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输入法惹得错》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泡面煮阿煮

都是输入法惹得错 限
作者/泡面煮阿煮

被自己的输入法坑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第一人称 – 荤素均衡 – 轻松 – 青梅竹马

如果知乎上有“被自己的输入法坑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这种问题

我想,我能很荣幸地说一声——谢邀。

*第一人称主受

*沙雕文没啥逻辑

1

如果知乎上有“被自己的输入法坑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这种问题,我想,我能很荣幸地说一声

——谢邀。

2

那场面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当时我和朋友在聊天,聊天的间隙刷微博刷到了一个搞笑视频。

我的笑点一向很低,哈哈哈之后便随手转发给了他,随后跟了句“我要笑死”。

发完之后我就拿着ipad去泡澡了。

出来一看,手机上多了几个朋友的未接电话。

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是有什么事?

我打开微信,发现他发了好多条消息给我。我点开一看,惊了。

【喻沉轩:?】

【喻沉轩:大半夜的发什么x】

【喻沉轩:接电话。】

【喻沉轩:人呢???????】

【喻沉轩:你他妈真去xx了???】

做什么?什么爱?做什么爱?

我一问三不知。

只好往上滑聊天记录,看看我朋友到底是因为什么对我暗度陈仓、凭空想象、无言无语、嘴里刘能。

【岑笛:[分享链接]】

【岑笛:我要xx】

我怎么把“笑死”打成“xx”了??????

真的,当时的我,感觉比那个把鹿角巷念成鹿角港的同志还要他妈丢脸。

不过幸好,这是我发小,丢脸也就丢到家吧。

但我从此便开始认真审视我的输入法了。

一开始我也是不相信的,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智障能把笑死打成xx?

笑死,一共六个字母。

xx,一共五个字母。

我的苹果自带输入法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我对天发誓,虽然我交过几个女朋友,也有过性生活,但我绝对不是会把xx挂在嘴边不知羞耻的男人。

对了,我用的是简体拼音全键盘,也就是26键。

我盯着灰白的输入法看,z就在x的左边,i在u和o的中间,a在z的左上角。

一切似乎是那么地顺理成章,我一大老爷们,捧着个小手机打字,难免会打错字,我除了原谅自己,还能怎么办呢?

还有我的输入法,当然是原谅它啊。

可之后我发现我真的大错特错。

我甚至想换个手机。

虽然我家确实有点钱,但谁也不会闲着没事因为一个输入法就换手机。

可我当时真的真的再也不想面对这个输入法了。

因为这个输入法,我丢了我的xx,丢了我保守多年的贞x。

3

这天晚上,我在玩吃x,我发小给我分享了一段视频。

我和我发小就是这样聊天的,想到什么发什么,不会像情侣一样每天按时早安晚安的。当然,我这个比喻有些不恰当,但就是这么个意思。

落地成盒后我打开手机,点开了那个视频。

我发小的笑点比我高多了,他都觉得好笑,那我肯定更觉得好笑,我哈哈哈了一番,发了个“笑死”,重新匹配了一把。璃诺柚无笙

这一把运气不错,我苟到了决赛圈,还拿到了满配m416,正当我匍匐在x丛里做伏地魔的时候,门铃响了。

我只好在三秒内完美的藏好自己,摘下耳机去开门。

我一开门,发现是我发小。

我发小下完班有时候会到我这儿来喝酒,我见怪不怪地让他进来,边冲回房间边说:“打完这局再说!”

说来惭愧,我发小虽然就比我大一岁,但已经是风流倜傥的霸道总裁了,而我只是个啃老族,在老爸的公司里挂个闲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发小说了声:“行。”随后跟着我进了房间。

不得不说伏地魔就是x,我就趴在一旁做个战地记者,看着另外两个人你一枪我一枪,等他们对枪结束之后我这个“x雀”就把最后一个人头给收了。

大吉大利,今晚吃x。

我摘下耳机,打算和我发小炫耀一波我的x作。我发小不爱玩游戏,但有时候还是会陪我一起玩,只不过他喜欢刚枪,对我这种猥琐x丛伏地魔嗤之以鼻,好不容易当着他的面吃x了,我要向他证明一下自己。

可我一回头,发现我发小把上衣给脱了。

蜜色的八块腹肌明晃晃地露了出来,我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毕竟我只有平坦的肚子,是男人,都会对这种身材垂涎欲滴,哦不,羡慕不已。

我纳闷,喝个酒g什么还要脱衣服?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房间里有空调,也不热啊。

“脱衣服g嘛?”我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发小起身走到我面前,像说吃饭睡觉一样的语气对我说:“xx啊。”

发小说完就开始剥我的衣服。

我懵x了。

做什么?什么爱?做什么爱?

我一问三不知。

4

我知道我发小是个gay,可我发小也知道我不是个gay啊!

可我的唧唧好像有它自己的想法。

我的唧唧居然在我发小的撩拨之下,可耻地y了!

oh!shit mother fuck!

在此时此刻,我只能用贫瘠的四六级词汇来表达我的羞愤之情。

我发小阅人无数万花丛中,不是我吹牛,他的技术真不是盖的,我也没想到我能在我发小手里s得如此快。

难道是最近都没有发泄的原因?

“这么快?”我听见我发小在我头顶上轻笑,眼底尽是戏谑之色。

我感觉我男性的尊严受到了侮辱。

我说我自己有点快,可以,但是我发小质疑我的性能力,不行!

“你才快!你全家都快!”我气急败坏地朝他喊。

没想到我发小居然不恼,反而似笑非笑地对我说:“快不快你待会儿就知道了。”

我只能无能狂怒。

毕竟,我从小和他打架就没打赢过,现在他这身材也不是我这种白斩x能轻易扳倒的。

唉,我发小从小就优越,家世优越,成绩优越,相貌优越,和我这种除了有钱和帅气之外一无是处的人很不一样。

可当他掏出他的大唧唧的时候,我就像个连手冲都没打过的愣头青,一动也不敢动。

可能优越的男人,连唧唧都是优越的吧。

我望着仍在结算界面的电脑屏幕,留下了心酸的泪水。

大吉大利,今晚吃x。

呵呵。

5

那天晚上的具体细节,我已经记不太清了。

我只知道我的贞x,随着我s出来的子子孙孙,一去不复返。

昨晚窗帘没关好,我又是个极其注重睡眠环境的人,天一亮我就被光线给照醒了。

我睁了睁疲惫的双眼,看着横在我腰间的手臂,决定去卫生间的马桶上思考一会儿人生。

可我没想到我刚穿上拖鞋,站起来想往前走,就直接跪下来给镜子里的自己磕了个响头。

咚的一声动静还挺大,我发小迷迷糊糊地也醒了,看着趴在地上半身不遂的我,说了声:“g嘛去?”

g嘛去?g霖粮!

发小的声音因为刚醒还带着点沙哑,怪性感的,可我现在没有闲情逸致去欣赏他的嗓音,我只想手刃他全家。

我被发小捞了起来,又回到了床上。

我陷在软绵绵的床垫里,仿佛置身云端。有了刚才那一摔,我感觉我这床是买对了,不过仔细想起来这床好像是我发小替我买的,他当时问我想买什么样的,我说我要最软的。

望着地上揉成一团的衬衫,我倒是想起来了点零碎的记忆。

我s了两三回,我发小才s一回。爽是真的,累也是真的。我到后面都声泪俱下地和他求饶了,他还不放过我,一边重重地往里顶一边在耳边问我:“快不快”。

至于最后,我想我应该是直接被做晕了,要不然我现在怎么跟个残废一样连动一动喉咙都费劲呢?

oh!shit mother fuck!

我背对着发小,死死的盯着床头柜上他之前送我的手办,心里对他大卸八块。

我从未想过我发小是如此霸道野蛮毫不讲理之人!

是什么让他变得如此禽兽?

我拿过床头柜的手机,打开我和他的聊天记录。

【喻沉轩:[分享链接]】

【岑笛:xx】

……

好的,我明白了。

都是输入法惹的错!

6

本来就没睡几个小时,盯了会屏幕眼睛酸得很,我还是决定闭眼睡觉,先不管这些糟心事,可我发小突然冷不丁地摸了把我的xx。

我汗毛都竖起来了,和个机器人一样脖子一卡一卡扭到了他那边。

我发小一脸餍足地问我:“疼不疼?”

我觉得,此时此刻,如果目光能化成实质的话,我已经把我发小烧成灰了。

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说疼?

我恨恨地望着发小,自以为气势十足但其实软绵绵地说了句:“不疼。”

我怀疑我的声带不是我自己的了。

我也不想如此没气势地说出这两个字,可我的喉咙就像是被车轮碾过一样,连“不”字都是用气声说出来的,导致我发小听成了“疼”。

然后我发小便把我翻了个身,让我趴在床上,手上不轻不重地在我腰上按摩。

而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含泪忍受着发小对我进行的物理攻击。

不过发小的手g燥温暖,指腹带着点薄茧,在我腰上轻轻按着,感觉还挺舒服的,我便习惯性地放空自己,昏昏欲睡。

也不知他按了多久,我发小起身的时候我立马就醒了,因为我睡眠很浅,而且舒服的按摩也没了。

我望着捡起衣服往门口走的发小,出声问:“g嘛去?”

我发小头也不回地说:“上班啊。”

唉,我都忘了,我发小可是每天按时上下班辛勤工作的成功人士,和我们这种社会蛀虫不一样。

我望着发小的满是抓痕的背脊,悄悄地叹了口气。

唉,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我发小像是有感知似的突然回过头来,看我在盯着他发呆,语出惊人:“你不会是想让我对你负责吧?”

我:?

我发小在无中生有,凭空捏造,我发小是无可救药,无颜面对江东父老,我祝他一路走好。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