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一次头啪一次》by姜鸢百度云txt全文完结阅读

內容簡介
姜鸢有一头美丽如瀑布一样的长发,最近她身上发生了一件怪事,她洗一次头晚上就会在梦里跟男人啪一次。梦做得太真实,梦里男人太勇猛,每次醒来她都发现她的小嫩x红肿不堪xx直流。
那当然不是梦。有一次开灯啪,她从镜子里亲眼看到了自己的xx被那看不见的xx撑得大开,xx被狂x,媚x外翻,xx四溅的奇景。
钟境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个怪癖,遇到一个女人就偷偷站在人家身后闻发香,最后他终于找到了那个偷他xx用的x女人。
空间交叉,透明人play。
簡體版1V1x現代奇幻

1膜没了
1膜没了
这天晚上姜鸢因为部门聚餐喝了点酒,回来她的小公寓洗漱一番之后早早就睡下了。
因为醉酒她睡得比平常沉。
睡到半夜,她感觉有些异样,有人在摸她。
她一惊,醒了,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她一眼望到头的小卧室里,她没有看到任何人影。
哦,做梦了。
擦了擦额头上惊出的冷汗,心里安慰自己,这一带一向治安极好,自己门窗都锁得严实怎么会进贼来,别自己吓自己。
实在是困,她上下眼皮直打架,又睡了过去。
这次是吻。
男人温柔缱绻地亲吻着她的唇瓣,大舌顶开她的牙关钻进来她嘴里吸允她的。
她跟男人的初吻,居然是在梦里,姜鸢的心里有点小惆怅。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春梦,她还没有过男人呐,还是个小处女。
不过她有喜欢的人,池严,他们策划部部的头儿,年轻有为温柔帅气,她偷偷在暗恋他。
会不会是因为今天聚餐的时候喝得微醺的池严凑到她耳边跟她说话,温热的气息撒在她脖子上……这样的暧昧让她发了这样一个梦?
她想睁开眼看看自己梦见的人是谁,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眼前漆黑一片。
偏偏触觉嗅觉味觉都那么真实,男人吻她时,她还能尝到对方软软的舌头,还有上面的烟x味和酒味。
哦,梦见的肯定是池严。
哦,是池严啊,好幸福……
她抬手勾住了男人肩背,热烈地回应他的吻。
接吻原来这么舒服,还有x部被男人的大手掌握着,揉捏夹扯,也很有感觉,她xx都x了。
睡裤和xx被一并脱了下来,男人的坚挺抵在了她的入口……到底是处女,就算在梦里,也太羞耻了,她挣扎了起来。
男人大手扣住她的腰,不让她乱动,又俯xx来吻她,她被吻得脑子发晕,身子软得像摊水,他就趁着这个当口开始往她里面x。
xx碰到那层膜,男人有了一秒的停顿,却没有停下来,反而用力地捅了进去——
“唔!——”姜鸢疼得弓起身子。
怎么在梦里会有这么真实的痛感?
睁眼,睁眼啊!
却还是睁不开。
短暂的疼痛过去,快感袭来,男人c大的xx带来触电一样的快感,她已经开始体会到xx的快乐了,身下的水泛滥,打x了交合处。
男人低下头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但她一个字也听不到,只感觉到他的唇在张合,他的气息扑洒在她耳朵和脖子处。
缓慢地顶弄渐渐变成大开大合地xx,姜鸢初尝情欲,几乎受不住。原来xx是这样的,好舒服,好快乐……
她像置身云端,又像跌落泥潭,沉沉浮浮,吟哦浪叫,欲仙欲死。
不知道到底做了多久,男人终于到了末路,几十次快速地xx,在她紧绞的xx里释放了……
第二天是周六,姜鸢睡到自然醒,醒来觉得全身被卡车碾压过一样的酸痛,掀开被子,身无寸缕,xx异样明显。
她睁大眼,连尖叫都忘了。
她,她不是做梦?!
赶紧下床去看门窗,意外的是,门窗丝毫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卧室的门依然反锁,外面客厅的大门也锁得好好的。
她的窗户都安有结实的防盗窗,不可能从窗户进来。
那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她拿起手机想要报警,却顿住了。
这种事好难以启齿啊,而且说了警察也会觉得她是自己做了一场春梦吧?
她得拿出证据。
她记得昨天那个男人好像s进去了的。她便跑到浴室里去,对着镜子,把手指伸进自己x口。
膜,膜没了……
但这也不能做证据,警察会说是她自己捅的吧……
她的手指继续往里探去,却什么都没摸到,xx很g涩,味道也跟她平常的味道没什么两样。
她明明感觉他s进去了呀。
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
到底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她懊恼地抓着自己头发。真是见了鬼了!
咦,鬼?
她忍不住脊背发凉,她不会被……被鬼x了吧?
妈耶……

2她这样的女人这辈子都不会跟钟境这样的男人扯上任何关系
2她这样的女人这辈子都不会跟钟境这样的男人扯上任何关系
姜鸢其人,着实普通,长相勉强能有个及格分,学历本科,能力平平,毕业后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策划勉强糊口;背景出身更是拿不出手,她爸妈早年在一个富户家里做工,爸爸是司机,妈妈做保姆的,她五岁那年爸爸开车出了车祸,人没事,开的那辆百万豪车毁了,觉得对不起主家主动辞职不g了,妈妈也不好再待下去,一家人就离开那富户家,出来摆了个水果摊卖水果,一家人普普通通地过x子。
唯一值得说道的是,姜鸢有一头特别秀美的头发。黑亮,柔顺,浓密,放下来真的如黑色的瀑布一般,漂亮得不像话,从小到大她听到对她最多的夸奖就是:这姑娘头发长得真好!
还别说,头发好的确给她不那么亮眼的长相添了不少分,勉勉强强算个好看的姑娘吧。
不过这段x子她要把这头秀发好好收着护着。
因为上星期公司接了个洗发水广告的合同,选定了代言的女明星之外,还要找两个长发美女当背景板,本来找好的美女其中有一个临时有事,池严便把她推了出去,配合女明星的档期月底拍摄广告。
在这两个星期内,姜鸢被要求每x护养一次头发,而且因为冬天天气太g燥白天她还得把头发盘起来戴上帽子,以防g枯开叉受损。——这些都写在她签的合同里。
为了那五千块的报酬,她很自觉地遵守条约。
所以即使昨天晚上喝醉酒了她都没忘记洗头护发。
此刻她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披散着头发,一脸呆滞地想着昨晚的事。
她这人不信鬼神的。
难道真是她自己捅的?
她这人xx其实很淡,本来年纪就小,二十三岁,连个男朋友都没正经谈过,平常也没有xx的习惯,怎么就自己捅穿了自己的处女膜呢?感觉好亏啊,将来的男朋友问她是不是处女,她到底是回答是还是不是呢?
她烦闷地抓了抓头发,深深叹了口气,算了,别想这个了。
她肚子饿了,抓起手机正要点外卖,刚拿起来手机就响了,是池严,她划开接听键。
“喂?池哥。”
“小姜,你去公司加个班吧,有个甲方要改方案。”池严声音带着很重的鼻音,听上去像是刚刚起床,“我问了一圈昨天都喝多了起不来,辛苦你一趟行吗?一会儿我也过去。”
她天生不擅长拒绝别人,而且这人还是池严,是她的上司,“哦,好啊,行。”她道。
换好衣服出门,她在路边随便买了个手抓饼当午饭,走到公交车站去乘车,公司离她的小公寓不远,六个站就到了。她到的时候池严还没来公司,她就先去跟甲方那边碰头,不能让人家久等。
“小姜你快来快来,这是宣小姐,她是华世集团新上任的市场总监,关于之前定下来的方案她有点意见要修改。——”
“姜鸢?”对方看到她,惊喜地笑了,“是你啊?”
姜鸢看到对方,也是惊讶得很,宣璐,甲方居然是这位大小姐。
以前她爸妈做事的那家富户就姓宣,宣璐是那家的独生女,她们一家离开宣家以后每年过年过节赶上宣家办宴会人手不够他爸妈偶尔会临时去帮帮忙,她也会跟着去,所以姜鸢跟宣璐从小便认识,只是身份一个上一个下,算不上熟络。
只是认识罢了。
“宣小姐,是啊,这么巧。”她笑着 道。
负责接待的前台小吕笑着道:“原来你们认识啊,那太好了,那就更好沟通了!”
“本来今天是周末,还把你拉过来加班,不好意思啊姜鸢,”宣璐笑着客气地道。
姜鸢印象中,宣璐就是个很有教养很有礼貌的大小姐,待人和煦处事极温和极周到,姜鸢对她又欣赏又羡慕,再加上广告公司加班实属家常便饭,这时候哪有什么抵抗情绪,迎着她笑道:“是我应该做的,宣小姐,您想怎么改,尽管跟我说就行了。”
宣璐捉住她手腕,“姜鸢,我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这么叫我太见外了,叫我姐姐吧。”
姜鸢有一些受宠若惊,当着同事的面她给她这么大的面子,那边小吕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她乖巧地甜甜地叫了声:“宣姐姐。”
“哎。”
姜鸢正要带她去她们策划部改方案,宣璐转身去叫那边沙发上一直坐着的男人,“钟境,我很快出来,你再等我一下好吗?”
“嗯。”
姜鸢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应声的男人。剑眉星眸,挺鼻薄唇,坚毅的脸部轮廓像是精心雕刻出来的;他双腿交叉微微仰着身子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在看,脸上表情淡淡的,虽然应着宣璐的话,但眼里没有温度,端的是一副高冷禁欲的样子。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单单他那双好看眼睛,就仿佛能把人的灵魂给吸进去一般。
“噗——”看着姜鸢看呆了的模样,宣璐捂嘴“噗嗤”笑了,她其实是在笑她见识少犯花痴,还有笑她这样的女人这辈子都不会跟钟境这样的男人扯上任何关系,笑了之后觉得自己这样不好,正了正色,道:“姜鸢,我们走吧。”
姜鸢为自己失神犯傻的行为脸红了红,讪讪地道:“哦,好的,请跟我来。”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小说名”拿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