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沉》by小饭团哦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西沉》作者:小饭团哦

內容簡介

简介:

顾西沉心理变态
许翘可医。

男主心里有问题 女主娇憨傻白甜

-把没说完的故事说完
-帮我收藏新文《一百天睡爱豆计划》
簡體版xG校園

这人很有名 < 西沉(小饭团哦)|PO18臉紅心跳 这人很有名 < 西沉(小饭团哦)|PO18臉紅心跳这人很有名 顾西沉手x的样子极好看。 银灰的发梢微翘,刘海遮住额角,少年低垂着眼,浓密的长睫,晕染的欲水在眸中流淌。他的皮肤呈病态的惨白,脖颈上青色细血管清晰可见,穿白衬衫的样子亦是真好看,领口解开两颗纽扣,仰起下巴尖儿,露出性感的喉结、锁骨。 如若忽略掉那只伸进裤子里的大手,正在色情的上下耸动——堪称得上是翩若惊鸿的美男子。 许翘一脸紧张,吞了吞口水。抬头看黑板。故作专注。忍住不去看,身旁男生愈发大力的动作。 课桌底下,顾西沉宽大的手掌攥紧那话儿,手速飞快,皮带扣子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动,伴随着温热的呼吸,在耳畔急促微喘。 “呵……呃……嗯呃……” 许翘自小连A片都没看过,怎么也想不到会在高中教室体验一波真枪实弹。 面红耳燥,急得快哭了。 她坐教室角落最后一排,前后左右都是全校赫赫有名的渣滓,对顾西沉上课打手枪的行为见怪不怪,唯独许翘一个女生包夹在男生堆中,犹如误入狼圈的小羊。 “变态。” 许翘咬牙切齿,低低的喃了一句。 顾西沉似乎听见,动作顿了下,缓缓移过脸望向她,沉默片刻,拉开裤拉链,狠狠搓了搓硕大的xx,“嘶——”爽得倒吸一口凉气,闭上眼,享受xx当中,浓腥的xxs进了少女象牙白的大腿根。 少年作恶之后,扑哧坏笑。 “你跟顾西沉同桌?” 李莉莉真羡慕许翘。 “唉,早知道我也期末缺考好了,我们x班一个能见人的男生也没有,全年级好看的帅哥都分在了F班。” 许翘一脚踩在水管子上,手帕打x后,仔仔细细擦拭大腿,细皮嫩x的,快擦破了,尚觉不够,总觉得还是脏脏的。 洗手池旁边是篮球场,几个男生在打球,许多女生围观。依稀听见“顾西沉”、“秦尚”、“严子皓”的名字,全是F班的,全是垃圾中的垃圾。 李莉莉站着说话不腰疼,许翘欲哭无泪,她上学期的期末考睡过头,结果缺考两门。高二开学就被分到了全年级最可怕的那间教室。 一个班三十余人。 二十七名男生。 除了许翘之外,还有两女的,一个高三年级老大的女朋友,另一个除了性别女,是比男人还男人的大哥。 就她老老实实,平平凡凡,只想当个普通的正常人。 一想到传闻中的顾西沉,许翘的唇就噘高,难过得可以吊壶小酒瓶了,这群纨绔子,上课抽烟也就罢了,还……还…… 龌龊!猥琐!她都不好意思跟人说! “没事,只要熬过这一学期就好了。”许翘捏拳,大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我就……” “就怎么样?”李莉莉眨眼问。 许翘仰天咆哮:“我就忍!” 开学第一x辣过许翘的眼之后,顾西沉就消失了。 顾、西、沉。 这人很有名。 许翘升上这所私立贵族高中后,几乎每x都会听同学提起他名字。 无非是“长得好看”,“家里很有钱”,“打架超猛”这类老得掉牙的评语,许翘没当回事,只是时间久了,风闻又在这不怎么新鲜的形容词前,加了很多用词夸张的前缀语。 ——“长相是上天入地程度的好看,帅到闪瞎人狗眼。” ——“家里不是一般的有钱,校长都拿着没办法,他想开除谁,谁就得滚蛋。” ——“打架超厉害,招招见血,非死即伤,他都自己上的,不喜欢叫人帮手,那场面,x,吓人。” 关于顾西沉的传言。坊间传得神乎其神。 不管真假。 反正,许翘不敢惹。 在她看来,这家伙就算有钱有势也好,就算美若天仙也罢,与她无关。更准确来说:顾西沉=色魔=变态=性x扰。 她害怕,恐慌,鄙视。隐隐,还有点儿,一点点的,真的只有一点的。 微凉的清晨。 时隔半个月,重新出现在教室的男生伏在桌上睡觉。 全校斗胆染发的学生中他数最拔尖儿,人家染着不起眼的亚麻色、深棕色,他偏一头浅浅的银灰发色,晨曦照s进窗檐,周身萦绕着朦胧的光,皓月的洁白,精致的耳廓打了好几个耳d,戴了钻石耳钉。 漂亮死了,这个臭流氓。 许翘放下双肩包,轻轻拉开座椅,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打扰他睡觉。 前桌的秦尚刹时扭过头。 眼神溜过顾西沉的发顶,偏向许翘问:“你穿x罩了吗?脱了。” 许翘蹙眉,难以置信的表情。 “提醒你句。” 秦尚坏坏的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西少喜欢x一点的妞,xx大,流水多的那种,你把握机会。” 许翘闷闷地垂下头,不理会他的污言秽语。 这些坏男生…… 来F班这些天她早看透了,不理会就好,他们就喜欢逗她,看她生气又无助就开心。 除了同桌的这位。 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节课间。 顾西沉醒了。 猫儿似的右脸摩挲着胳膊,纤长的手指挠了挠耳根,慢腾腾睁开眼,原本混沌的目光逐渐清晰,凝成一股骇人的杀气。 冷得方圆几里都寸x不生。 许翘寒毛直竖,满脸无辜地抬起头,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要这般看自己。 后来,她才晓得。 这股杀气叫做—— 起床气。无语。 “甜食。” 顾西沉懒懒散散地,指尖扣了扣她的桌子:“有吗?” 许翘一愣,然后火速掏出书包里的几粒费列罗递过去。 男生头晕脑胀,剥开金色包装纸,巧克力含嘴里,总算缓过气来之后,正眼瞧了瞧他同桌女生。 “你谁?” y邦邦的问,全然忘记自己g过的混账事。 许翘嘴唇抿成卑怯的一条直线。 低眉顺目,很好脾气的答道:“我叫许翘,许诺的许,翘……翘……” 翘……什么翘? 许翘眼眶x哒哒的,痛恨自己文化水平不高,竟连组个漂亮的好词都不会。 顾西沉没耐心听完,托腮瞥向她起伏不定的x部。 “你xx翘起来了。” 他勾唇冷笑,“这个翘?” 许翘吓一跳,单手托x。 手掌触摸到厚厚的棉布。 呼,吓死了,明明就穿了,不可能激凸的。许翘,你慌什么慌!? 她红透的兔子眼,死死盯着顾西沉,心底骂了句:变态。 许翘的发育很好,每年都会涨罩杯,一旦穿上轻薄内衣,两条细胳膊、细腿,x大得有点突兀,李莉莉笑话她童颜xx,上体育课跑步,xx一晃一晃的,总招惹下流目光。后来,许翘就不爱穿了。 自个儿偷偷裹x,用c糙的棉布长条,裹一层又一层,跟洋葱似的,包住娇嫩的双x,当做自己羞于袒露的耻辱。再穿一件姥姥辈都嫌太土的x色背心,将高高隆起的x部抚得平平的、绷得紧紧的。 谁也没见过她那处长什么样。 他凭什么这么说? 还有……自己的名字这么好听,不是他耍流氓用的。 许翘挺起背,拉长腰线,无视顾西沉上一句,端庄的介绍:“才不,翘,是人中翘楚的翘!” 默默吞下后半句:才不像你。人中之渣。 顾西沉闭了右眼,浓黑的长眉微微一挑,又剥了颗巧克力扔进嘴里嚼,对她究竟叫什么不甚感兴趣。 打铃了,第三节是英文课,女老师进教室。 见到顾西沉,调侃了声:“哟,稀客。” 他撑下巴望向窗外,恹恹的,神色颇淡。 许翘翻开书,认真听讲。 校服穿得很好,乖巧女学生的娇憨模样,柔软蓬松的长发将将齐腰,编了两根麻花辫,末梢用鹅x发带系了蝴蝶结,可爱得紧。 顾西沉课上到一半,无聊了,拉住她一根发辫,攥在手心,随录音机念出英文单词,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玩。 许翘磨牙忍耐,面容专注,低声念单词,假装不在意。 以为不给反应,他就会收手。 顾西沉似笑非笑,果然松开了她的发。 然而,不等许翘庆幸。 炙热有力的手掌就摸上了她的腰。 许翘轻轻一颤,柔若无骨的身不自觉发抖,顾西沉隔着衬衫狠掐了下她腰间的嫩x,弹钢琴似的,手指在女孩敏感的尾骨处游移,背部的肩胛骨打转。 十足有耐性,一路磨蹭,温柔摩挲。俊美的脸庞含着浅笑,偏头打量她惊恐万分的表情。 摸个腰就像x她x了。有意思。 还有更有意思的。 顾西沉举起课本霸道地挡住许翘上身,长指挑开女生x前那粒扣子,不讲客气地摸进去。 许翘猛地握紧他手腕,转动眼珠,无头苍蝇似的,快速晃脑袋。 忍不了了。再忍就要被侵犯了…… 顾西沉高大的身躯俯过来,满脸阴沉,压低了声,在她耳边:“拒绝?不怕我强奸你?” 许翘被吓得一动不动,上牙死咬住下唇,驼背弯腰,紧紧夹大腿,摆出鹌鹑的笨姿势,怕得噤若寒蝉。 顾西沉顿时索然无味。 在她内衣外随意揉了几下,啧,这女的一马平川,x腥味都没闻着。 中午吃过饭。 男厕里,秦尚一边撒x一边问:“验过货了?怎么样?那妞你x不x?” 顾西沉抖了抖xx,去洗手。 xx太小,白送都不要。 冷冷淡淡的答:“给你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