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猫记》by小小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驯猫记
作者
小小
內容簡介

知书达礼的大小姐爱上江湖杀手的故事。姐弟恋,男主年龄不详,大概小三岁。
林知若:侯府千金,温柔随和,对男主一见钟情。
晋殊:傲娇,不通世事,我行我素,恋爱脑,男德班优秀毕业生。

1V1xG古代年下女性向
1

宁国侯林全忠年逾四十,与夫人何氏育有一独女,唤做知若。

林知若七八岁的时候,有一次在花园游廊里玩,忽然看见一个黑色衣服的小孩儿蹲在假山上。

她和那小孩儿对视了一会儿,越看心里越喜欢,打开零嘴兜兜取了一块点心去喂他。

两人隔得不近,林知若趴在栏杆上,探出身子朝他伸手。

小孩儿压低身子凑过来,啊呜一口咬住了她的手,他不是做样子,锋利的牙狠命切进皮x里,林知若吃痛松手,点心落到地上。

许是饿了,小孩的注意力被香xx的点心吸引,松了口低头去观察那块点心。

林知若忙缩回手,只见细嫩的手背上鲜血淋漓,疼得大哭起来。

那小孩儿似乎被她哭声吓到,猛地向后退了好几尺,警觉地盯了她一会儿,可能是发觉这声音对自己没什么威胁,又往前爬了几步,伏xx子张口去衔那块糕点。

林知若正哭累了,抽抽噎噎地,见他叼起了掉在地上的点心,忙出手抢下那点心扔到一边,“脏了,不能吃了。”

到嘴的鸭子飞了,那小孩儿瞬间暴怒,冲林知若发出了一声稚嫩的咆哮,然后飞快地转身四处搜寻,并伸手企图把滚进泥里的糕点刨出来。

林知若忙解开了零食兜兜,出声道:“不用捡,我这儿还有很多呢,都给你吃。”

小孩扭头看看她,又看看她手上的零食兜,慢慢凑了过来。

这回林知若可不敢用手给他喂了,她把零食兜放在一块g净的石头上,退后了几步,等他自己来拿。

那小孩歪着脑袋看她半天,突然身形一动,叼了零食兜跳上假山,三纵两跃就消失在了林知若的视野里。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十分迅速,林知若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经没了踪影。

林知若没有想到的是,次x傍晚,他又出现在了那里。

林知若只是经过花园,绕路来看一眼,没抱多大希望。没料到一绕过假山,就看见一团黑乎乎蹲在昨x她放零食兜兜的那块石头上。

他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似乎又多了几处破损。

秋风渐寒,cyzl他小小的一团,裹着身破破烂烂的单衣薄裤,让人瞧着心疼。

林知若看着他,他也看着林知若。

两个娃娃对视了一会儿,他的目光移到林知若腰间。

林知若会意,忙解下零食兜兜。

手上才包扎不久的伤口还隐隐作痛,她有点犹豫,不敢递过去,踟蹰过后,还是将零食兜放在了一旁的假山上,然后走开几步。

和昨天一样,他飞快地叼走了零食兜。

此后,这个小孩每天x昏时分都会来这里等投喂。一开始要等林知若把吃的放下,并且退开一定距离,他才会飞快地叼走装吃食的袋子。

到了第七天,林知若用托盘端了一盅汤来,今天厨房野x崽子做了汤,x质极嫩,她自己还没吃,先惦记着给他尝尝鲜。

他依然蹲在那块石头上,看看还冒着热气的x汤,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林知若把托盘放在地上,退开了几步。

他挪到托盘旁,俯低身子嗅了嗅,又试着x了一口,然后叼起勺子甩到一边,抱起汤盅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喝完了汤,他用手去捞炖得稀烂的xx吃。

林知若站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吃,觉得非常喜悦,想靠近摸他一下,又不太敢。

这小孩儿把汤和x都吃得gg净净,却没有急着走,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她,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话:“还要。”

x声x气的,但是语调非常怪异。

林知若有些惊讶,因为他一直不出声,她几乎已经认为他是个哑巴。

愣了愣,她才点头道:“那你等我一会儿。”

林知若回到厨房,让厨娘盛了一盅汤,几乎是跑着回去。小小的心脏在x腔里跳个不停,唯恐他已经不在那儿。

转过假山的那一刻,一个焦急的身影映入眼帘。

他还在。

林知若松了一口气,将托盘放到地上,汤盅盖子揭开。

这回小孩没有等她退后,就冲了过来,林知若忽然用手一挡,惊呼:“小心烫!”

果然,那小孩又一口咬在了她手上。不过这次下口没那么狠了,至少没出血。

林知若摸着手上的牙印,居然觉得有些欣慰。

那小孩低着头撅着嘴吹气,想快快把汤吹凉。

而一旁的林知若小心翼翼地伸手,想摸一下他的头发。

一寸一寸,慢慢靠近。

他的头发,又细又软。

那小孩察觉了她的动作,不适应地甩了甩头。

林知若忙缩回手,满心欢喜,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那小孩望了她一眼,没有理她。

林知若又问:“你明天想吃什么?”

那小孩抬眼望她,本来就圆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油汪汪的小嘴翕动半晌,小小声道:“鱼。”

他终于开口,让林知若大受鼓舞,笑眯眯地嗯了一声,蹲在那里看着他把汤喝完。

之后,两人渐渐有了一些交流,那小孩似乎不太擅长说话,经常要林知若问三句,他才答一句。饶是如此,林知若也很开心,趁他吃得专心的时候,她可以悄悄摸一下他的头发,其他时候,他都保持着七分戒心。

到了入冬的时候,林知若特意给他做的小斗篷也完工了,难的是怎么给他穿上。

林知若在寒风嗖嗖的花园里抱着斗篷给他解释了半天,他还是听不懂,总之她进一步,他就退一步,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林知若被他弄得没有办法了,只得照旧把斗篷放在石头上,退后几步。

小孩这才靠过来,试探着用手在斗篷上按了按,感觉很软。随后他就地一滚,把斗篷横七竖八地裹在了身上。

好暖和。

林知若有点无奈地望着他,叹了一口气,罢,好歹是穿上了。

她转身往外走,听到身后有衣料沙沙声,回头一看,那小孩把自己裹得跟个球似的,居然跟着她走了几步。

到了冬天,真的会很冷。

林知若蹲下来,与他平视,“你,要跟我回家吗?”

小孩眨了眨眼,似乎在思考。

林知若屏着息,伸出手来。

那小孩儿被她的动作惊得往后一退,眼神特别警惕地看着她,全身蓄势待发。

林知若摊开手掌,手心里是一块五彩糖。

那小孩不动。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林知若手都酸了,他才试试探探地靠近了那块散发的甜香诱惑的糖,左嗅嗅,右嗅嗅,x了x嘴唇,俯下脸去。

林知若感到手心里微痒。

那小孩含着糖,终于牵住她的手。

林知若走一步,他也走一步。

这一段路走得林知若大气也不敢喘,唯恐他忽然撒手就跑。

好容易到了她的琳琅馆,那小孩却不敢进门,在大门口犹豫了许久,脚下一动,隐隐有退却之意。

就差一步,怎么能让他跑了?林知若心里一急,g脆拽紧了他的手,将整个小团子一把抱起,足下生风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关门!”

这时只有她的贴身丫鬟紫菀在,见小姐抱了个小孩儿回来,赶紧依言关了门,回头问道:“这是谁家孩子?”

林知若见门窗都锁好了,这才把人放下,抹了抹额上细汗,道:“不知道,先养起来再说吧,明x我再禀告父母,找他的家人。”

本来以为这小孩会拼死挣扎,不成想他趴在她肩上一动都不动,反倒林知若要把他放下来时,他死活都不肯,吊在她脖子上惶惶地叫:“抱,抱!”

林知若只得一直抱着他。对于一个八岁不到的女孩来说,这团子的分量不可谓不重,她只好学着大人的样子拍着哄他,“好宝宝,睡觉觉……”

这小孩虽然不同寻常,但还是喜欢被人抱的。待他睡着了,林知若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自己床上,吩咐了紫菀照看好他,便往母亲院里去了。

何夫人听了女儿的话,觉得十分新奇,这养猫养狗的都有,自己的女儿竟然捡了个人回来养?

她向来宠爱女儿,便道:“娘同你去看看,若是好人家的孩子,买下来陪你玩也未尝不可。”

林知若谢过了母亲,忽然脚步声响,紫菀忙里忙慌冲了进来,匆匆行了礼,道:“小姐,那孩子跑了!”

林知若呆了一下,竟还有闲心发问:“怎么会跑了?”

紫菀跺脚道:“我,我吩咐其他人了,不要碰他,可是,王妈妈进来了,见那小鬼脏兮兮地睡在你床上,非得抱他去洗澡,谁知道这么小的孩子,能跑得那么快……”

王妈妈是林知若的x娘,紫菀自然是拦不住的。

林知若忽然起身,跑了出去。

那小孩又躲在了花园里。

林知若望着他,他也望着林知若。

“你别害怕,”她俯xx,“王妈妈只想给你洗个澡,不是要伤害你。”

她进一步,他又退一步。

林知若忽然感到一阵烦躁。

那小孩儿猛地抬起头来,跳上了假山。

林知若扭头一看,原来是带着王妈妈一众家丁赶来。

林知若有些急躁,忽然抬手直接去抓那小孩。

那小孩儿似乎有些慌乱,三下两下又爬上了更高处假山,异常敏捷,林知若的指尖拂过他衣角,没有抓住他。

家丁们在王妈妈的指挥下冲过来。

有人拿着长棍,有人拿着网。王妈妈的嗓音高亢:“动作快些!这娃娃可会跑!小姐放心,我肯定把他给你抓回来!”

那小孩儿受了惊吓,开始逃跑。

林知若急道:“别让他走,抓住他,抓住他!”

小姐发了话,涌来的人便越来越多。

那小孩儿慌不择路,竟凶得很,连连挥手,光亮四s,其中一道光落空打在了坚y的假山上,一反弹飞快划过了林知若的脸,鲜血渗出。

是某种利器。

丫鬟婆子俱惊惶不已。

林知若哭了起来。不是因为脸疼,而是因为那个小孩儿翻墙跑掉了。

此后的许多年,林知若都在后悔,如果那时她能够不那么自私,让家丁放他走,也许过几天他还会回来,然而当时的她年纪实在太小了。他受了那么大的惊吓,难怪会一去不复返。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