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陷落》百度云txt全文阅读江舟雪黎岸风作者鱼眠于海

黎岸风是打了群架被迫转校的“问题学生”。

因为那张脸,总有女生大着胆找他讲话。可他高冷又傲慢,连个眼神都不给。

班级第一的乖乖女江舟雪是他同桌,也被他带沟里,一起逃课还为他顶撞了老师。

大家都说江舟雪栽了,结果还没到高三毕业,江舟雪就和他提了分手。

“你别后悔。”
黎岸风红着眼睛松了手,再没回过一中。

七年后。

黎岸风路过公司休息室时瞥了一眼,刚巧在过来谈合作的人里,看到了那个从来只肯在梦里出现的人。

她旁边坐着他不认识的男人,两人拿着企划案低头交谈,摇摇晃晃脑袋都快碰到一起。

“江舟雪。”
黎岸风推门进去,在她呆愣的视线下抽走她手里的文件,漫不经心地翻看,“谈发行是吧?来我办公室,我们慢慢谈。”

后来合作谈崩了,他又千方百计把两人绑到一起。

他就想听一句她后悔了,却x着她说了,“黎岸风,你觉得你对我的还是喜欢吗?”

他才真的后悔起来,哑着嗓子,一遍又一遍地对她说:“再和我试试好不好?”

初春,清晨刚落过一场小雨,空气中飘散的潮抚过面颊,钻入鼻腔,是不大舒服的粘腻感,蔓延到全身。

分明还未到x昏,阳光也未能穿透灰色卷云拥抱大地,只有写字楼里的白色灯光不带温度地直s下来,无情地打在光洁的地砖上。

哒哒哒几声的高跟鞋响动,洗手池处好几个女人边补妆边享受着八卦时间。

“听说市场部严副总监那事了吗?”

“就他到处吹市场部Q1营收的30%都来自他企划案?他见人就吹。”

“是啊,那个企划案说是他手下那个江舟雪做的。”

“我就说,他那个样子怎么当上副总监的。”

“江舟雪就由着他抢功劳?”

“遇到这种上司怎么办?江舟雪再怎么也只入职了两年。”

“我看好她升得比严副总监高,她今天下午负责给环宇公司做简报呢!”

会议室内简报行至尾声,江舟雪站在最中心的位置,她穿着薄荷绿衬衫,xx是米白色半身裙,波浪卷的长发搭在肩头。再一看,就能发现她长了一张极其妍丽的脸,明眸皓齿,朱唇樱润。杏眸里全是光亮的神采,唇间挂着一抹笑,谈吐间全是自信,整个人闪闪发亮。

她做着总结陈词,“综上所述,我们将推出这些方案来优化《无限刺杀》,让它在手机上也能丝毫不减魅力,并且更适应触屏x作。”

与环宇公司的员工握手说完场面话这个案子就算告一段落。

江舟雪扯了纸巾擦去额角的汗水,喝完矿泉水瓶里最后一口水,将空瓶和纸巾一同扔进了垃圾桶。

“非常漂亮的PPT,解说也是一如既往的精彩。”严川鼓了几下掌。

严川是江舟雪的顶头上司,市场部副总监,三十五岁的成功人士。

“谢谢夸奖。”江舟雪嘴角翘起,眼底却满是清冷地看着对方。

眼看着严川的手就要往她小臂这边搭,江舟雪不动声色将手里企划案的文件夹往他手旁一挡,换了个双手抱臂的戒备姿势。

严川也只能不自然地将手揣回兜里,讪笑着,“小江,这个案子搞定了,今晚赏个脸,我在bonjour订了位。”

bonjour是公司附近商业中心的高档法国餐厅,位子难订得很,往往要提前好几个月才行。

江舟雪敛了笑意,皱起眉头,一脸苦恼,“今晚还有个企划案要赶,准备开OT了,怕是要辜负副总监一番好意了,先失陪了。”

看到江舟雪的身影从视野里消失,严川冷哼一声,都打压她两年了,还是不会做人,冷冰冰的。

江舟雪回到工位,拿出手机翻看着会议期间收到的信息。大部分无关紧要,只有一条她闺蜜的她挑了回复过去。

落了严川面子,她预感明天不会太好过。

事实证明,预感是对的。

她从总监办公室出来,李暮就凑上来问,“又给你了什么难题?”

“去xC公司谈手机版代理权,《裂缝》的。”

李暮没控制住爆了句c,接着说:“他这是明摆着让你吃瘪!”

xC公司手底下有个极出名的NIX工作室,三年前NIX的游戏制作人VENTUS做了一款叫做《裂缝》的独立游戏轰动业界,几乎包揽了当年的独立游戏奖项。之后NIX工作室被xC公司收购,主攻主机游戏,两年时间里靠着无数奖项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游戏开发公司,甚至在国际也产生了广泛影响力。

最关键的是,从未涉及过手机平台移植。

江舟雪纠正着李暮的说法,“不是我,是我们,你也有份,准备一下,一起写企划案吧。”

“殃及池鱼!”李暮一脸的愁云惨雾。

“钦定的!”

李暮是江舟雪的学长,比她早两年进公司,刚进市场部,也是李暮带她过的试用期,之后两人搭档也变得顺理成章。

听到两人的对话,公司新来的实习生发出一连串疑问:“是那个xC公司?那个老总才二十四岁,业内青年才俊,长得帅到可以拍电影的那家xC?”

李暮看着花痴的实习生觉得好笑,“是啊,不是那家还有哪家有《裂缝》的版权。”

李暮继续揶揄着实习生:“我看你对他们家老总兴趣很大啊?”

“当然了,业内最帅不为过吧,雪姐你说是不是?”少女快冒出星星眼来。

江舟雪想了会,答道:“嗯,帅的。”

从高中开始就是他们学校的校x,杂志上的y照和采访视频都是无死角的池面,少年感褪去之后,虽不见得有多沉稳,穿上西装也是十足的精英范。没什么变化的大概是大部分情况都不喜欢笑,镜头前的他还是那个高岭之x,以前学渣的时候他就傲慢得不把人放眼里,现在更是恃才傲物,言辞之间从不遮掩自己的才华,仿佛他获得的财富和地位都是本该如此。

说不上是工作需要还是她潜意识的在意,黎岸风的新闻报告她看得不少,他的履历漂亮得能令所有从业者艳羡,同龄人没几个能做到这个水平,包括她自己。

他这副样子,该是符合了她当初的期许……

“雪姐你要是去了见到了他们黎总一定要回来告诉我是不是真的像杂志上那么帅啊!”

江舟雪皱着眉头:“哪那么容易见到他们老总。”

不会的,不会那么凑巧碰见的。

是去和商务部谈,他那么忙,不会管代理权的事情。

一遍又一遍在心里用客观事实说服自己,给自己勇气。

连x加班赶出企划书的二人已经到了xC公司的楼下。

李暮:“其实这个案子失败了也是理所当然,xC看起来对手机市场份额就没意思,不然《裂缝》早就上手机了。”

江舟雪把企划书在李暮面前晃了晃,“万一呢?不来怎么对得起写企划案的自己。”

“那不还有加班工资聊以慰藉么?”李暮嘟囔了一句。

李暮这人比较纯粹,给钱就办事,公司OT工资高,让他昼夜不停他也心甘情愿。

江舟雪笑了笑,“学长是不是在准备老婆本啊?”

“嗨,家里催,年底估计把证领了。”

“那我先提前恭喜了!我预感明年我要天天吃狗粮了!”

“你这丫头,不是我说,从大学到现在没见过你恋爱啊,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李暮对这个小学妹还是有几分当自己妹妹的,看她这么一心扑在工作上,不免啰嗦几句。

“喜欢长得帅的啊,还有手好看啦,声音好听,最好还有钱!”江舟雪说得煞有介事,和真的一样。

李暮听她这样敷衍,只能甩出一句,“你这要求,我看没人收得了你了!”

江舟雪全没在意,还露出个极好看的笑,“不收就不收,我自由自在。”

电梯门开了,两人停止了打闹。

前台的职员将两人带进了休息室,说是商务经理还在高层会议,要等到不知道什么时候。

“之前打电话也不说,这不是耽误时间吗,xC可真跩。”李暮往沙发一坐,没好气地说。

xC的休息室是全透明构造,四面都是落地玻璃,因为休息室在这一层最中间,方便带人去各个部门,也能提高效率。

“休息会,我们再看看企划案的细节,看还能不能优化下。”江舟雪边说着边取下手腕的黑色发圈,把头发一拢,绑了个高马尾出来,低头翻看着企划案。

“工作狂!”李暮吐槽着。

江舟雪从毕业进公司就是最拼命的那一拨,做事从来挑不出错漏,企划案的切入点也是,既针对个案又面面俱到。

会议室内。

“黎总,移动媒体的企划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您看什么时候对外公布?”

“再等等,E3预热再放。”男声低沉磁性,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说话的男子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线条流畅,一双眼睛漂亮得能杀死人,眸子里却带着傲慢的慵倦,和他不容置喙的凌厉语气完全相异。

作为xC的大xOSS,他有着难以言说的压迫力,不光来自于身份,更来自他自身,完全将一众年龄和经验都在他之上的高层从气场上就压制得死死的。

“是。”

“今天会议就到这。”黎岸风阖上笔记本,覆在笔记本上的手指修长,指甲修剪平整,一看就是注重打理的人。

开完会,他还得回办公室处理下一个视频会议。

从会议室回办公室的路上,他只是不经意多瞥了一眼,脚就像被灌了铅,怎么也挪不动步子。

本就淡漠的眼神此刻如被霜雪覆盖,嘴角也不自觉往一边撇着。

绑着马尾,低着头,和以前教他做题的模样重叠在了一起。

两个人头快碰到一起,离得那样近,嘴边还噙着他熟悉的笑意。

“江舟雪。”

黎岸风推门进去,在她呆愣的视线下抽走她手里的文件,漫不经心地翻看,“谈代理权是吧?来我办公室,我们慢慢谈。”

江舟雪掀眸先看到的是一双皮鞋,往上是西装革履的男人,五官英气。

四目相对,他眼眸深不见底,望不出情绪。

江舟雪背脊一僵,以前预想过无数次再见面场景,一次也没实现过。

他的声音有些变了,比以前沉了少许,和她在视频里听到的有细微的不同,更接近她记忆里面的声线。

叫她名字的咬字没变,变的只有里面的感情。

相处到后来,他极少会叫她的全名,叫“阿雪”的尾音要多缠绵就有多缠绵,不是像现在这样。

比第一次叫她名字时还要生疏而冰冷。

像掉入一张冷冽的网,寒意侵略着五脏六腑。

还是碰见了,“前男友”这个名词唯一指向的人。

李暮作为唯一的旁观者,完全没能理解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状况。

突然闯入的人他认识,是上了无数杂志的xC老总,黎岸风。他进来对江舟雪说了一句话就走了,企划案也一同拿走。

他一走,江舟雪的笑就挂不住了,他从未见过他的学妹在工作场合没有保持住表情,哪怕是严川当众批评她,她也能保持住礼貌的微笑。

江舟雪的反常让李暮忽视掉了黎岸风为什么会认识她这件事,他现在只能问道,“学妹,你没事吧?”

江舟雪勉强勾了勾唇角,“没事,我、我去谈代理权,学长你在这等我。”

“你一个人去吗?”李暮见到异常的江舟雪,有些放心不下。

“商务经理开完会了,我带你们去。”正巧这时商务部的人过来了。

江舟雪像是下了什么决心,说:“学长你去那边,这边我来。”

黎岸风拿着文件对着秘书交代:“沈秘书,给我把视频会议推了,今天有事。”

沈汀汀还在看行程表,他又补上一句,“等下要是有人过来找我,你让她直接进来。”

沈汀汀面露难色:“黎总,那个会议很重要,是国际……”

黎岸风不等她说完,不耐烦地说:“推了。”

“是。”沈汀汀马上闭嘴,大xOSS说一不二。

等到沈汀汀见到江舟雪的时候更是惊呆了,老板就为了ART GAME来和商务部谈代理权的人推掉了国际会议?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她很确定,这个女人和老板关系匪浅,一年到头来找xC谈手机代理权的公司数不胜数,没有一家是惊动过老板本人的。ART GAME虽然名气不错,也是大公司,但是他们xC不是没有过更好的选择。

沈汀汀完全被冲击到,来的女人漂亮是漂亮,但是也没漂亮到能让工作狂老板丢下正经工作吧……

“江舟雪,好久不见,七年了吧?”

黎岸风见她松了头发,是大波浪卷,发圈x在右手手腕上,和以前习惯一样。

她变得更漂亮了,就算是高中没化妆,大部分时间绑着马尾辫,穿着他们学校不大好看的校服,她也是班上顶好看的那个。现在皮肤白得要发光,眼尾有点红,大概是时下流行的眼妆。

可她的笑,僵y得很,是有多不想见到他。

“是啊,七年了。”江舟雪保持着礼貌的笑容,直奔主题,“黎总,我们来谈谈代理权吧。”

她来之前就在赌,赌遇不上他,没想到她赌运这么差。

严川在办公室提要她谈这个,她第一反应就是拒绝,xC的总裁黎岸风,她怎么会不知道。她还知道黎岸风在美国毕业就回国了,之后就创办了xC,从此青云直上,已经是游戏业界的传奇人物。

她不想过来的,他回国这几年两个人似乎有默契,但凡是她出席的聚会黎岸风全数拒绝,包括同学结婚,两个人王不见王,她去,他就只有钱到,祝福到。回国两年多了,两个人一面都没见到。

一开始她可能还不明白,次数多了,她也知道了,他躲着她。

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她也是没什么脸去见他的,久了她也不去想这件事了。

心安理得做着他的同行,可行业就这么小,总之是给遇上了。

严川驳回了她换人的请求,xC的企划案必须交给组里实力最高的人来做,这顶高帽子都戴过来了,她也就失了言语。

理智告诉自己,不是那么容易碰见,只是去一趟,做完报告马上就走。

然后,被黎岸风叫了名字,还进了他的办公室。

黎岸风戏谑道,“你进游戏业了,是不是后悔?”

以前爱打游戏的是他,说着想做游戏制作人的也是他,她想做的是医生。

怎么就带着企划案来了他公司。

如果说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那一定不包括他们的相遇,他们的只能说是立场调转的重逢。

他还是那样,高高在上的语气,傲得和高中一样一样。

江舟雪不喜欢他这种语气,快速回答:“不是,新兴行业,蓝海,钱多。”

“钱多,真现实。”黎岸风眼神轻蔑,继而眉毛一挑,满脸的玩世不恭,“你现在薪资多少?”

“这似乎和企划案没什么关系。”她意识到他的意图,立刻转开话题。

“老同学见面,关心一下。”黎岸风“老同学”三个字咬字极重。

“还是谈公事吧,谈谈企划案,不知道黎总觉得我们公司的企划如何?”

“既然是你做的企划案,你不说明一下?”黎岸风将文件一合,往外一递。

江舟雪接过文件,皱着疑惑的眉,“就在这里?对你?”

“你是觉得我们公司有我不能拍板的事情?”黎岸风拿起桌面上的铅笔,娴熟地把玩起来。

他的习惯,有事没事就喜欢转笔,高中不知道摔坏过多少支中性笔,然后他就学乖了,只转铅笔。

江舟雪只得做了个简报,讲得口g舌燥,中途能看到黎岸风把铅笔转出不知道多少花样,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办公室明亮的光晕在她身上,看着她一板一眼说着企划案上的小点,以前也是这样,拿着习题册,给他讲重难点,一点一点的,被她罗列好,一条条跟他分析。

她逻辑清晰,层次分明,他早就知道。

他回过神来,江舟雪正望着他等着他的回应。

黎岸风有一瞬间的窘迫,但很快从脑海里搜寻起企划案的具体内容,说:

“我知道你们公司,主攻手游,也有涉及PC,去年的几个单机游戏都没砸出水花来。现在全力研发原创IP《龙诀》,噱头是国产3A。这些和我们xC的方针不合吧。”

江舟雪沉默几许,很快组织好语言:“像《裂缝》其实天然适合移植到手机,我们公司的移植技术和兼容处理技术都是顶尖的,去年的《超频》就是例子,同样是ACT加TPS类型,非常成功。”

黎岸风轻笑一声,“以前连RPG和SLG都分不清楚,现在头头是道了。”

想起了第一次带她打游戏的样子,连手柄按键都分不清楚,摇杆也不大会推,被打几下或者打不过去就在旁边大呼小叫。

她再次将话题从私事带回公事:“希望黎总的注意力可以放在我们公司的技术力上。”

黎岸风说话一针见血,“但是你们公司关于植入广告内容的恶评也是有目共睹。”

“这些都可以谈,完全可以广告买断。”

这部分她做不了主,但是她可以回去争取看看。

黎岸风看着她,突然问道:“你玩过《裂缝》吗?”

“玩过。”

虽然做企划案并不需要玩过目标游戏,但是她一般都会去找来游玩,而《裂缝》刚面世她就玩过,只是她水平不够,中途弃坑了。

“那看到我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黎岸风目光直勾勾的,像利剑一样刺过来。

江舟雪讶异于黎岸风话题未免跳转太快,只得说出几句场面话来,“黎总功成名就,锦绣前程,恭喜。”

“啪”地一声,铅笔被他用力拍在桌上,她永远是最能激怒他的那个。

把江舟雪吓了一跳,肩膀往后一缩,想着自己说了什么十恶不赦的话。

半天没憋出个字,左手一伸把手机摸了起来,冷冷道:“加个微信?”

“你扫我?”江舟雪娴熟调出二维码。

黎岸风扫完看了眼资料,说:“我要私人的。”

“恐怕没必要吧?”江舟雪下意识拒绝。

“老同学,加个微信不过分吧。”

点完“同意”,江舟雪问道:“手机代理权能给我们吗?”

“我考虑看看,细节部分问题很大。”黎岸风在低头改备注,按了锁屏才抬起头,“待会没事吃个饭?叙叙旧?”

“待会不方便,黎总考虑清楚再联系。”江舟雪将手机往包里一扔,便退了出去。

出于思考惯性,她第一时间便拒绝掉了吃饭的邀约,她站在这里已经几乎花掉了所有勇气,再要去吃饭她怕她是要不行了,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从一进来她就在逃避和黎岸风所有私人方面的联系。

怕什么她也说不清,只是这么多年他都刻意避开,这会突然约吃饭,她根本整理不出正确的情绪面对。

办公室的门一开一关,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江舟雪和那个男人交谈了几句,一同准备离开。

黎岸风心情很差。

去他妈的功成名就,锦绣前程。

李暮那边谈得更快,李暮早就在总裁室外边等着了,江舟雪一出来就迎上去,“我就说xC不会答应。”

商务经理直截了当把他给拒绝了,之后说了些客x话,什么以后有机会合作之类的,便把他给请了出来。

“黎总说会考虑看看,回去等消息吧。”

李暮听她这么说,眼睛一亮,“有戏啊!”

“走吧。”江舟雪一拍他肩膀。

江舟雪消耗了大量的心神,走路都有虚浮感,李暮在电梯里叽叽喳喳说了好些话,她都没听进去。

脑子里面全是旋转的铅笔,未达眼底的笑意,意有所指的试探。

到了一楼,一辆三叉戟车标的黑色豪车停在他们面前。

“哇哦,玛莎拉蒂。”李暮在旁边发出一声惊叹。

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一身黑色西装,“江小姐,黎总让我送你们回公司。”

“不用了吧,现在是高峰时间,地铁……”江舟雪“很方便”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李暮猛地一拉手臂,得,她看出来了,这人就是想体验一把坐豪车。

江舟雪话锋一转,“替我们谢谢黎总。”

坐到车里李暮像减龄了十岁,一双眼睛到处乱看,但是又要保证成年人的稳重和矜持,端着乱看,一边的江舟雪都看乐了。她是不懂男性对车的执着和热爱。

“羡慕死了,我好酸。”李暮小声和江舟雪说着。

“天天酸,柠檬精。”

“不吃不喝十年我也买不起这车!你懂我的心情吗?你不懂!”

“学妹,从实招来,你和xC的大xOSS什么关系?是不是霸道总裁爱上我?”

江舟雪这会能控制住表情了,面带笑意,“他是我高中同学。”

“裙带关系!”李暮也没从她表情看出什么别的,可惜道:“你怎么不早说,早点联系他我们能省不少事!”

江舟雪翻了个白眼,“我这不是想全凭实力么,不整那些虚的。”

“德性!这个代理要是谈成了,升职加薪人生巅峰好吗!”李暮光想想就觉得挺美的。

“是是是,迎娶白富美,我去告诉薇薇学姐!”

“别给我贫,一会回公司周围吃个饭吧。”

“行,我想吃火锅。”

李暮总觉得江舟雪看起来心不在焉。

黎岸风听着司机林剑锋给自己汇报,心道,行啊,他约吃饭就不去,转头就和人吃火锅。

黎岸风看着手机里江舟雪的微信,朋友圈只显示三天,不出意外点进去一片空白,头像是《JOURNEY》的小人贴图。

编辑了一条信息:和别人吃饭就方便?

手指在发送键上悬了半天,快速地连点几下删除,重新编辑了一条发过去。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