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女配专治各种不服》百度云txt全文阅读苏薏江沉作者鹿瓷

失踪 多年的苏家二女儿有朝一x终于被热心记者给找了回来,彼时的苏家已有一位姐姐和弟弟,儿女双全,夫妻和睦,公司蒸蒸x上,于是夹在中间二女儿就成了多余的那个。

偏心父母:“你能回来是你的福气,别把乡下的那些坏毛病带来,给公司丢脸。”
貌美十八线姐姐语气施舍:“你最好记住,将来家里的家产没有你的份,如果你听话的话,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房子。”
被宠坏的足球新星弟弟眼神嫌弃:“乡巴佬滚远点,在学校里别跟我说话,我可不想被朋友指指点点。”

连拿了穿书剧本的女主角都对她加倍防备。

更何况他们还发现,刚转校的苏薏,就和年级里那个人人避之不及的阴郁少年混在一起。

就在所有人等着看她的笑话时,却被苏薏拿到的一个个惊天荣誉给砸蒙了。
众人:怎么跟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苏薏:哦,该配合你们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一段时间后,苏家父母发现,这个多余的的二女儿本以为是根x,没想到是个宝藏。

生于泥潭的江沉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直到那天,一个有着天使面孔的少女走到他面前,成了他的光。
那时他发誓,要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放到她面前。

第1章

八月末,晚风透着闷热的暑气,远处传来阵阵蝉鸣,湖畔别墅的大门前,几盏路灯明晃晃地亮着。

外面停着一辆黑色小轿车,车门打开,地上放着一些行李。

“实在是感谢你们,能帮我们将二小姐找回来。”保姆何妈对面前记者感激地说着。

穿着休闲装,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男人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一贯的职业正直表情:“没关系,寻找真相原本就是我们记者的责任之一,这两年的时间也总算没有白费。”

何妈看着一旁戴着鸭舌帽低着头,自己提着行李的小女孩,眼眶微红,不由得点了点头。

她在苏家已经生活了很多年,苏家的三个孩子都是她看着落地的,尤其是二小姐,刚生下来白白嫩嫩,像块水豆腐一样,小时候更是乖巧可爱,聪明伶俐,学什么都快。

苏老先生跟老夫人更是将二小姐疼到了骨子里。

甚至还给了二小姐公司百分之三点七的股份作为生x礼物。

只是可恨那该死的人贩子。

自二小姐失踪后,苏老先生跟老夫人更是急火攻心齐齐住进了医院,差点病危。

苏家报了警,可当年的监控不像现在这么发达,人贩子还专门走的胡同小路,这案子就一直被耽搁了下来。

苏老先生跟夫人去世前还惦记着二小姐。

还好两年前这位记者听说了这件事,就主动热心帮忙寻找。

总算是找到了。

记者身后的摄像大哥记录下了这感人的一幕。

“夫人和先生还在往回赶,辛苦你们了,你们进来坐会吧。”何妈说。

年轻男人拒绝道:“不用了,我们主编还等着我的稿子呢,就不留下来了。”

他目光落下,对苏薏说:“小姑娘,我们走了,有什么事就联系我们。”

女孩眼神纯净,对着他点了点头。

“那……路上小心啊。”

送走了记者和摄像,何妈对着面前衣着朴素的少女说:“二小姐,我们进去吧。”

何妈自然伸手去接她的行李,苏薏随口拒绝:“不用,我自己提。”

少女的音色低悦清凉,让何妈愣了下,转眼间,女孩便独自提着大包小包走了进去。

客厅面积很大,挑高的设计,装饰奢华,头顶的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晕,各种价值连城的摆件,处处显示着奢华。

只是偌大的客厅一个人也没有,很安静。

何妈多年来第一次见这位二小姐,一时不知如何相处,搓着手小心道:“二小姐,先生跟夫人这会还在路上,大小姐她也在赶回来,小少爷在训练,这会估计……也快回来了。”

失散多年的亲人重新回来,这么重要的事,一家四口居然整整齐齐地都不在。

果然不受重视。

苏薏想起在乡下一个月前做过的一场梦。

梦里的她穿进了一本叫《错过的流年》的狗血青春疼痛小说,角色还是最讨人嫌的x灰女配。

x灰女配本是苏氏集团的二少苏宏天的第二个女儿,当年苏老先生还在掌权时,大伯一家连连生了两个儿子,二少苏宏天夫妻俩只却生了两个女儿。

彼时跟大伯家明争暗斗多年的苏宏天夫妻俩眼看公司继承无望,还被人羞辱生不出带把的,便将怨气撒在了这个二女儿身上,认为是她了断了自己继承的希望。

只是看在苏老先生跟老夫人疼二女儿的份上才对她稍微好点,可一个女孩再受宠又有什么用,苏氏公司还是要男性继承的。

于是后面二女儿丢了他们还不想报警。

二女儿丢了后,苏老先生一度对苏宏天夫妻俩失望至极,直到两年后他们生了一个儿子,眉眼有些像二小姐才对他们上了些心。

后来大伯在公司里不小心犯了错,二少夫妻俩趁机暗中推波助澜,使得事情越闹越大,苏老先生大怒之下将大少赶出了公司。

苏宏天得以顺利地继承了公司。

大女儿上学期间就被知名经纪人看中挖到了娱乐圈,小儿子也成了学校足球队的明星,带领球队披荆斩棘,夺得市联赛的冠军,儿□□秀夫妻和睦事业顺遂,让苏宏天夫妻两人成了众人眼中的模范夫妇,只是不知何时,多年前苏宏天丢了一个女儿的消息突然流传了开来。

为了防止流言四起,苏宏天赶紧对外承认此事,并借口说是不想占用公共资源才没公开,夫妇俩一直不放弃寻找,还专门建立一个了帮助失散家庭找回孩子后的心理愈合的基金会,被市民们称赞良心企业。

后来x灰女配被找了回来。

苏宏天夫妇俩并不想要这个曾经带给他们羞辱的多余女儿,只是骑虎难下,加上还想要回二女儿手里最后一点的股份需要签字,才勉强接受她回来。

回来后的二女儿发现爹不疼娘不爱,不仅同学,连兄弟姐妹都嫌弃她身上的乡下习惯,让x灰女配的心理渐渐变得扭曲。

在遇到帅气俊朗的校园风云人物男主时喜欢上了他,可这种通常结果都很惨,连亲兄弟姐妹都帮着女主,坏事做到了一定程度,x灰女配就顺应读者们被祭天了。

这几天发生的事无一不在印证着她那天做的梦。

苏薏心知肚明,面上却不动声色,淡然地说了句“好”。

“二小姐您先坐着,我去给给您收拾收拾房间。”

“嗯。”

苏薏环视了一圈,将鸭舌帽摘下,坐在沙发上,拿出翻盖手机。

手机里有好几条未读消息。

【薏薏,你到了吗?】

【到了给妈妈回个消息吧。】

发短信的人是她的养母方晴兰,一个老实本分的乡下妇女,这次她被寻回去,本想带她一起过来看看,可方晴兰怕苏薏的亲生父母嫌弃她就拒绝了。

【到了,你跟爸爸吃过了吗?】

【正吃呢,你家里人都在不在啊?】

望着屏幕里一如既往关心的语句,苏薏垂着长睫,嘴角向下抿,克制住涌动的情绪。

方晴兰回得慢,苏薏正打着字,门口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大门打开,一个人高马大的少年一手控着球走了进来。

他穿着蓝色球衣,满头大汗地将足球随手丢在一边,一手扇着风,就要坐在沙发上。

看到沙发旁已经坐了一个少女时,突的xx停在半空。

少年五官轮廓清秀流畅,细碎的黑发汗x,许是年纪还不大的样子,透着些许青涩,眼珠漆黑,看到苏薏时愣了下,皱着眉盯着她看了好一会,xx墩才慢慢定下。

“喂,你就是何妈亲戚?”

苏薏正要回答,少年突然认定了般,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两条胳膊向两边一摊,大爷般地吩咐:“去给我倒杯水过来。”

她?

苏薏盯着少年的眉眼,这人应该就是书里她的弟弟苏岭。

由于是被父母认定的“小福星”,苏岭从小被宠的无法无天,是学校足球队里的前锋,球技不错,后来还被选进了国外知名俱乐部,成为国际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只是现在成天不好好学习,连姐姐的话都不听,可神奇的是,他却意外听女主角的话。

或许这就是女主角的光环。

她的姐姐跟女主角是闺蜜,经常请女主角来家里做客,在第一次来撞见洗完澡出来系着个浴巾在走廊后,苏岭就喜欢上了这个温柔如兰般的女孩。

为她和别人打架,考到年级前十,一点点变优秀,后来他在入选国外俱乐部时被人恶意中伤,差点放弃俱乐部资格,是女主鼓励他坚持下去,在夺得第一个足球冠军后借着醉酒表白,被拒绝后还哭哭啼啼地威胁男主要照顾好她……

一青春期中二少年。

苏岭等了好半天,非但不见苏薏起身去倒水,反倒坐在原地不为所动,脸上还带着笑。

这他妈在笑话他???

苏岭拧起眉,指着她说道:“喂,说你呢,你这人听见我刚说的话没有?”

何妈从楼上下来时,见这一幕赶忙上前解释:“小少爷她可不是别人,她是你的二姐苏薏啊,刚从外面回来。”

苏薏?

苏岭愣了一下,脑海里隐约想起那天爸妈说他有个二姐要从乡下来着……

就是眼前这个乡巴佬?

苏岭扫了眼她脚边几件穷酸的行李,又看向她。

少女的长睫浓密卷翘,嘴唇小小的,鼻梁秀挺,皮肤在灯光下有几分冷白的味道,颇有几分不食烟火的味道。

只是她垂目敛眸,自顾自地拿着一款破翻盖手机,细白的手指在上面敲敲打打,半点也没把他的话放在眼里。

这就是乡巴佬刚来的态度?

这也太嚣张了吧!

他爸妈好心把她从那种破烂地方找回来,不应该感激涕零讨好他们的吗?

拿着个早八百年他就不用的破手机拽什么拽?

这一言不发的样子看在苏岭的眼里就是明晃晃地挑衅。

苏岭从小到大都被人捧着宠着,没谁敢这么无视他的,当即怒视她:“喂,你个乡巴佬耳朵聋了啊?”

“乡巴佬”几个字让苏薏打字的动作一顿,眉间不适地拢了下。

终于,苏薏抬眸,目光落到旁边怒气冲冲的少年脸上。

书里说过苏岭的本性不坏,只是从小养尊处优,身上多多少少有些豪门少爷的脾气,梦里的她不知道,一味地讨好他,可她用错方法,常常当众发生闹剧让弟弟丢脸,惹得苏岭对这个原本就没什么感情的二姐更烦更讨厌。

甚至还当众和女主一起狠狠羞辱过苏薏。

可她不是梦里的苏薏,更不会犯贱去讨好他。

面对女主的x狗,她也没耐心跟他培养亲情。

苏薏看着他问:“你说什么?”

苏岭得意地笑了下,挑衅似的一字一句:“我说,你是个乡巴佬,村姑!”

见两个孩子剑拔弩张的,沈妈赶紧劝:“二小姐,小少爷,你们别……”

空气静了几秒。

就在苏岭以为苏薏怕了的时候,苏薏眨了眨眼,忽然对他开口:“刚刚谁家的狗在叫?”

苏岭脸色微变:“你……”

话一出口,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急忙刹住口。

可是已经晚了。

沈妈当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慌忙低下头忍住。

苏岭脸色瞬间黑了。

此时苏薏已经发完消息,合起手机起身,弯身提起脚边的行李,微微侧过头,那双凌凌的清澈杏眼透着微冷:“建议多吃点猪脑,吃什么补什么,别整天只知道训练长个子不长脑子。”

毒舌的很。

你他吗……苏岭简直要气死了,正要起身时忽然愣了下。

等等,她怎么知道他每天都要训练的?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