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总受文的炮灰和正牌攻1v1了》by哼哼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主攻]穿进总受文的x灰和正牌攻1v1了 by 哼哼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微x / 正剧 / 穿越 / 修真
一朝穿进白莲花总受修仙文,聂世云虽想回避死亡FLAG,但无奈剧情总试图要把脱缰的主线复位。
为了自己的人生,他决心先下手为强,争取机缘。
没想到除了机缘,某正牌攻也被他一起拐走了……

主攻无逆/1v1/先做后爱/np文攻变正牌受/敌人变爱人/轻松开挂升级流
cp:聂世云x翟白容

(主攻文!主角是攻!看清楚再点开,谢谢!不要看到一半特意留言说逆了!)

预警:
*受有作为攻的经验(无描写)
*本文大概率不适合攻控 也不适合受控。

第一卷:初来乍到
 01 半夜看小说猝死穿书的人生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第一卷:初来乍到

01

聂世云隐约听到隔着门有人在呼唤着什么。他努力抬起沉重的眼皮,也许是睡了太久,眼前的光景变得模糊且陌生。

“世云师兄,你在吗?我把副阁主吩咐的月例灵药研磨好了。”门外传来轻柔的女声。

聂世云可从没有带过任何陌生女人回过家,听到声音他这才察觉出不对劲,猛地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并非从熟悉的环境醒来。

“先放着吧。”慌乱之中聂世云叫道。虽然还不明白门外的女孩子是谁,但总不好叫对方g等着。声音一出口,他更是发现这并非自己平时的嗓音,下意识地伸出双手在眼前翻来覆去地确认了好几次。

“知道了,那我放在炼器室外间了。”女性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

待到脚步声渐渐远去,聂世云才赶忙从床上翻身下来,在房间内四处探索起来。反复确认自己并非处于梦中,而是确确实实地来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异界。

“世云……世云……师兄……”聂世云念叨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不会是他想象的那样吧?

睡下之前聂世云就觉得x口发闷,但他想到第二天要上班又有些不愿意面对睡意,看起了小说打发时间。在深夜让疲惫的大脑接受新事物有些困难,聂世云随手翻出了以前拿来打发时间的修真升级小说。

其实非要说这本小说有多精彩,聂世云也不这么认为,主角段铭玉是标准的作者亲儿子总受,后宫的四个小攻也仿佛收集卡牌一样的模版化,但不用费脑子就能打发时间是这本书最大的优点。还有一个巧合,就是剧情前期出现过一个好像差点就要成为后宫的修二代角色,和他聂世云同名同姓。只是没过多久对方就暴露了本性想要杀人越货,下场自然是十分惨淡。作为读者,聂世云也就是一笑而过,没有放在心上。

昨晚看到一半,聂世云就觉得眼前一黑。当时他就当自己是困得狠了,于是没有和睡意做任何斗争,就这样沉沉地睡下了。

难不成,那不是困意,而是……他猝死了?

聂世云觉得无比荒谬。他也许是头一个看着小白修仙文在床上猝死,睁开眼后成为了小说中同名同姓的x灰角色,并即将代替这位x灰再死一次的现代人。

如果这玄幻的剧情真是成立,那刚才在外面叫自己的女性应该是他唯一的师妹,齐轩儿。回忆起刚才自己的应对,聂世云沉下心来整理思路,这具身体原主的回忆也隐隐地零星浮现在脑海里。

聂世云叹了口气,想着要赶紧适应这荒唐的状况才是。披上外袍,他走到了房间正对面的炼器室。外间的桌子上摆着一碗看起来颜色颇为黯淡的液体,这是这具身体因为灵根相克修为无法突破以来,他的父亲,也是云清阁的副阁主为他寻来的。

他仰头将灵药液喝下,感觉身体内不再那么压抑,可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问题被解决。

外人都知道云清阁的副阁主聂黎的妻子因为先天资质不足,无法进入元婴,早几年闭关直至坐化了,只留下这么一个儿子,聂世云。聂世云虽然不是单灵根的天之骄子,但作为炼器世家的云清阁修士,金火双灵根也是非常不错的资质。

只是这都是对外人的托词,聂世云其实是金火水三灵根。三灵根虽然不是修炼无望,但注定难有太高的成就。而且倒霉在火水灵根相冲,不要说结丹乃至化婴了,连筑基都困难。

如果聂世云是凡人,这样的资质从一开始就不会被纳入修仙一道。可聂黎溺爱这唯一的儿子,总觉得也许以后能有变数,便瞒着当家的阁主,砸丹药和灵xy是给聂世云砸到了练气后期。

从小修为总是遥遥领先于他人的聂世云被养得很是骄纵。可到了练气后期他却迟迟无法筑基,生生被以前他看不起的亲戚朋友,乃至后来父亲不得已做二手准备才收为徒弟的师妹赶超,从此性格更是扭曲焦躁,选择闭门不出。

穿越到书中的聂世云此时此刻也做不了什么,但他也没有着急,而是不紧不慢地在炼器室温习了几种最简单的法器炼制,又将小书房中的炼器入门典籍都仔细阅读了。

既来之则安之,聂世云此时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反正练气修士也能活一百多岁,对于他一个地球人来说反倒是赚了。

这样过了好几x,副阁主聂黎满怀忧心地来探望聂世云的时候,却发现以往态度消极的儿子这会儿竟然在悠然自得地念书,照理来说聂世云的炼器天赋很好,却同样因为修为问题遇上了瓶颈。在这世道修为就是一切,哪怕再天才的人,空有理论知识却没有修为,也炼制不出威力强大的宝器乃至灵器。

“父亲。”聂世云从书中抬起头。

“听轩儿说上次的灵药你让她放下便走了,你喝了吗? ”

“喝了,”聂世云苦笑道,“但说实话,没有什么作用。”

见他神色如常,不像是自暴自弃的样子,聂黎放下一颗心。同时内心内疚感更甚,因为无法突破这样无力回天的原因痛失爱妻后,他对儿子的现状也束手无策。

“我会再帮你找找办法的,你千万不要灰心。总闷在屋子里容易心生郁气,有空出门转转也不错。”

“父亲说的是。”聂世云应道。他其实对外面的世界还是有些好奇的,只是初来乍到,他这个穿越者不敢轻举妄动。

“对了,这次来也是告诉你一个消息。世云你以前不是提过,曾与那映月派的曲前辈的弟子——段铭玉有一面之缘吗?其实今天晚些时候他就要随师门的前辈一道过来,委托我们云清阁为他锻造宝器。”

聂黎说得委婉,其实聂世云是对段铭玉,也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受一见钟情,当初他还未遇上修炼上的瓶颈,在自家横行霸道惯了,搁映月派的地盘就对人产生了猛烈的追求。可惜他注定是x灰的命运,当初就被段铭玉拒绝了。

原作中的聂世云却不信这个邪,回来后还陆陆续续给段铭玉送去了许多昂贵礼物。后来修为出了问题,聂世云无暇顾及情情xx,这才有一阵子没有联络。

其实这事情说出去也是丢人,那段铭玉生得绝色,早就和他同门派的师兄翟白容是般配的一对儿,身边也不乏追求者,自己儿子上去大咧咧地就要追求对方碰了一鼻子灰,被许多人看了笑话。

但此时聂黎顾不上面子问题,想着也许提到那个小辈聂世云能提起兴致来。

知子莫如父,原作中聂世云的确对段铭玉念念不忘。当即打起了精神,又狗皮膏药一般粘了上去。

“委托父亲您吗?”

聂黎摇了摇头:“虽然段铭玉很受映月派重视,但他不过还是个筑基修士,也用不了太好的东西。阁里的炼器师傅,加上你堂兄就能应付了,正好借此让他多历练历……”

聂黎说到一半住了嘴。聂世云的堂兄聂兴安,只比他年长十岁,但修为稳扎稳打一路上升,如今已经是筑基巅峰了。

聂世云自然没有放在心上。好不容易捡来了第二条命,他现状可不想和原作那个作者的亲儿子主角再产生什么瓜葛。于是这会儿他y是要选择了原主相反的道路,决定出门避一避风头。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