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朱炙情》by枫林晚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上古洪荒,天帝陌子归于战乱之中承袭皇位,一统三界。炎族公主步然嫁入天族,成为天后。一次祭天的刺杀拉开一场乱梦交错的尘封记忆。
她后来才知道,天命早就在他们之前埋下一条长长的河,他们所能见的世界,皆是浸在无边的幻影里。好似热热闹闹地碎生梦死,永远上不了岸。
“花开花谢,何必有花?”
“有生有死,何必有人?”
一个夹杂着家国天下的xx故事。披着虐文的外皮,其实,是个甜宠文。

嗜血变态忠犬男主 x 忧郁口嫌体正女主,1v1, 双c,剧情x

高x1V1x古代玄幻

第一章 条件(h) <离朱炙情x(枫林晚)|PO18臉紅心跳 第一章 条件(h) 雨下了好几x总算停了,x光很凉薄,寒风x冷依旧。 杜若从璇吾宫取了件披风匆匆赶来,给步然披上了。 这里是天帝的恭华殿,她已经跪了两个时辰。 “公主……”杜若开口想劝,却兀自止住了。看步然的神色,她定是打算跪到陌子归肯见她为止,谁也劝不了。 确实劝不了。 三x前,天帝一统三界之后的第一次祭天庆典上,几个刺客突然出现,险些要了陌子归的命。刺客皆数落网,宣称效忠炎帝次子。天族震怒,要天帝早x除掉炎帝次子以绝后患。 步然一得知这个消息便来了恭华殿,天族的尊神们早散了,而陌子归却不见她。 她知道这是为何。 国破家亡之后,为了求得炎族的和平和幼弟活下来的机会,作为炎帝嫡女,步然答应了与天帝的联姻。她知道陌子归娶他也是迫于局势需要,两人盲婚哑嫁,匆匆定下婚期,一等就是半年。陌子归对于给她正式的名份只字不提。 寄人篱下,看人脸色。 她是有求于人的那一个,只要对方能答应她的请求,站着还是跪着,她并不在意。 面前的门被推开了,“娘娘,”唤她的人是后荼,陌子归的贴身亲卫。 “君上要你进去。” 步然怔愣了片刻,两个时辰,还是远远低于了她的预期。她要起身,因为膝盖酸软踉跄了一步,杜若扶住了她。 室内有人点上了奇楠香,氤氲缭绕的雾气下,是陌子归有些苍白的脸。步然记得他是伤在背上。 因为,替她挡下的那一剑。 后荼遣走了杜若,顺势带上了恭华殿书室的门。 陌子归没有看她,眼光冷冷地落在书案上的一沓公文。 “酱酱在哪里?”步然问。 陌子归闻言笑了笑,抬眼瞧她,“天后见了本君不是请安,反倒是质问?” “酱酱在哪里?”步然又问了一遍。 陌子归不笑了,缓步走向步然,高大的身影缓缓将她拢住,不怒自威。 “唔……”步然下颌一紧,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掌扣住了她的脸。 “想救他,你拿什么条件跟我谈?” 步然不说话,看着陌子归。 “呵,”他叹了口气,“养不家的白眼狼。”说罢搂着步然的腰往怀里一扣,贴得更近了一些。 面前女子,容貌是极好的。 她一头墨发如瀑,未束的大半直泻于腰。有些苍白的脸色在初秋的阳光里透亮,不胭不脂不粉不黛,却依然没有一丝尘染的污浊。那双霜灰色的眼眸被阳光染了点紫,像是整个清浅银河都被封印于此。 那里泛起的光带着烈焰的生气,千军万马,刀光剑戟。 一个烈性的女子,此刻在他的手里,羸弱地像一朵小白花。 “问你话,”陌子归不浓不淡地又问了一遍,“你拿什么条件跟本君谈?” “皆如君上所愿。” “真的?”陌子归挑了挑眉。 步然不答,任由他擒着脸。 “那你宽衣吧。”他淡淡地吩咐了一句,放开她。 步然怔了怔,眼里泛起一丝涟漪。 “怎么?”陌子归问,“不愿意?” 步然抬抬头,往后退了两步,开始宽衣解带。 她面容明艳,却爱穿素色纱衣罗裙。外袍啪嗒一声掉落地上,激起的微尘在漏进的阳光里飞扬,微微有些呛鼻。 纤弱圆润的肩膀莹着光,眼前的人通透得像一块玉。 “停下做什么?”陌子归看着她,“本君没让你停,就一直脱。” 步然微微变了脸色,但神情依然镇定。 中衣,外裙,中裤…… 一件接着一件,最后只剩下用于遮羞的亵衣和亵裤。 亵衣太薄了,现在正是早春时节,寒意依旧。冷风一吹,步然一阵难以自制的颤栗。 x前绽放出两朵蓓蕾,小小的两点凸起,像早春的花苞,正在做着采撷的邀请。 陌子归觉得有些燥热,喉结微不可察地上下滑动。 “愣着g什么,”他问:“要本君帮你么?” 最后一件遮挡也消失了,步然站着,没有表情,也没有看陌子归。 她的身体确实美得不像话,x前的两团浑圆饱满挺立,两点嫣红犹如绽放在雪地里的粉桃,色泽美艳。x珠挺立,任谁看了都想缠弄一番。 饶是再冷人冷面,陌子归此刻也有些悸动了。 步然入涿鹿半年,虽然两人婚约已定,陌子归却从未碰过她。没有碰,不等于不想要。 他自己都觉得奇怪,若是他要抢,没有得不到的东西。皇位,天族,三界,哪一样不是他抢来的。 可偏偏对这个女人,他不愿意强抢。 他要的是臣服,心甘情愿的那种。 “呵——”他轻哂一声,自嘲一般,似乎觉得自己可笑。 “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他冷着声音问道:“炎族将你送来的时候,没教过你怎么伺候你的夫君?” 步然像是回过神来,走到陌子归跟前,跪下了。 眼前的男子穿着玄色滚金的长袍,看不出异样。步然掀开他的衣摆,还是被吓了一跳。 即使是隔着外裤,跨间xx的轮廓依然清晰,微微上翘,好似将要出笼的凶兽。 步然想起来,陌子归的原身是龙。 “继续,”他温柔地向步然挺了挺腰,那头小凶兽迫不及待地要破笼而出。 步然闭上眼,双手往下一带。 “啪!”的一声,一个灼热炙y的东西打在了她的脸上。 “嘴含住上面,”陌子归吩咐,声音有些沙哑,“xx用手握住。” 步然不敢睁眼,凭着感觉将那欲龙的顶端含住,纤纤素手堪堪握住根部,无师自通地上下x弄起来。 口中的东西触感很奇怪,明明是一块x,却y得像铁。顶端有一圈凸起,xx是一道浅浅的沟壑,连接着顶上的一个小孔。 步然凭感觉顺着那一圈沟壑x弄,只听陌子归的喉间滑出一串低沉的呻吟,像是野兽低低的咆哮。 口中的东西又胀大了一圈,一只手已经包裹不住了。 “唔……”陌子归低吟着,将xxxx步然的掌控。 “去书案那边,”他将步然拉起来,用充满情欲的声音道:“躺下。”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