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by是豆丁鸭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执念 限
作者.是豆丁鸭

你喜欢我吗?因为你闻起来就是喜欢我的味道!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xE – AxO – 高x – 小甜饼
年上

黑道大佬攻×乖巧可爱杀手受

苏舸×宋海因

当天真可爱,不谙世事的杀手捡了受伤落难的黑道老大……

前面5章内拉了进度,后面会在番外补上!比心!

单向救赎,一见钟情, 非典型xeta变Omega , 受有人格分裂,杀手酷O(这个设定不会完全写出来,知道是这么回事儿就行)黑道也不会多写,主要是想用这个设定。

玫瑰是我偷的,

你爱的人是我杀的。

不爱你是假的,想忘了你是真的。

我有枪的话 可以保护你,也能杀了你。

可最后我还是会偷偷扔了它。

踉踉跄跄地跑向你说我好怕。

————柏林少女香评

01

他眼里有片湖,没有波澜,没有游鱼,没有声音,深不见底。

他心底住着八岁的宋海因,十四岁的宋海因,十八岁的宋海因,二十二岁的宋海因。

他们都为了保护同一个人而存在。

————————

“小海我先回去了,你一个人别收拾太晚。”女人戴上围巾,在门口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

她站在门口,冷风顺着她身后灌进来,尽管室内开足了暖气还是让宋海因打了一个冷颤。她指了指后厨的方向,“小南走之前煮了姜茶,记得喝了哦。”

“好啦,我知道了,椋姐你快走吧,”他搓搓胳膊抱怨,“风都吹进来冻着我了。”

李椋听他这么说还故意把门来回开,气得宋海因咧嘴,完了还站在门口笑完他生得比Omega还要娇气。

宋海因站在柜台前擦杯子,边擦边嘟囔,“我也希望自己是香香软软的Omega,结果只是有Omega的脾气,xeta的身体。”甚至比起一般xeta连信息素也感知不了。

在福利院的时候,因为宋海因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大家都认为他最后应该会分化成Omega,他自己也就这么认为了,结果过了分化期,同龄的其他小孩都被领走了他也迟迟没有分化,最后去医院检查,「腺体发育成熟,未显示分化迹象,xeta」。

一心以为自己是Omega结果最后却变成xeta,心理上难免会有些落差,不过xeta没有发情期,他又不受Alpha信息素影响,很大程度上对他后面十年的生活有很大的帮助。

李椋走后宋海因没待多久,他本就不太会处理这些杂事,最多帮忙擦擦杯子,收下钱。大晚上的这么冷也不想一个人在店里久待,擦完杯子就关了门,还顺便去隔壁快餐店吃了最近爱的x排饭。

电视上在播最近Omega诱拐案的新闻,犯人没抓到,反而接二连三失踪的Omega已经有十来起,在Omega稀少的社会环境下引起了政府很大关注。

反正诱拐这种事也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关他什么事,宋海因喝完最后一口茶,付完钱满足地离开。

戴上围巾和兜帽,嘴里哼着歌,心情大好的样子。事到如今除了不能变成Omega以外其他倒也没有什么不满足的,连开店这样的心愿都完成了,要是再遇到一个完美的Alpha就更好了,希望对方不要嫌弃他是xeta。

宋海因一个人住在一个租来的小屋,钥匙打开门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谨慎地推开门,不到十平的小屋一片漆黑,他没有第一时间开灯,只是皱着眉看着床铺的方向微眯起双眼。

“马上从床上滚开。”他声音不像平时那样清透可爱,冷冷地散出杀意。

“别动怒,“我是来找你谈生意的,”那人从床上站起来,叫了他一声,“Eleven。”

“不接,我不缺钱。”宋海因拉开门,往外面站出去一点点,“赶紧滚。”

“别这么快拒绝,报酬够买十个你的咖啡店了。”他把一张照片放在床边的桌子上。出去的时候肩膀无意蹭到宋海因的围巾,他又转过来低下头笑眯眯地看着他,“可惜了这么一张漂亮可爱的脸。”

他显然注意到了宋海因的眼神,识趣地退开。

宋海因知道他在嘲讽自己,换做十七八岁的时候他肯定是冲上去把对方打断一条腿才会停手,不过现在,他已经不怎么在意别人的看法了。

他纠结地盯着床单看了好一阵子,最后无奈地扯下来换上了新的。

宋海因并不是有什么洁癖,只是单纯不喜欢自己的私人领域染上其他人的气息,那怕他其实完全闻不到刚才那人的信息素。

换完床单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 床头小铁盒里面糖果已经吃完,只剩下几张彩色糖纸,被他拿出来叠成了千纸鹤。

楼下就有便利店,他很快就下楼买了一大包,收银的阿姨看他经常来买,又长得可爱,每次都会多送他几颗零散的牛x糖。

宋海因并不是喜欢吃甜食,只是小时候照顾他的修女说甜食会让心情变好,是一种会产生快乐的魔法。

他嘴巴里含着糖,甜滋滋的,心情很快变得好起来,刚才的不快立马烟消云散,连路边短路一闪一闪的路灯都变得不那么令人心烦。

上楼梯的时候他闻到了一阵好闻的味道,说不上来是什么,总之让人心痒痒的,起初没太在意,走了几步之后那味道又飘了过来,甚至比之前更浓了,差点让他晕了头。

他很快就找到了那味道的来源,眼前的人面容g净,只是皱着眉闭着眼,满脸的痛苦。

宋海因歪着头看他,完全没有多在意他正在流血的肩膀和大腿。鼻子深吸了几口气,又低头在他脖子周围闻了两下,虽然这个人全身都隐隐散发着同样的味道,但是受伤的肩膀处更浓。

他略带好奇地伸手蹭了些他肩上的血放到鼻尖嗅,味道有些冲头,但是很香,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像什么。他把手指含进了嘴里,腥甜的味道直冲喉头,带着那股微醺的味道,噼里啪啦地瞬间让他全身毛孔炸开。

皮肤上像是有电流刺过的酥麻,每个细胞都在欢快的沸腾,感官都变得模糊起来,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觉得恶心又奇怪,但是身体的本能像是无法拒绝这味道一样,宋海因盯着他出了神。

眼前的人突然睁开眼睛,把宋海因吓得直接跳起来后退了一大步,原本就是不到两米宽的小巷子,后背一下就贴到了墙。

从刚才宋海因过来的时候苏舸就醒了,x香的橘子味儿,是个Omega,味道很淡,不靠太近几乎闻不出。他观察了一下并没有戴抑制环,味道这么淡或许还是未成年。

两人对视了半晌,苏舸猛地偏头咳出一大口血,宋海因这反应过来,把糖放进兜帽里,蹲xx一手托着他的膝盖弯一手扶着腋下,直接把人横抱了起来。

苏舸:!!!???

苏舸甚至还没搞清现在的状况,已经被人抱着走到了巷子口,宋海因停了一下,脚步没迈出去,一个膝盖着地稳稳地将苏舸摔在地上,头还直接砸在了他x口。

宋海因抬起头揉着鼻梁,“对不起啊,我没搬过这么重的东西。”

“……我可以自己走。”苏舸咳了几声,他希望自己完好的肋骨没受伤才好。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