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情说爱》by山景王四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谈情说爱 限
作者/山景王四

一只瓢虫与太阳的谈情说爱

原创小说 – xL – 长篇 – 完结
xE – 轻松 – 下克上 – 忠犬
直掰弯

帮派解散,前·黑道底层小弟(攻)再就业的路上,邂逅了拥有逆天颜值的猛男控霸总(受),慢慢被他掰弯的故事。

一只瓢虫与太阳的谈情说爱。

一、可爱的猛男

磬泽失业了。

他蹲在街边,墨镜往自个儿光溜溜的头皮上一推,烦恼地叹气。

怎么也没有料着,在“道上”混,竟也有失业一说。邻居大哥介绍他入行时,拍x脯保证这是比公务员还要牢靠的铁饭碗,可扳扳手指头,才三年不到,这来之不易的饭碗就砸了。

不是“一入江湖无尽期”吗?电影里那些混黑道的,想金盆洗手还被人追杀几千里,至死方休,难道都是假的吗?

磬泽从皱巴巴的黑西装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短信收件箱,盯着最近一条短信直发愣。

【中国农业银行】福满满(中国)有限公司于10月17×10:23向您尾号1111账户完成交易人民币2,500元,余额2,514.30元。

这两千五的遣散费,就是他身上的全部财产了。

福满满的前身是一家讨债公司,老板是磬泽跟的大哥,绰号叫“华哥”,不是因为姓名里有华字,而是因为长得有点像任达华。这华哥原本在道上有些名气,手下都是像磬泽这样二十啷当岁的结实小伙,敢拼敢卖力,公司很快就做大了。

他自我感觉良好,决定“洗白上岸”,做点正经买卖,哪知他和他的狗头军师实在不是做生意的料,倒腾来倒腾去,没多久就把老本蚀了个精光,向银行贷的款子还不出,房啊车啊全抵进去了。

壮志满满却赔了个底朝天,华哥大受打击,完全没有东山再起的雄心了,公司倒闭后不知去向,剩下一帮弟兄只得原地解散,自谋出路。

磬泽着实愁坏了。他18岁起就跟着华哥,g的都是些在法律边缘试探的活计,没学到什么像样的一技之长,接下来可怎么办好?

本来在大哥那儿包吃包住,从来没x心过收入,现在住处没了,吃饭的地儿也没了,两千五在海城这座大城市里撑得了多久?磬泽心里明白,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重新找一份工作。

可是吧,虽然急,磬泽还挺挑。他不想去投奔别的“大哥”,更不想随便找那种洗碗刷盘的短工,那让他没有安全感。作为一个有两年多“涉黑”经验的小弟,磬泽始终不忘初心,他憧憬的还是传说中的铁饭碗。工资不求多高,g活苦点累点没事,正当稳定就行。

没错,这就是他对自己的未来职业规划,哪怕单位发的月薪只够全市最低标准,也交五险一金的那种。

人生第一份工作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他再也不想重蹈覆辙了。不光是讨债公司,还有足浴店、棋牌馆,甚至酒吧,他都敬而远之。

磬泽从以前讨债公司给的老宿舍里搬出来,拾掇了总共两蛇皮袋的家当,暂时寄放在一铁哥们儿那里,开始积极找工作。

他只有高中文凭,也没什么人脉资本,选择余地有限,无非是商场保安、营业员之类。可人家面试的一见他那一米九二的大高个,光头,肌x鼓鼓地,脸上还一道长疤,从鼻梁直延到左半边脸颊,怎么看都是一副不好惹的样子,说不定还有什么“前科”。磬泽一星期跑了十几个地方,愣没一家敢要他。

他那铁哥们儿孙朝是他在福满满的“同事”,家里拆迁后不差钱,因此自个儿不急,反倒是十分关心磬泽,积极给他出谋划策。

“大泽,我觉得你是不是等头发长出来一点再去面试啊?反正你头发长得挺快。”

磬泽摸摸头顶,陷入了沉思。想当初他刚入行时,华哥说他脸嫩,一米八几跟瘦麻杆似的,在人前没威慑力。于是他为了符合企业文化,毅然理了光头,又坚持健身,还对着镜子反复练习各种凶恶表情,这才有了如今这副神似刑满释放人员的“气质”。

孙朝说得很有道理,自己现在需要的已经不是威慑力,而是亲和力。要不然,得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心仪的工作?

他塞给孙朝一千五当伙食费和暂住费,去两元店买了顶鸭舌帽,耐着性子开始蓄头发。

等到头发长够半寸,磬泽又天天往外面跑,寻找再就业的机会。孙朝没收了他的黑西装,说一穿就暴露老本行,所以他这回特意穿上最平易近人的一x藏青色运动服,自我感觉面貌焕然一新。

哪知今天面试的写字楼保安一职仍是x了,对方嫌他没有相关工作经验,说想要招个老手。磬泽郁闷地想,g保安还要什么经验?要说经验,难不成自己真的只能去足浴店看场子?

他正蹲在大楼停车场门口思考人生,耳旁忽然听见一声刺耳的刹车,一辆气派的轿车停在他跟前。驾驶座一侧车门打开,下来一名扎单辫的高挑女郎,二话没说就掀车盖。

磬泽横竖没事,便起身上前,“要帮忙吗?”这女郎看着得有一七五的身高,俊美的眉眼瞥了磬泽一眼,有种不怒自威的仪态。磬泽暗想,这气场不输道上那些个“大姐头”啊。他不敢唐突,实诚地说,“我修过车,我帮你看一下吧。”说着猫下腰,伸手摸索起引擎来。

那女郎说了声“谢谢”,去后备箱里取出修车工具给他,双手抱x,站在一旁看。

磬泽一边叮叮当当,一边随口问她,“你在这里上班吗?我是来面试的,可惜又没成,唉……没想到现在就业形势这么不好。”

女郎问,“哪家公司?”

磬泽摇头说,“我应聘的是这楼里的保安。”他有点不好意思,“我没上过大学,不大容易找工作。”

他按下车盖,把工具收拾好,说,“你试试,行了吗?”

那女郎就回车上重新发动了汽车,听发动机的声音,应该是没问题了。磬泽挺高兴,自言自语道,“明天去看看有没有修车店招人好了。”

车门又开了,那女郎下车递给他一块g净的x毛巾,“麻烦你了,擦擦手吧。”cyzl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什么事g。”磬泽在毛巾上抹出一个个黑手印,还在踌躇该不该就这么归还。

那女郎问,“你在找工作?有什么意向吗?”

磬泽说,“就想找个能安稳上班的活,待遇没所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你会修车,那开车也会的吧?有驾照吗?”

磬泽点点头,他初中时就偷偷学会了开车,可谓驾龄悠久,但驾照是今年初才去考出来的,还热乎着。

那女郎递给他一张名片,“我们公司的车队最近在招人,你要是明天有时间,可以来面试。”

这还是磬泽头一回收人名片,他赶紧双手接过,仔细拜读上面的文字,“明光(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檀中玉。”

名字很好听。磬泽小心翼翼地问,“这是——”

那女郎示意车内,脸上微露一丝笑容,“是我们老板。”

磬泽睁大眼,望向墨黑的车窗。单面玻璃就是这点不好,根本看不到车里还有一个人。

他心里嘀咕,原来这车是里面那位檀老板的,那么开车的就是——小蜜?磬泽平时没少见识生意场上的老板以及他们环肥燕瘦的情妇小三,再漂亮的都有,可没碰到过气场这么强大,看起来一个能打十个的。

有钱人口味真重。磬泽这样想。

但他好歹算一路从刀尖上蹚过来,表情管理这方面还是比较专业的,不管心里怎么胡思乱想,面上始终滴水不漏。他收起名片,礼貌地道了谢,“我一定来。”

那女郎“嗯”了一声,“名片上有地址,离这有点远,路不熟就导航过来吧。到了跟前台说找我,我姓金。”

车里,那位被磬泽单方面认定“口味重”的檀老板正手速飞快地发信息。

Louis:听我说,我遇到一个很可爱的男人。

R:我不想听。

Louis:我命令你必须听。

R:你眼里的“可爱”通常都很重口,一般人理解不了。

Louis:你是一般人吗,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啊,给我理解!

R:那当然,我不最好谁最好?行了行了,你讲吧!

Louis:是一个身材火爆的凶脸猛男,脸上还有一道疤!我车在你楼下熄火了,他看到了就主动帮我修车,太性感了,隔着窗都能闻到他身上的汽油味!

R:你车怎么了?不早说,我下来帮你看下?

Louis:不用,修好了。你别故意扯开话题。后来我让小金转交我名片给他,他双手接,还看得很认真,那冷酷的表情直接让我y了。

Louis:[图片]

Louis:你看我还拍了照片,就是隔着玻璃拍不太清楚,算了,你下次来我公司看吧。

R:……我谢谢你了。还有,来你公司看是什么意思?

Louis:他正好在找工作,所以我准备聘请他做司机啊。

R:冷静点,檀霸总!你英明神武的头脑怎么能在这种时刻输给下半身?!都不知道人家叫啥,g啥的,随便就招进来啊?最起码,别忘记让人事严格做好背景调查!

R:听到了没?檀子!

R:檀玉玉!

R:……

磬泽当前收支概览

收入

2500元(工资+遣散费)

支出

1500元(伙食+暂住费)

2元(帽子)

21元(交通)

积蓄

991.30元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