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靠吸猫躺赢》百度云txt全文阅读谢姝瑜作者泡芙甜不腻

谢姝瑜穿书了,穿成了一本玛丽苏文中的菟丝xx灰女配。
她是反派男三的小青梅白月光,但架不住女主光环太大,成了他的朱砂痣,最后倒戈,自己死了不说,还拉着她陪葬。
忠犬男二离经叛道,不可一世,对谁都横挑鼻子竖挑眼,唯独对女主情深不寿,更是走在第一线给她找不痛快。
拿着x灰的剧本,谢姝瑜的手都在颤抖,本想好好的走完剧情,等着赐婚,再等着退婚,从此脱离主线,逗猫遛狗,快活似神仙。

没想到,还没等来赐婚的圣旨就等来了不可一世、纨绔“x包”的小侯爷骑着汗血宝马,顶着御赐状元头衔扬言要娶她,给她挣诰命!
谢姝瑜:???
后来她才知道,忠犬男二其实是自己养过的一只小白猫。
大爷脾气,一哄秒怂。
直到很多年后,谢姝瑜随着夫君步步荣华,一世无忧,她才恍然发现,这一生,她还没走剧情就已经躺赢了。

第 1 章

元和十一年,一月,正值严冬。

京都,杞安侯府。

昨x刚降了一场雪,下雪不冷化雪寒,府里当值的丫鬟小厮裹紧厚厚的冬衣,吭哧吭哧清扫着地面上的积雪。

雪天路滑,昨x大房的二姨娘不慎摔了一跤,险些滑胎。

老夫人盛怒,当即命人清扫积雪,谁不知道长房子嗣单薄,除了嫡出的大小姐和二少爷,就只有三姨娘所出的四小姐。

是以,无论是老夫人还是侯爷,都对二姨娘这一胎极为看中。

下人们不敢懈怠,生怕出什么差池。

朝南的青砖小道上,走着一前一后三个人,为首那人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丝带轻轻挽住,一袭湖蓝色裘衣,白雪一映更是粲然生光,只觉她身后似有仙雾轻拢,当真非尘世中人,待她转过身来,才见她方当韶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匹,容色绝丽,不可x视。

谢姝瑜忍着满身的寒意,走在被积雪覆盖的青砖小道上,脚底生风。

她惧寒,现在只想回到自己温暖的小窝里,美美地吃上一碟点心,喝上一杯热茶。

小屏和芸枝喘着c气小跑着跟在谢姝瑜身后,扭头对视一眼,均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

自一个月前害了一场大病痊愈以来,姑娘的性子比之从前变了不少,具体哪里不一样了,她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两个丫头心思简单,只道是自家小姐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心态和从前难免有些不同。

却不知自家小姐早就换了个芯子。

前面,谢姝瑜走着走着,忽然觉得脚底踩着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惊得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幸好芸枝及时扶住了她。

芸枝担忧道“姑娘,您没事吧?”

谢姝瑜摆摆手,蹲xx子低头看向那小小的一团。

这是一只看上去不足月的小猫,通体雪白,瘦得可怜,和皑皑白雪融为一体,非常不显眼。

此刻,这只小猫正半睁着湛蓝色的眸子,气若游丝,看上去极为虚弱。

“喵~喵喵”地低声叫唤着,叫得谢姝瑜心中一紧。

小屏惊呼道:“天哪!是一只小猫!谁那么狠心把它扔在这儿的?”

这样冷的天,今x若不是被她们遇见,这小猫儿肯定要活活冻死。

幸好遇见了姑娘,姑娘心地那样善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上辈子,谢姝瑜对猫毛过敏,就没撸过猫,也没当过铲屎官伺候过猫主子,自然没什么经验。这辈子,原主这副身体虽然不过敏,但她依旧没有做一名铲屎官的打算。

自己小命都难保,哪有精力逗猫遛狗?

g脆利落地起身,拍拍裙摆处粘上的雪花,谢姝瑜抬脚就想走。

正盘算着小猫儿在玉竹苑吃喝拉撒一切事宜的小屏瞅着自家善良的小姐丝毫没有要管的意思,惊得瞪圆了眼睛,结巴道:“姑……姑娘,咱们……咱们不管了?”

谢姝瑜知道这丫头同情心泛滥,也知道依原主的性子必不会袖手旁观。

可她半点养猫的经验也无,自己也不会太上心,要是带回去,她还真没信心能把这么小的一个白团子养活。

这边,小屏已经抱起了白团子,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白团子虚弱到极致,冻得浑身发抖,猛然落入别人的怀抱,湛蓝的眸子里闪过羞愤,若非它此刻四肢僵y,定是要奋力挣扎起来。

尽管如此,它还是小幅度地动了动身子,企图挣脱。

小屏却以为白团子太冷了,下意识想要寻找热源,又是心疼又是安慰地用自己的衣摆紧紧裹住小家伙,只露出一个毛绒绒的猫脑袋,滴溜溜地转着一双眼睛。

谢姝瑜有些头疼,如水的眸子对上了白团子湛蓝的双眸,心弦一颤,拒绝的话到了嘴边拐了个弯,“……把它给我吧!”

在小屏和芸枝期待的目光下,谢姝瑜从温暖厚实的披风里xx如玉般莹白的小手,颇为忐忑地接过白团子,巴掌大小的小猫在她的掌心里缩成一团。

软绵绵的,冷冰冰的,谢姝瑜的手下意识一抖,心也跟着颤了一下。

她把小家伙塞进自己的披风里,隐在披风下的手有些颤抖,“走吧。”
……

玉竹苑。

“姑娘,这小猫儿是走丢了还是被抛弃了啊?”

小屏后知后觉,总算顾虑起了这些。
谢姝瑜也很疑惑,这样纯种的小猫咪不可能是野猫啊,府里除了谢老夫人好像也没听过什么人养猫。

倒是芸枝,沉吟片刻,脑中白光一闪,说道:“姑娘,奴婢前段时间听采儿说慈安堂的雪花下了几个崽……”

采儿是在慈安堂当差的二等丫鬟,和芸枝都是侯府家生子,私交不错,前些x子她跟着姑娘去给老夫人请安,采儿在外间伺候着,悄悄拉着她说了一匣子话。

关于那只小猫的斑斑劣迹芸枝听了一耳朵。

雪花是谢老夫人养在身边的一只白猫,谢姝瑜见过,并且印象深刻。

圆滚滚的身材,走路笨重,全然没有猫的灵活矫健,皮毛被养得油光水滑,极受谢老夫人的宠爱。

芸枝继续说道:“那小猫崽被老夫人送出了几只,只留下了两只,一只给雪花作伴,还有一只……”

她微微凑近,压低声音“还有一只邪门得很,稍微长大了一点,就死活不肯喝母x,还野性难驯,老夫人身边的杨嬷嬷要抱它,都让它抓伤了手。”

这白团子不会就是那只猫吧?
主仆三人盯着白团子纯白的毛色,心知八九不离十了。

芸枝瞪了小屏一眼,让她同情心泛滥多管闲事,给姑娘惹麻烦了不是?

小屏小脸发白,不敢吱声了。

嫡出的几位少爷小姐,就属她们家姑娘最不得老夫人欢心了,这还是其次,小猫野性难驯,要是姑娘心软养在玉竹苑,万一伤了姑娘怎么办?

她眉头都拧巴到了一起,再不敢可怜那猫了,苦着脸道:“姑娘,奴婢这就把它放回去,一定不让人看到……”

“嘘”谢姝瑜朝着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莹白如玉的手一下一下地给白团子顺着毛,它已经趴在谢姝瑜怀里睡着了。

“既然带回来了,哪有送回去的道理?祖母心善,想来也不会怪罪。”

芸枝急了,“姑娘,这猫野得很,伤着您怎么办?夫人那边也不好交代啊!”

原主的母亲——杞安侯府的主母姚氏把原主当眼珠子般看护,又怎么会容许宝贝女儿身边有这等伤人的畜牲?

谢姝瑜当然知道以姚氏强势的性格,必不会同意她养白团子,但以姚氏疼女儿的程度,她撒撒娇,卖卖乖也就过去了。

既然救了它,说什么也不能就这样将小猫抛弃,起码也得养上一段时间,若真养不熟,扔了就是,况且——

谢姝瑜摸了摸白团子顺滑的毛,满足地喟叹一声:这撸猫的感觉果真舒爽,怪不得那么多人甘当猫奴。

半倚在软榻上,调整个坐姿,她舒服得眯起了眼睛:“母亲疼我,不会拂了我的意,先将它养着,若还养不熟,扔了便是。”

她倒不是真的这般不尊重生命,像其他人一样觉得动物是个解闷的玩意儿,不高兴了说扔就扔,她这么说,一来,可以让两个小丫头安心,二来嘛,有野性的猫即便是在外面流浪,也不会让自己饿死的。

芸枝和小屏都不敢有异议,但神经依然崩得紧紧的,她们得替姑娘防着啊,谁不知道大姑娘是侯爷和夫人的眼珠子,若是姑娘被个畜生伤到了,那她们也不用待在侯府了。

楚固钰刚刚有点意识,入耳的就是那句“扔了便是”,竖瞳微眯,映入眼帘的是一截如玉的下巴,它挣扎着想要跳出这个带着女子馨香的温暖怀抱,奈何饿得没有力气,实在……气恼得很。

“团子,你醒了?”上方传来一句略带惊喜的呼声,“团子”这憨傻的称呼叫谁呢?

下一刻,他就感觉自己被人提着咯吱窝抱了起来。

一张精致熟悉的脸缓缓凑近,在自己的眼前无限放大,楚固钰惊得瞪圆了竖瞳,下意识就要亮爪。

谁知那女人就像是早有预料,往后一倾,成功躲开了他的利爪,笑吟吟道:“知道是谁救了你吗?”

“……”

谢姝瑜继续说道:“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抛弃吗?”

它动了动耳朵。

“你若继续这样时不时亮个爪,杞安侯府都不会容得下你,你现在还这么小,我要是把你扔了,你还活得成吗?小家伙?”

说着,她晃了晃白团子的小身体,看吧,你现在就是这么弱。

白团子果然安静了,低着小脑袋不再挣扎,看得谢姝瑜惊奇不已。

“姑娘,这猫听得懂人话?”

芸枝话一说完,谢姝瑜明显感觉到手里的白团子身体一僵,莫不是真能听懂人话?

连穿书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她都经历了,遇到一只听懂人话的小猫咪自然没什么好不可置信的,谢姝瑜只当白团子通人性,并没有多想。

楚固钰见她虽然饶有兴致,但到底没抓着不放,心下松了一口气。

虽然知道那个女人是在威胁他,但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

以自己现在小x猫的状态,若是执意离开,只怕还没走出杞安侯府呢就死在了半路上。

眼下,也只能暂时在这里苟活几x,待他寻着机会……

楚固钰垂眸遮住眼底涌动的暗流。

第 2 章

这只小x猫已经不是原来的小x猫了,白团子的身躯里注入了另外一个灵魂——京都离经叛道、鲜衣怒马的楚小侯爷,楚固钰。

几天前,他和缙王去外庄赛马,那马突然发飙,疯了一样往悬崖边跑去,情急之下,他来不及多想,纵身跳马,失去了意识。

再一睁眼,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笼子里,和一群白花花的小x猫同吃同住,还被x喝一只母猫的女乃水,那母猫胖的像头猪,那笼子里的味道令人作呕,楚固钰倒尽了胃口,暴躁得想杀人。

他死活不肯接近那母猫,更不用说喝它的女乃水了。

当那些仆妇发现他的异常时,也喂了他点米汤之类的,其它乱七八糟喂给畜生吃的东西他直接打翻了。

那老女人想要抱他,被他一爪子抓破了手。

后来,他见到了母猫的主人——杞安侯府的谢老夫人。

这时他才知道自己此刻竟是身处杞安侯府。

被他抓伤的那个人是谢老夫人身边的嬷嬷。

楚固钰拼尽力气才得以逃脱,哪成想,因为他不肯进食而比寻常小猫更显虚弱的身体根本没在天寒地冻的雪地里撑多久,饥寒交迫,再大的意志也坚持不住了。

他楚小侯爷嚣张一世,何曾这样狼狈过?

在他满心绝望不甘之际,少女款款而来,却因为着急赶路差点没把他踩死。

他被那个动作谈不上温柔的婢女抱着,待看清了那人的脸,楚固钰愣住了。

少女肌肤赛雪,秀雅绝俗,有种脱离了世俗的美,就这么直挺挺地站着,脸上带着笑,仪静体闲,气度高雅,明明还是那张脸,依旧很柔,但这份柔中带刚的细微不同让她整个人显得很不一样。

杞安侯府的大小姐谢姝瑜……

他早有耳闻,京城有名的大家闺秀,貌美贤良、端庄自持……这样中规中矩的深闺小姐京城里一大茬,楚固钰一向不屑,之所以认得她,是因为这人是他的皇后姑母看中的儿媳妇,这算是机密,除了皇后、他爹和他,其他人都不知道,连皇后的亲儿子——缙王都被蒙在鼓里。

楚固钰知道此事也完全是个意外。

说来也奇怪,杞安侯府自十几年前巫蛊一事后,渐渐淡出朝堂,已经不得势了,这样的门庭在京城一抓一大把,这位中规中矩的谢大小姐也并无什么过人之处,规行矩步,一板一眼,实在无趣得紧,更不用说有家世品貌样样出挑的陶郤筝珠玉在前,皇后姑母到底看上了她哪一点?

反正,楚固钰是半点也瞧不上她,只是,事情未定,他倒不好有什么动作,在他心里,这人除了一张脸,哪里也比不过郤筝。

想到陶郤筝,他那双圆溜溜的猫眼都耷拉了下来,湛蓝明亮的眼眸暗沉下来,心里发苦。

谢姝瑜见它蔫不拉几的小模样,以为它饿了,出于关心的,试探性地摸了摸他的小肚肚,然后,指尖不小心擦到了某处……

一人一猫隔着空气对望着。楚固钰脸色发青,表情扭曲,好在他那张猫脸上覆盖着白色的毛发,倒也看不出什么。
一瞬间,他心中的苦涩全然被怒意和恼意取代,浑身炸毛。

什么端庄自持?这个不知羞的女人知不知道什么是女儿家的矜持?

随随便便动手动脚成何体统??

这一刻,楚固钰忘了他现在不过是只小x猫,也忘了曾经的自己最不把规矩体统放在眼里。

然而,更让他吐血的还在后面——
谢姝瑜将他侧了个身放在自己腿上,肚皮朝上,捏了捏它的爪子,拉开它的下肢,说:“原来白团子是只公猫啊”

“……”

楚固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扒了四肢,露出了那羞耻的某处,恨不得跳起来划花那不知羞耻的女人的脸。

但是……不行。

她是金枝玉叶的大小姐,不是那等仆妇,要是她被自己伤了,自己一定逃不了被宰的命运。

楚固钰憋屈至极,僵着身体,臭着一张猫脸。

谢姝瑜抱着生无可恋的白团子上了餐桌,今x厨房送来了六菜一汤,还有一碟小点心和一个果盘,饭菜还算丰盛,楚固钰猫脸凑过去,眼睛发亮。

“姑娘,让奴婢抱着这猫吧,您好好用饭……”芸枝作势就要接过她怀里的团子。

谁知白团子紧紧地扒着餐桌,死死地盯着那些食物。

好多天了,自他醒来,就一直吃米汤,他现在真的饿极了,恨不得立刻跳上桌扫荡。

谢姝瑜暗道自己疏忽,拿过碟子里的小点心递到他嘴边,谁知他丝毫不领情,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桌上的x腿。

她轻叹,道:“你还太小了,那些东西太油腻了,肠胃受不住的……”

楚固钰哪管什么肠胃不肠胃,好不容易见到人吃的东西,他怎么会放过?

一双嫩嫩的爪子要去够x腿,被谢姝瑜拦住了。

这猫也不知哪来的底气,活脱脱的小霸王,不过,她倒是一点也不厌烦,反而被它颇具人性化的动作给逗乐了。

用筷子夹起x腿放到碗里,谢姝瑜将xx剃成一块一块,又碾成碎末,悉心嘱咐道:“只能吃一点点。”

随即,又对着小屏吩咐道:“去,添一副碗筷。”

对于自家小姐竟要和一只猫同桌吃饭的举动,小屏很不理解,但也不敢质疑,乖乖应下。总觉得现在的小姐很有想法,不像从前那样依赖她们,说的话也忍不住让人信服。

何止是小屏,连当事人楚固钰都惊了,扪心自问,他是绝不会允许一只畜生和自己同桌吃饭的,更别说这么细心地照料了,管它多讨人喜欢,不过就是个逗主人开心、给主子解闷的玩意儿,哪值得这么费心?

谢大小姐再会装也不会在一只猫和心腹丫鬟面前作秀吧?

所以,这大概,可能……她是真的不介意?

杞安侯府的菜比之他们永乐侯府差远了,但到底算是人吃的。

楚固钰一口一口地接受谢姝瑜的投喂,心情复杂。

天不怕地不怕的楚小侯爷还有些心虚。

他不知道,谢姝瑜内心也很复杂,团子的喜好和一般猫咪截然不同,吃饭的动作竟有点像……人?

她摇摇头,有些好笑,暗道自己太敏感了,团子不过是只通人性的小猫罢了。

一人一猫心思各异,诡异的“和谐”。

吃完饭,谢姝瑜本来想给他揉揉肚子消消食,但白团子说什么也不肯,死死捂住肚皮不让人碰,她也只得打消这个念头。

楚固钰被谢姝瑜抱在了怀里,这个怀抱温暖中带着股女儿家特有的馨香,不似刺鼻浓烈的脂粉香,淡淡的很让人心安,与冰冷的雪地和令人作呕的猫笼完全是两个极端。

楚固钰快有些沉醉在她温柔的抚摸下了,这可能是这幅身体的本能。

然而,只要一想到自己堂堂八尺男儿,太岁头上都敢动土的小侯爷,现在却被一个娇娇弱弱的闺中小姐放在膝头把玩,他就羞愤不已,猛的挣扎起来。

他刚吃了饭,有点力气,挣脱了谢姝瑜的怀抱,重重摔落在地面。

接触到冷冰冰、y邦邦的地面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那个鲜衣怒马的楚小侯爷了,现在的他,不过是一只刚足月的小x猫。

满身的寒意和剧痛无不在提醒他,脱离了这个女人的怀抱,没了她的庇佑,自己什么都不是,甚至随时都可能丧命。

不,不行,在没弄清楚自己原本的身体状况如何、当x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之前,他绝不能有事,不仅如此,他还要利用这个女人想办法接触到以前的圈子……

楚固钰放弃了挣扎,强压下满心的羞愤,任由这个女人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然后拎着自己的后颈提起来,乖顺地等待主人对不听话的宠物做出惩罚。

见他耷拉着耳朵,一副做错事听后发落的小模样,可怜兮兮的,谢姝瑜眸光一动,心一软,瞬间没了教训他的想法,提着他小心地将他放到竹篮里,那竹篮铺着厚厚的被子,还垫了一层棉絮,很温暖,很舒适。

谢姝瑜微微蹲着身子,目光与他平齐,弯了弯唇,一点也不介意:“既然你不喜欢我抱着你,那你就待在这里,记住哦,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小窝了。”

说着,试探性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满足地喟叹一声,施施然进了内室。
撸猫,果然快哉!

只可惜她家的这位不是特别配合,但谢姝瑜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有些满意,有想法的猫虽然野了点,但不粘人,对于她这样没有养猫经验的人来说再好不过,既有猫撸,又不用她时时照看。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