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曲》百度云txt全文阅读苏妙言傅赢川作者橦鹿

1.
苏妙言第一次见傅赢川,是他来给自己的闺蜜开家长会。
“你爸太年轻了!”
“……那是我哥。”

第二次见,苏妙言一身狼狈,冷得直打哆嗦。
傅赢川脱下自己的大衣给她披上,“你愿意,也可以把我当作哥哥。”

第三次见,傅赢川带着女朋友。
苏妙言嘴甜管人家叫“嫂子”,就是不管傅赢川叫“哥”。
2.
后来,傅赢川捏着苏妙言的下巴x她看着自己,咬牙道:“你再敢叫我哥试试。”
3.
从小到大,苏妙言每次生x许愿都是希望妈妈和弟弟平安快乐。
十八岁以后,她的愿望里多了一个人——一个不能说的人。

一支许愿曲

晚自习上,教室里零星飘着卷子翻动的声响。

后排几个男生时不时瞄着讲台上批改作业的班主任,书箱里鼓捣着暑假还没玩够的游戏,只等下课铃响彻底解放。

苏妙言左手托着下巴望向窗外一团团棉花糖云彩,牙齿轻咬着水润嫣红的唇,无名指点在泪痣上,发呆。

同桌瞧了眼她大大咧咧敞在桌上的数学试卷,正要言语,下课铃响。

迫不及待的男生们风云电彻般冲出教室,不给班主任来个陈词总结的当口。

刘芸洁无奈摇头,叹气道:“值x的同学待会儿按照要求摆好桌椅。做完卫生赶紧离校,六点准时召开家长会。”

学生们一个个喘大气,有人欢喜有人愁。

“你也别太担心。”同桌陈璐杵杵苏妙言的胳膊,“赶紧收拾收拾回家吧。”

娇媚的狐狸眼眨了眨,苏妙言回过神来看都没看就把数学试卷叠起来塞进书包里。

区区52分,比上次还提高了3分呢。
要是有一天数学成绩能突破80大关,苏妙言才要发愁,毕竟太过优秀的自己也是不好接受的。

苏妙言慢悠悠收拾书包,孟阮从教室后门进来偷拍她的肩膀。

“居然没被吓到?”女孩笑眼弯弯,“不愧是我的大壮,注定能保护我的人。”
苏妙言夹她一眼,在桌上磕齐课本笔记,“少来。今儿我可没法儿陪你去小吃街,你……”
“这是什么呀?”孟阮眼疾手快,xx书箱里的粉色信封,“魅力无限啊!我看看这次是学弟还是学长。”
苏妙言抢走信,“我也不会回应,别拆了。”

从教室出来,身后的值x生们还在布置桌椅,乌拉乌拉的动静比推土机还要大。

“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孟阮好奇。
苏妙言挠挠泪痣,故作一番沉思才回答:“钱先生。”
“……财迷!”

两人朝办公区走。
孟阮看看时间,“真不用我陪你?”
苏妙言摇头,“刘老师说校长的广播也不会很长,我听了心里有谱就行。她都给我妈打完电话了。”

苏妙言的妈妈苏毓文是x市中心医院神经外科的主任医师,今天的家长会偏巧赶上苏毓文有台手术抽不开身。刘芸洁对此表示理解,只要求苏妙言去办公室听完校长讲话。

“那好吧,我就……”手机响起,孟阮看到来电显四下张望,“喂,出来了吗?”
“转身。”男人的祈使句散发威严。
孟阮听着忙音撅噘嘴,走到栏杆那里巴望。
“怎么了?”苏妙言跟过去巴望。
孟阮哼了声,说:“跟我这儿耍家长威风呢。”

高二教学楼是U字型布局。

苏妙言站的角度可以看到两侧的所有情况,拿着拖把懒洋洋的学生,有说有笑的女孩子们,掰扯平均分的老师和教学主任……冗杂的人流中,有个男人鹤立x群。

他单手x着口袋静立在栏杆旁,身穿笔挺黑西服,没有系领带。黑色衬衣的扣子工工整整系好,冷白的肌肤包裹在这一片黑色之中隐隐透着寒光,矜贵而沉稳。

苏妙言歪着头,看看男人又看看孟阮。
“这个。”她抿了下唇,“今天不是岚姨来开家长会啊?”
孟阮说:“我妈去外地谈项目了。”

苏妙言和孟阮下楼,不远处,男人迈着大长腿也往她们这边走,两者距离越来越近,男人年轻健魄的体态呼之欲出。

苏妙言忍了半天,没忍住,由衷赞叹:“你爸是怎么保养的?这也太年轻了吧!”
孟阮脚滑,差点儿平地摔个狗吃屎。

男人见状,泰然整理了下袖扣,g脆转身。

孟阮过去抓住人,“你去哪儿啊?我摔倒也不管,有你这么对妹妹的吗?”说着又看向苏妙言,表情如同便秘,“介、介绍下,我哥。”

“……”

这是苏妙言第一次见傅赢川。

男人身高至少185,肩膀宽大,冰冷如水的双眸不带任何情绪,面似冰封地睥睨了一眼眼前的两个女孩,陷入静止。

“不错,来得很早嘛。”孟阮踮起脚拍拍男人的肩膀,“也给你介绍下,这我最好的朋友,苏大壮。”

苏妙言咬咬牙,恨不得一掌劈下去让孟二体会体会“壮”字的力量。
“您、您好。”她g笑着低下头,声音不自觉柔和下来,“我叫苏妙言,是孟阮的同学。”

傅赢川颔首示意,表情跟锁定了似的,一动不动。

苏妙言余光瞄着男人。
男人侧脸立体分明,特别是下颌线极有棱角,线条感很强,完全符合她看过的那些言情小说里“刀削的面庞”的形容,真真是一副好皮相。
只是人全程冷得像机器人,孟阮嘱咐一大堆事宜,他的回应只是点了下头,然后离开。

“不用理他,雪人冰棍儿。”孟阮挽起苏妙言手臂,“反正还得有会儿才开会,要不你陪我去小卖部买根烤肠吧。”

苏妙言扫开手,弯腰作揖,声线徒然豪迈道:“壮士留步,在下告辞。”

***

办公室里只有苏妙言一人。
她本来在修改数学试卷,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又托起下巴望着窗外发呆,脑子里空空如也。

几十分钟的功夫,天空已经从之前的橙红变成暗暗的蓝,云彩也随之隐去。
苏妙言轻点泪痣,思绪也随着云彩飘向远方。

滋啦——滋滋——
喇叭传来响动,家长会即将开始。

苏妙言抽神长叹一声,攥紧手中的水笔继续修改试卷。

校长的讲话透过喇叭传达,听这抑扬顿挫,苏妙言仿佛是亲眼见证了这份昂然的声情并茂,以及桌上必备的紫砂养生水杯。

苏妙言忽觉口渴。
她从书包里掏出水杯和水卡,来到教室附近的饮水机打水。

空荡狭长的走廊和人满为患的教室有着一墙之隔,校长的声音在其中来回穿梭反弹,教学楼像是接触不良的发音盒,嗡嗡作响。

苏妙言捋着墙边走。
前方不到几米就是饮水机,她却在抬眼间只注意到窗边挺立的男人,他依旧单手x着口袋,另一只手举着手机听着什么,神情淡淡。

苏妙言犹豫着该不该打个招呼,哪怕是点点头也行。这时,男人冷峻的侧颜微微转动,正好面冲她停留的方向,寒凉的视线轻微扫过。

苏妙言心头莫名缩紧,略带慌乱地掏出水卡,埋头装作不做打扰的样子。男人似乎也并未在意她的出现,继续听电话,自若淡然的神情不曾有丝毫波澜。

“所以?”
男人嗓音也冷,但低沉富有磁性。

苏妙言握着水杯的手撵了撵杯身上的图案,她关掉冷水,稍稍侧挪小半步再去接热水。

“我这里不是收容所,不养闲人。”男人睫毛垂下,再抬眸眼中锐意尽现,“在我回去前,处理g净。”

苏妙言刚刚挪的小半步又缩了回去。
她和孟阮自打初中便是同学、闺蜜,孟阮爸爸的身份和职位特殊,即便苏妙言时不时去孟阮家中做客也从未见过面,这也才有了刚刚的错认。
而孟阮的哥哥倒是没少听孟阮吐槽,可却不想为人这么严厉冷漠。

苏妙言不敢再有小动作,老实打水,手机中途震动。
她将水杯放在托盘上,掏出查看,是励昊发来的消息:[几点回家]
臭小子口吻跟当爹了似的。
苏妙言编辑消息:[回什么家?我出家。]
[那我去楼下小卖铺买x,x钱你出家前别忘了给报了。]
“……”
臭小子皮又痒了。

校长的慷慨陈词持续在走廊上飕飕窜动,不绝于耳。

苏妙言手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企图以压倒性优势重塑姐姐的绝对权威。她没注意到有人靠近,直到一股清幽的冷香忽而充斥侵袭她周围的空气……

苏妙言手指停顿,茫然地抬头、转头。
一刹那,她与正在俯身的男人几乎是面对面。

男人衬衣领口的两粒扣子解开了,突兀的锁骨稍稍露出一点棱角,却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别样勾人。

苏妙言的视线被烫到,忘记呼吸,只得怔怔凝视男人的眼睛。

这双眼睛深邃如海,轻易将人吸纳进去,过程简单得像是心理医生拿出怀表进行催眠,倒数三秒就可以让人入了魔怔……女孩呆憨的模样就这样印在琥珀色的瞳孔中。

傅赢川的目光在女孩白瓷般的脸庞上停留了不到两秒,他抬手关掉热水直起身,继而如常漠视一切,淡定从女孩身边抽身,走向教室。

走廊上,女孩的身影单薄地投影在地面上,仿佛刚才的惊心动魄都是幻影。

苏妙言站在饮水机前,噗通狂跳的心脏迟迟不肯归位。
要不是励昊特意又打电话问她去哪个尼姑庵出家?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可以回魂。

深呼吸——

苏妙言视线一点点下移到水杯,水线停在杯子的极限位置——再多一滴就会xx来。

***

家长会既枯燥又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傅赢川宛如艺术雕塑坐在孟阮的位置上,时不时看看手表计算时间。
手机再次响起,他微微蹙眉,起身返回走廊接通。

此刻的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校园里的路灯大亮,把花园及小x场照得明晃晃。
女孩背着书包在花坛边上走平衡木,她张开手臂,身姿轻盈,手脚纤长,齐肩短发随着动作略有浮动,活泼俏皮的模样一看便是玩得正开心。
“诶!哪班的?怎么还不回家?”
女孩猫似的蹿下花坛,一溜烟跑走。

傅赢川收回视线,对电话里的人说:“在给孟阮开家长会,不方便。”

那边又说了些许的话,男人搭在窗台上的手随意敲击,视线一扫,饮水机前有什么金属闪光的东西。

傅赢川过去拿起查看。
U盘上面有贴纸,字迹一笔一画:高二十一班,苏妙言。

两支许愿曲

医院家属院。

苏妙言一进楼栋就被李xx家炖x的香气勾得肚子咕噜一叫。她吞口口水,两阶并做一阶火速上楼。

客厅没有开灯,黑黢黢的,只有厨房的门没关严实透出丝丝光亮。

苏妙言摸黑换了鞋靠过去,瞄到拆方便面的某人,一脚踹开门!
励昊吓得差点儿尖叫,大喊:“尼姑庵拒收啊!”
“滚。”苏妙言夺过方便面袋子扔回抽屉,转身打开冰箱,“再让我发现你吃方面便,我送你去少林寺。”
“嘁。”励昊揣着手哼唧,“你不会又要下厨吧?那还不如吃方便面。要不吃面包吧?家里好像还有火腿。我……”
苏妙言把人提溜出去。

不多时,两碗热腾腾的番茄x蛋面上桌,附带一碟青椒土豆丝。
励昊打开客厅的灯,暖x的光线迅速驱散走孤寂的黑暗让家里变得温馨起来。

“在家g嘛不开灯?”苏妙言问。
励昊大口吸溜着面条,含糊不清地说:“节约用电。你不叽道第三世界海有横多国家用不上电吗?鹅你居然海在浪费,真是……”
苏妙言把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夹给他,落个耳根清净。

吃完饭按照惯例由励昊刷碗。

苏妙言拎着书包回房间,路过苏毓文房间时忽又调转方向推门进去。
几缕清冷的月光孤单单投影在床单上,米色的薄纱窗帘随窗户缝隙钻进来的风轻柔拂动……苏妙言轻手轻脚地放下书包,拧开方桌上的小台灯,朝供桌走去。

桌上摆放着新鲜的水果及点心,点心都是苏毓文亲手做的,每隔两天变换花样。供品正中间摆着黑白照片,男人五官周正y朗,略带腼腆含蓄的笑容停留在三十五岁。
苏妙言望着男人笑笑,点上香拜祭。

励昊收拾好厨房问苏妙言喝不喝饮料?

苏妙言闻言关上灯出来,问道:“你没闯祸吧?还是考试又没考好?哪门没及格?我给你看看。”
“我。”励昊指着自己,“刚被点名表扬数学考了满分。倒是你,数学上50了吗?”
“……”
臭小子知道的太多了。

夜深,人静。
桌边的护眼灯尽职尽责地工作着,光线照在女孩白皙的手臂上,看久了叫人眼酸。

苏妙言伸个懒腰,掏出皱巴巴的数学试卷……盯到头秃。
数学这东西天生克她,给她克到了文科班还不打算放手,继续克。
她y着头皮边推算边翻笔记,想着要不问问孟阮,结果脑子里不知怎么的先蹦出来另一个人……

苏妙言鬼使神差在度娘条框里输入问题:[什么香味最清冷?]
答案五花八门。
苏妙言又输:[男士清冷香水]
答案乱七八糟。
有个回复:[男的还用香水?确定不是gay吗?]
底下一堆网友说这人肤浅。
苏妙言顺着往下翻阅,看到某位网友回复:[男人身上的味道有时候未必是用了什么名贵香水,而是男人的气质和气息相符营造出来的假象。]

有点儿深奥,但也有点儿道理。

苏妙言趴在桌上用下巴支撑沉甸甸的脑袋。
不知不觉,眼前的回复渐渐模糊,最后化作男人冷峻的侧颜,以及他转过头来时的那一双琥珀色眼眸。

琥珀色瞳孔,又称“狼眼”。

***

食堂。

“啊——”
苏妙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有气无力地扒拉着餐盘里的饭菜。
“怎么了?”孟阮问,“昨晚上,啊——”
打哈欠会传染果然是真的。

苏妙言懒懒托着下巴,水汪汪的明眸顾盼流转,“昨天改卷子改到要心梗,做梦都是老苟拿着试卷问我辅助线该怎么做。”
孟阮笑道:“怎么不问我?我给你讲啊。”
“这个嘛……”苏妙言咬了下唇,又开始扒拉饭菜,“我想着刚开完家长会,你哥说不定得回家给你传达传达精神就没打扰呗。”
“想多了。老狐狸开完家长会就回集团开分析会。我估计他压根没听家长会上说了什么,就是过来凑数的。”

苏妙言点了下头,又嘀咕:“之前总听你提起你哥,现在突然见了没想到是高冷款。”
“他是感情智障。”孟阮毫不留情地挤兑,“回国这么多天没回家吃过一顿饭。前天扔了条项链给我打发小猫小狗呢。”

傅赢川高考后在美国读书,毕业时攻读下经济学硕士以及管理学硕士。
家里的意思是他要想接着往上面念就念,可他自己觉得没劲,前段时间处理好学校的事情就回国进自家集团做事。

“妈呀,学霸啊。”苏妙言佩服,“经济学硕士,数学一定很好吧。”
孟阮不想给傅赢川长脸,可傅赢川的数学成绩确实只有个别几次不是满分。

吃完午饭,孟阮拉着苏妙言去x场上溜达消食。

苏妙言盯着时间,见差不多了,说:“我今天得早点儿回教室。第一节是语文课,轮到我做成语故事展示。”

***

班里闹腾得正厉害。

苏妙言刚落座就听陈璐说:“话剧节要开始了,你知道吧?听说刘阿姨之前带的那届拿过话剧金奖!所以对咱们也是寄予厚望。江湖传言哦,咱班要演《红楼梦》。”
“挑这么有难度的?”苏妙言说。
“就是有难度才能展现实力嘛!”许达在苏妙言和陈璐中间冒出一个头,“依我看啊,这次我就勉为其难扮演贾宝玉吧。”
“……”
苏妙言拉开笔袋拿U盘,无视掉身后的死胖子。

刘芸洁设立的成语故事环节是十一班的特色,就是每周三四两天的语文课由学生们轮流上讲台讲解成语,用时五分钟。
任务不算刁难,但也有惩罚措施:违规者罚做一周值x。
这样做一是为防止有学生不重视,二就是杜绝上台g巴巴讲解没做PPT。

“找什么了?”陈璐摆好语文课本。
苏妙言摸遍所有能摸的地方都不见U盘,她之前就是怕自己忘了,所以这周一直带着啊,怎么没了?

预备铃响起,距离上课还有两分钟。

“陈璐,你的成语故事准备好了吗?”苏妙言忙问,“咱俩换换行吗?”
陈璐愣了愣,说:“我是下礼拜啊,还没弄呢。”
“……”
苏妙言扭身想问许达能不能上,刘芸洁走进教室。
“今天展示的同学呢?”刘芸洁皱眉,“说多少次了?预备铃时就把PPT准备好,节省时间。赶紧的。”
苏妙言耷拉着脑袋,慢吞吞站起来……

放学,孟阮带着蛋x派来慰问大壮,两人凑一块儿闲聊几句,孟阮先一步离开。

孟阮等车时傅赢川来了通电话。
“g嘛?”
话音刚落,黑色轿车停在眼前。
孟阮撇撇嘴上车,“今儿怎么大发善心接我放学?”

傅赢川刚结束会议,衬衣袖子随意挽起,露出的那节手臂线条y朗,手腕上戴着的腕表衬得他成熟优雅,就是脸上稍有的疲态多出几分痞气的野性。

“你可以在下一站下车,继续等。”男人淡淡道。

孟阮吐下舌头,转头看着窗外不理人。
没过多久她又嘟囔:“早知道你接我,我就等会儿妙妙让你把她也捎回去。她这几天比较倒霉,好端端的U盘找不到被罚做……”
傅赢川将U盘扔给孟阮。
“怎么在你这儿啊?”
傅赢川回了俩字:“捡的。”

孟阮听苏妙言的意思,刘芸洁让她在明天补上今天的展示,可这个PPT是苏妙言老早之前做的,她也不知道励昊有没有多事清空文件。

“哥~”
“不行。”
“……我还没说什么事怎么就不行呢!”
“你说的都不行。”
“……”

***

苏妙言一下公交车就被迎面的秋风吹得里外透心凉,她将校服拉链拉到头,顶着风往家走。

励昊中途又发短信:[找到肯要你的尼姑庵了?]
“……”
臭小子这两天不知道抽什么风,神神叨叨。

苏妙言眼瞅马上就到家,懒得回复。
这天怕是要下雨,用老人的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指不定……苏妙言想起院子里晾着苏毓文之前洗好的床单被褥。

苏妙言本想打电话叫励昊下来帮着收被子,刚到院子就见两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躲在被子后面叽叽咕咕。

“你确定这是励昊那小子的被子?可别弄错了!”
“我看着那小子帮他妈妈晾来着。再说了,这床蓝的要不是,难道是那床粉的?”
“这可不好说啊!谁知道没爸爸的会不会是个娘娘腔……”

苏妙言歘地掀开被子。
她低头看去,浅蓝色床罩上被男孩子们用黑色记号笔写着:野种没爸爸。

“你、你是……”
“快跑!这是励昊那个泼辣姐姐!”

苏妙言扔了被子一把抓住男孩的手臂,冷声道:“谁教你们这样的?把你们家长叫来,不然我就去找你们老师!”

没被抓的男孩跑开几米远,但没直接走人,梗着脖子说:“你叫啊。叫了我们也不怕,我们哪里说错了?励昊就是没爸爸!”

苏妙言抠着男孩的手收紧。

男孩吃痛,反手掏出书包网兜里刚买的冰可乐想吓唬苏妙言,不想刚才喝完没拧紧盖子,现在猛地抓起来导致汽水x涌,崩了苏妙言一身。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男孩趁机挣开苏妙言往同伴那里跑去,中途被什么软绵绵的东西绊了一跤,他大力踢开继续狂跑。

“你们等着!”苏妙言抹把脸,“我一定会找你们……”看到地上滚着那一团,喊声戛然而止。

玩偶熊。

“你……你们这些没家教的孩子!这些,阿嚏!”

苏妙言身上又x又黏,冷风吹来激起身上的x皮疙瘩,冻得人直打哆嗦。
她捧起玩偶,刚刚还g净着的毛绒脸现在沾满泥泞,最糟糕的是小熊肚子撕裂开一道大口子,掉出不少棉花。

这是励晟送给她的生x礼物,十多年了,玩偶布料糟粕脆弱,再怎么小心修护也不可能完好如初,现在又遭了这么一劫。

苏妙言紧抿住发抖的双唇,x腔涌起的酸涩气流搅动着泪腺让她忍不住红了眼眶,她抬手用力揉眼……

这时,身上压来一片温暖,空气里紧跟着散开那股清冽的冷香。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