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栀子》freeloop百度云txt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校园十八禁(1V1 & xE):

黑夜沉沉,看不见星斗,却有万支烟花绽放。
她那欲飞的蝴蝶骨被宽广的身躯压住,他x膛的激动她都可以清晰地感觉到。
他们压抑的喘息都同步,进入另一重感官世界,隔着万家灯火,在挣扎中狂欢。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中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博尔赫斯

两个自我厌弃的人,彼此试探、相爱相杀,互为救赎的故事,这是我开这篇文的初衷。

1V1校園x強強暗黑女性向

指尖栀子序幕:较量
序幕:较量
指尖栀子/freeloop

“部长,一起回去吗?”

春风和煦,懵懂的圆脸少女轻轻敲着学习部办公室的门,只是虚掩着的门打得更开,办公桌上的时钟传来哒哒的响声,一派安静。圆脸少女迟疑地走进室内,刚进去便听见休息室传来熟悉而缓慢如清泉般的嗓音:“你先走吧,顺便帮我把桌上的文件送到组织部。”

休息室的门半开着,不同于外面的安宁,里面的气氛紧绷而暧昧,空气中仿佛弥漫着浓度极高的汽油,一点就着。

素色的衣柜门只打开一张,另一张门上靠着两个交织紧密的人。少女的衬衫全开只靠未全部解开的领结虚掩着,里面是纯白的蕾丝x罩,x型圆润肤色白皙,笔直的双腿此时被上方的少年一手抱着盘在劲瘦的腰上,另一只手则隐蔽于少女的百褶裙里动作不停。

面庞俊美的少年此刻忽然扬起坏心的笑,群内的手指缓慢而有力地摩挲着里面光滑的唇珠,不料对面的少女也不甘示弱,原本搂着他脖子的手空出一直伸进少年原本着装整齐的校服裤内,打开拉链寻着里面的火热,指甲偶尔触到沟壑。立马传来上方不稳的声音:“……晚栀!”

名唤晚栀的少女挑衅地勾起薄唇,面上壮似若无其事地直视着对面染上愠色的丹凤眼,低声在少年耳边呢喃:“不要激动太早哦,奚会长。”

奚扬索性抱着她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原本抓着少女脚踝的手顺着小蛮腰一路向上熟练地打开内衣盘扣轻揉着形状完美的浑圆,内衣好像终于解放一样立马松开,晚栀耳边传来少年懒懒地笑声:“又长大了?嗯?要升cup?嗯?”下方的食指依旧摩挲着唇珠,又伸出袖长的中指进入幽深的秘境之内有力地穿梭。

晚栀被刺激得闭起双眼向后扬起天鹅般的脖颈,努力压抑上下两边同时传来的躁动,仍然止不住鼻子xx细细的呻吟。平复一下适应之后,颤抖地一手打开衬衫衣扣抚摸,另一只手开始紧紧x弄着早已高高翘起的火热,利用指甲轻刮前端,顺出一点白浊的液体放在滚烫的棒身更加有力的摩擦。

“这个也在不断长大呃!”奚扬呼吸c重地看着晚栀精致的面容上天真无邪般的笑容,向来冷漠高傲的丹凤眼不住地燃起压不住的火焰,直接伸出舌头x舐着少女丝缎般的两片薄唇,熟练地顶开皓齿,勾着里面柔软的舌不断交缠,仿佛要将那肆意的笑容吞入腹中。

“部长,我之前copy错文件了,借一下办公室的电脑找找啊。”圆脸少女不知何时又再次急匆匆地返回。

刚刚还毫不退让的两人忽然分开,带出一道晶莹的银丝。

“好。”晚栀尽量缓慢地沉着声音回答,微蹙着眉头忍受着不知何时转战x前的x舐,“等下走的时候……麻烦把门关上!”

为了压抑住身体此起彼伏的快感,晚栀不住地用指甲在少年的臂膀上刮出痕迹,耳畔传来低低地气音:“好x。”

少女体内原本动作不断的修长手指刮出大量黏黏的液体与正在快速摩擦着棒身的手交握,奚扬满意地看着面前变得不断粉红的脸庞,便伸手进入下一轮征战。

晚栀感受着身体一道又一道的热浪,索性就着手上的润滑放开动作,大力地撸着手心僵y而又滚烫的棒身,指甲有节奏地刮着前端。

在电脑鼠标与键盘声的伴奏下,两到身影各自坚守阵地又不断靠近。

“好了,部长再见。”

伴随着关门声响起,晚栀的红格百褶裙上也被溅到不断冲击的白浊

指尖栀子002伊始
002伊始
“不怕她刚刚直接进来?”奚扬的手背轻抚着晚栀衬衫遮掩下的细腻肌肤,看着她恢复成平常娴静气息的乖乖女,仿佛之前高傲扬起的颀长脖颈不过是一阵错觉。

晚栀仰靠着墙壁,毫不在意地耸肩。

战后初歇的室内响起奚扬散漫的笑声:“也是,谁会想得到呢?”

晚栀看着他眼前线条流畅完美的侧颜怔忪地笑:谁想得到呢?

高一的时候就听前同桌柏灵那儿一直念叨湘南的高中部人才辈出。

“三个会长就不用说了,还有牧野、奚扬那两个挂名副会,对了还有你呢,新任学习部长。”柏灵兴奋地瞪着大大的眼睛,谄媚地拍拍她的肩膀,“与有荣焉。”

晚栀无奈地点头:“毕竟要个真的听话的嘛。”

“我这吊车尾的成绩还能进理科A班真是幸运。”柏灵看着教室后门不知何时进来的奚扬,冷峻、淡漠、遗世独立,身长的白衬衫仿佛染上了一层雾霭。

“是你的荣幸没错。”后桌响起明朗又刺耳的声音。

柏灵半尴尬半惊惧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她们后桌的牧野,不同于奚扬的冷漠,他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肆无忌惮,以及专属于这个年纪的明朗。

晚栀轻抚不知所措的同桌以示安慰,淡定地看着后面坏笑的少年:“怎么不在F班了?”

“家里老头子叫我好好学习,这不,我就来投靠我们新任学习部长了嘛。”

晚栀习惯性地打掉肩上的手:“会长说笑了。”

“也是,先把这个顶高帽子扔掉再说。”

“挂名副会长也不止我一个。”牧野好像想起什么一样,意味深长地看着后面角落的身影,说罢朝晚栀飞吻了一下,“待会见。”

班主任一进来就相当满意的看着这一届精英中的精英,不断地强调着湘南严谨的学风。最后因为高二文理分科重新分班,座位也得重新分配,秉着互帮互助的原则按成绩由前面和后面组同桌,成绩好的可以自由选择坐哪里。晚栀了然,终于明白牧野刚才的意思。

“第一个,虞晚栀,你和牧……不……你和奚扬同桌。”

柏灵悄悄地在晚栀耳边道:“老师可能是防止你和牧野走得太近。”余光瞥见牧野正挑眉看着她们这里未置一词。

挥别前同桌柏灵,晚栀看着后方一直最后面沉默的少年,本着做人最基本的礼貌,盯着一众看好戏的目光走到最后角落的课桌前:“你想坐哪里?”

奚扬抬起好看的丹凤眼,伸出袖长的食指点了点旁边靠窗的桌子。

晚栀从善如流地坐过去,托腮看着窗外,外面的风景很好,天朗气清。然后转头看着一旁带着耳机听歌的少年:如果同桌一直这样相安无事就更好了。

事实证明,相安无事是可以的,如果班主任不老是请求她互帮互助的话。

“奚扬,去打球吧。”一下课徐成蹊拿着一颗篮球一直转,眼睛不住地往坐在窗边写字的少女望。

奚扬拿过球往外走:“走了。”

“这个虞晚栀果然名不虚传,不光学习变态地好,长相也超正!”走出教室徐成蹊便在奚扬耳边一直八卦,“就是冷了点,话说你们两个是不是都不说话的啊?还是赵可欣好,温柔又活泼,笑容更加灿烂,年纪花的有力候补!”

“你也说了是候补,再说了上面还有个校花宋凌菲呢!”

提到女生,周围的球友立马热烈起来:“这些都太素了,还是叶欣更美艳,果然学姐就是不一样。”

“薛茹也很灵动……”

直到球场一群人仍然讨论不断,奚扬皱眉,一把拿过球砸过去:“还打不打?”

一场球打得相当痛快,到处洋溢着青春期挥洒不尽的热汗。

走出球场奚扬便瞥见一道背着画板静立的身影,黑色的画包衬地她肌肤更加白皙,雪白又修长的脖子低垂,纤细的长腿笔直,脚踝都弧度完美,仿佛一只独自垂首的丹顶鹤。

徐成蹊撞了撞奚扬:“好像是来找你的呃。”

晚栀听见声音便回神,把手上的本子递过去:“英语老师让你补完。”

奚扬皱眉,直直地看着她。眼前的少女自带弧度的薄唇看不出喜怒,翘鼻不知觉间已浮上一丝薄汗。

等得脚麻的少女若无其事地直视过去,大概是刚打完篮球,此刻的奚扬还残留着一丝未褪去的攻击性,练习册在空中孤零零地等着主人接。

奚扬轻哂,散漫地从少女苍白的手中抽走。

晚栀暗自呼出一大口气,仿佛做完了一个大任务:“那,再见了。”虽然英语老师还要她帮忙一起完成。

纤细的身影走远,伴随着夏末初秋的阵阵热风,少年手臂上流畅的肌x线条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奚扬随便翻翻手上的本子,熟悉的红色大问号……以及……一朵小栀子?

过两天英语老师果然又叫着他们两个去办公室温柔教导:互帮互助,热情友好。

出了办公室便接收到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薛茹?”

“嗨!好久不见!”抱着她摇晃。

“这么开心?”

“对啊!又被叫到办公室了?”

晚栀点头,感叹道:“现在觉得F班真好。”

薛茹不能更同意,由衷地点头。

“是没有牧野的F班更让你开心吧?”

薛茹不答,只是看着走远的身影,想起最近一些沸沸扬扬的八卦:“你和奚扬怎么老是被叫到办公室?真闹不和?”

“怎么传的?”晚栀挑眉。

薛茹模仿“apple pen”的动作:“学习部长.VS.挂名副会长!相看两厌!”

“对了,今天去你那里借宿哦。”

“蹭饭吗?”薛茹眨巴眼睛。

晚栀跟着眨了眨眼睛:“蹭夜宵。”

这是每次晚栀晚上要晚归的时候跟薛茹的约定,大概一年前她迷上了调酒,便偶尔去酒吧兼职。

alcohol library是近年来C市小有名气的酒吧,中文是“酒精图书馆”,酒类相当之丰富,室内是中世纪风格的设计,工作人员都会带上半遮面的面具,主题新颖并且管理得当。

徐成蹊周行止一行人经常在这里小聚,这天周行止出面终于把一直不肯露面的奚扬给叫出来了,一众人不由感叹到底周会长有面子。周行止皱了皱鼻子,天知道他是揽下多少工作才把他老人家请出来的。

等到奚扬姗姗来迟的时候徐成蹊正从吧台兴冲冲地过来:“那个狐狸小姐姐又来了。”

“蓝色火焰?”周行止接过徐成蹊的酒杯,“佐罗调的吧?”

“你怎么知道?”

周行止玩味地摇晃灯光下闪烁的液体:“这酒温和多了。”他们口中的狐狸小姐姐在这个酒吧小有名气,话少神秘,虽然面具挡住一般的脸,但依然挡不住姣好的相貌。不知是不是为了挡掉无聊的客人,调出的酒度数都不低。

刚碰了一鼻子灰的徐成蹊不怀好意地揽着奚扬坐下:“奚会长第一次来就来晚了,得罚酒啊。”

“罚一杯fox调的酒。”周行止颔首。

奚扬耸肩,可有可无地起身。

“Zorro你看,成功了!”众人口中的“狐狸小姐姐”此时正将手中刚调好的”七色彩虹”放到吧台上,“七色彩虹”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就是依靠各类酒的不同密度进行分层的酒种。

带着佐罗面具的混血少年朝她竖起大拇指:“great!my pretty fox!”Zorro是中英混血,听得懂中文但是依旧习惯说英语。

少女扬起灿烂的笑容,昏x的灯光xx具的狐狸鼻子部分修饰得她她原本的鼻子何有着一丝“巫婆鼻”的味道,眼波流转,生出一股魅惑之意。

走近吧台时奚扬便是看到这样一副流光溢彩的画面。

“麻烦随便调杯酒,fox?”淡漠的嗓音响起,四目相对时双方都生出一股惊疑。

只一瞬的迟疑,fox便从善如流拿着刚调好的“七色彩虹”递过去,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随便的一杯。”酒杯递过去时不小心触到对方冰凉的手指。

“help,fox?”Zorro的声音适时响起。

fox朝微笑他点头便过去帮忙,走了几步,奚扬忽然转身,侧对着他站立的少女长发盘起露出后面有点凹陷的颈窝,连同微扬的眼尾,像是要把他吸进去一样。

“这么快就回来了?”一进去徐成蹊一行人就围过来,“小姐姐这么好说话?怎么样?狐狸小姐姐不错吧?那腿、那腰、那x、那臀……”话没说完眼前就被递过来一杯酒,“七色彩虹”?

周行止探究地看着坐到角落的颀长身影:“换杯酒罚也可以。”随手拿了杯加了冰的伏特加递过去。

“会长霸气啊。”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聚焦过来。

关节突出的手利落地端起晶莹闪烁的液体,只几秒钟,落下便是只剩冰块的琉璃杯。

“副会也霸气。”徐成蹊领着大家鼓掌。

角落仰躺在沙发的少年喉结不断滚动,只是坐在那儿扣到底的黑衬衫在这样的会所带着一丝禁欲的气息,眯着眼盯着包厢内璀璨的水银灯,扑朔迷离。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