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by傅小酥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再婚 限
作者/傅小酥

小美人再嫁暴躁老公

原创小说 – xL – 长篇 – 完结
xE – AxO – 先婚后爱 – 1v1

因为杀了家暴他的Alpha,伊诺坐了三年牢,他即将被分配给一个又残又瞎的Alpha。

一个宣称不喜欢Omega的Alpha。

联邦少将德雷克因为坠机事故变得又残又瞎,隐姓埋名在边远星球养伤,忽然有一天联邦把他还在蹲监狱的大舅子分配给了他。

德雷克只能宣称他不喜欢Omega。

普普通通的暴躁直A少将攻X不知道什么属性大概是人妻小美人受

星际文标配攻,受暗恋攻,攻的白月光是受的亲弟弟~

没事儿写个轮椅攻玩玩,酸酸甜甜谈谈恋爱,星际背景有二设的俗x狗血文,没有逻辑也没有三观。

第一章

西格尔推开关押重罪犯人的金属门,掺杂着血腥味的Omega信息素甜香扑面而来,浓郁到他一个xeta都能嗅见那恐怖的浓度。一个肩宽腿长,修美到不像是Omega的漂亮男性被铁链束缚在十字架上,他只穿了一件汗x得几乎透明的蓝白色狱服上衣,赤裸的双腿间不断往下流着xx,在十字架下方汇成一条小溪。饶是xx不高的西格尔也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Omega感知到有人进来,撩开紧闭的眼皮看了他一眼,又像是被火烫了一样迅速合上。

西格尔这才想起来关掉牢房里扰得Omega不得休息的刺眼白光,换上普通的白炽灯。Omega这才睁开眼睛,露出琥珀色的一对瞳仁,修长的睫毛兀自颤动,应该是很不习惯正常的灯光。西格尔走近了一些,果不其然从Omega紧抿的唇中听见一丝压抑的呻吟。

他正处于催情剂作用下的假性发情,而且已经持续三天了。

这么漂亮的Omega,实在可惜了。西格尔心中惋惜着,脸上还是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对他挥了挥手上的公文:“系统今年的匹配结果出来了,你和一个Alpha基因匹配度达到90%以上,按规定,你可以跟他回家结婚。那个Alpha已经签署了同意书,你现在点头,就可以从这里出去了。”

他走上前,低声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科尔西公爵夫人买通了独裁庭,再过两天你就要被送去废土星给那里成千上万的Alpha生孩子了。”

Omega那双迷人的眼睛转了转,涣散的瞳仁缓慢聚焦在西格尔身上。西格尔觉得他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Omega还是只是直直地看着他。

别是被发情期折磨傻了吧。西格尔心里嘀咕着,从随身带的医疗箱里掏出一支强效抑制剂在他胳膊上扎了下去。许久后那满屋甜蜜的味道停止膨胀,Omega长长出了口气,松开流血的唇,向后靠在十字架上疲惫地喘息。

西格尔不得不第三遍重复匹配结果,Omega依旧没有反应。他叹了口气,从刚才拿抑制剂的地方又拿出来一只,准备给他打进去。第一支抑制剂起抑制效果,第二支可就会把第一支的效果完全抵消。

狰狞的针头即将xx手臂的一瞬,Omega开口了。

“我去。”他的声音沙哑疲惫,“反正都一样。”

伊诺在西格尔的监视下去狱警专用的浴室洗g净身体,西格尔好心借了自己的旧衣物给他,一件淡蓝色的T恤和一条深色牛仔裤,因为他比寻常Omega身量高些,倒也不显得宽松。西格尔还请了狱警们的御用理发师托尼老师来把他快要没过肩膀的淡金色长发修剪了一通,收拾完毕后的Omega看起来g净利落极了,只是还是很憔悴,两个眼窝深陷进去,整个人形销骨立,看起来快要散架。

西格尔进来监狱工作的时间不久,对这个Omega的传奇经历只是略有耳闻。他只知道这个Omega不堪家暴,挥刀杀了他的Alpha——科尔西公爵家的独子小科尔西,还残忍地把他肢解了。警察踹开他们家别墅大门的时候,伊诺坐在血泊里,手里捏着小科尔西的眼珠,身旁是一堆散乱的血x残骸。

在联邦千年的分裂与演化中,姓氏逐渐退出了舞台。所有联邦公民出生时由主脑统一命名,终身不可更改。唯一的例外是科尔西家这样的世袭勋爵,百年来所有的家主与下一任家主都叫科尔西。即使科尔西家族已不复过往的辉煌,依然可见地位与权势。

那个参与逮捕行动的xeta警察每次聚餐说起他来都要感叹一番:“你们想象不到那个画面,我回家吐了整整三天…是真狠呐。”

联邦自两百年前开始与异人的星际大战,虽然在百年后艰难取胜,但Alpha群体损失惨重,造成了AO比例严重失调。在军事政治能力上占据完全优势的Alpha一跃成为绝对的特权阶级,颁行了全新的Omega分配法案,以最优生育为目的,每年将符合生育条件的未婚AO进行基因匹配。Alpha可以在匹配对象内任意挑选甚至在性成熟三年内选择不要Omega,而任何敢违抗的Omega都会被送上xeta们私下里称之为独裁庭的仲裁法庭。

当然也不是说完全不尊重Omega和Alpha的意愿,Alpha一般性成熟即法律意义上的成年时间比同龄Omega们早上三年,他们一旦成年就可以通过参军或某些高难机密工作获得功勋点,攒够一定数额就可以上报主脑,无视基因匹配度将心仪的Omega许配给自己。即使是战争后的清扫期,边境线的异人也时不时筹谋着反扑,获得功勋点的危险程度非同小可,但仍然有前赴后继的Alpha为了和自己喜欢的Omega在一起而奔赴战场。当然也有许多Alpha选择昏庸度x,等联邦将香软可口的老婆发给自己。

由于独裁庭对Alpha偏向极大,再加上完全标记状态下的Alpha的信息素对Omega的压制力是极强的,这颗偏远的小星球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被完全标记的Omega暴起杀人事件了,伊诺杀的还是星球领主科尔西公爵家的少爷,属实是一件口口相传的大事。

不知道这个Omega背后有什么关系,居然没有被独裁庭判死刑,只是判了无期,就地服刑。Omega一进监狱就被公爵夫人吩咐了特别招待,三年来合法的不合法的种种手段都用上了,咬着牙y生生扛下来,也没见他向谁求饶过。西格尔敬佩地看着他,觉得他怪招人疼的,又想到他拿着一颗眼珠子笑得瘆人的画面,连忙摇摇头把那些限制级的想象驱逐出脑海。

伊诺从理发椅上起身,顺从地让西格尔把他双手铐上。他一直微微低着头,很好地遮住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来他的心思。西格尔从怀里拿出一个布包,趁四下无人的时候塞给他,低声道:“你入狱时候带来的,我刚刚去保管室给你拿回来了。”

伊诺恍惚了一会儿才接过那薄薄的两片烂布,小心翼翼地撩起上衣,贴在自己的小腹上。“谢谢。”他同样低声说,“麻烦了。”

“走流程罢了。”他的经历再离奇对于西格尔来说也只是普通的一个任务对象而已,监狱每天迎来送往那么多囚犯,西格尔也不是没见过故事比他还要精彩的。他不再多说什么,按着他坐上押运车,和等在车上的另一名Alpha警官会合。

监狱离城区还有大概四五个小时的路程要赶,两个警察路上过于无聊,开始聊起天来。那个Alpha警官不是监狱系统内部的狱警,而是城区公安系统的,说起话来肆无忌惮,挤眉弄眼地朝西格尔笑,用恶毒的视线不断打量坐在西格尔旁边的Omega:“哎,你知道和他匹配的那个Alpha长什么样吗?”

西格尔对于这等调剂无聊生活的小八卦还是很有兴趣的,连忙坐直身子,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Alpha警官哂笑道:“我瞧这个Omega看起来基因还不错,以为他的Alpha也是个上层人物,谁知道我送知情书的时候上门一看,嘿嘿。”他压低了声音说,“是个又残又瞎的废人!”

“脾气坏得很。”Alpha警官意犹未尽地补充,“我看他第三条腿估计也不太行。”

西格尔不由看了身旁的Omega一眼,伊诺还是低垂着头颅,只是微微颤抖的身体透露出一丝惊慌的情绪,很快又被强行压下来,看着像没事人一样。

可怜呐,西格尔心想。

Alpha与生俱来的傲慢自大使得这位警官滔滔不绝地贬低起那个Alpha来,西格尔作为xeta无法理解比一个残疾Alpha强有什么好骄傲的,再加上他听说这个Alpha是因为出了车祸才导致瘫痪的,更觉得Alpha实在是一个无法理喻的物种。他听了一会儿后实在无法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聊起城区的房价之类的话题,把Alpha的注意力带跑了过去。

伊诺微不可闻地松了口气,放松肩背上一直紧绷的肌x,靠在押运车厚重的皮靠背上。中途他们下来去一家小餐馆吃饭,Alpha下车买饭,西格尔趁机安慰伊诺说:“也不一定那么糟。”

伊诺往车角缩了缩,弓起的腰背充分表达了他拒绝交流的意愿。西格尔叹了口气,也不再去管他,自己埋头扒完Alpha递过来的盒饭,给伊诺打了一针营养剂。他可不敢给Omega吃这种外面小店里的东西,他已经看起来状态非常差了,别吃出了事情算到他头上。

吃完饭一行人很快上路,穿过高耸的公爵宅邸,很快进入离中心城区不远的政府安置区,俗称贫民Alpha区。这里居住的Alpha大都拿着政府海量补助,虽说不如那些精英Alpha过得好,比起身份低微的xeta和Omega倒是富裕得多,x子潇洒自在,成天无所事事,唯一的义务就是和分配给他们的Omega进行造人运动。

想到这里,西格尔狐疑地看了伊诺一眼,这个Omega嫁给小公爵五年了,也没听说生过孩子。这么好看的Omega,换成别的Alpha捧在手心里宠还来不及,这小公爵怕是有什么隐疾,才导致家暴自己的Omega?

西格尔心里啧啧感叹,高贵的Alpha贵族阶级的心思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揣摩的。

押运车很快来到目的地,是一间看起来非常古朴的双层小别墅。房门前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只挂了一个泼了半面油漆的门牌。

仙林大道6067号,马丁。

西格尔钳着伊诺下车,Alpha警官熟练地敲了敲别墅的大门。他敲了足足五分钟,大门才自动向内打开,露出坐在轮椅上的Alpha不耐烦的脸,和一双空d至极的漆黑眼睛。

果然如警官说的那样,又瞎又残。

两位警官带着伊诺进门,坐在客厅一侧的沙发上。西格尔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文件,用公式一般的语气问:“请问您看过知情书了吗?”

马丁的语气充满了暴躁,他的声带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出来的声音喑哑难听:“看过了。快点,办完手续就带他滚。”

西格尔看了眼旁边的Alpha警官,惊讶道:“您在别的地方还有住处吗?”

马丁看起来比他还要讶异:“他不是继续回监狱蹲班房吗?”

西格尔讪讪道:“看起来您没有完全阅读完知情书…他必须与您住在一起履行生育义务,我们将按时上门检查。”

“我讨厌Omega。”马丁斩钉截铁道,“让他回去吧。”

伊诺攥紧了自己的手,五个指甲盖嵌进血x里,疼得他眼前发昏。

“那个。”西格尔犹豫了一下,凑到他身边小声说,“独…仲裁法庭刚刚改了他的判决书,您如果不要他的话,他就会被送去废星当母体…”

马丁冷冷地打断他:“与我无关。”

Alpha警官怪笑了一声,西格尔也觉得自己为这个Omega小美人做得太多了,遂叹了口气,把他从沙发上扶起来:“走吧。”

没想到伊诺忽然暴起,挣开了他们的手,直接扑到马丁面前!

他伏在马丁的腿上,声音听起来是如此柔弱,宛转又甜腻,尽显Omega的风情:“先生,我什么都能做,求求你留下我吧!”

马丁的回应是挥手直接把他拂开,Alpha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直接将他推到了地上。“我讨厌Omega。”他冷冷道,“滚开。”

西格尔可不敢再容伊诺胡闹,直接将他架了起来。伊诺没有再说话,他紧抿着唇,眼泪断了线一样从他脸上流下,砸在陈旧的木地板碎成晶莹的水沫,发出清脆的声响。

一张脸忽然浮现在马丁的眼前,少年时期的Omega也是一样流着不值钱的眼泪,脸上的表情却是非常倔强,琥珀色的眼睛溢满了水光,有一种摄心夺魄的美貌。他看起来是那么伤心,却在他伸出手时一跃从接近两米的围墙跳下,拎着喝了一半的啤酒瓶摇摇晃晃地融进漆黑的小巷,留给他一个萧索冷清的背影。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对愣在原地的西格尔说:“文件拿来。”

西格尔虽然不明白他怎么就改了主意,但他还是挺为伊诺开心的,忙不迭地拿出文件,拉着马丁的手指导他在该按的地方按下手印。

“手续已经全部完成,恭喜二位。”一切完成后西格尔公事公办地塞了一个半个巴掌大小的遥控器在马丁手心,用不带什么感情的语气说,“鉴于您的Omega有犯罪前科,结合您目前的身体情况,监狱方给您的Omega配了一个监控手环,遥控器就是我给您的这个,有注s麻醉和急速报警等功能。祝二位生活愉快,我们先告辞了。”

马丁哼了一声,做出一个赶紧滚的表情,西格尔给伊诺卡上手环,解除了手铐,像风一样离开了。

空旷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气氛一时间非常寂静,只剩下伊诺轻微的抽气声。许久后马丁开口嘲讽道:“犯罪前科,谋杀Alpha?挺有本事的。”

伊诺没有说话。

马丁玩味地笑了一声,冷冷道:“楼梯左边的电梯是你可以用的,楼上左数第二间是你的卧房。除了我的电梯和卧房外家里的所有东西你都可以用,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不要改动家里任何东西的位置。”

他说完就走了,智能轮椅自动寻路,带他从楼梯间右边的那台电梯上到二楼。

他走后伊诺愣了半天才行动,他轻手轻脚地上了马丁和他说的那个房间,房间不大却非常整洁,看起来经常有人打扫。旁边的衣柜里有g净的床单枕头等床上用品,伊诺熟练地将它们铺好,然后去房间自带的浴室洗了澡,将怀里的布包取下来塞进书柜最里面,再换上衣柜里的棉质睡衣。睡衣轻薄的面料让他穿惯狱服的身体感觉非常舒适,不知不觉地就倒在了x香柔软的床上。

意识开始模糊,回到阔别已久的庭院花园,他坐在浓郁树荫遮挡的凉亭里看书,面前的圆木桌上摆着醇香的红茶和香软的焦糖松饼。一个看起来不超过十岁的Omega男孩从别墅后门悄悄探出头来,张开双手大笑着朝他跑来。

男孩银铃般的声音清脆响亮,惊醒了画一样美好的盛夏。

“哥哥,哥哥!”

他张开双臂,把那个软乎乎的小团子抱在怀里,将他红润的小嘴里塞满松饼。

男孩一边嚼着松饼一边撑着圆滚滚的腮帮子说话:“今天吉尔老师又骂我了。我什么时候像哥哥一样优秀就好了,这样就不会被老师留堂罚抄了。”

他摸摸男孩的头,轻笑道:“叫你调皮。”

“嘿嘿。”男孩用手背胡乱抹去嘴角的残渣,“对了,隔壁搬来了新邻居,哥哥知道吗?”

他摇摇头:“现在知道了。”

男孩笑起来,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我看见一个很好看的Alpha哥哥!我想去找他玩,哥哥要一起吗?”

他又塞了一个松饼给男孩,无奈地笑道:“哥哥有婚约啦,你去吧。记得要有礼貌哦。”

男孩频频点头,咬着松饼跑出了他的视线。没有男孩这个小火炉作妖,他很快重新凉快起来,惬意地喝光杯里的红茶,准备去上他的礼仪晚课。忽然手腕一阵剧痛,眼前的景象出现了丝丝裂纹。

他的视野里只剩下一片灰白,意识重新回笼,伊诺意识到是自己手腕上的监控手环在震动。根据残留的熟悉痛觉,马丁刚刚应该还开了电击。

伊诺没有找到可以更换的衣服,穿着睡衣就下了楼——反正马丁也看不见他穿的是什么。他的新婚Alpha坐在客厅中央,脸色是显而易见的难看,说出来的话却是阴阳怪气:“您可真难请。”cyzl

伊诺不以为意,随口解释道:“太累了睡过去了,不好意思。”

马丁的脸上风云变幻,最后化成重重的一声哼,将茶几上的一个铁盒推给他。伊诺打开一看,是满满一盒Omega信息素抑制剂,还是联邦管控级别最高的,可以抑制发情期的那种。

伊诺震惊地抬头看他,这种抑制剂只有Alpha靠大量功勋点才能换到购买资格,而且价格非常昂贵,他一个残废瞎子哪来的功勋点?

马丁简短道:“一个月打一针。我非常讨厌Omega,不要让我闻到你身上一丝一毫的信息素味道。”

伊诺勾了勾嘴角,心里的小刺忽然就冒了出来:“这么讨厌Omega,您是不能人道吗?”

随着哐当一声巨响,一个玻璃杯重重砸在地上,绽放一地的透明碎花。

马丁的脸色阴沉得吓人,反唇相讥道:“不喜欢二手货而已。”

伊诺耸耸肩,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我以为您会说试试就知道了呢。”

马丁嘁了一声,推着轮子走了。伊诺将那盒抑制剂合上,扬声道:“谢谢。”

轮椅停了一瞬,然后又动起来。

“不是为了你。”马丁渺远的声音从还没关死的电梯门后传来,“少自作多情。”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