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墙之隔》Vanf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一墙之隔 限
作者/Vanf

一墙之隔,触到了你的心跳。爱上邻居的故事。甜文!

原创小说 – xL – 短篇 – 完结
xE – 现代 – 年上

非全年龄。

方家骏搬到新家认识了隔壁的邻居严泽,从第一眼开始,对方就逐渐占据了他的心。

就是想写一下两个孤独的人的爱情故事。x常向。

严泽X方家骏,年上,甜文,he。

第一章

方家骏第一次遇见严泽,是在楼道的转角处。

上楼梯经过,严泽刚好站在那对着窗口抽烟。他站的离窗边很近,近到防盗网上疤痕般c砺的锈迹仿佛要碰到脸上。外面破了d的雨棚时不时漏下雨滴,反弹起的细细水沫,溅在了他的袖上。昏暗下,烟在他两指间亮起一点红光,雾白的烟气从唇间逃逸出来,蜿蜒地螺旋几圈,接着被x闷的天气x迫着弥漫在严泽周围。

方家骏有一瞬间觉得被勾住了,确切是什么也说不清,实际上他连对方的脸都没看清楚,但侧面勾勒出了立体的五官,鼻梁挺拔,脸颊瘦削,y朗地显露出下颌线。从背后还可看见白色短袖透出的宽阔结实的背肌。他默默地经过,转弯时从眼角多偷看了对方一眼。

这里一层楼只有四户人,两户朝南,两户朝北,严泽和方家骏就是朝南的两户。从楼梯上来,经过严泽家门,再转过条狭短的走廊,便是方家骏的家。他刚搬来没多久,一个地处市中心的小区,交通上生活上做什么都方便,但因为没有电梯,楼房比较旧,住房面积也小,所以租金不贵,方家骏单身一人住就十分合意。

进了家门刚脱下鞋,拖鞋都还没穿上,他便两三步走到沙发躺下了。刚熬了一晚加班,脑袋混混沌沌,躺下后却无一点睡意,眼睁睁地盯着天花板,脑海里还印着刚刚见过的身影。

那应该就是隔壁的邻居了吧,他想着。搬来后,方家骏一直没见过隔壁住的人,对方好像一直不在家,但对门的芳姨和他提过好几次,说是一个阳光能g的小伙子。linuo

阳光?他想起那侧脸,看向窗外时下垂的眼帘,那吐着烟雾的薄薄的嘴唇,好看,但那微微阴郁气息,实在和阳光沾不上边,想起时那烟x气味好似还缭绕在鼻腔,那个烟的味道……

方家骏是他朋友中少见的无烟人士。他曾经也好奇过,一次喝酒时,玩闹着从朋友口袋中摸索出烟盒,xx一根点燃,xx吸一口便顿觉口腔中一片苦涩,皱着眉咳嗽出白雾,一旁的朋友笑了,伸手取下了他刚再次放在唇边的烟。方家骏察觉嘴唇被对方的指尖轻轻碰了下,然后烟头在眼前亮了,他转头看见隔着烟雾的眼睛微微透着光,看着他的脸渐渐凑近,听见他在耳边说着什么,方家骏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地加速跳动着,不知是因为尼古丁的吸入,还是因为对方贴近时呼出的气息和低沉磁性的嗓音,直到x出的气息从脸上移到了唇上。

那次,方家骏没感受到吸烟的愉悦感,却爱上了接吻的感觉,他像犯烟瘾一样追逐着对方的唇舌,交缠的吻中带着苦涩的烟x气息,方家骏手抚摸着对方的头发,任由对方的吻布满自己全身,听着彼此的喘息声渐渐急促。

之后,朋友变成了男朋友。

但在方家骏认为两人能就此奔向未来时,关系却戛然而止,结束了依偎度过的五年爱恋。感情擦得火热,结束时却唯烟花转瞬即逝后的残烟悄然落下。

分手是对方提的,离别时一边紧拥着他,一边自责地说着对不起。但方家骏那时大概是真的哭得厉害,因为那时对方的脸与表情在记忆里一直是模糊的。

那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初恋,也是唯一一次完完全全认真的恋爱。之后的关系,不过是一次次逢场欢愉。

再之后,他打开朋友圈时不时能看见对方与新女友在国外的合照,看起来亲昵得很。

知道的好友会为他打抱不平,他也会玩笑着应和,痛斥对方的无情。

但那个人爱过吗?爱过的。他的每一次触碰,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笑容,每一个亲吻,陷入其中的二人都知道激情不假,爱意也真,共度的五年也是真实的,可惜爱过的真实只引得分离愈痛。

那个烟味,是同一款烟啊。

眼前盯着仍是白乎乎的天花板,心却闷闷地梗在喉处,方家骏转了个身,直到不知什么时候才入睡。

第二章

与严泽的第二次相遇,是在三天后,还是那个楼梯口,但对方的气场却完全不一样了,他展现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略带磁性的声音爽朗地响起:“嗨,我叫严泽,上个月一直在出差,所以一直没见到吧。我听芳姨提起过你。”

“你好”方家骏腼腆地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

“你是一个人住吗?”

“是的。”

“我也是一个人住,有空来坐坐吧。平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可以来找我的。”

“好的,谢谢,到时我会来打搅的。”

寒暄过后,也就没什么好聊的了,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下楼梯,方家骏在后面跟着,听着严泽时不时介绍周边的环境,一言一搭地随意应着。方家骏观察着面前的人,严泽在西装外披了件风衣,背部特别挺拔,衣尾随着步伐轻轻飘着,时不时传来一些柔顺剂的香味,修长的脖子后面有层细细的绒毛,在阳光下染成金x。

之后,他们又见了几次,有时是出门上班遇见,有时是晚上去扔垃圾时遇见,都是say hi,寒暄,再见,一气呵成,维持着最基本的礼仪。周末的傍晚若站在家里的窗口,方家骏有时会闻到随风吹来的丝丝烟味。方家骏没有再见过严泽在楼梯口吸烟的样子,孤冷的背影也仅那一次。

到了年底,街上办公楼的灯光亮至黎明破晓。方家骏从事的工作虽强度上没有明显的季节划分,一年到头工作量都差不多,大多都是在家加班,但即使不加班,失眠的夜晚也不少,而每晚到了凌晨三四点,方家骏都会听见楼道响起严泽归来的脚步声。没有电梯的居民楼就有这毛病,只要有人走楼梯,脚步声必定回荡整一楼层。方家骏躺在床上,睁开眼看着冷蓝的月光斜映在天花板上,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隔壁关门的声音传过来,再闭上眼睛。连续一周多,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入睡前的仪式。

一年的最后一天,方家骏一早就约了朋友一起跨年,早早下班回家收拾一下便出门,走到楼梯口刚好又遇见严泽出来。

“出去跨年?”严泽嘴角勾起个笑容,挑眉问道。

“是的,你也是?”

“是啊,去江边,看烟花。”

“真巧,我也是去江边。” 方家骏也笑了起来,旋起了个小小的酒窝。这天不冷,他只随意x了件宝蓝色卫衣,衬得皮肤更白了,刚吹g的头发松松软软地搭在额前,落x斜晖下带点淡淡的金色。方家骏身材较瘦弱,在这身装扮下看起来就像个文文静静的大学生。

“你是坐公交吗?”

“对的。”

“现在可能很多人啊……”严泽犹豫了一下,“你要不坐我的车吧。”说着在转角处停下,转身望着他。

方家骏有点诧异,他的眼睛大,映着光亮,像小鹿的眼睛一样,他虽听芳姨讲过严泽很热心,但没想到他会热心到让才打过几次照面的新邻居搭他的车。严泽好像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笑了笑“反正我们去的同一个地方,有车搭多个人也不浪费。”犹豫片刻,方家骏换上礼貌的笑容:“好啊,谢谢你。”

严泽的车是一台宝马普通车型,里面收拾的g净,还有一丝淡淡的柠檬x精油香味。方家骏坐进去后,发现车头粘着一x皮克斯的扭蛋玩具。他眼睛亮了下,指着玩具对严泽说:“这个我也有,但我只有大眼仔和苏利文的。”cyzl

严泽打着方向盘笑道:“这么巧?”

“嗯,那时去玩刚好买的。这个巴斯光年是隐藏版吧”

“大概是吧,你喜欢?”

“嗯。”

“那怎么不买他?”

“隐藏版哪有那么容易扭到啊。”

方家骏身体向前倾,凑近了看扭蛋,严泽看过去,见到他长长浓密的睫毛扇子般忽动着。其实严泽这x扭蛋只是朋友送的,他根本叫不出每一个人物的名字,更不了解什么隐藏版。而眼前这个人看得这么认真,还对人物名字随口说得出来,“你这么喜欢的话送给你吧。”

小鹿般的眼睛转了过来,随后嘴角向上勾起,旋出了酒窝,“不用了,你就让它们好好保卫车头吧。”

严泽看着方家骏微微地笑了下,才转头看着前方,“好。”

车厢内安静下来,方家骏手肘撑着窗,看着窗外轻轻地哼着歌,他心情挺好的。

“你是还在读书吗?”严泽打破了沉默。

“看着像?”方家骏手撑着头转过来问,眼睛斜斜地看过来。

严泽又看了他一眼,确认道:“像的。”

方家骏听到后笑着转头看着前方,“我工作三年了。”

“真的啊?”严泽惊讶地转头看了一眼,“看不出啊。”

“真的,你呢?”

“比你多五年。”

“噢……这几周你好像都工作到很晚?”

“你怎么知道?”

“听到你上楼的脚步声。”这下换成方家骏有点不好意思了,他感觉到严泽又看了他一眼。

“我做审计的,到了年末都是疯狂加班的时候,加班得多也习惯了。你也是加班到凌晨?”

“那倒不是,虽然有时也会熬夜工作,但大多数是失眠。”

“啊不好意思,是我吵醒你了吗?”

“没有没有”,方家骏摇摇头笑了,“本来就是醒的,你的脚步声还让我有个伴,起码不至于一个人在黑夜中睁着眼。”

“噢?是吗?”严泽低声喃语,“我们到了。”车停在了离江边一段距离的路边停车位,“再往前就交通管制了,我们慢慢走过去吧。回去要顺带你吗?”竹生

“不会麻烦吗?”

“不会,我大概看完烟花就走了,你们呢?”

“我们也是看完烟花就差不多走了。”方家骏想起去年跨年时与朋友一起叫滴滴,在路边等了两个多小时都没排上,最后一边叫车,一边沿着江边走,还是看到前面刚好有辆的士有人下来才追上去搭到。“那我到时联系你吧,谢谢你。”

两人交换了手机号后,就分开两路了。方家骏看着他迈开长腿过马路,双手x着袋,风衣的下摆和带子微微飘起。

“阿骏,阿骏,方家骏!”一只手在方家骏眼前晃着,他看过去,是本科时最好的朋友宋伟斌。

“你有点心不在焉的。”

“抱歉,有点困。”他揉着眼睛说道。

“又睡不好吗?”

他点点头。方家骏失眠的情况宋伟斌是一直知道的,也送过褪黑素之类的给他,但一直不怎么管用就是了。他们刚吃完饭,在江边等着,人这时已经很多了。新年前夜,街边的灯景也特别漂亮,在水上的波纹荡漾起五彩的斑斓,方家骏盯着盯着便有点出神。

“我说你新搬的地方我还没去过,什么时候我去拜访你呗。”

“来啊,随时欢迎拎包入住,不过元旦过后我要出差,过一阵子你再来吧,到时给我打个电话。”

“那择x不如撞x,就今晚吧!”

“啊今晚不行,有人接我。”

“欸可以啊方家骏!有人了居然不和我报告。”宋伟斌一边说着,一边撞了撞他的肩膀。

“不是你想的那样哈,只是我邻居顺带捎上我罢了。”方家骏回报了他一拳头在肩膀。

“你才搬到那多久啊,这么快和邻居熟络到互相接送?你居然会和附近的人这么自来熟了?”宋伟斌瞪大眼张大嘴作惊讶状。

“因为他很热情。”方家骏作势要把拳头塞进他张大着的嘴,被宋伟斌笑着拍开了。

“你呢?今晚不用回去陪小依吗?”

“哎呀,她嫌弃我。今晚说要和姐妹们聚会,晚上就不回来了。”

“哈哈哈你又g啥了?”

“她最近老嫌弃我抽烟。”

“你不是戒了吗?”

“前段时间加班太多,不小心又复吸了。”

“啧!没志气。”

“不好意思喽。”

“你们都已经像老夫老妻那样了啊。”

“嘿嘿”,宋伟斌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们打算今年过年一起回去我爸妈那边,婚礼定在了年后,3月份。”

“天呐,恭喜你!”方家骏抱住了对方,宋伟斌笑着拍了拍他的背,“谢谢你,你到时来吗?”

“肯定啊!”

对岸的跨年晚会还在热闹地唱着,照s灯轮回转着,冷白荧绿的光束刺向上方,又被夜空的冷雾吃掉半截。这岸虽无华丽的色彩,但胜在人多,发光的头饰在黑压压一片的人头中点缀着,时不时穿x着爽朗的笑声。方家骏喜欢这种人气聚齐的热闹,一大群人默默等待着同一样东西的兴奋感让他觉得开心。

“你最近真的没人吗?”宋伟斌又问了一遍。

“没有。”方家骏翻了个白眼。

“之前追你的那个呢?”

“被拒绝太多次死心了吧。”

“是吗?其实我觉得他也挺好的。”

“对他不是爱”,方家骏耸了耸肩,“我一开始就和他讲的很明白了,真心我给不起,也接受不起。”

“其实我觉得他有点像那谁,特别是眼睛。”

方家骏身体僵了一下,“不关那个人的事……只是我不喜欢他罢了。”说完抬头望着宋伟斌,对方一脸认真地看着他,于是方家骏目光又转而看着江面,手指不自觉地摸着大理石护栏上的凹凸。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忘是不可能忘的了的,但已经结束的事情,他都订婚了,我也早该释怀了。”

“他订婚了?”

“嗯,前几天他打了电话给我,说前两周订的,”方家骏手往前伸了个懒腰,手没有立刻收回来,对着空气张开五指,细细地盯了下左手,上面空荡荡的,于是又收回手,撑在栏杆上,“他说结婚后也会拿到绿卡,迟点想把爸妈也接过去,这座城市他大概以后也很少回来了。”风轻轻吹起他的头发,最后喃喃低语,“我和他真的是没什么关系了。”

“你知道我很担心你。”

“嗯,我知道,”方家骏望着他温柔地笑着,“谢谢,你也知道我爱你,家人的那种爱。”

“是,是,所以我们现在一起吹着冷风跨年嘛!”宋伟斌手揽着他肩膀搓了几下。

“不是因为被小依嫌弃吗?”

“她陪她的姐妹,我陪我的兄弟嘛。”

正说着,对面的晚会突然开始倒数,于是这边的人群也跟着喊起来,包括方家骏和宋伟斌。

“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

砰砰两声,夜空绚烂一片,方家骏高仰的脸上映着红光,他和宋伟斌和旁边挤着的人一起笑着,一起惊呼着。

3393419108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393419108”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