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青》by猛二哥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含青
作者
猛二哥
內容簡介

人生有早熟的事,就有后知后觉的事。

女性向

1.舌

含青把第一次给了秦于琛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因为这一次冲动彻底完了。

她急求一瓶后悔药,回到昨夜之前——搞笑,还是去买避孕药比较现实。

药店的阿姨语重心长:“哪有女孩子自己来买药的?”

含青想,她不自己来买,是指望她爸妈买,还是指望昨夜里x她那个人买?得了得了,这世上只有自己最可靠。

回家的路上她顺带买了一包烟,抽了一口就决定戒掉,她在巷南口的老体育馆天台待到下午四点,才决定回“家”。

如果算得上是她家的话。

她很晚回去,果然房子里没人,冰箱里还放着一捆挂面,但家里没有x蛋也没有青菜,她重新x上卫衣,去超市买x蛋和青菜。

因为天黑,又是一段下坡路,她带着手电筒。最近下了几天雨,今天虽然晴了,但是路面上的积水还没g,晚上很容易踩到水坑。

她是一路防着踩进水坑,但阻止不了别人啊。一辆私家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溅了她一身水,她都来不及骂,人家已经一百二十码开到了大马路上。

她住校,衣服大多数在学校,这是家里唯一一条宽松的运动裤。她私处还是很疼,情况似乎只能更糟。她后怕地想,自己要是得病了怎么办?

因为担心着别的事,收银员找了钱她却忘拿东西的事情也发生了。

“夏含青!”

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她才回过神,买的东西呢?转头看过去,秦于琛正站在超市的门口,手里提着x色的塑料袋。

他走上前,“裤腿怎么x了?”

“开车的没长眼睛,你不是今晚上的火车吗?怎么在这?”

“钱包让个孙子给偷了,身份证没了,上不了车。”

含青“哦”了声。

她走在秦于琛前面,过了超市的范围内,就没有路灯了。她打亮手电筒,与此同时,秦于琛的肩膀越过她,走在前面,顺便拿走了她手上的塑料袋。

已经路过他家了。

秦于琛送她到家门口,她问:“你吃晚饭了吗?我要煮面。”

他还真没吃。

吃了也得说没吃。

“没呢,瞎折腾了一天,喂,给我做碗面吃吧。”

“嗯,好。我妈也不在。”

听她说她妈不在,仿佛一下没了约束,秦于琛在她拿钥匙开门时就搂上了她的腰。含青很不自在,他身上的烟味那么清晰。

含青把父亲的拖鞋找出来给秦于琛:“你穿这双。”

秦于琛注意到拖鞋是从鞋柜里面那一侧拿出来的,于是问道:“你爸还不回来?”

“他搬出去了,一个月前就把自己东西都搬走了。”

“还是跟那个女店员?”

“听说给人家开了家花店,现在是老板娘了。”

含青的语气里听不出什么厌恶,只是在平常地叙述一件事。秦于琛很佩服她的强大,如果是他父亲出轨,还给掏钱给小三开店,他饶不了那对狗男女。

很遗憾,他没有体会这种事的机会,因为他没有父亲。

电磁炉水烧开,含青xx进去,再拿筷子搅散缠在一起的面。忽然,她的x房被另一双手掐住,不是温柔的抚摸,就是带着色情的揉捏。

那双属于男人的手并不满足于隔着衣服的接触,捏了两下,就顺着她衣服下摆进去了。

带着热度的手指穿进她的x罩,将她的x房整个覆盖,这次他的手与她的肌肤之间没有任何阻隔,他为所欲为地把那里揉成各种形状。

含青觉得自己的x房像一堆面团。

“面好了。”她微微一挣。

秦于琛松开她,顺便帮她把内衣从里面解下来。

朴素的运动型内衣很让人没口味,秦于琛随手扔进垃圾桶。

含青这才皱了眉头:“你g什么呀。”

“丑死了,给你买新的。”

“我上月才买的,太浪费了。”

她也只说了这么一句,并没有真正怪他把自己的内衣扔进了垃圾桶。秦于琛很欣赏她的性格,对什么都不过分执着,如果是他以前那些女朋友,肯定非得跟他较个究竟。

含青给他们一人盛了一碗面,不过秦于琛的面里多了一个荷包蛋。

味道不过马马虎虎,秦于琛却吃得很满足。饭后他洗了锅碗,含青去洗澡。秦于琛收拾完厨房,就翘着二郎腿坐在含青家的沙发上抽烟。他的抽了两根烟,见含青出来时上衣换了,裤子却仍然是被溅过污水的那一条。

“你就没其他裤子了?”

含青不像告诉他理由,在她看来,他们不过是一起睡了一晚上,身体的亲密不代表着亲密。

秦于琛是老手,脑筋一转就知道为什么她会穿着宽松的裤子。

他走过去抱起含青,把她放在沙发上,伸手就要去脱她的裤子。昨天晚上黑灯瞎火,就算做到很激烈的程度也不像现在这么难堪。

含青去抓他的手阻止,可她没有阻止他的决心,更比不上秦于琛的力气和熟练,挣扎了两下就被他得逞,将她的裤子连带着xx腿到膝盖处,“张开,让我看看。”

不要。

含青并住腿无声反抗。竹生

秦于琛单膝跪在地上,抬头好心地看着她:“撕裂了很麻烦。”

“你不要看了,没事的。”

秦于琛没了耐心,于是用严肃的口吻问:“那你是想去医院,让那些医生护士扒开你的腿看?”

含青从没听过这么露骨的话…如果不算昨晚的话。

她还是很怕去医院被陌生的人注视私处,于是放下了防线,让秦于琛轻而易举地搬开了她的双膝。

一想到他正在注视着自己都没有看过的地方,她脸红地要滴出血来。

秦于琛的视线里,一张妖娆的小嘴正在微弱地喘息,好像再吸引着他去亲吻。

这样蹲在一个女孩的腿间打量她的私处,真他妈的刺激啊。他一口含了上去,没有任何技巧,只是纯粹的吸吮。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快要让含青疯了。

“你别这样,秦于琛…好难受的。”

言语的作用微乎其微,秦于琛置之不理,他一口一口地吸吮,用唾液润x她的外阴,头皮上传来疼痛,那是含青抓住了他的头发。

等她底下的小口张开了充足的缝隙,秦于琛很突然地用舌头伸了进去扩张开,异物的入侵让含青浑身都麻了起来。

她正在经历着从未经历过的事,舒适的凉意窜上脊髓,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

“秦…于琛…啊…”她的声音支离破碎,理智也支离破碎。

忽然秦于琛猛地吸了一口,像是把她体内所有的空气都吸光了,在那一瞬间,她仿佛失去了x身,只剩下灵魂的存在,没人能够看见她,她也看不见任何人。

x身在麻木地流泪,灵魂却快乐到颤抖。

一股炙热的水流从含青的身下x了出来,秦于琛像是早预料到的一样先行多开,等那一股子x泉似地涌出后,他才又凑了上去,c厚的舌头一次性x过失禁后的阴部。

他自己也涨到不行了,同时解开了皮带,迅速褪去自己的裤子抚着热铁从含青的身下x了进去,迅猛地撞击。

含青被他撞得神志不清,她半张着眼,看着天花板上的霉斑。

耻骨承受着猛烈的撞击,就快要碎掉,但含青却不在意。

含青今天一共洗了三次澡。

xx和裤子都穿不成了,含青隔着被子踹了秦于琛的腿窝一脚:“你该回去了。”

“你家不是没人吗?再怎么也不能让你光着身子一个人在家。”

他转过来正对含青,手搭上她的背:“你放心,不会让被白x的。”

这话其实很伤人,但含青被人伤惯了,也不觉得伤心是多大一回事。不被白x的,那是妓女,不是吗?

她不说一句话,翻身背对秦于琛,闭上眼。

秦于琛和她认识很早,但也仅仅是认识,他们家在同一片区,街头巷尾邻里之间,都彼此认识。昨天晚上曹月过生x,请朋友们去酒吧。酒吧里的高中生还是很罕见的,尤其是她这种书生气的女孩子。

曹月罩着她,没让人灌她酒,后来曹月家的司机来接她时本来要送含青回家,但含青在酒吧门口看到那个抽烟的身影,就让曹月先回去了。

“小姑娘家的怎么来这种地方?”

秦于琛喝多了,也不确定眼前到底是不是含青。

“朋友生x,我出来时看见你,就让她先走了。喂,你喝了很多酒吗?”

“嗯。”秦于琛吐了口烟圈,烟雾把他们两个分割开,隔着一层熏人的烟气,含青文静的眼圈泛了红。

秦于琛刚在酒吧里和一个女人贴身热舞,关键时刻那女人来了姨妈,她说要给他口交,但秦于琛知道这种轻易要给男人口交的女人是吃过很多男人xx的,他也嫌脏,就拒绝了。

现在一身热,需要发泄。

含青穿着白T恤牛仔裤,眼里总是蒙着一层清冷的x雾。

他扔掉剩下半截烟,踩灭烟头的星点火光,将含青压在强上一顿x吻。

秦于琛是个尚可的男生。含青因为和他住在同一条街道上,对他的事情多少也有些了解。他xx生病前摆摊卖鱼,含青经常去他家买鱼,前几天去买鱼,发现他家摊撤了,隔壁鱼摊的老板给她称鱼时告诉她,秦于琛不去念大学了,之前攒下的学费都给拿去给他xx治病。其实之前秦于琛都不打算参加高考的,但因为高考市内前十名有补助金,他为了补助金还是去参加了考试。

秦于琛的成绩足够上顶尖的大学,但是他放弃了。他很早之前就计算过,有时间上学,他能挣更多的钱。

含青对男生没什么更深层次的见解,只要外貌好就算完美,何况秦于琛还很聪明。

于是当秦于琛说出想要x她的时候,她鬼使神差就答应了。

然而她忽视了“x”这个字的重量,电影或是小说里,男女主角都是缱绻深情的,亲吻占据大片篇幅——相较之下,事实又残酷又平淡。

别指望一个只想泄欲的男人能有多温柔。

当秦于琛的手伸向她xx时,她就后悔了,力气也比不过他,只能被他压在身下,以一种近乎强暴的c暴捅破她的处女膜。

黑灯瞎火,没有丝毫浪漫,只有现实冷冰冰地嘲笑她的冲动和幼稚。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