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长是男神》百度云txt全文阅读小鱼作者侧帽饮水

瑞平侯府的二公子,
色艺双绝不论,
更兼温文尔雅、霁月清风,
是五十年都难得一见的人物。
先帝称赞其为:“大齐无双士,丰元第一人。”
林小鱼(拍桌):扯淡,都是扯淡!
林昇(似笑非笑):妹妹方才说什么?
林小鱼(缩头小声):我什么都没有说呀。
*
林小鱼最大的愿望,
就是让她那个爱装模作样的二哥吃瘪,
然而——屡战屡败,
最后非但没能得逞,还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
大众男神林二公子每天有四样x程,
吃饭,睡觉,办案,玩四妹妹,
简直是趣味无穷,乐此不疲。

初雪

永德五年十二月初七,京城大雪。

京城虽冷,下雪的时候却不算多。小鱼才来京城不久,头一回见这儿下这样的大雪,当真是漫天鹅毛、纷纷如尘,与从前在杭州见的雪截然不同。

“小……啊呸,公子,您看时辰不早了,咱们还是早点家去吧,给夫人知道了可就完啦……”旁边小厮打扮的巧莲冷得在那儿直搓手,耷拉着一张苦瓜脸跟要哭出来似的。

“瞧把你给吓的,夫人又不是老虎,发现又怎的,还能吃了我不成?”小鱼不以为意地一笑。

她生得极好,这侧头一笑,如芍药轻绽,给这寒天的雪光一衬,愈发显得雪肤红唇、晶莹剔透。

瑞平侯府有四位千金,这四小姐林小鱼是今年初夏才归的侯府。说起来,林小鱼是瑞平侯唯一一个正经嫡出的女儿,前三位都是妾侍所生,只是当年侯夫人生下她后,瑞平侯的一个小妾竟生出歹念,使人将襁褓中的林小鱼掉了包,换成了马夫的孩子。

幸亏小鱼右肩上有个小小的胎记,此事立马就给侯夫人发觉。瑞平侯大怒,抓了一g人等严加拷问,没想到那小妾胆大包天,竟差那马夫把侯府的四千金卖给了人贩子。瑞平侯在城中搜罗了三个月,甚至动用了朝廷的关系,可惜一直都没有寻着。

侯夫人自那以后郁郁寡欢,几乎就是闭门不出。瑞平侯原先也是个风流性子,成亲后对妻子极其爱重,收敛许多,没再往后院添人,却没想到还是后院起火。原本他对那些旧人还颇为放心,却没料到有人竟敢加害他的孩子。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以后,不光当年那个害人的小妾被活活吊死,其余几个跟了他多年的侍妾也都给遣出了府。

过了这么多年,虽然侯府还在暗中寻找,希望却越来越渺茫。孩子落到人贩子手里,会是什么下场,简直让人想都不敢想。

没想到过了十四年,当年那个丢了的孩子竟然又有了消息。

这四小姐非但没有丢掉性命,还给杭州一家做茶叶生意的富户收养当了人家的大小姐,别说遭罪了,人家待她比亲闺女还亲,锦衣玉食,养得白白胖胖。到如今,小鱼这脸都还有几分圆滚滚的模样。

小鱼这个名字是小鱼养母所取,对京城高门的小姐来说,委实小家子气了些,但为感念那户人家对自己女儿的养育之恩,瑞平侯并没有听从老夫人的意思给她改名,而是留了这个原名。

巧莲见她笑,看得一呆,又立马用力地甩甩头,可怜巴巴道:“夫人吃不了您,却吃得了我,上个月才罚过一回,再给逮着一次铁定是要倒大霉了。”

小鱼伸手在她额头上敲了一记:“出息给狗吃了,上回谁叫你露怯的,要不是你给那老嬷嬷看出心虚,那事儿能给娘亲知道?不提还好,提起来我就来气!”

巧莲哎呦一声,捂着额头连声说不敢了。

这四小姐什么都好,就是性子给那杭州的人家养野了。瞧着娇娇嫩嫩的一个小姑娘,却天不怕地不怕,当初回府才没几天就把侯爷气得了个栽倒。

上个月那事一出,瑞平侯气得都要抄家法了,一家子人都噤若寒蝉,可这犯事的主儿一点都不带害怕的,非但不害怕,还在那儿冲着老夫人挤眉弄眼的,一顿溜须拍马就把老夫人拉到自己的阵营里来了。

瑞平侯府是高门世家,府里另外三小姐都是照着淑女标准培养,不管各自性情如何,表面俱是高情逸态、颇为矜持。

与其他几位比起来,四小姐简直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不光胆大包天,还能屈能伸,很是会临机应变,每每都将平素威风赫赫的瑞平侯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今儿外头一下雪,巧莲就有不好的预感,真是果不其然。

眼下她们二人就在北大街胡同口外溜达,街上人不算多,零零星星有几个小摊摆着。

巧莲:“公子,我看这儿真没什么可看的,还冷得很,别给您耳朵冻出冻疮。”

“冻疮?冻疮好啊,我这辈子还没生过呢,莫非北边的人都会长么?大抵是什么样的?红的还是紫的?啧,生了以后……是疼是痒?”

巧莲一噎,一句“你是不是脑子坏了”在舌头边打了个圈又咽回了肚子里。

小鱼正要再说,忽然余光瞥见什么,两眼一定。

巧莲顺着她的目光一望,看到不远处有两个人在地上打在一起,几乎扭作一团。那两人身量差许多,当中穿蓝衣服的那个少年显然要比另外一个青衣的小上几岁,几乎给压得死死的。

那年长的按着年小的,一手掐着他脖子:“小杂种,还敢顶嘴了,说你是杂种就是杂种,下贱奴才的种,也配跟爷同车?”

地上那位看不清面貌,压在上面的这位看样貌不差,可惜此刻面目狰狞,神色凶狠,瞧着十分可怖。

小鱼嘴巴一抿,右脚抬出去一半就给巧莲一把扯住了:“哎呦我的好公子,您可别去凑这个热闹……”

巧莲早就注意到那二人身后不远处有辆马车,两个家丁守在车旁,看着这情形非但不急,还在那儿捂嘴窃笑,是谁的人一目了然。

世家大族,嫡出的欺侮庶出的,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小鱼看她一眼,慢慢道:“我听你的,不过去就是了。”

巧莲半信半疑地盯着她,看了她半天终于松了手。

哪知道她这手一松,小鱼竟飞快蹲下,捡起一块石头就朝那边扔了过去,不偏不倚正中那青衣少年的脑门。

那少年惨叫一声,捂着额头从另外一人身上跌开了去。

巧莲一呆,整个人都傻眼了。
小鱼抓起她的手就把人往另一头奔:“愣着g嘛,还不快跑?”

两人才跑开,后头就有人猛追上来,一边追一边破口大骂,一副要活宰了她们二人的架势。

“兔崽子给爷站住!小王八羔子,敢偷袭小爷,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小爷是谁!大爷的……”

小鱼一边跑,一边喘着c气:“早知道……刚刚就该……再砸重点,给他砸晕了……才好……”

巧莲这回是真的想哭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两拨人奔出北大街,一路跑到城门那儿。前头就是城门,出是决计出不去的,她二人根本没有通关过所。

小鱼回头一瞥,看到后头那几人凶神恶煞的,似乎越追越近。她和巧莲毕竟都是女子,脚力哪能和男的比,跑了这许久,也快撑不住了。

城门口的守卫看到有人疾奔而来,当即脸色一肃,向前几步察看情况。

“发生了什么事?”一道清沉的嗓音传来。

守卫一凛,回头向身后的男子道:“好像是有人在闹事,小的去看看,大人稍安勿躁。”

谁知话音才落,那两个跑在前头的小子竟已奔至眼前,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在前的那个已经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竟一把扯住了那位大人的袍角,上气不接下气道:“大、大人……救命啊!”

守卫目瞪口呆,正要抬脚将人踹开,却见后头那一拨人也追到了眼前,那几人手里竟还抄着木棍。

这都近城门口了,眼见有守卫,也丝毫没有收敛退缩之意。

“大胆!谁容你们造次!”守卫脚步一横,拔刀将那几人挡住。

两个家丁被银色的刀光吓得连连后退,那青衣少年却丝毫不怵,他抬脚上前,一只手还捂着额头,一边疼得龇牙咧嘴,一边恨恨道:“没眼力见的东西,你可知道小爷是谁!”

守卫还未出声,身后那位大人却先他一步悠悠开口道:“敢在京城城口大举凶器,必是反贼之流,来人,给我统统拿下——”

众人一滞。

小鱼的手还紧紧揪着那冰凉的袍子,她下意识仰头朝那位大人看了过去,在瞧见对方样貌的一刹,微微睁大了双眸。

那人的面容浸在泠澈的雪光之中,显出一个清俊绝伦的轮廓。

一瞬之间,小鱼仿佛什么都没有看清,只看到一双微微眯着的点漆般黑亮的凤眼。

一双眼睛像是天生带了几分笑意,然而似有笑意,却又不似在笑,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疏离之感。

虽则温文,却又莫名地让人感到有些冷冰冰的。

小鱼不自禁地松了手。

风华

原来,那给小鱼打破了头的人,竟是右丞家的六公子谢其枕,而先前给他压在地上欺侮的,则是在谢家行九的庶出少爷谢恽。

谢其枕和他两个仆从都被五花大绑捆去了不知哪里,小鱼还感慨自己运势极佳,随手一抓就抓到一位厉害人物,却不料自个儿和巧莲最后也被“请”去了戍衙问话。

两人在屋中坐着,虽然没有被绑着,外头却也有官兵把守,不由得一阵气虚。

方才她们二人被带到此处,听到官差议论此事,才知道被小鱼砸破脑袋的是丞相家的公子哥。

“我说了叫您别去的吧,您偏不听,看看……唉……”巧莲又愁又怕,在屋子里直打转,“那可是丞相大人家的少爷,公子,咱们会不会……被捉去刑狱?”

小鱼微垂着头,秀眉轻蹙,紧抿着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刑狱倒不至于,恐怕挨几个板子是少不得了。”门外传来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

少顷,有人推门进来,不是别个,正是白x里下令将谢其枕三人拿下的那位。

巧莲这会儿才看清此人模样,她两眼一突,满脸不可置信。

小鱼先前在城门处看到他样貌时也很是惊异,他与侯夫人实在是太像了。

小鱼的确十分貌美,可与侯夫人却不大相像。

侯夫人是长眉凤眼、高鼻薄唇的长相,小鱼却生了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y要比较的话,眉眼还是更似瑞平侯些。

侯夫人有两子一女,世子林旻也更像父亲,而二公子林昇六年前就出任敦煌录事参军一职,至今未归,小鱼还从未见过他。

如今在她们眼前的这位,可以说与侯夫人能有七八分像了。

他看着二十五六光景,身姿颀长,肩膀宽阔。相似的眉眼,生在侯夫人脸上显得美艳大气,在他脸上却十分雍容清贵,给人以高华伟岸之感。芝兰玉树,风华自成,大抵是如此。

小鱼想到刚刚望见的这双眼睛,心里不由自主地一突。

“大胆,看到大人还不行礼?”男子身后的随从眼见她们两个呆呆的不动,恶狠狠地出声呵斥。

两人一哆嗦,连忙跪下。

男子侧首看那随从道:“七映,别把人给吓坏了。”

待看向小鱼二人时,他也并不低头,只是垂下了眼睛。

不知为何,给他轻飘飘的一眼扫过,小鱼竟觉得……背后有一丝寒意似的。

“你姓方?还是……杭州人?”那人撩起袍子,悠悠然地在椅子上坐下。

小鱼看着眼前这一片雪白的袍子,一动不动道:“是……”

“来京城做什么?”

“卖茶叶。”

对方哦了一声,仿佛丝毫也不怀疑,又道:“卖的什么茶?多少钱一斤?”

巧莲很是困惑,这位大人问话如此闲散自得,哪里像是在审问,简直就是在和她们聊天,而且听起来……听起来好像是想买茶叶似的……

小鱼也不抬头,只低声回了他的话。

“那为什么要动手打人?”

小鱼听到这句终于抬起了头,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小民没有啊。”

那个叫七映的随从又把浓c的眉毛拧起来,直瞪着她:“你还敢狡辩?”

小鱼:“小民是动了手,却没打人,方才小民是在和底下的奴才玩扔石头呢,谁晓得会砸着人呢……”

她一副振振有词的态度,说话时顾盼神飞、活灵活现,瞧着是根本没在怕的。

那位大人略一挑眉,眼里便有些似笑非笑之意。

他品貌绝佳,气质温文,这浅浅的一笑真跟春风拂面一般,巧莲只是看了一眼,心口就怦怦乱跳了几下,当即给吓着了一般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七映给小鱼噎住,气得说不出话:“你……”

那大人抬了抬手止住了七映的话,看着小鱼道:“按大齐律,你与人当街投石,即便是误伤,也要打二十大板,罚银钱五两。”

小鱼瞅着他悠哉悠哉的神色,心里就老不大痛快,总觉得是给他小瞧了。

可是眼下的情势,也不容她像在家里似的随性。想想先前那城门守卫对此人恭恭敬敬的样子,这人的官职恐怕还不小呢。

他生的与娘亲这么像,莫非是什么亲戚?

她那两个黑漆漆的乌眼珠子来回转了转,双眉一耷,眼睛里就有雾气似的:“小民知错了,求大人开开恩饶了小民这一回罢!”

那人轻笑一声:“就算是我想饶你,给你砸破头的那位也不会轻易答应。”

他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在逗她玩似的。

小鱼一个没忍住:“那姓谢的当街打人,还在城门口放肆,他犯的错,可比小民大的多了,他倒还有脸了?”

巧莲吓得连忙去扯她的袖子。

小鱼反应过来,慌忙又把脖子缩了回去:“小民是想说,那位谢公子不是给您捉去大牢了么,怎么还……”

“你也知道他姓谢了,”他伸手扣了扣桌子,“今x你砸破了丞相家少爷的脑袋,恐怕是要把你一家老小都给拖下水。”

说不怕那是假的,右丞谢之舟如今在大齐朝廷,说是权势滔天也不为过。

小鱼悄悄捏紧了手心,对着那人道:“大人您方才不也把丞相家的少爷捉了起来,照这么说那您不也是……”

她还没能说下去,那头七映已经虎起了脸,凶光毕露地看着她。

小鱼轻轻地撇撇嘴,不说了。

“不知者无罪,再者,本官是秉公办案,他们寻不出本官一点错处,又能将本官如何?”他呷了一口茶,顿了顿又道,“七映,你说说……之前那个冒犯了右丞的杨大人后来怎么样了?”

“大人您忘了,”七映面无表情道,“杨大人前年就给就被贬到鄂州去了,听说他是下朝的时候没留意踩着了谢丞的脚……”

“那、那又如何,”小鱼道,“小民相信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丞相再厉害……还能大过天去不成?”

那人煞有介事地点头赞同:“说得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如此你便该老老实实地领罚,至于回头这睚眦必报的谢丞会不会暗中去查是谁伤他儿子,又会如何作为……本官就不得而知了,七映,把人带走——”

七映才往前一步,就见小鱼几下就窜上前抱住了他们家大人的靴子,还哀切切的:“大人!”

七映简直是瞠目结舌。

而被抱住腿的人则略微拧眉看着底下的小鱼,没有动作。

“放肆!”七映抬脚就想把人给踹开,这脚才提起一半,忽然就给自家主子扫了一眼,顿时身子一僵,竟没法再动作分毫。

“怎么,不是你说的国有国法么?”

“大人说的是,是小民不该……”小鱼这样低低说了一句,手仿佛轻微地动了动,须臾,缓缓地松开了。

看她跪坐在地上,两手贴着膝盖,有几分乖巧可怜的模样,分明是放弃抵抗了。

七映越看越想来上一脚,宫里头的那些太监都没有这样的,实在是……恶心得要命。

那位大人睨了她一会儿,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眼里隐隐约约有光芒闪烁,挥了挥手就让七映把人带走了。

*

二人被带上马车,也不知是去往哪里。

坐上没多久,巧莲就开始哭:“小姐,咱们怎么办呀……”

一想到要给打二十个大板子,而且还是打在那地方,巧莲想死的心都有了。

小鱼也没好到哪儿去,而且,若是真给发现了女儿身,那她们的身份势必是要暴露。

刚刚那人的话在她耳畔响个不停,她的x口跟踹了七八个桶似的上上下下。

她平素是有些混不吝,却从未遇到过这等情形,就算说是绝境也不为过了。

她把那个谢其枕的头砸破了,一旦身份败露,侯府很有可能就会自此被那个小心眼的丞相记恨……

“那位大人看着温文尔雅的,却没想到心肠这么狠……”巧莲哭道。

那可是二十个板子,她们两个女子比不得男人皮糙x厚,恐怕一板子下去就皮开x绽了。

小鱼道:“哼,一看就是个狗官。”

她咬牙切齿了一会儿,不知想到什么,竟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巧莲吓了一跳:“小姐……”

都这样了,四小姐竟然还笑得出来?

小鱼示意她凑近些,低下头在她耳边低低说了句什么。

巧莲的眼睛一点点地睁大,一脸匪夷所思:“原来刚才您那是在……”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