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清辰》by西瓜和草莓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事后清辰
作者
西瓜和x莓

內容簡介

大伯父家的堂弟,是个良善的温柔少年。

排雷:女主海王。

xG狗血女性向

第一章

研一暑假。

母亲钱彩霞一遍又一遍,大呼小叫催起床。

柏清昨天深夜才到家,此刻根本睁不开眼,实在烦躁,翻个身蒙上头,继续睡。

等到父亲柏彦北也来催时,柏清终于不耐烦地起身。

钱彩霞满脸喜色地给柏彦北整理衣领,柏彦北叮嘱着七岁的柏澈要如何表现得乖巧可人。

看着喜不自胜的父亲母亲,柏清皱紧了眉,再次萌生了从这个家逃离的念头。

昨天刚收到大伯柏彦东转院的消息,今天一家人就拎着大包小包的补品,迫不及待地赶到大伯的病房。

尴尬的是,病房里热闹得过火,同样拎着大包小包的,还有柏彦西、柏彦南两家。

柏清唇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意,这三兄弟可真是手足情深,齐齐拖家带口来看病危的大哥。

原本宽敞的单人病房挤满了人,简直摩肩接踵。

柏清一眼就注意到柏聿辰了。

大伯父的独子,柏清的堂弟,开学高三。

为什么柏清一眼就看到他,因为柏聿辰太g净了。

皮肤白净,眉目清秀。

少年单薄,脊背却挺拔,懂事地陪大伯母招待这些居心叵测的亲人,一派斯文温驯的模样。

柏清顺从父亲的意愿,礼貌地向大伯父大伯母和堂弟打招呼。

女儿考上了顶级名校A大,一直是父亲柏彦北茶余饭后最骄傲的谈资,柏家逢聚必谈。

于是,在一众虚伪的夸奖声中,柏清也回以虚伪的微笑。

大伯父躺在病床上,憔悴又无力,他那高谈阔论的兄弟们却一个比一个脑满肠肥。

这会儿没小孩的事了,柏聿辰坐回病房一角的小桌上做题。

室内喧嚣,他身边的天地却寂静,笔走如飞,专注得惊人。柏清百无聊赖,凑过去看。

不远处,抱着小女儿的大伯母恰巧看见了,笑说让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堂姐好好辅导辅导辰辰,父亲柏彦北嗓音雄厚地谦虚着,说柏聿辰学习比柏清更好。

柏清敷衍笑笑,低头就看见柏聿辰笑意温和地看向自己,拍拍自己长凳另一侧,“坐吗,堂姐?”

柏清点点头坐下。

少年身上有清新好闻的味道,淡得似有若无。

“你们假期不补课吗?”柏清随意道。

“补课的,我没去,”柏聿辰偏头看她,笑容疏离有礼,“怕我妈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柏清点点头。确实,单这三家亲戚就够折腾的了,更何况大伯父生意场上的那些朋友伙伴。

看了几眼,他的正确率百分百。

挺厉害的,但是没什么意思。柏清收回了视线。

柏聿辰却主动找了话题,他的声线清澈好听,混在长辈们上了年纪的c砺嗓音中,仍能听得清。

“堂姐,你今年研二吗?”

“对。”cyzl

“你会读博吗?还是出国?”

“工作。”

柏清话不多,倒不是心情不好,纯粹不喜欢说话,柏聿辰却似乎误会了,不再多说,笑着收尾,“堂姐明年在A大等我啊。”

“好啊。”柏清也笑了。要是他真去A大,自己肯定得帮忙照顾的。

就怕,他去不成。

大伯没撑过秋天。

柏彦北打电话叫柏清回去参加葬礼。

父亲的声音透着些许得意,柏清能猜到他已经在行动了,并且势在必得。

葬礼上,柏清看见了眼眶红红的柏聿辰。

一身黑衣愈衬他肤色雪白。哭过后整个眼周都泛红,眼尾尤甚。看见柏清,他点头致意,笑得泫然清冷。

柏清抿唇点点头,越过他上前行礼。

角落里几个女人聚在一起,嘲笑这年轻的大伯母,刚入门就新寡,可怜她白费心机。

讲真,她有一丝不忍。

但她阻止不了这些长辈,更不想趟这摊浑水。那这一丁点不忍,也就一文不值了。

不久,钱彩霞来电,和柏清分享好消息,以正当及不正当手段瓜分的遗产十分丰厚。

柏清送上祝福便挂断了电话,有一瞬间,对柏聿辰心生怜悯。

他是养子,柏家不会给他留一分家底。

后来,柏清听说,柏聿辰一个人扛起了包括大伯母母女在内那个残缺的家。长辈们虽然心黑,却也由衷感叹他的良善,同时也更安心地享受剥夺自他的东西了。

柏清以为,从今往后,再也不会见到那个白净斯文的少年了。

却在第三年的夏天,接到了大伯母的电话。她说,柏聿辰考上A大了,希望柏清以后多多关照。

为家里奔波x劳,还能考上C大,已经很厉害了,居然执意复读一年,成功考上A大。

柏清一时间说不上什么感觉,只叹出一句,“挺厉害啊。”

柏聿辰来得早,柏清只好先接他来自己的小公寓住。

因为柏清最近有点忙,于是给了他地址让他自己找来,钥匙给他放在了门外的小收纳柜里。

深夜,柏清疲惫不堪,早就忘了柏聿辰的事。

推开家门看到陌生行李箱,才想起来,他是下午到的,而自己承诺傍晚就回来。

柏清换了鞋,撑着精神喊:“小辰?”

没有回应,柏清皱着眉走向次卧,却发现次卧还是锁着的。忙忘了,她懊悔地抓抓头发。

途径餐厅,柏清看到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少年,身前摊着一本书。

柏清拍拍柏聿辰,“怎么在这睡?”沙发上也比这舒服啊。

少年睁开双眼,迷蒙了一会儿才回神,抬头冲柏清笑,“堂姐。”

他站起来,柏清才惊觉他长高了这么多。

柏聿辰脸上压痕红红的,在白皙肌肤上格外突出,柏清好笑地伸手摸了一下,“抱歉,最近太忙了,连卧室都没给你收拾。”

柏聿辰敏感地想后缩又忍住,以至于整个人轻轻颤了一下,闻言摇摇头,笑容懂事。

“去洗个澡,今晚在我卧室睡,明天我再找阿姨给你把房间收拾出来。”柏清拍拍他的后背,他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衬衫传到她的手心。

这个安排显然让柏聿辰有些意外,他脸颊泛红:“那,姐你在哪儿睡啊?”

“我?我去男朋友家。明天带你出去逛逛。”柏清看着手机随意道,并没有注意到少年变幻的神色。

柏清给柏聿辰找了生活用品和新浴巾,示范冷热水怎么放。

临走前,柏聿辰突然开口,“姐,我可以自己收拾房间,很快的。”

他看着她,眼里有担忧,“太晚了,你不要再出门了。”

柏清笑笑,“早点睡吧。”

第二天,柏清和男友在家门口吻别,男友依依不舍,柏清拍拍他的xx,笑说,“快走吧,你飞机要晚点了。”

男友掐着柏清的下巴,用力吮了一下她的下唇,“你总是这么狠心,从来不会挽留我。”

柏清笑了,一把推开他让他快走。

男友抛过来一个飞吻,笑着离开。

门就在这时开了,柏聿辰笑着喊了一声,“柏清姐。”

眼尾却泛红。

柏清注意到他对自己换了称谓,但这对柏清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小细节,他随意。

“这么巧?”柏清笑说,眼梢妩媚犹存。

说者无心,架不住听者有意。柏聿辰眸中掠过一丝异色,转眼还是那副温柔笑模样,“嗯,我听到你的声音就过来开门了。”

“走吧,带你出去逛逛,待会儿阿姨会过来。”柏清整了整衣服。

她对他,却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他想。

柏聿辰点点头,似乎很开心。

柏清问柏聿辰有没有想去的地方,他却问她想去哪儿。她说,她的话,想去游乐园,他居然笑说他也想去。

于是,说是柏清陪柏聿辰逛,最后柏清自己玩了个爽。她已经很久没能好好出来放松放松了。

“热不热?”柏聿辰给她买了冰水,两个人坐在长椅上休息。

“嗯。”柏清扯开了防晒衣,露出大片细腻肌肤。

柏聿辰眼神一黯。

凝脂一般的肌肤上,几枚吻痕扎眼的厉害。

“柏清姐,什么时候谈的恋爱?”柏聿辰笑问。

“去年吧,他刚入学的时候,帮他指了路,他说要请客感谢我,一来二去就在一起了。”柏清笑道。

“他是研究生吗?”柏聿辰笑意淡了。

“本科生,哈哈哈,是长得挺成熟的。”柏清一提就乐了。

柏聿辰却彻底惨淡了笑容。

去年,本该是他入学的时候。柏清,本该是去接他。

晚上,柏清带柏聿辰逛了商城。

他初来乍到,她好歹算个姐姐,应该给他添置些衣物。

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女店员面上藏不住的羞涩,柏清好笑地示意柏聿辰看过去,柏聿辰摇头失笑。

“我自己付吧。”柏聿辰压住了柏清的手。

“你还是个孩子。”柏清笑说,反压住他的手。

柏聿辰顺从地被她扣住手腕。她指尖凉凉的,他想。

“柏清姐不买吗?”走出这家店,柏聿辰问。柏清给他买了不少,自己却似乎并无打算。

柏清想了想,来都来了,“那看看吧。”

柏清穿衣风格多变,但一定不变的是——

勾勒线条。

她身材高挑,曲线更是极佳,自己看着都心动,向来不吝于展示。

柏聿辰挑了一条红裙走过来,“要不要试试这件?”

柏清一眼就看中了,笑道:“眼光不错哦。”

柏聿辰笑得腼腆。

细链吊带,收腰包臀,版型简约,上身却婀娜。

柏清勾唇,拂开颈间长发后,指尖满意地顺势而下,滑过傲然的x前,盈盈一握的腰肢,丰满的臀胯。

试衣间的门缝倏而合上,她嗅到熟悉的清浅气息。

柏清笑了,推门出去,走到店内的等身镜前,“好看吗?”

店员们绞尽脑汁地蹦出一个个溢美之词,称赞着她的美丽,店里新切换的音乐伤情,店外商场里顾客络绎,这些都变成了他欣赏她时,喧嚷又寂静的背景音。

从腰间划到臀侧的触感,激得柏清敏感一颤,她听见他说:“这儿有根头发。”

柏清眼睫低垂,余光里,是镜中他空无一物,垂落在她身后的指尖。

视线往上,是他泛红的脸颊,和透着偏执的坚定目光。

“谢谢。”柏清微微一笑。

回家后,柏清让柏聿辰洗洗睡,便回了自己房间。

柏聿辰温顺地点头,笑得安静听话,“好。”

热水淋在身上,却比不过欲望灼热。

柏聿辰的脑海里满是柏清的身体,原本放在腹间的手掌逐渐下移。

浴室门却突然打开,柏聿辰躲闪不及。

“小辰,还是个孩子呢。”柏清一目了然地笑道。

她看着热气腾腾中,柏聿辰发红的单薄x膛,笑了:“好好读书吧,堂弟。”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