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杀》by恰逢春分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书名 : 生杀
作者 : 恰逢春分
内容简介 :
陈禁的手掌侧边,小指向下的位置上有个纹身。

左手是幸存,右手是屠杀。

后来过了很多年顾纵才知道,陈禁从来只用左手牵他。

“我会朝你跑去,不用等我。”

1v1/x友转正/剧情和x并行

一夜情展开的故事

1V1x現代

1
最后的画面,是她扯住了一个男生。
那人生得很白净,面上一点儿表情也没有,像块木头。之后是,破碎的衣服,白皙的肌肤,暗红的吻痕和纠缠的两具躯体。再拼不成一个完整的画面。
陈禁醒来时,对前一晚发生的事情几乎没有印象。她没纠结,喝到断片对她来说太正常了——
她就没几次是清醒地离开哪个场子。
小臂遮住眼睛缓了缓,另一只手伸去摸手机,意外地摸到一片温热以及人体的触感。
陈禁的视线扫过去,那儿睡着一个人。肩部骨骼的线条很明显,个子很高,但很清瘦,看着就不是举铁的那类人。
这么一大张床,他半蜷着身子,只占了一小块地方,也怪不得她先前没发觉。
存在感太低了。
床边的地毯上丢着几只使用过的x子。
看来断片前的那些画面没错,她真的领了人来和她上床。
他的头发凌乱地耷拉在额前,稍稍遮住了眼睛。陈禁看不过眼,替他拨了两下。
长得还不错,和那些油头粉面的男人不一样,他皮肤满满的纯天然胶原蛋白,看起来年纪挺小的。也不知道成年了没,就来和她睡觉。
“喂,活着吗?”
没反应。
陈禁把手放进被子里,往下伸,抓住了他的某个部件。
晨间的生理反应,那里微微抬头,尺寸已经很可观了。
她还在感受对方的大小,男生已经被惊醒,满脸地慌张。看他的模样,可能想要躲开,碍于自己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她的手里,才僵在原地没动弹。
陈禁不急不慢地撒了手,歪了歪脑袋,朝他懒洋洋地笑。
“晨起唤醒服务,还满意吗?”

她上身未着寸缕,被子只堪堪遮过三角区,腰腹处一点儿多余的赘x都没有。双臂往后伸直,支在床上,满头秀发也跟着她的动作摆了摆。
这样的画面,太能让任何年龄区间的男人都为之疯狂。

可男生目光四处飘,就是不落在陈禁的身上。
睡都睡了,羞劲儿还挺足,让陈禁忍不住逗他。就那样看着他,似乎非要从他嘴里得到一个答案。
小男生半晌也没说话,面上木楞楞的,配上两抹不太正常的绯红。
陈禁伸手轻触他的唇角,“小哑巴?”
“不是。”这回倒是听见他的回答了。
男生依然没回应前一个问题,自己下床捡地上的衣服,胡乱地往身上x。
陈禁的视线跟过去,他背对着她,正在系裤子的抽绳,手有点抖。
她莫名记得他的两个腰窝,特别性感。他背上好些红痕,大概是她作出来的,至于她身上却是gg净净,一道痕迹也见不到。
她这会儿心情不错,想和人聊几句:“你叫什么?”
小孩儿头也没回地答到:“顾纵。”
“城北顾家?还是城西顾家?”陈禁自发地默认为,能和她厮混到一块儿的,不外乎是他们这圈人——
家里不是有钱就是有权,而他们游手好闲,玩乐续命。
可陈禁这话一出,她明显能注意到小孩儿的动作一顿,她瞬间了然。
陈禁哪舍得让漂亮弟弟难堪,他却不等她转移话题。
顾纵说:“哪个都不是。”
这小孩哪哪都好,长相身材尺寸,连他的一把嗓子都很讨陈禁喜欢。
x上圆领卫,那一身的痕迹都被很好的掩住,除了脖颈上的那个牙印。
他穿好了自己的衣服,没忘了陈禁,顺手把陈禁的衣服拾起来,三两下叠好放在床头。叠得相当漂亮,陈禁却一把推开,看它们重新变得乱糟糟。
陈禁满意了。
顾纵抬眼,看她笑得微微眯了眯眼,仿佛见着了多有趣的事。
说不上是为什么,那样的笑意很能感染顾纵,即使是因为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顾纵就站在原地,多看了两眼。
等到陈禁笑够了,她探出手臂,攥着顾纵的衣角。
“可我想穿你的,这怎么办?”
陈禁太懂得如何发挥她自身的优势了。她仰着脑袋看他,嘴唇微张,眼底x漉漉的。半侧着身,身段曲线一览无余。
这副模样,想要什么得不到?于是顾纵便双手捏着衣服的下摆,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
他拎在手里递给她,她又不接了,双臂朝他一展。意思是,要顾纵给她穿,难伺候得很。
顾纵也不恼,耐心地替她x上卫衣。
两人的距离拉得很近,顾纵身上又光着,方便了陈禁揩油。一只手柔软无骨,在他腰侧徘徊着。似有若无的,最是撩人。顾纵觉得自己从尾椎骨开始,向上一寸一寸地开始发麻,整个身子都酥了。
陈禁顺从地从袖口把手伸出去,手落下时,取了床头柜上的东西过来。
原来那只手仍搭在顾纵的腰上,她把打火机丢给顾纵,自己拨开烟盒,微微低头从里头叼出一根来,衔在嘴里。慢悠悠地抬头,掀起眼皮,看着顾纵。
经过一整晚,她的妆容已经斑驳,唇上更是丝毫看不出口红的颜色。身上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长袖T恤。可是真的很奇怪,顾纵却觉得她媚。
一丝一韵都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掩不住,收敛不住,让人把持不住。
他不自觉,朝她靠近了些。
陈禁咬着那根烟,说话有点儿含糊不清:“宝贝儿,点烟。”
顾纵却把烟从她嘴上取下来,陈禁正要皱眉,他拨动了打火机的齿轮。另一只手,拇指和食指捏着烟,烟尾巴凑到了火苗上,像小时候点烟花棒似的。点完又把烟放回她嘴里。
陈禁吸了一口,没忍住,笑声便从喉咙里xx来,她咬着烟,边笑边咳嗽。
等到那一口烟雾从嘴里散尽,她把烟拿下来,不知随手丢到了哪里。或许是地毯上,也可能还烫出了一个d。
她猛地搂着顾纵的脖子,把人往她的方向带。顾纵本就弯着腰,无防备被她这么一用力,整个人就栽到她身上。
不待顾纵反应,陈禁推他换了个位置,翻身压在了他身上。她吻着顾纵,很用力,到后来甚至狠狠咬着他的下唇。顾纵的唇破了,血腥味散在两人的唇齿之间。
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她紧密地贴在他身上。彼此感受对方的线条、温度。
燥热和冲动,存在于二人之间。
陈禁占着主导地位,顾纵一直很被动。他的脑子不太受他的控制,他只知道,床软,身上的人更软。
陈禁隔着裤子摸了摸他的兄弟,分明已经胀起来了,怎么会没有欲|望。可他却连手,都没有触碰到陈禁身上。
她直接拆了顾纵裤子上的系绳,原本合身的内|裤这会儿也显得挤。陈禁把他从束缚中解放出来,她轻抚了一下,眼见着他那双好看的手,骤然抓紧了床单,手背上的青筋明显。
陈禁笑着,带着顾纵的手放在她的腰上,“宝贝儿,像昨晚那样。”
顾纵偏过头喘了几口气,手伸向床头柜,取了一个正方形的塑料包装。另一只手之前被陈禁按在她的腰上,他只是老老实实地搭着,这会儿也没拿开。单手撕不开包装,拿着那个小正方形凑到嘴边。
怎么形容这个画面呢,不是油腻的强行撩拨,他甚至整个过程中没有看她。一本正经,仿佛随意拆开了一个食品包装。
只是当他嘴唇微张,牙齿咬上包装袋时,陈禁确确实实地感受到,她x得更彻底了。
太能杀她了。
顾纵的动作太磨蹭,陈禁直接替他戴好了x。她身上酸的很,这会儿想要享受顾纵的服务了,往他身上一倒,x了x他的脖颈:“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哦。”
年轻的身体,顾纵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让陈禁感觉到欢愉,她丝毫不收敛她的声音,给顾纵最真实的反馈。
顾纵偶尔抑不住发出的声音,低沉而又沙哑,陈禁整个人都软了。
情欲最浓的时候,她咬着顾纵的肩膀,喘息着说:“宝贝儿,我爱你。”

“爱我?”
“退房之前,我都爱你。”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