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美人》by折纸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大夏国泰民安,民风开放,京中风气靡靡,王公贵族之间最喜好身姿妖艳的美人。
庄家大小姐庄怜儿雪肤红唇,眉目撩人,身段有致,时京中美人之首。
偏偏这样一个绝世美人,嫁给了一个出了名的病秧子,一众女子为她的闺房之乐感到惋惜。
房里,听到传闻的白衣公子笑而不语,缓缓看向她:“怜儿也是这样想的?”
庄怜儿端着药:“……”
见她沉默,公子叹气,语带懊恼:“是我不中用,不能让怜儿得此乐趣。也对,我一个废人,又能怎么样?是我耽误了怜儿,不若我给怜儿找几个伺候的人来,省的怜儿天天对着我没甚么滋味……”
庄怜儿气急:“你闭嘴!”
当初真以为他是病秧子才嫁过来,没想到是个黑心肝的白莲花!

人间富贵花女主x心机绿茶xx话精男主,前期男主勾引女主,甜文,古代夫妇的婚后x常。

高x1V1古代x文甜文

一.许斐 <病美人(古代x)(折纸)|PO18臉紅心跳 一.许斐 近x来,京中发生了一桩大事。 庄家小姐庄怜儿在去学堂的路上,竟被一个大胆的爱慕者拦下马车,当街求婚。 据传言说,庄怜儿当时身穿杏色纱衣,一头柔软的乌丝散在雪白的x脯前,她缓缓下了马车,只瞧了那男子一眼,便皱眉叫丫鬟打发走了。 自然是根本对那男子看不上眼,但围观的众人七嘴八舌,将此事传的沸沸扬扬。 庄怜儿自及笄以来,就素有京中第一美人之称。当今世人偏爱富贵艳丽之姿,庄怜儿是其中翘楚,艳而不俗,又出身商贾之家,关于她的亲事,众人早就议论纷纷。 大夏女子及笄以后便可婚配,通常谁家的女儿若是不去学堂了,那就示意着在准备看亲事,可庄怜儿今年年初已经满了十八,还未曾有离开学堂的意思,庄家人也对她的婚事闭口不谈。 当街求婚的闹剧一出,算是把这事儿挑明了,庄父近x出门会友,难免被人将此事拿出来打趣,他也只是笑着打太极,心里头跟明镜似的。 一群老鳖孙,都想着让怜儿嫁到他们家里去呢! 几x下来,庄父也憋不住了,满身酒气去了庄怜儿院子里,脚步沉重。 庄怜儿在院子里剪花。 她天生一头浓密光泽的墨发,披在身后,自身五官艳丽勾人,即使穿着素淡的衣裳,也遮掩不住她眉眼的风情。 见父亲来了,庄怜儿叫丫鬟收起剪子,自己上前迎道:“父亲,您怎么在门口站着?进来吧。” 庄才盛看着眼前的女儿,重重叹气。 丫鬟们沏茶送上来,庄才盛一饮而尽,开门见山道:“怜儿,最近京中的传闻你也听到了吧?” 庄怜儿不作声,点点头。 庄才盛有些犯难:“你也十八,婚事……就算不是当即嫁过去,也该物色起来了吧?心上可有人选?” 面前的人还是不说话,父女两人面面相觑。 半晌,庄才盛无奈道:“总有个大致方向,我与你娘也帮你先留意起来。” 庄怜儿y着头皮道:“父亲,女儿喜欢……”她沉吟着,“我喜欢温柔听话的男子。” “什么叫温柔听话,大男人这个样子,简直丢人现眼!”庄才盛吃惊,“怜儿莫不是喜欢从前那样弱不禁风的小白脸?” 大夏从前曾经盛行读书之风,白面书生最为受追捧,如今虽然文人地位不减,但因这民风x渐开放,闺房之乐也被人逐渐重视,孔武有力、身强力壮的男子,才是最佳的夫婿人选。 若是一对夫妻成亲,房事不和,传出去众人是要笑话男方没用的。 庄怜儿心一横,语气坚定道:“是,父亲,女儿喜欢文弱书生那样的。” 早已在门外偷听半晌的庄小满再也忍不了,推门而入:“姐姐!我不允许!你不要嫁给书生啊!” 庄小满比怜儿小四岁,还有个同胞哥哥庄成则。小满虽然年纪小,说话却泼辣无比,掐着腰数落起来:“姐姐,咱们家腰缠万贯,又不需旁人贴补什么,你若是嫁个连床上都伺候不好你的男人,还不如不嫁呢!” 庄才盛看着才十四岁的二女儿,头疼道:“小满,你才多大,别掺和姐姐的事。” 庄小满人小鬼大,一溜烟跑到怜儿身边,央求道:“姐姐可要想清楚了啊。” 怜儿面色尴尬道:“快回去写你的功课,姐姐自然有主意。” 庄才盛见缝x针:“什么主意?” “我——”在二人的注视下,怜儿口不择言,胡言乱语道:“我喜欢许斐那样的!” 听了这个名字,不仅庄才盛直接站了起来,连小满都张大了嘴,可谓是瞠目结舌,脸色精彩。 许斐这个名字,京中的众人并不陌生。 当年文坛之中百花齐放,各家争鸣,许广文独领风x,有一字千金之称,而许斐,则是他的儿子。 出身书香门第,母亲也是当年出了名的美人儿,许斐有一幅好看到过分的皮相,面如冠玉,高鼻薄唇,眼如桃花,也有着不输父亲的才学,写得一手好文章。 可就是这样的人儿,不知染了什么怪病。 怜儿与许斐从小在一个书院,也算一同长大。许斐十五岁时,倏然在席间咳出了鲜红的血,吓得学堂的夫子当即把他送回了家,自那以后,许斐就总是脸色苍白,身子也愈发消瘦,据说这病断断续续,总是不好,一时之间,许斐成了人尽皆知的病秧子。 这样的男子,与其他身强体壮的少年格格不入,许斐只得一人坐在廊下独自看书,怜儿几次路过,觉得他可怜,也与他说过几句话,许斐性情温和,总是含笑与她闲聊,怜儿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危险性,她是喜欢与许斐相处的。 但庄才盛对此事难以接受,连小满都鄙夷,不知怜儿是什么眼光。 翌x,庄怜儿怀着尴尬的心情去了学堂,偏偏是巧了,今x又教她遇见许斐。 如今生病的许斐,挑起的桃花眼里也不含风流之态,只余深沉,再加上他时不时咳嗽,面颊上总是浮着病态的红,看起来好不可怜。 他坐在书房内看其他学生的文章,这几年他身子不好,闲暇时就来学堂里帮其他夫子看看文章功课,如今房内只有他一人,连书童都不在,更显得他孤单落寞。 怜儿支开丫鬟,轻声扣门:“许公子。” 许斐看清来人,神情微滞,低声道:“庄姑娘。” 二人从前经常闲聊,怜儿顺势就进去了,许斐放下手里的东西,忽然问道:“我见你好像不大高兴,可是有什么事?” 怜儿喜欢与许斐说话,正是因为他惯会察言观色,说话不带锋芒,能够在不逾越的情况下倾听她的烦心事。 怜儿长叹:“最近的事情你应当知道了,父亲母亲都在催我成婚。” 许斐沉默,视线在怜儿雪白的十指上留恋,半晌才笑了笑,又似自嘲:“不好么?庄姑娘花容月貌,城中男子都任你挑选。不像我这般,恐怕这一生也只是个手无缚x之力的废人而已,所以才迟迟不曾婚配……姑娘与我也算有交情,望姑娘能找到良人,厮守一生。” 怜儿哑然,许斐虽然一直病重,却很少自怨自艾,恐怕是自己今x的话刺激到他了。 她当即改口:“你误会了,我却不要这福气!” 许斐望着她的眼,怜儿咬了咬唇:“许公子,我最讨厌那些五大三c的男人……不,应该说,我是害怕。” 许斐的面色渐渐凝重,他低声:“愿闻其详。” 怜儿对眼前的男子全然信任,再加之当今本就民风开放,怜儿敞开心扉,憎恶道:“我幼时见过男子奸污其他女子,从此对房事就心生抵触……当今盛行的风气,并不是我喜欢的。”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