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信息素,该死的甜美》百度云txt全文阅读顾云舟景郁作者策马听风

京都上层名流都知道,景家的大少爷景郁十三岁分化成顶级Alpha。

但没人知道这个顶级Alpha,其实是个病秧子,毛病超多,超难搞。

顾云舟凭着跟他配比度高达90%的信息素,成为这位大少爷的一颗药。

直到出现了一个跟景郁配比度99%的Omega,顾云舟在景家的处境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顾云舟:呵,不稀罕我身上的信息素?行,我走!

高大英俊的Alpha将顾云舟摁在沙发上,他的牙抵在那截白皙修长的后颈,双眼赤红,眼底燃烧着妒火。

“你是我的药,这辈子只能治我的病!”

第 1 章

五月的蔷薇花正是开的浓时。

细长的枝条上,簇着色泽浓郁的花朵,艳丽浓稠,顺着庭院的围墙攀援而出,颇有一种‘满园春色关不住’的错觉。

这种时节最适合开露天派对。

今天是京都顶级豪门景家攒的局,受邀的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上层名流精英。

景家的佣人从下午就开始忙碌,直到现在才腾出功夫休息。

几个佣人聚在一起,聊着聊着,就忍不住说起了最近发生在景家的大事。

“小舟这孩子也是可怜,十一二岁就被父母送到景家,到现在都八-九年了,哎,还以为他能嫁过来呢。”

“只能说幸亏没完全标记,他跟少爷的信息素是90%的契合度,现在来了个99%,要是被彻底标记了,那一辈子就毁了。”

“这就叫什么人什么命,在景家白吃白喝这么多年,衣食住行哪一样亏待他了?”

“话是这么说,但总觉得很可惜。”

“有什么好可惜的?说是送到景家养,明眼人都知道拿了钱的那叫卖。”

“说起这个,我记得当初给了他家不少钱吧?”

“具体金额我不知道,但按照景家的阔气劲儿,应该够这辈子花了。”

这些或惋惜,或嘲讽的闲话,被路过的男人尽数听到了。

那双隐在黑暗里的眼睛,却没有掀起一星半点儿的波澜。

他像是没有听见似的,并没有过多停留,直接迈步离开了。

景家的中庭种了不少高大挺拔的梧桐,路灯在上面铺了密密麻麻一片橘色的光,树叶投下来的光斑落在了男人的身上。

他穿梭在那片梧桐树下,那张清隽俊秀的脸忽明忽暗,让人窥探不出上面的情绪。

比起这里,景家前面正在开派对的庭院就要繁华热闹很多。

隔了这么远,顾云舟仍旧能听见那边的动静,他抿了抿淡色的唇。

突然一个高大的人影,从一棵梧桐树的阴影里探出。

顾云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拽过去,然后摁到了c大的树g上。

那人利索地将顾云舟的双手反剪到腰背上。

另一只手扣着顾云舟的后颈,腿则抵着他膝后的腘窝。

对方的唇覆在顾云舟耳边,然后轻笑了一声,“呵。”

嗓音低沉撩人,但却带着十足的恶意。

顾云舟的脸被迫贴在c糙的树g上,他挣扎了一下,根本动弹不得。

对方比他身形高大,力量也比他强悍。

这是Omega跟Alpha从本质到天赋,无可跨越的差距。

顾云舟见挣扎不过,索性就不浪费力气了,他冷冷地问,“傅雨棠,你想g什么?”

傅雨棠,这个名字听着斯文儒雅,但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他跟顾云舟信息素的匹配度高达99.99%,自第一面儿开始,他就盯上了顾云舟,直到现在也没想放过顾云舟。

“半年没见,很想你。”傅雨棠的嗓子仿佛被美酒熏过似的,既低又哑,带着撩人的醉意。

顾云舟没有半分波澜,他警告道,“我劝你在景家安分些,要是被景郁看见了,谁都不能保证你会不会在医院再躺半年。”

上一次傅雨棠x扰顾云舟x扰的太过分了,跟景郁打了一架后,回家又挨了亲爹一顿毒打。

据说要不是傅雨棠的母亲拦着,他妥妥被送到重症病房。

傅雨棠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危险地眯了起来。

每次从顾云舟嘴里听到景郁这个名字,他都觉得分外刺耳。

心底越是阴鸷戾气,傅雨棠面上笑的越是甜。

如同沾了蜂蜜的螯针,x去外面那一层蜜糖,里面那根尖锐的毒刺足以要人命。

“听说景郁身边又来了一个新宠物,你确定你在他心里还能重要?”

傅雨棠的尾音上扬,调子懒洋洋的。

顾云舟冷着声音说,“关你什么事?”

听出他话里的不悦,傅雨棠笑的更甜腻了,那双桃花眼内勾外翘,极是蛊惑。

“怎么不关我的事?”傅雨棠低头嗅着他腺体的位置,“只要是你的事,我都管得着。”

有一丝丝香气从那截白皙修长的后颈飘出。

若隐若现,像一把撩人的小钩子,勾的人心底痒痒的。

傅雨棠的双眸越发幽暗,眸底深处翻滚着既恶又邪的情-欲。

他骨节修长的手,扣住顾云舟白皙的后颈时,如同攀爬上了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

与此同时,信息素也随之铺张开来。

密密匝匝像一张网似的,将顾云舟一点点罩住。

然后蚕食着他的理智。

顾云舟额角的碎发渐渐被汗浸x了,过分白皙的面容也染了薄红,像晕开的胭脂那般诱人。

见顾云舟在他信息素的影响下有反应了,傅雨棠才笑了起来。

“你看,这世上没人能比我们更契合了。”

顾云舟别开了脑袋,满脸厌恶。

但后颈的腺体散发出更多的香气,像夏x化开的蜜浆那样甜。

Alpha跟Omega的信息素是相互影响的,顾云舟只是稍稍回应了一些,就足够身后这个跟他99.99%契合度的Alpha疯狂。

傅雨棠的眸色猩红,呼吸也很灼热。

他死死锢着顾云舟,然后轻声蛊惑,“小舟,你多释放一些信息素,乖。”

傅雨棠沙哑至极的声音,多了那么几分难耐的意味。

顾云舟现在释放的信息素,不足以让傅雨棠当场完全标记他。

摩挲着顾云舟腺体的动作从轻柔变得用力,在顾云舟修长的后颈留下了一片刺目的红痕。

但陷入发情期的Alpha,这个时候根本没心思在意这些细节。

傅雨棠张口在顾云舟的侧劲狠狠咬了一口。

顾云舟抽了口凉气,他压下心中的厌恶,又控制着自己又释放了一些甜腻诱人的信息素。

傅雨棠原本就稠丽浓艳的五官,在情-欲的灼烧下,更是俊美无俦,惊为天人。

顾云舟的温顺取悦到了傅雨棠,他暗哑的声音满满当当都是欲望。

“小舟,真乖。”

不知不觉中,傅雨棠松开了顾云舟的双手,只是掐着他收窄的腰。

双臂获得自由的顾云舟,他被信息素折磨的也很难受。

大口大口呼吸了好一会儿,顾云舟才颤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管防止Alpha发情的x雾。

第 2 章

等有人察觉到不对劲赶过来时,傅雨棠的信息素铺天盖地都是。

现场还没有被标记的Omega,在这样浓郁的气息下,承受不住的昏了过去。

只有跟傅雨棠信息素匹配度,达到80%以上的Omega,才会被引诱的出现结合热症状。

好在这里除了顾云舟以外,没人能和傅雨棠有这么高的配比度。

傅雨棠好像完全失控了,释放的信息素霸道,又具有很强的攻击性。

Alpha的信息素,包含告警信息素,以及支配信息素。

一个Alpha的体内含有上千京分子的警告物质,在1秒之内从警告者扩散到被警告者。

在场有不少Alpha,在傅雨棠强势的气场下,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空白。

半年前,傅雨棠就搞出过这么浩大的声势,然后被家里勒令不许见顾云舟,更不准招惹他。

没想到才过了半年,傅雨棠就不长记性的来景家找顾云舟的麻烦。

傅雨棠的父亲傅汉擎,此刻一脸的铁青,额角的青筋也一根根突起。

“兔崽子,你他妈是想气死你老子?”

傅雨棠被顾云舟x了一脸防狼x雾,眼鼻口灼的能呛出火,就连面颊也火辣辣地疼。

即便是这样,他仍旧死死地掐着顾云舟窄细的韧腰,不肯松手。

顾云舟也撑到了极限,漆黑的眸子荡着水色,x润的一塌糊涂。

见自家老子暴怒了,傅雨棠根本不怕。

被顾云舟阴了一把,他现在也很难受,眼睛发着狠,但唇角依旧挂着笑。

他挑起顾云舟一缕头发,然后轻佻地放在唇边吻了吻。

“我跟他都这样了,放手肯定是不能放手的。”顾云舟柔软如绸的发丝,被傅雨棠夹在指尖把玩。

他的调子懒懒散散,身上透着一种名为‘混账东西’的纨绔气息,当着景家现在当家人的面,他也可以大言不惭。

“正好景家又找了一个跟景郁匹配度高达99%的Omega。”

傅雨棠笑看着景正林,“不知道景伯伯,能不能割爱一下,把顾云舟送给我?”

顾云舟的x雾让原本处在发情期的傅雨棠冷静了下来。

虽然有点疼,但被信息素勾起来的燥热,已经压制住了。

顾云舟却没那么好受,整个庭院都是傅雨棠的信息素,他已经开始出现结合热了。

要是再不标记,或者是打抑制剂,可能命都会没。

看着情况越来越不好的顾云舟,景正林皱了皱眉头,原本立体深邃的五官,因为这个动作更加凌厉了。

但他开口倒是温和,有着长辈对后辈的亲善。

“现在云舟很难受,先给他打一针抑制剂,至于你跟他的事,等云舟清醒了,你问他的意思吧。”景正林道。

他这话说的像开明的大家长,顺便给了傅雨棠一个台阶下。

傅汉擎不想把事情闹大,他瞪了一眼傅雨棠,吼道:“还不快放了云舟!”

傅雨棠并不想这么罢手,他是一定要得到顾云舟的。

但顾云舟给他x了阻隔信息素传导的药剂,他现在就算想咬顾云舟的腺体,做临时标记都不行。

不过等药效随着新陈代谢消失,他仍旧可以标记顾云舟。

哪怕只是临时标记,他都想让顾云舟染上他信息素的味道。

可看见顾云舟难受的样子,傅雨棠又担心对方捱不到他药效代谢的时候。

顾云舟面上是大片大片的红晕,眼角都染了绯色,黑色的瞳仁却十分亮,仿佛沁了水的黑曜石。

以往浅色的唇,此刻像碾碎淌着汁水的xx一样艳。

染了情-欲的顾云舟出奇的好看。

傅雨棠真不想将这样的顾云舟交给别人。

即便他的结合热被迫中止了,但看见跟自己高达99.99%契合度的Omega在发情,也会占有欲爆表。

傅雨棠低头狠狠嗅着顾云舟的后颈。

就在傅雨棠纠结着拖延时间的时候,一种强势霸道的信息素,让他顿感警惕。

如果说傅雨棠的信息素,如同深秋早晨的浓雾,将顾云舟以及景家的庭院彻底淹没。

那么,现在快速朝他铺张过来的信息素,仿若燎原之火那样势不可挡。

猩红的火舌驱散了顾云舟周围的大雾,将他包裹,然后缠绵的x舐。

傅雨棠现在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只是本能的觉得危险。

景家庭院的路灯散着橘色的光,这种暖光并不刺目,但光照很差。

一个高大的轮廓由远及近地走来。

虽然光线不佳,但Alpha的视力极好。

傅雨棠能清楚地看见那人狭长的眼眸里,夹裹着被冒犯到的盛怒。

药剂让傅雨棠的反应要比平时慢了许多,不等他反应,对方已经欺身而上,扣上他的手臂,然后重重砸向了树g。

肩头撞上梧桐时,傅雨棠闷哼了一声。

掌状的嫩绿色树叶大片大片掉落。

微凉的枝叶拂过顾云舟的脸,他涣散地看着那些落叶,浑身软绵绵的,榨不出一丝力气。

不断有热气从他体内透出来,顾云舟的呼吸变得缓慢,但x薄出来的热气,却灼的吓人。

直到他被一个人捞到怀里。

闻着自己熟悉的气味,顾云舟才终于像一条重新游回水里的鱼。

他把脸埋到了对方的衣领里,大口大口嗅着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傅雨棠怀里一空,人已经被抢了过去,他的目光彻阴冷了下来。

傅雨棠刚想将顾云舟夺过来,没想到阻隔信息素的x雾药效慢慢消失了。

扑面而来辛辣的信息素,像是被高温轰炸的玻璃片,从四面八方涌来,猛地钉入他身体的每个细胞。

傅雨棠疼的呼吸都停滞了片刻。

在他愣神的功夫里,整个人被一股强悍的力量掀翻了出去。

肩胛骨刚着地,一只脚就踩到他的肩上。

傅雨棠顺着那截修长有力的腿,望向了那个抱着顾云舟的Alpha。

他的眉骨很高,修长的浓眉之下,是一双线条凛冽的凤眼。

那双眼这么无波无澜地望着一个人时,像是窥不见地的无尽深渊,从内自外地散着令人寒噤的冷意。

景郁居高临下地看着傅雨棠,削薄的唇抿成一条线,如刀一样凌厉。

他抬脚直接踢断了傅雨棠的手臂。

骨节错位的声音,在安静的庭院响起,清脆的有些瘆人。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