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昏线》by晚风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晨昏线by晚风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x / 正剧 / x有 / 温情
温柔正直年上攻X前病态后乖巧双x受

又名《我是怎么抢表哥的男朋友的》,1v1

 1

邵时渊讨厌甘霖的时长约等于自己和余枫在一起的年月。
 
 那个不男不女的东西真的很恶心。
 
 这当然是他气急才会有的脑内想法,且本质而言并不针对甘霖异于旁人的体质,只是骂他“和自己亲表哥过分亲近”似乎没有人身攻击来得爽快,甘霖或许的确足够令人讨厌,才能让他这个算得上有涵养的人也忍不住在脑海里用这等侮辱进行唾骂。
 
 或许恰恰是有涵养让邵时渊难以忍受甘霖对余枫的过度喜爱,那个怪异的人总喜欢以一种雌雄莫辨的媚态,像蛇一样往他的恋人身上滑,在余枫耳边用刻意咬得娇软的声音喊:“哥哥。”
 
 余枫常常侧头朝他笑,眼睛弯得看不见了,肩上趴着的人就会很开心地搂紧他的脖子,再极其挑衅地朝邵时渊掀起一道眼光,让邵时渊常常想把他的脖子拧断。
 
 等余枫再转头时他又不得不继续朝恋人微笑,心底把甘霖捅成了筛子,却还要一派和蔼地端起年长者的姿态,问甘霖:大学过得怎么样呢?军训累不累?
 
 国庆假期,甘霖刚军训完没多久,晒得黑一道白一道,倒让他偶尔白得不健康的脸显得有了些朝气。他的身体因为特殊缘故,大概算不上好。
 
 余枫曾向邵时渊袒露过表弟非同一般的身体构造,那会儿他们双双学成归国,余枫本科毕业进入下属甘氏的一家公司任职,邵时渊则研究生肄业,决定和恋人一起回国,在科学院继续读博。
 
 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甘霖才十六岁,念高二,邵时渊去余枫家拜访时才见到这个打小寄养在表亲家的小孩。当时的甘霖不会让人有什么异样的想法,只是生得好看,还是会让女生频频侧目的青春男孩阳光健朗的好看,初见他时笑着喊“时渊哥”,咧开一排整齐的牙齿,带了点十六七岁独有的傲慢,却很听舅妈话地小跑给他递茶,短发利落地刺穿空气,被余枫揉了揉脑袋,就回自己房间打游戏去了。
 
 这当然没有任何问题,邵时渊甚至是有些喜欢余枫这个小表弟的,偶尔在余家遇到了还会颇有家长风范地问问成绩,或者带点小礼物,熟悉些了还见过这小孩风火轮似的溜出门,要时渊哥给他打掩护,做什么去?约了女朋友啦。
 
 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下,见到舅妈往玄关来,马上缩到刚进门的邵时渊背后,“走了!”
 
 等过了小半年,邵时渊记得很清楚,那时候他和余枫刚聊过同性恋过几年在国内就能结婚领证的话题,两个人感情已经趋于稳定,甘霖是彼时唯一的变动因素,在齐如梳齿的生活中,刺出来一截,恼人地一扎,那记忆和厌恶是要加倍铭心的。
 
 甘霖开始缠着余枫了。
 
 起初只是对话增多,后来发展到亲昵的肢体接触,邵时渊越看越不对劲,这小孩还常常用一种带了些恶毒的笑表情望自己,让他觉得皮肤被蜇了一下。他和余枫谈了谈。
 
 “他的身体……有些问题。”余枫有些抱歉地向邵时渊解释,“霖霖看上去是男孩,其实也有一x比较完整的女性器官,最近大概是失恋了,我又是哥哥,他可能是会有点……黏我。”
 
 “而且你看他那么白,”余枫有些伤神地补充,“这样的身体总归是一种缺陷。医生在他生下来的时候就说,是很难健康长命的。”
 
 邵时渊也震惊了良久,最终和交往的这一年来一样,很容易地妥协在余枫难得示弱的语气里,并未多加思考甘霖xx且短命,和他爱黏着哥哥之间有什么必然因果。他很久之后才逐渐明白,那不过是余枫十分擅长的倚弱卖弱,一种利用善良的鬼把戏。
 
 便稀里糊涂又自然而然地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甘霖大一了,十八岁,身高窜了窜,骨架却不十分大,从前狡黠讨喜的笑x益阴软起来,邵时渊都快要忘记从前那个明朗的男孩了。
 
 他走近抱得十分紧的两人,用力拍了把余枫的背,甘霖佯装乖巧地起开去餐厅了,余枫则好好好地应,凑上去抱了一下生气又不屑发作的邵时渊,被啃了一下脸。
 
 邵时渊箍着他,阴沉着表情掐他的xx:“你还笑。”
 
 余枫总是笑这点也让邵时渊很不满,他也提过不少次,而余枫在那厢认真的时候还要笑,好像邵时渊很不懂事一样,似乎在说他小题大做,还有一种邵时渊并未看穿的得意,便笑着搪塞到了现在。
 
 “哥哥,”餐厅那边传来一声惹人厌烦的声响,“来吃饭呀。”
 
 “好。”余枫稍微偏头,越过邵时渊的脖子回话,“马上就来,你先吃。”
 
 便又传回一声乖巧懂事的好,邵时渊听得翻白眼,觉得余枫其实是个“直gay癌”,鉴不出甘霖心怀不轨,仗着表弟的名头占便宜。
 
 他又会有些恶毒地想,算了,理解一下吧,不男不女的小孩,缠着哥哥大概也的确可以理解,难道真能有女朋友?
 
 怪吓人的。
 
 做好思想工作,才跟余枫一起去餐桌,吃饭的时候也不多说话,听甘霖有一搭没一搭地念叨,说军训累,班上同学却还不错,教官有些严格,把他单独拎出来走了几次正步。
 
 “看你好看。”邵时渊阴阳怪气地说了句,余枫踢了他一脚,笑着应甘霖的话,小孩只扫了邵时渊一眼,又接着跟余枫聊天了,还诓了他哥千把块钱当零用。
 
 吃到中途甘霖又很做作地说,“哎不说我了,大学也就那点事,哥,你前几天跟我说工作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么?解决了吗?”
 
 邵时渊闻言也来不及讨厌甘霖了,侧头关心起恋人,“怎么了?新项目很累?”
 
 “还好的。”余枫朝他笑了一下,露出一点疲态,让邵时渊有些自责,他最近在跟一个科研小组,对恋人的关心的确有点少,还老爱吃小表弟的闲醋。好像的确有失年长恋人的责任。
 
 他给余枫夹了片爱吃的里脊x,低声道,“哪里还好了,最近回来得比我还晚。”
 
 余枫没回话,吃了几片x才缓缓开口,原来难接洽的是甘氏和邵家公司的一个项目,邵家那边态度比较模糊。
 
 余家夫妇不过普通单位的职员,余枫是借的早就逝世的姑姑,父亲的妹妹,即甘霖的母亲,而进的甘霖父亲那边的家族企业。甘父是甘家的小儿子,在甘霖五岁的时候因为一次空难离世了,那时起甘霖便被大伯安排寄养到了名不见经传的余家。他体质特殊,甘家有耐心又有善心养他的人几乎为零,甘通海的决定看似疏离,本意却是希望小侄子能平安长大。
 
 他坐在餐桌对面,看表哥那张纯善的脸要怎样卖可怜,不失所望的,抱怨很少,掺杂的不好意思居多。
 
 好像他根本没有想要开口同邵时渊说这件事,是甘霖恰好一提,邵时渊再关切一问,从前全是出于“我怕你难做”的贴心而没有说过。这般合情合理下,邵时渊再怎么不参与邵家事务,也要动摇一番,否则似乎让恋人受了委屈,他肯定是这样想的,甘霖漠然地望着邵时渊那张斯文又刻薄的脸,长得这样聪明,偏偏内里塞了一肚子心软和愚善。
 
 然而邵时渊也毫不令人失望地,抿了一下唇,对余枫说:“再多沟通会儿,别气馁。”
 
 丝毫不说自己会帮什么忙。
 
 余枫垂眼点了点头,也没继续说什么。
 
 甘霖心想,今晚有戏。
 
 果然,八点多的时候余枫朝邵时渊说公司临时有事,要出一趟门。邵时渊在门口给他拢了拢衣领,有些舍不得他这么累,想吻一下余枫,对方似乎很赶时间,拉开门把手说了声“走了”就没有回头。
 
 邵时渊没有多想,自顾关了门,回头琢磨要怎么跟客房里的小怪物相处,就见到对方一脸兴奋地窜了出来。
 
 “时渊哥,我给你看个东西。”
 木由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