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傲与坏脾气》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屠火火(Tu huo-huo)

内容简介
【中长篇】
高中在寄宿私校卫贤短暂读过不到一学期,
期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和谭渊不合的王浅悉,
怎么也想不到将来有一天和他会有这样的对话──

他:学妹,请妳快一点,此刻我是真的有点急了。
她:学长也会有急的时候?
他:当然有,g妳的时候。

……一定是她开启学长学妹关系的方法不对。
(PO18的文案比较x爆)

政治组男主 X 医疗组女主

Tag:#男强女强 #校服到婚纱 #软性相爱相杀 #有信息素 #有发情期 #有易感期 #非AxO
#Pandemic100多年后的恋爱方式
#近未来的平凡小x子

簡體版高xxG未來世界青梅竹馬

Chapter 00:楔子 <高傲与坏脾气(屠火火(Tu huo-huo))|PO18臉紅心跳 Chapter 00:楔子 “上世纪的人们恐怕难以想象一百多年后的现在,世界人口总数没有破一百亿,反而只剩当年的百分之一。 起因是一场被轻忽的瘟疫,那场瘟疫在连续十七年之间,反复不断的卷土重来,科学家赶不上病毒突变的速度,疫苗始终未成功研制,病毒就推陈出新,感染人数顶峰时期超过全球总人口数的七成,最终造成世界上百分之十五的人死亡,而病毒却在十七年后突然销声匿迹…… ……正当人们开始庆祝人类又战胜了一次历史浩劫,一位印度病毒学家发现感染人群中幸存与无症状的感染者不少都出现了不孕不育的情况,并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完成了全世界的普遍筛检,确定此一后遗症发病率是百分之百。 换句话说,四十几亿的人口成了最后一代。 不过当时的科学家还是很乐观的,毕竟我们还拥有二十三亿健康的人口啊,这可比十三世纪五零年代黑死病爆发时世界人口总数的三点七亿多了六倍,前途还是光明的啊! 可惜因为这场大瘟疫带来的,绝不仅仅是人口的流失,还有因为疫情爆炸各国间互相造成的矛盾交锋、资源掠夺,引发了第三次世界战争,与随之而来的大萧条和饥荒。 这样的情况总共延续了快要三十年,世界人口数终于迎来了可怕的数字。 一亿。 一个比黑死病当时的世界总人口数还要更低的数字。 全世界被破坏殆尽,人们也都失去活下去的希望,然而最恐怖的是,文明已然被摧毁。 一百多年前的人们肯定没想到,我们为了重新建立文明,居然花了一百年。“ ──摘自《新世界简史》 Chapter 01-1:绅士点 <高傲与坏脾气(屠火火(Tu huo-huo))|PO18臉紅心跳 Chapter 01-1:绅士点 在这个世界总人口数不断下降,尚未找到符合人道精神又高效率的人类繁衍科学方式的现在,新世界政府制定了非常严厉的反同志法案,并且极其严格执行着。 “悉悉!江桓出事了!” 原本戴着抗躁耳机缩在交谊厅的壁炉前,和阮氏红一起追剧的王浅悉,在听到交谊厅那扇每次推都让她怀疑手腕会骨折的沉重大门被人“碰”地重啪了一记后,和其他人一起抬头,只见朱韵在门口搜寻了一圈,最后对上自己,大喊了这么一句。 她先是愣了一下,猛地反应过来怎么了,咬牙咒骂了一声,扯掉耳机追在朱韵身后一起跑了出去。 卫贤是一所全住宿式的学校。 上世纪,卫贤的校区位于太平洋上的一个海岛国家,但随着世界人口数下降,校区不断往人口聚集的地区迁徙,如今的校舍位于上世纪欧陆地区的一座城堡里。 这座城堡在上世纪是受到保护的古迹,然而现在人口数实在太少了,不管你有钱没钱,都能住上大又宽敞的好房子,当代富豪们更是喜欢住在上世纪这些根本不可能被用来当作住宅的古迹、博物馆,甚至曾经是各国领袖的办公官邸。 当然卫贤也有不变的地方,那就是维持了一百九十三年历史的贵族学校制度。 也就是说,没钱你还读不起。 男女生宿舍分别在古堡的东翼与西翼,古堡距离最远的两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政府除了为促进新生儿的诞生,禁止同志之外,曾经有那么一个科学家在看了上世纪一个异想天开将人类的性别由男女之外还另分成三种Alpha、xeta、Omega性别的小说后,得到了解决人类生育率下降的创新想法,不是真的把人类改造成AxO三性,是借用了发情期的概念,在人体植入会发出荷尔蒙信息素的腺体,进而让人们更加〝自然〞、〝频繁〞的进行繁衍。 当然这个概念就是活生生的人体改造。 却由于人类数量在新政府成立后依旧连续十年呈负成长,一度快跌破七千万,于是这项人类繁衍计划,被拍板定案强制执行了。 也许在当年的人们心里,比起取出一个又一个的xx和卵子,交由政府系统化的培育一堆试管婴儿、并集中养育来说,这项异想天开的计划还是比较符合人性的? 人体实验固然很危险,但当时很多不孕不育的瘟疫幸存者们自愿献身科学,最终实验居然真的成功,到了他们这一代的孩子,腺体这种东西,已经演化成基因,与生俱来。 男女生的信息素会互相吸引着对方靠近彼此,这并不是出于什么高尚的情感使然,纯粹是繁殖的本能。 像动物一样。 王浅悉每当读到这段历史都会想,这灵感有必要看上世纪那些古典小说才能想到吗?看看你家养的猫发情不就一清二楚了。 近十年来,人口数终于微微呈现正成长,代表这项备受争议的人体科学实验赢来好结果,但也有坏处,那就是一旦孩子性成熟,进入能自然散发发情信息素的时候,群体生活便成了一种麻烦。 尤其是二十岁之前,无论男女,对于控制自己不被信息素影响基本上是办不到的,才会将男女生的宿舍分别放在最远的位置,没有事先申请不得进入。 ……说是这么说,老滑头们还是知道如何混进去的秘密通道。 毕竟这可是一座古堡,密道什么的,绝对不会少的。 不过密道并非快捷方式,交谊厅又都位于东西翼最高的塔楼,要通过长长的回转楼梯才能抵达。 “我……呵、呵……我恨这些楼梯!”王浅悉爬到一半就忍不住诅咒。 朱韵在前头也喘,但每天锻炼的体力摆在那里,没她那么糟,这会儿挺有心情挖苦:”要不明天开始跟我一起绕着学校跑十圈?” “我坐在雪橇上妳拉我?”王浅悉皮笑x不笑。 朱韵同样皮笑x不笑,”快爬吧!如果妳觉得江桓值得的话。” 王浅悉白眼翻到了后脑勺,”最好是值得的事,不然我跟他绝交!” 这时她们听见更远的上方传来躁动,两人互看一眼,知道没空再瞎扯,三步并两步往上爬。 等她们终于爬到顶,一股浓重的男性信息素气味冲进她俩的鼻腔,呛得她们差点又双双向后栽进楼道,滚回一楼。 不大不小的交谊厅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人叫嚣起哄着。 “来的真不是时候,他们都开打了!”王浅悉发难,连忙掏出手帕摀住口鼻,同时也掏了一条给朱韵。 情绪激动就容易发出信息素是他们这个年纪的特权,现在整个交谊厅里的男生都处于极亢奋的状态,不同的信息素全混在了一起,交织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味儿。 大概是本身尚未进入发情期,王浅悉总觉得男生信息素味道跟阿摩尼亚一样刺鼻,她一点都不喜欢。 据说小孩子是闻不到信息素的,要到越接近进入发情期的阶段,才会慢慢闻得出来,一旦进入发情期,意味着成年,就会彻底受到影响。 朱韵嫌王浅悉的手帕太小,她已经发情过,容易因为男生的信息素跟着发情,因此随身都携带一种效果极佳的阻隔气味口罩。她直接挂上。 见状,王浅悉腆着脸讨要:”还有没有?” 朱韵白了她一眼,指出去,”江桓在那里面。” 见她面有难色,王浅悉明白朱韵一定是受不了了,朝她挥挥手,”妳去找个老师来。” 毕竟她只是讨厌这种味道,要是让朱韵一起进来,到时候场面就更……呵呵了。 朱韵拉住她,”妳要进去?妳傻了啊?” 换王浅悉白目她,”我又不是白痴。”说完,y将领口不是很宽广的T恤掰成了斜肩。 如何请男孩帮她忙的方法,她了如指掌。 朱韵对此表示:”不,妳真是白痴。” “小家伙,妳怎么在这儿?” 听到这个声音,王浅悉暗道帮手来了,连忙回头,”泰特,你来得正好,帮我个忙可以吗?” 褐发棕眸,五官立体的泰特是卫贤的学生会副会长,大她一岁,在这个时候绝对是个帮手,原因不仅是他副会长的身分,还有他才十七岁却已经一百九十几公分的身高,热爱各项运动的他,整个人练得跟只大熊一般强壮。 他脾气也不错,人缘好,不少人开他玩笑说当初科学家一定在人体改造的时候,替他的祖先加入了熊的基因,他也不过伸手爬了爬褐色的头发回说,难怪他连发色都和熊一样。 泰特似乎知道她想g么,顺口搭了一句:”我的荣幸。”又说:”把衣服穿好吧,妳这个样子会使情况更加混乱。” 王浅悉耸耸肩,伸手把衣领拨正,正巧看到泰特往前走后,露出身旁被遮住的人。 学生会长,谭渊。 他比泰特稍微矮了几公分,体格也没有泰特那般c壮,但反正他整个人也不是泰特那种风格。 他有一头浓密的黑发,在整个卫贤,统共也不过三个人有这种上世纪人才有的发色,非常稀缺。很多女生会以夜色来形容他的头发,并且说那头黑发衬得他灰绿色的眼珠更加出色。他的五官也非常深刻,有着上世纪西方人的颧骨鼻梁,和东方人的线条,微妙柔化了他方正有力的下巴。 整体来说,学生会长给人一种瘦高颀长的印象。神态自若,但昂首阔步的样子,彷佛宣示他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王浅悉知道,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控制狂。 他的眼神完全透露出那种──不听我的话,你就完蛋了的讯息──却很技巧地以高雅疏淡的气质来包裹。 看到他出现,她再蠢也知道学生会长是来解决纷争的,泰特不过是顺便卖她一个人情,因为大家都知道泰特就是谭渊需要暴力手段时的一把手。 此刻,他正倨傲地看着她的眼神。 王浅悉不痛不痒。这是谭渊一贯睥睨群伦的表情,不是只针对她。 他有那个高傲的本钱,以家族实力来说,卫贤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他。 “学长。”王浅悉一笑,那双狐狸媚眼瞧上去就有勾引的味道。 不过她真的只是不想惹得这位大佬不快,礼貌打声招呼而已。 没想到高傲的学生会长居然开口了。 他上上下下打量过她,眼里有着迷惑,”妳不应该穿这样来这里。” 王浅悉往下看了自己一眼,耸耸肩:”没得选择,我本来正准备睡觉。” 所以她穿得非常轻松随兴。好吧,裤子是短了不少,但它本身叫做短裤,如果很长才奇怪。 学生会长皱起眉头,”我的重点是──妳不该在这里。” 王浅悉更无奈了,”没得选择,里面和人打架的那个人是我朋友。” 谭渊双眼放出冷光,目光直截了当,令人难以直视。 她判断不是在学生会长面前刷不必要存在感的时候,g脆跟上了泰特,而谭渊则跟在她后面。 呃,莫名有种被一头黑豹尾随追捕的错觉。 前方,泰特嘿了声,然后随手揪住某个围观的男学生的领子,接着好像扔垃圾一样,就把人给抛了出去,在他连抛了三个人以后,终于不少人都注意到他,x动以他为中心渐渐消散退去。 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确定他们都能听进他的话,泰特才慢条斯理开口:”让条路吧,我们有小姐要经过。” 这句话跟摩西分红海有相同效果。 泰特接着回头朝她眨眨眼示意,王浅悉这才小跑步进去。 中心点连温度都高了几度,视线抓住那颗橘红色的脑袋,她箭步上前,两条白晃晃的大长腿一路晃进一群血液都冲上脑袋的男孩们眼中,一时间响亮的口哨此起彼落。 “孩子们,绅士点。”学生会长从喉咙深处发出缓慢而低沉的警告。 // 作者有话要说:这只是个小说,逻辑上还可以顾全,数字合不合理、人体基因实现需要花多久时间那些就不要追究了,追究了我也不理就是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