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继承的遗产》by白云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被继承的遗产by白云

原创 男男 架空 高x 正剧 美人受 高x

联邦政府规定,只有男性才有继承权。所以在丈夫的离世后,言雨春不情不愿的迎来了新的继承人——联邦最年轻的上将大人泽维尔。
预计以女儿结姻亲的提议被拒绝后,言雨春不得不重新制定计划来保留财产。
而这次的牺牲者,大约是自己。

架空背景,CP是:泽维尔 X 言雨春,受是xx,有xxo(*////▽////*)q
有“洁癖”者可以不用看了。
年下,攻受年龄差是8岁,会生子。

作品 被继承的遗产 – 第1章 遗留的财产 内容

  联邦第30005号飞船降落到地面的时候,翘首以盼的记者们连忙掌握好手中的器械,十分专注的等待着舱门的打开。片刻后,随着长形楼梯的放下,一行列兵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面前,引起了一阵躁动。

  记者们努力的往前挤,他们的目标就在那行列兵的最前面——联邦现役里最年轻的上将,年仅二十四岁却已经服了八年兵役的泽维尔将军。泽维尔将军十六岁进入军队,每一年都刷新出一个新的传奇,也因此受到的提拔也是飞速的,在他领导的队伍里,从未尝过一次败绩,在最艰苦的那次战斗中,他凭一己之力扭转了整个联邦的败局,可谓是惊天动地,说是奇迹也不为过。

  此刻泽维尔领着他的部下回来,他们显然才经历了一场苦战,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的出现了疲态,但双目却依然炯炯有神,后背皆是挺的笔直,即使身上的军装有些脏污,却一点也不损他们自身的气度。泽维尔更是一个让人一眼难忘的男人,不仅是因为他卓越的身高,也不仅是因为他英俊的长相,而是一种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那股从残酷的战争里淬炼出来的气质,是任何外貌或者华丽的衣饰都难以掩盖的,让人一看忍不住想要靠近,却又不敢靠得太近。

  泽维尔刚出现的时候,大家都想挤到他面前,但等他靠近了,一群人却都放慢了脚步,忍不住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准备好的问题仿佛卡壳了一样,一个字都蹦不出来。场上难得的安静并没有让泽维尔感到惊讶,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他的眼神甚至都没有往旁边多看一眼,双腿还是沿着原本的道路往前行进。

  眼看他就要坐上来接他的轿车了,一个胆大一点的记者终于回过神来,几步跑了过去,语气中依然带着紧张,“泽维尔将军,请您留步,我有几个问题想采访您。”

  泽维尔停了下来,他并不是一个冷漠的男人,反而性格还很风趣,当然,必要的时候他能变得比钢铁还要冷。他笑了一下,“新闻见面会应该是下午两点,到时候欢迎来提问此次战斗的细节,现在我只想回去好好洗个热水澡,要知道,我已经七天没有洗澡了,唔,说不定你都已经闻到我身上的味道了。”

  记者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听到他的话,脸色居然有些红了,他咽了咽口水,声音轻了一点,“抱歉,泽维尔将军,我是娱乐新闻的记者,不能进联邦的新闻见面会,所以只能在这里等您。”

  “娱乐新闻?”泽维尔歪了下头,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我最近有什么娱乐新闻吗?据我自己所知,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跟人牵扯了,而之前的事,你们应该随便买一份报纸就能知道的清清楚楚,甚至是我的xx的尺寸,那些女人比我更愿意向你们吐露。”

  他话音刚落,围在旁边的记者们还不敢怎么样,他身后的列兵们已经爆发出一阵笑声来,其中一个道:“老大,我知道,是二十五厘米。”

  泽维尔笑了起来,“瞧,这是公认的秘密。”

  青年记者脸色更红了,他道:“不、不是这个……”

  泽维尔露出一副惊奇的样子,“还有别的?难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又有哪个女人说她怀了我的孩子吗?我发誓我每次上床都会戴x,只戴自己准备的x子,如果是有这样的传言,她可以尽情的把孩子生下来,如果联邦的血缘认证系统说那个孩子是属于我的,我不介意把她娶回来。”

  旁边的人又在忍笑,泽维尔似乎觉得自己说够了,摇了摇头,正打算钻进车子里,青年记者连忙道:“不、不是,上将大人,是约克中将去世了,关于他的遗产的事情。”

  泽维尔听到这句话后,收回了要上车的动作,眉头微微皱了皱,像是想不起来一样,“约克?”

  青年道:“是的,联邦血缘认证系统上说,他是您的叔叔。”

  “是有这么回事。”泽维尔笑了笑,长腿一伸,利落的钻进了车子里,对着微微发愣的青年记者道:“但是我刚知道这个消息,还是从你口中知道的,能回答的问题不会比这更多了,好了,我得先走了,再见。”

  在门关上的那一瞬间,记者们拼命的按下快门,等车子驶离后,纷纷都有些意犹未尽。

  车子直接抵达了泽维尔在军部的住所楼下,他常年在外,一年中有大部分的时间不是在训练场就是在飞船上,相对来说,这x住所反而是比较陌生的存在。他进入里面的时候,他的秘书盛修已经等在那里了。盛修是一个东方血统的男人,这在联邦很常见,事实上,地球上经历了那样一场异变,最终能存活下来的三十亿人中,东方血统是占大多数的,已经占了一半的样子,就连泽维尔体内也流着有东方的血统,只是从外表上看来不太明显。

  盛修是个接近三十岁的青年,身材相比起泽维尔来说并不高大,只有一米七五左右,身形偏瘦,鼻梁上架了一副黑框眼镜,五官长得板正,一如他的为人。他看到泽维尔,脸上没有出现任何多余的表情,只递过来一份资料,道:“这是下午新闻见面会记者们会提出的问题的提纲,请将军过目一下。”

  泽维尔一只手解着衣服上的扣子,另一只手将资料接了过来,只是大致的扫视了一遍就丢开了,“没什么好看的,他们每次提的问题也都差不多,机密的事情也不能外传。不过盛修,你还真是个冷酷的男人,我已经几天没有合眼了,再怎么样你得先给我泡杯咖啡,不然我就要睡着了。”他不顾形象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一边将上衣剥离,随意的任在沙发上,露出底下精壮的身躯来。

  他身材高大,接近一米九,肌肤上覆着一层漂亮的肌x,x肌和腹肌更是惹人艳羡和眼红,但旁人看到他的身体,第一眼注意到的绝对是他身上密密麻麻的疤痕,或深或浅,或大或小,各种痕迹都有。盛修即使已经看过许多次了,这次仍旧忍不住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他的手臂处时,道:“将军大人,您又添了一处新伤。”

  泽维尔露出一副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只是被流弹的碎片扫到了,没什么关系。我要的咖啡呢?”

  盛修很快将咖啡送了过来,泽维尔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后,精神才像好些了,他连着将咖啡喝完,还意犹未尽的x了x嘴角,才看向盛修,“回来的时候我听说约克死了?”

  盛修平静的道:“是的,半个月前死于病菌感染并发症。”

  “哦,这可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泽维尔脸上却没有任何伤心或者难过的样子,“我以为能控制得住,毕竟不是已经有十几年了吗?十三年还是十四年来着?”

  盛修道:“十三年。”

  泽维尔道:“对,我那时候也才十一岁,还住在流民营里,毕竟那时候还没跟他认亲戚。”他嘲弄般的勾了下嘴角,“病菌感染让人身体难以自理,能得到控制已经是很幸运的事情了,也不能跟人直接接触。说起来,我还挺感激他那时候推荐我去军营呢,虽然鬼知道他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对了,他的葬礼已经举行了吗?我想我应该去吊唁一下。”

  盛修一板一眼的道:“五天前已经举行了,我代替您送去了问候。”

  泽维尔挑了下眉,“没能亲自到场还真挺遗憾的。所以呢?除此之外还跟我有什么关系?”

  盛修道:“根据联邦法律,约克中将去世后,您成了他的第一继承人,可以继承他的一切遗产,包括他的庄园,他的田地,他所有的产业。”

  泽维尔稍稍有些惊讶,“我?我怎么记得他应该有孩子?”

  盛修道:“报告将军大人,约克中将只有一个女儿,根据联邦法律,女性没有继承权,她只能从其中得到一份为数不多的嫁妆。”他从手上的一堆文件夹里xx一份文件出来,“原本这件事应该等新闻见面会结束后再告诉您,您可以阅览一下相关文件,只要签署名字,约克中将名下的财产就变更到您的名下了。”

  泽维尔将文件拿了过来,只c略的扫视了一遍。不得不说,他这个远方叔父名下确实有着不菲的财产,但这是很正常的事,联邦重建之后,地球上的资源重新分配,走在前面的人自然是有战功的人,而约克也是在一次战役中染上了病菌,对于他这样的人,联邦自然是优待的。

  但还是比他想象的要多。

  翻开了第二页,一张照片陡然出现在他的眼前。那是一张三人合照,但一眼就能看得出照片是合成的,因为中间衔接的地方有些突兀。照片的左边是一个坐在椅子上的消瘦男人,瘦的能见骨一样,眼窝深陷,眼珠凸出,正是感染了病菌后的症状。照片的中间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穿着粉色的蛋糕裙,泽维尔还没仔细看她的五官,视线就被照片中另一个人吸引走了。

  那人长了一头纯黑的头发,五官说不出的好看,又带一点冷漠的样子,身上穿着西装,衬的他细腰长腿,带着一股雅韵。泽维尔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又在脑海中的记忆里搜寻了片刻,模糊中冒出了一个影子,但是看不真切。泽维尔最终还是放弃了,抬头问道:“这张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盛修面无表情的道:“中间的是约克中将的女儿安妮小姐,他临终前的意思,是希望您能跟她结婚。”

  泽维尔用手指着那个黑头发的男人,“这个呢?”

  盛修道:“他是约克中将的遗孀,是您的叔母。”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