闹着,没注意这边的小x曲,姜棠索性说,“那我就先回去了吧,正好老人家不能熬夜。”
梁彦文又是一阵好笑,慢得这半拍,被肖则抢先一步提议,“我送你。”
姜棠不甚在意的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走就行。”
年轻男人置若罔闻,起身走到另一边正点歌的经纪人身边,在他耳边低语两句后折返回来,隔着梁彦文微笑看她,“姐姐,走吧。”
明明再礼貌不过,却叫人难以拒绝。
姜棠抿了抿唇,与梁彦文与身后另一人道别后,起身离开。
这家会所经常接待大小演员,自然有代客泊车业务。等待取车的间隙,姜棠后知后觉想起来问,“你喝酒了怎么开车?”
肖则转头看她,又是微笑,用一种再理所当然不过的语气说,“我不喝酒。”
姜棠点点头,陷入沉默。
两人不言不语并肩而立,姜棠不出声,肖则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上了车,继续无言。到达后,姜棠拿出官方措辞道谢,“谢谢你送我回来,路上小心。”
肖则却熄了火,“太晚了,我送你上楼。”
人已经下车,再拒绝反倒太刻意,她只好输入密码,与他一同进入电梯。
又尴尬了30层光景,好不容易到达家门口。她又找不着钥匙了。中午走得急,随手抓了个包,乱七八糟一堆东西,钥匙也不知道躲到哪个角落。
肖则就站在她旁边静静看着,不催促,也没有要走的意思。长绒地毯和双层隔音玻璃将外界声响绝得一g二净,空荡荡长廊里只听她将包中物件翻得簌簌微响。
姜棠当初买下这里就是看好它隔音好,哪里想过有一天会有个年轻男人站在自家门口一声不吭听她翻钥匙。
她有点急,隐隐感觉热,酒精也跟着上头捣乱,一个没拿稳,包掉在地上,里面内容哗啦一下统统摔出来。
口红、镜子、纸巾、耳机……还有一个黑色正方形小包装,不偏不倚滑到男人脚下。
是安全x。
姜棠隐约想起是春天在法国度假的时郭胜楠半开玩笑给她的。她当时逛街逛得昏天暗地,哪有心思找男人,随手丢进包里,再就忘了这东西存在。
脑袋嗡的一下,窘迫至极。默默清一清嗓子,正打算故作镇定去捡,男人已经弯了腰,好看的手指捏起脚边东西,递给她,表情不见丝毫变化。
“谢谢。”姜棠接过,大大方方放回包里。
好在这一摔,也摔出了钥匙。
人就在家门口,她纯粹出于客气问,“谢谢你送我回来,要进来喝点东西再走吗?”
没想到,男人勾唇,桃花眼微微眯起,说,“好啊。”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