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点烟汀》傅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陆宽??宋烟

「你问我深深深几许,想先试上面还是xx?」

想要生活过得去……身上不必非带绿,揣把刀不好吗?

遇到想上的人就上,扎他不行,就扎自个儿呗。

师生恋、略重口、糖里藏刀,慎入

高x 1V1 SM 校園 都會

PO18鹭点烟汀(师生)深秋
深秋
时值深秋,香港白天气温依旧酷热。此外,岛上人民也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电视新闻报道着一起又一起的暴力事件,宋烟一边皱眉听着一边整理从学校带回来的行李,再把要新添的放进箱子里。好不容易收拾完,就接到了宋云的来电。

“姐,我待会就过内地,住一晚,明天一早就回加拿大……嗯,你放心……”

宋烟侧着头用肩膀和耳朵夹住手机,一手端着碗,一手搅拌着热腾腾的车仔面,漫不经心道。

“后天晚上已经约了朋友,就算没约我也不想见他,我不会留在加拿大读书的……”

“好了好了,我要赶紧吃饭了,待会还要赶车去内地。”

不等宋云再唠叨别的,宋烟直接把电话掐了,筷子随意搅了一把面就往嘴里塞。

午间新闻已经结束,电视台开始播以前的电视剧,剧里的人们过着高节奏的生活,但至少是安定的。如今香港四处暴乱,连学校都被迫停课,她只能暂时离开。

而温哥华的深秋,阴雨绵绵。

侍应接过不断滴水的雨伞,把宋烟带去了已经坐了两三人的散台。

忽明忽暗的灯光来回抚过她的脸上,精心晕染过的脸庞隐约泛着细碎的光芒,在这摇晃的光下,如梦似幻。

“Chloe.”最旁边的一个女人先发现了宋烟的到来,忙扑过去把她抱了个满怀,接着又亲了亲她的脸,“你怎么越来越美了啊我的宝贝。”

“就化了个妆而已。”宋烟眉梢染笑,而后跟大伙儿打了个招呼,从桌上抓了根薯条叼住,扫了眼周围。

每每摆弄那些白的红的化妆品把自己捯饬漂亮时,宋烟就会下意识觉得自己像个风尘味儿十足的女人。

这会儿风尘倒也不是个贬义词,顶多也就算是揶揄。毕竟化完个全妆,这般妩媚与往x反差过大,她连自己原来的模样都想不起了。

看着在舞池中扭动的男男女女,宋烟也不由自主跟着摆动身子,微眯着双眸,唇边的笑若有似无,沉醉其中。

音乐音量忽然变小,坐在宋烟旁边的Ilene与DJ交换眼神,DJ拿起话筒,“大家请注意,今晚我请了一个很久没见的朋友过来玩,接下来,她将让现场气氛推向更高境界,”

“让我们一起欢迎这位唱片骑师——Chloe.”

“我?”宋烟愣了愣,拿起桌上的酒抿了一口,“我好久没碰过了。”

“来嘛,我们也好久没看过了。”Ilene双手搭在她肩膀上,不断怂恿。

现场的人们也开始起哄,宋烟挑挑眉,脱下大衣,走了过去。

搓碟、推杆,她随着节奏扭动身躯,身上长度参差不一的酒红裙摆随之摇曳浮动,愈显她白皙身躯之诱惑。

越来越多的人走进舞池摇摆,而大厅一侧的卡座里,一个男人修长的指间夹着烟,烟头星火隐约,缓缓烧过烟身,他却一动不动,目光紧锁在宋烟身上。

似是他的目光过于火热,又许是巧合,宋烟直直对上了他的目光。那种目光过于直白热烈,她想不懂都难。

宋烟玩味一笑,不久后便下了去,和朋友们说说笑笑,但心被刚才男人的眼神抓的痒痒的,没几分钟便说想走了。

“这么早就回去,越来越养生了嘛。”朋友打趣道。

她披上大衣,也没让他们送,转身就隐没在了人群中。

不出所料,在通往洗手间的走道上,她见到了那个男人。

“c不c,y不y?”她停在他面前,抬手就是往男人裤裆摸,毫无矜持可言。

陆宽低低一笑,大掌扣住她的臀部,稍稍用力一拢,便让她整个人贴了上来。柔软细腻,凹凸有致。

“你又知道我们一定会做?”他说的是普通话。

“你不能做?”她想了想,也x起一口蹩脚的普通话,打算用言语故意刺激他,手下的物件却因为她的揉捏开始有了反应。

“小姑娘,别太急了。”陆宽听着她一口港普,又是一笑,低眉睨着她,缓缓凑到她耳旁,灼热的鼻息尽数x洒在她的肌肤上,赤裸而浓烈,激得宋烟泛起疙瘩。“那你又有多深?”

太刺激了。宋烟因为两人过近的距离而不禁屏住呼吸,好半会儿才道,“你问我深深深几许,想先试上面还是xx?”

她刻意把“深深深”说得很慢,努力把翘舌音发准,声音软糯诱人。这在男人看来可谓可口点心,只想把女人狠狠x弄一番,拆骨入腹。

PO18鹭点烟汀(师生)主人
主人
“叫主人。”房门刚关上,男人直接反手把宋烟压在了门板上,女人柔软的x房被挤压变形,温热的大掌覆在细腻冰凉的脖颈上,肌肤上还残留着外头秋雨的阴冷,细细摩挲仍能感受到浅浅的疙瘩。

宋烟的脑袋因为他的动作而微微往后仰,从喉中逸出的话语带着一丝不真切,“没想到你还好这口。”

“敢吗?”陆宽低眉,直直望入她的眼中,语调似是毫无起伏,五指却悄然加了力道,一点点掐住脖颈。

宋烟的脖颈如玉如瓷,冰冷顺滑的手感让人爱不释手,好似一不小心,一个用力就能掐碎。

她没有直接回答陆宽的问题,而是把他搁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拉下,随后解开大衣扣子,一件、两件全部褪下,内里只剩两片x贴摇摇晃晃的附着在丰满的x房上,还有一条似乎能一扯就烂的丁字裤。

男人的目光太炽热,她不敢对上去,缓缓跪趴在了地上,呼吸逐渐急促起来,“主人……”

微垂的目光掩饰着她的紧张。其实,宋烟还是第一次。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与陆宽看对了眼,冲动的想和他发生负距离的关系,想让他蹂躏自己的x体,占有自己,征服自己。

二十岁的年纪,她怎可能对自己的xx一无所知,明白该释放时就释放。小说她也没少看,该怎么做,心里也有点数。

重力的缘故,宋烟饱满的x房因此垂落在地面,尽管中间隔了x贴,敏感的x尖却有了感觉,酥酥麻麻的快感隐约上了头,令她恍惚又着迷。

“抬起头。”陆宽面无表情,一边命令着她一边抬手解扣子,心中却是因为她的不矜持不做作而感到满意。

“为什么今天没有去上课?”

嗯?宋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怎么突然就换角色了。

“现在连跟老师解释都不愿意了?”见她不说话,男人的眉头微微皱起,似是不满。

“不是……”宋烟下意识就是否认,而后也渐渐代入了角色中,目光停在了他脸上,一双柔眉随之也紧锁,“您别皱眉……”

他不吭声,等着她的解释。

“只是,有点想念老师的身体,想的难受。”

“那为什么不到办公室来找我?”听到女孩儿的解释,陆宽的心情好了不少。

“我错了……”

因为跪趴着,宋烟不得不一直仰着头看他,时间一长,就免不了有些酸痛,从而导致她的眼角xx了点泪水,看起来楚楚可怜。

男人微俯身,伸手抹掉她的泪水,“错了就要接受惩罚。”

“嗯嗯。”宋烟忙捣蒜般点头,“只要老师愿意原谅我,什么惩罚我都接受。”

“啪——”一声,陆宽对着她垂在地面的xx就是一巴掌,“还叫老师?”

“啊……主人……”

猝不及防地被扇了xx,宋烟忍不住呻吟一声,委屈地把脑袋低下,xx却因此而撅得更高。

“我允许你叫了吗?”陆宽不满的把身上衣服甩在地上,而后走到榻榻米边坐下,“爬过来。”

这下宋烟不敢犹豫,撑起上半身就朝他爬过去,xx一晃一晃,无比x荡。

她才刚直起上半身凑到男人裤腿,便忽然被按住脑袋,整个人往他的裆部倒去。一股浓烈的男性气味扑鼻而来,就要把她淹没。

女孩儿的柔软贴在男人最容易产生快感的地方,饶是平时对自己欲望有所控制的陆宽也差点闷哼出声。他揉了揉她的发,顺势摁住她的一边脸,隔着裤裆来回摩擦那根勃发的性器。

“嗯……”宋烟被他孟浪的举动羞红了脸,幸好他现在看不到。

可尽管是被这样对待,她却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种感觉。

突然,陆宽松开了对她的控制,好不容易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那根生猛的xx又直直怼了上来,赤裸的,滚烫的。

男人修长的手指扶着它,愈发显得那物c大y挺。顶端的马眼一张一合,不时xx些许透明的液体。

它c鲁地挨上宋烟饱满的额头,将马眼xx的液体来回抹在上面,再顺着她高耸的鼻梁往下滑,停在她小巧的鼻尖上,反复打着圈圈摩挲。

脸颊、唇珠、下巴……整张精致的面庞上被他浓烈的雄性味道玷污,她感受到陆宽的性器是多么y,也感受到他的炽热。那股热把她的欲望烧得更加猛烈,腿心不住x出一小股热流,打x了单薄的xx。

“你很喜欢?”他察觉到了她的兴奋,掐住了她的下巴,x迫她抬头与他对视。

“喜欢,主人。”宋烟如实回答。

只见男人勾了勾嘴角,握着男根对准她的脸就是一甩,嗓音低得可怕,“x货。”

PO18鹭点烟汀(师生)挑逗
挑逗
xx甩到宋烟脸上的那瞬,她差点忘了怎么呼吸。

这样的对待太过赤裸而c暴,她哪里受过。尽管觉着羞耻,但宋烟跪在地毯上的两条细腿却不由自主地夹得愈紧。

她也不知道夹腿是因为能挤压到腿心内的小xx而产生快感,以此慰藉一丝空虚难耐,还是想要防止xx再涌出股股花液。但此刻,这样反倒让她的水流的更欢。滚烫的液体洇x了薄薄的布料,又因被挤压而蹭到了大腿根部,黏黏的,滑滑的。

只拍打一下,陆宽就松了手,那物弹回去,打在了他的腹前,狰狞而色情。

宋烟却上了头,追随着它,用侧脸轻轻蹭着青筋暴起的xx,时而x一x,吸一吸,从垂下的囊袋到挺立的根部,却似乎有意不去爱抚顶端。

面前的男人呼吸逐渐加重,一手用力捏住她的下巴,强y地把她的头往后推,而后用那马眼怒张的xx顶住了她的嘴。

宋烟抿着唇,不为所动。心却跟xx一样泛滥不堪。她想被他c暴对待。

果然,只听见陆宽低低一笑,她抬头就看到男人扶着昂扬的性器,耸动腰身,疯狂顶撞着她的唇,好几次还戳到了她的下巴。

“我x,我x。”男人的孟浪与狂野简直让她窒息。全身的血管兴奋地扩张着,通红了她的脸。她抓过贴在脸颊上的xx,分不清手心的滚烫是源于自己的脸抑或是男人的体温,对着一张一合的马眼胡乱地x弄,毫无技巧。

落在舌尖的温度高得醉了她的心,她甚至宛若捧着珍宝一般捧着陆宽的性器,虔诚而温柔地亲吻着他的顶端,反反复复,软y相碰,满嘴糊着从顶端流出来的液体。

“含着。”宋烟的举动在他看来不过是隔靴x痒,甚至有点好笑。陆宽伸手钻入她的嘴,撬开贝齿,随意地在口腔里扫了扫,把她的嘴撑开后,猛地一挺腰,就把xx塞了进去。

“吸。”

宋烟并拢双腿,乖巧地含住他的顶端,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缓缓吸着xx。略腥的男人味在温热的口腔中被不断放大,咸咸的,有点涩。

她对这以前未尝过的味道谈不上喜欢,但一想到现在嘴里伺候的东西即将贯穿她的腿心,就忍不住再卖力的讨好他。

他的男根着实c长大,光是含着顶端没多久,她的下颌就开始酸痛僵y。

她缓缓把它吐出来,抬手揉了揉脸两侧酸痛的地方。分不清是她的还是他的,透明的黏液被拉得细长,连接着她的唇瓣和他的顶端,悬在空中,缱绻暧昧。

“主人,x我嘛……”宋烟x了x嘴角,一边手肘往后一撑,上半身往后靠,两腿岔开,一只手把丁字裤的裆部往旁边拉开,露出x漉不堪的花心。

“谁准你吐出来的?”陆宽冷眼看着她,俯身一把撕开x贴,扯了扯她x前的红梅。

“疼疼疼……”宋烟故意放柔了声线,嗲嗲的,“主人……”

男人不为所动,等着她下一步举动。

宋烟明白,眼神又挑逗性地从上到下把男人打量一边,尤其是腹前挺立的性器,停留了好半会儿。与此同时,白皙的指尖挑了挑髋骨上挂着的xx边缘,而后褪下,用指节勾住,在男人面前晃了晃。

隔得不远,一股x靡的味道若有似无地萦绕在他鼻尖,挑逗着他。

“x了多久了?”陆宽开口揶揄,这味道,真x。

但他依旧没有要x她的趋势,尽管他的xx猛地跳了跳。

“从在台上见到你的那一刻。”

她见他无意,便收回了手,自己凑过去闻了闻脱下的黑色丁字裤,然后倏地咬住了一角,朝男人嘤咛一声,“嗯……来嘛……”

“小x货忍不住了。”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