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妆》by刀下留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季三公子,美酒三杯,一祝你身体康健长命百岁,二祝你同殷姑娘白头偕老儿孙满堂,三祝我们天各一方各安所得,祝你永远不要想起我。自此一别,山河远阔,后会无期。”

*
女主 心狠手辣 x菅人命 有点渣
男主 君子端方 温润如玉 恋爱脑

中原世家公子×南疆邪道妖女
《失忆的恋爱脑与复生的女罗刹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
阅前提示(必看):
1.1V1,SC,xE
2.男主失忆,女主复生
3.武侠风
簡體版1V1古代重生

姑xx

  季三公子被人绑架了。
  绑他的是一个女人。
  *
  季寒初刚睁眼时还未反应过来。
  视线里能看到层层叠叠的白色轻纱,将他在一方天地围得严严实实,他被人用白绫捆了双手,正躺在一张不算柔软的床褥上。
  季寒初许久未出家门,他曾在一场武林争斗中受过伤,自那以后精神便大不如前,g脆闭门谢客。
  谁料第一次踏出家门口,居然就是被人给五花大绑跟个粽子似的丢在床上。
  丢脸,着实丢脸。
  好在季寒初不好面子,稍稍冷静下来后便开始打量自己处境。他伸脚撩起大半白纱,看向周围。
  不远处摆放着桌椅,桌子缺了个腿儿,用石头垫着,上头搁着喝了大半的水碗,碗和桌子一样,也缺了个口,衬着那石头垫着的桌,看起来摇摇欲坠,整间屋子简陋到寒酸。
  季寒初收腿,默默思索着:季氏乃是武林大家,现任家主季承暄是他三叔,性子孤僻,一心好武,不爱与人交往,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仇人。他自己更是,平x便不太爱出门,怎么也不像会与人结仇的样子。
  绑他的人是谁?
  季寒初一边想,一边试着去挣脱手上白绫,然而那白绫却结实地很,他挣了几下也挣不开。肢体不听使唤,软绵无力,他动了那几下已费极力气,再要动作竟然已经使不上力。
  季寒初自己便掌管季氏“五扇门”中专司药理的第三门,自是知晓自己这是被人下了软骨散。
  他只能慢慢靠墙坐着,继续打量周遭。
  春寒料峭,本是寒冬刚过,风从外头吹进帘幕,将他冻了个彻底。
  季寒初手脚无力,但听力还算过人,静下心来分辨,依稀能够听到潺潺水声。
  潺潺水声里夹杂着几不可闻的脚步声。
  很轻,慢慢地在向他走近。
  火一样的红色映入眼底映入眼底,隔着层层的白色纱幔,着一袭红衣的人影越靠越近,身形纤细娇小。
  女人?
  季寒初凝目看去,确认自己没有眼花,绑他的真是一个女人。
  紧接着,还未待他想清,穿着重重帘幕,一根冰冷带刺的东西就贴上了他的脸颊。
  季寒初低头一看,是一条细细的长鞭,有些刺人,划过他下颌的时候让他感到不适。
  长鞭的主人没有露面,只露出了一双手,纤细白皙,小小的,握着长鞭像是小孩儿抢了大人的物件一样。
  季寒初不说话,红衣姑娘也不往前,两个人隔着白色的纱幔对望。
  俏生生的女声说道:“季三公子醒了呀?”
  季寒初坐的很端直,靠在墙面上腰身也挺直如木板,他就着自己坐在床上的姿势,问道:“姑娘何人?为何绑我?”
  “我是何人?”
  红衣姑娘的声音清浅,淡淡的四个字听起来却充满嘲讽,她的音色很是清润,像是深山月色下的清泉,季寒初听得一愣。
  长鞭缓缓移到他眼下,c糙的鞭子刮着他鼻子来回磨蹭。
  “我姓姑,名xx。”
  “……”
  沉寂过后,季寒初抬眼,眼中全是雾似的氤氲。
  他正了正声音,道:“姑娘为何绑我来此处?”
  姑娘道:“自然是因为你欠了我东西没还,我得问你讨要。”
  “何物?”
  “季三公子好差的记性。”姑娘嗲嗲地说,鞭子快把他鼻头刮红了,“男人欠女人的还能是什么东西?季三公子你说呢。”
  季寒初道:“季某不记得有欠任何人钱债,如若有,姑娘大可直接去姑苏问季家讨要,季某不会不认账。”
  姑娘嗤笑:“你们姑苏季氏可没几个好人。”
  涉及家族,季寒初神色便敛了许多,淡淡说道:“我不记得欠过任何人的债,姑娘若是心有怨怼大可讲明,该我受的我不会躲,请姑娘不要无端辱我氏族。”
  姑娘身子一歪,鞭子收回手里,声音高了几分,隐隐有怒意:“季寒初你这个迂腐的木头!”
  她靠近了些,略低了头望他,手指摩挲着长鞭,朗声问道:“你当真忘了我?”
  季寒初一愣,嘴唇嗫嚅,却未说话。有似曾相似的感觉袭来,可他细想,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
  红衣姑娘将他的默然当做回答,一时怔忪,声音低下去,讷讷道:“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你,你怎么不认得我了……”
  到这时,季寒初终于想明了一切。他抬起眼帘,眼底坦荡,虽有疑惑但不曾犹豫。
  “我不曾见过姑娘,何来忘记一说,恐怕是误会一场罢了。”
  话音落,清风起,白色的纱幔四散飞扬,细长的鞭子带着凌厉的力道,凌空向他袭来。
  季寒初凭着习武者本能往边上一躲,堪堪避过,鞭子擦着他的耳边过去,“啪”的一声脆响,在白色的墙面上留下了一个极深的凹痕。
  简直泼辣!
  “既然想不起,那就打到你想起来为止!”
  带着内劲的长鞭破空而来,季寒初狼狈地躲避着,但总归手脚不便,躲避不及也是生生挨了一下。
  红衣姑娘下手有轻重,只是划破了衣裳,没造成皮x伤,但一鞭一鞭,抽得又凶又狠,被这么纠缠,泥人都有三分火气,季寒初温润如玉的性子也难免怒上心头。
  他看准时机,躲过一鞭,在下一鞭挥来时迎了上去,用嘴将那长鞭用力咬住。
  他微微喘着c气,束起的长发都乱了几分,衣裳更是破烂,活像个乞儿,但他顾不上了,用力咬住嘴里长鞭,眯着眼向面前的人看去。
  这一眼,就看失了神。
  红衣姑娘俏生生地站立在他面前,如那小小的细白的手一样,她整个人也都是小小的,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
  只能说是一个小姑娘。小姑娘生的漂亮又妩媚,不像是中原女子的长相,脸盘很小,还带着x乎乎的x感,眼睛却很大,鼻梁高挺,穿一x红色的衣裙,人比花娇,季寒初不知怎的就想到了书中描写的桃花林里的妖精。
  一个很特别的小姑娘。
  特别好看,也特别凶悍。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