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乖龙》by豆姑梁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古言】避乖龙
作者

內容簡介

小圬工乔红熹 X 乖龙苍迟
小河婆虞蛮蛮 X 雷神伏双

1V1xG古代喜劇萌文
楔子+001+002

乔红熹挈着小竹篮,随着一群包头馌妇去了到田里。

她如蓬蕊的脸,施了点胭脂,穿着豆绿短夏纱衫,一条佛青穿花百叠裙。小小的足儿踩着一双红提跟子的鞋,腰挂一个七事荷包,还系着一条玉叮当禁步。油光光的鬓儿下晃着一对金灯笼坠子,抹了层红的嘴里吃着一个拳头般大的酸馅儿。

酸馅儿是昨x剩下的,隔了一x,里头绿油油菜都变成黑x黑x的颜色。

味道没有坏,乔红熹是个不浪费食物的好姑娘,早上起来时起锅馏了一下就拿来填宽空的肚子。

田里的耕种人头顶遮阳帽,上身赤裸,阔肩上搭着一条大汗巾子,穿着一条旧牛头裈,脚踩豁口芒鞋。

他们浑身上下留着酸溜溜的汗水,连眼札毛上都承着几颗汗珠子,那在遮阳帽下的头发上藏了多少汗水,不能去想。

馌妇送来馨膳,耕种人摘下遮阳帽,纷纷放下手中的活儿,就地围成一圈儿坐下食馨膳。

田里有许泥泞,乔红熹今x身穿甜净的衣裳,想了想就没下到田里去,在田岸上延长了脖颈张望。

耕种人嘴里嚼着东西,还要呲着白牙儿说话。腔儿洪亮,说的话有几分乐趣,说至酣处,有沫星子和饭里偶尔从口出。

乔红熹闲得无聊,提起一点裙摆,露出一截暑袜,亦走到田里去听他们说趣话拔闷。

“今年的天儿热得呛喉啊。”

“是啊,热死咯,一天到晚衣服x哒哒的,都没g过。”

“我去年新编的蓑衣一回都没用上呢,倒是这顶上的遮阳帽,带坏了三个。”

“定是那两个三婆惹的祸,好端端的跑去龙王庙里闹事儿。”

“是啊,她们闹过之后,这天儿一滴雨不下。”

他们说了多久,乔红熹就听了多久,话头都不离雨的字眼。忽一个男子把话绕到了她身上来。

“小乔姑娘今x做了什么糕点去供奉龙王爷?”

天一热,乔红熹就是一个懒言之人,见问,她慢慢地掀开竹篮,把篮里的东西给他们看。

只见篮子里有三碟盘子,都装些可人的糕点。

一碟盘子里装着用大红、宫粉红、洁白梅花做成的饼,每色各一个;一碟盘子里装了两块团花形的糖糕,两块如意形的栗糕;一碟子里装了一个大大的金x花边月饼。

耕种人看见这些精美可人的糕点,都赞道:“小乔姑娘虽是圬工,但这手艺是不错啊。这龙王爷,就是爱吃糕点。”

“是啊,不错。”乔红熹敷衍地笑了一笑。

乔红熹是扬州东关街唯一一位圬工,确切点说是扬州东关街唯一一位姑娘家当圬工。

圬工就是g砌砖﹑盖瓦等等这类苦累活的。

一个姑娘家g不了上天盖瓦之活,但在地下砌个砖可行。乔红熹能接到的活儿,就是帮那户人家修修墙,帮这户人家砌个水池。

g这些在地下的小活儿,大家都会寻乔红熹来。因为请一个能上天能下地的圬工所需要的银子可不少,而请她来,并不需要多少x白物。

说白了些就是价极廉。

姑娘家揾钱糊口,靠实是不容易啊。再加上近来是张火伞时节,单坐着不动就是一身汗,这种天请能上天下地的圬工,所花的银儿更是翻三倍不止。

乔红熹今x要随这群馌妇到龙王庙里上香,求龙王爷爷莫再吝啬,大大方方地赏赐些雨水。

扬州东关街的道地是那座金x雕墙,且有百年之久的龙王庙。

庙不大,但香火颇盛。

可这座有百年之久龙王庙已差一点就被两个三婆给亲手毁了。

耕种人口中的两个三婆,一个是东边卖花的花三婆,一个是西边卖茶的茶三婆。

为何差些被她们给毁了,这说来也是话长。

半年前,在某x天清月郎之际,花三婆与茶三婆的孩子携手去上花台。

花三婆与茶三婆也不管这两个孩子,都是而立之年,松解个花xx的搂带儿,让臊根舒爽一番怎么了,但分不要闹出人命来就好。

但三个月以后,这两个三婆听了一件事情之后登时喉间含腥,很快就从喉里噀出一口浊血。

这两孩儿真闹出了人命,还是两条。

两孩儿半年前,听了x店说书先生的书之后就去上了花台,害了酒,于是上的是同一个花xx,不巧的是都忘了避妊,当夕那位花xx胞宫里就结了珠。

啧,还是双珠。

花xx寻死觅活,今x要花三婆的孩子负责,明x要茶三婆的孩子负责任。

这事儿在东关街传得沸沸扬扬的,有人说这位花台女子的孩儿有双父,逢年过节得走访两家人,好忙乎!

两个三婆的孩儿都不愿意负责,花xx一气之下,掩面投湖去了。

花xx没死成,被好心人救了下来。

花三婆与茶三婆关系不深也不浅,一个卖花的,一个卖茶的,无需搀行夺市,她们劈面相见,略略颔首打个招呼还是会有的。

可出了这档子的糗事儿事儿,她们说分颜就分颜,分颜分得明明白白的。

一x,她们各自收了摊儿,不约而同地去龙王庙里上香。

这一逢面就开始对骂。

花三婆矮墩墩的身儿站得笔直,道:“你家儿子就是个缀狗尾的贼丑生,没脸没皮。”

茶三婆与花三婆都是矮墩墩的身儿。

花三婆把身儿挺直,茶三婆不甘示弱,觑定脚边一张四足活络的小木凳就站上去,回骂:“臭婆子,嘴巴辣,我茶三婆祝你儿子跳不上龙门。”

花三婆“呸”了一声,伸直食指与拇指,道:“嗨呀,你儿子只有我这一折长的臊根,还敢去上花台?不知道人家姑娘乐意不乐意了。”

茶三婆眅了一记眼,她学这花三婆食指与拇指伸直,但又缩了一半距离,绰着经儿,狠狠道:“我家儿子一折长,你家儿子半折长。”

花三婆老脸一红,道:“你家儿子臊根长你儿子管花台女。”

茶三婆老脸一青,道:“孔融让梨,你家儿子短,该让你家儿子管。”

两个三婆都是捋下脸儿,脸儿上的颜色是一乍红一乍青的轮儿换,一替一句,吵得如火如荼。

争吵至酣处,不知是东街的三婆先动了手还是西街的三婆动了手,总之她们把颇缘发黑的袖子一折,各抄起竹筐里的东西乱扔起来。

一个扔鲜花,一个扔茶叶,花与茶都是轻如羽毛之物,砸在身上不痛不痒。

她们穿着壮x的鞋儿,一边扔还一边怕疼似地躲,从庙外扔到了庙内,一个不小心把木案上高烧的香火烛火与宝鸭给打翻了。

烛火正好掉在了装着小河婆的x花梨圆神龛上。

这龙王庙不仅奉龙王之像,还奉了小河婆之像。

神龛宽一尺,长二尺,从头至尾罩了一块红绫子布。说是那小河婆面皮嫩,不大爱见人,故而要用一块红绫子布罩住。

红绫子布是易燃的物件,烛火一倒下,火苗烧光了红绫子布,登时就燃起了神龛。

那神龛亦有百年之久了,受过潮,也不知里头的木可否被白蚁给食了。总之呢,耐不住火烧,碰到了一点火苗就成了灰烬。

红绫子布和x花梨圆神龛都在眨眼之间烧尽。

两个三婆不迭救火,火又开始烧起龙王像。

龙王像高过丈,那时候是数九天,外头是六花飞天,百姓担心龙王感寒,给他肩头罩了一件长毡衫。

毡衫亦是易燃的物件。火就从长毡衫摆处一直往上烧,烧到一半,两个三婆才反应过来要去救火。

两个三婆手忙脚乱地去寻水,待她们寻到水时火已被驻守龙王庙的小和尚给救下了。

一场小小的火烧掉一块红绫子布,一个x花梨圆神龛,还有罩在龙王爷身上的毡衫。

神灵喜静不喜闹,经过这一出闹剧,可不就惹怒了小河婆和龙王吗。

龙王一怒,半年滴雨不下。

河婆一怒,那河水却是x渐泛滥。

曰:龙王怒而不下雨,小河婆怒则河水泛滥。兴许啊是大火烧着了小河婆的脸,小河婆xx以泪洗面儿,泪化作河水,于是那河水就不住地上涨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