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夏》by野楼又一楼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野夏 限
作者.野楼又一楼

接客接到暗恋对象怎么办?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xx – 高x – 轻松 – 1v1

季野是沈宜安的月亮,月亮一靠近,他就会涨潮。

酸酸甜甜校园小x雯,无三观无逻辑。

季野x沈宜安

排雷:xx不生子/受提供有限特殊服务/有女装情节/受暗恋攻

第一章

沈宜安低头看着眼前的白色球鞋,嘴唇咬得紧,强烈的羞耻感让他几乎要发起抖来。

进房间之前经理就告诉他,今晚的客人不一般,有钱的很,让他机灵一些,该脱就脱该做就做,傍上了就有好x子过。

可他没想到房间里的人是季野。

怎么会是季野呢?

从没有这样一刻,沈宜安想把自己狠狠地塞进地缝里。

他徒劳地想把过短的吊带裙往下拽,可是没用,什么都遮不住,一截白大腿露在空气中,被空调吹得发冷。

从沈宜安进门开始,季野就一直只是懒懒地靠在沙发上看他,脸上的表情不曾有过丝毫波动。他仿佛并不好奇年级第一名为什么会在出现这种地方,穿着廉价的吊带裙,白色长筒袜,细带子挂在瘦肩膀上,仿佛随时都要掉下来。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指尖敲在桌子上,发出哒哒的响声,在沉默中显得愈发清晰。

沈宜安觉得难堪,难堪得手脚发麻。季野知道他是个婊子了,知道他是任何人给钱就能摸的廉价货。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这本就是事实。

沈宜安不想再傻站着了,他吸了口气,主动走到季野身边,试探着坐到他大腿上,不敢用力,xx只是将将挨上。

“你…你不开始吗?”

沈宜安不敢看季野,垂着眼小声地问,睫毛紧张地乱颤。

身上的吊带裙是粉红色,廉价丝绸做的,薄薄一层附在身上,什么都盖不住。他只要稍稍一动作,那带子就松垮地顺着肩膀往下滑,停在胳膊中上方,xx都快露出来。可是沈宜安不敢动,他坐在季野的大腿上,整个人都是僵y的。

怎么不说话,是嫌他脏?还是嫌他太冒犯、太下流?

沈宜安不停地胡思乱想,不让脑子空下来,因为一旦停止思考,他怕自己忍不住逃走。

尽管沈宜安已经僵成了石头,季野的姿态却依旧是松散舒展的。他没有拒绝沈宜安,却也没有过多地迎合,指尖依旧不紧不慢地敲着桌子,哒哒、哒哒,每一声都压在了沈宜安的肩膀上,让他一秒比一秒更受煎熬。

半晌,季野才慢条斯理地开口,头靠在沙发背上,眼皮半阖着看沈宜安,“怎么开始?”

怎么开始?

他付了钱,自然想怎么开始都可以。沈宜安不笨,可以听出季野语气里的戏谑,一时之间觉得难过,心脏都缩紧了。

他拉着季野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细白胳膊搂住季野的脖子,轻声说道:“你可以摸我,哪里都能摸。”

季野挑了挑眉,很听话似的,手顺着沈宜安的腰往下摸,放在xx上,隔着薄裙子,烫得沈宜安想要发抖。

“然后呢?”季野好学地问。

沈宜安忍着羞耻,把裙子掀起来,让季野的手掌能直接触到滑腻的皮x,“你可以伸到衣服里面摸。”

季野抬眼看他一眼,唇角勾了勾,又坏又帅气,“哦,这样啊。”

他慢吞吞地说着,手也开始慢吞吞地动,先是手掌裹着柔软的臀瓣,用力揉了两下,接着顺着腰胯上移,抚摸平坦的小腹,再往上,指尖不经意地擦过小小xx,沈宜安猝不及防地低叫一声,季野来到他红透的耳朵边,吹口气问:“然后呢?”

季野摸的很敷衍,别的客人并不是这么摸。他们总是很c暴地揉捏撕扯,抓到哪里就要用上十足的力气,臭烘烘的嘴巴在他身上乱拱,口水糊一身,仿佛这样才能把花的钱找补回来。

沈宜安知道怎么应对那些客人,可他不知道怎么应对季野。

“你…你不喜欢摸我的话,我可以给你口。”

沈宜安匆忙地从季野的腿上下来,跪在他身前,雪白的臀高高翘着,裙子遮不住,露出白色的xx。

他抖着手指去摸季野的裤裆,可里面的东西甚至还未完全y起来,他不知所措,探着身子想去吻。

季野阻止了他的动作,捏着他的下巴抬起脸来,懒洋洋地说道:“好歹让我先y起来吧,你就这么点本事?”

面对季野,沈宜安的自尊心脆弱得像纸,随便一句话都能刺得他难过,纸张哗啦撕出一个大口子。

他慢慢起身,重新跨坐在季野的腿上,撩起裙子,xx隔着c糙的布料去磨季野的xx,细腰一晃一晃的,肩带又掉了下来。

季野见了,像是觉得有趣,手指勾着那根带子一点点往下扯,红色的xx慢慢暴露在空气中。沈宜安下意识地要藏,cyzl季野却率先用手指碾了一下,小x粒陷进去又突起来,y挺挺的,像颗石子。

一阵莫名的酥麻顺着被触碰的地方涌上天灵盖,沈宜安咬着唇哼了一声,感觉xx流出了一股水儿。

xx一定x了。

磨蹭的频率不自觉地加快,沈宜安分不清他现在是在取悦季野还是取悦自己。他没有过这种情况,那地方痒的要命,不停地流水,迫切希望什么来堵住一样。

这种奇特的快感让他觉得悲哀又羞耻,可是他停不下来。

季野季野季野,他在抱着季野,这个念头快让他疯了。

“你…你可以吸一吸。”

昏头胀脑,沈宜安发出了下流的邀请。既然在季野眼里他已经是个婊子,为什么不趁着这个机会多索要一点亲密,反正已经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季野笑了一声,又用手指随意拨了两下,“你想要?”

沈宜安避开他的眼神,点点头。

想被季野吸。

蓦地,后背被箍紧,吊带裙被c暴地扯到腰上,单薄的白x膛露出来,季野凑到他x前狠狠地含住吸了一口,已经完全y起来的性器往上顶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看着沈宜安,“像这样?”

红艳艳的xx沾了口水,在灯光下亮莹莹的,沈宜安爽得红了眼,急急地把x口往前凑,“你…你再吸一吸好不好?”

“第一名原来这么x啊,老师都知道么?”季野又吸了一口,c糙舌面裹着x粒,发出滋滋响声。

舒爽夹杂着羞耻一起涌上来,沈宜安挺着x膛,xx更快地磨着蹭季野的xx,他知道自己现在像个荡妇,可是只有季野能让他变成荡妇。

“不知道…他们都不知道…嗯啊…”

身下的性器已经完全y了起来,鼓鼓囊囊地顶着沈宜安,他从季野的大腿滑到地面上,拉开拉链,猝不及防地与勃发的xx打了个照面。

他的耳朵根更红了,抬起头,漂亮的眼睛x漉漉地望向季野,“我给你口,好不好?”

季野不说话,算作默认。

沈宜安做过这种事,知道该怎么做,但是这是季野,面对季野他会变笨。

等他第三次用牙齿磕到了季野的时候,季野很不耐地抓住了他的头发,眉头皱起来,让沈宜安感到仓皇。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嗫嚅着道歉,急切地去亲,用舌头x,是在讨好。

季野阻止了他的动作,但xx又涨得难受,很不耐烦地说道:“xx脱了。”

沈宜安愣住了,继而变得惊慌。

在这种地方工作,g的就是脱了衣服卖xx的事,但是沈宜安从未在任何人面前脱掉自己的xx。他可以忍受恶心的亲吻和抚摸,可以用手用嘴用腿,但他不能让别人看到他的xx。

经理曾经劝过、威x利诱过,既然已经做了选择,何必当了婊子还立牌坊,脱了裤子才能挣更多的钱,可好说歹说,沈宜安却总倔着不肯答应。

经理以为他是看不开,放不下那所谓的第一次,渐渐的也就不管他了,反正他长得漂亮,即便不脱裤子,也有大把的客人喜欢。但只有沈宜安知道,他苦苦守着的、不愿被人看到的,其实是自己畸形的身体。

他的xx,多了一x不该属于他的器官,怪异、难看,足以让父母把刚出生的他抛弃在孤儿院门口,甚至连多一个字条都不肯留。

沈宜安讨厌自己,也讨厌自己的身体。他不能让季野看到,这比季野知道他是婊子更让他难以忍受。

“不…不行…”他仓促地后退,扯着裙子盖住自己的xx,面色瞬间变得苍白。

季野难受又烦躁,居高临下地站起来,声音变得有些冷:“为什么不行?”

来自季野的目光让沈宜安觉得冰凉,他蜷缩着把自己抱成一团,下巴磕在膝盖上,很痛苦地嗫嚅着:“不行…不可以…”

断没有挑起了火还不管灭的道理。

季野盯他几秒,忽然扯着胳膊把他拽起来,几步扔到床上,站在床边面无表情地说了一个字,“脱。”

沈宜安觉得自己的心被放在了火炉上,焦灼得快要融化。他的眼尾是红的,鼻尖是红的,xx也是红的,粉色吊带裙挂在细白腰上,凌乱得有些可怜。

“真的不行……”他哀求。

季野仍然不为所动地站着,目光如有实质,仿佛在嘲讽,仿佛在冷笑。

沈宜安可以强y地拒绝别的客人,但是却没办法拒绝季野。

他真的喜欢了季野好久,真的好喜欢。

在那目光中,他颤抖着闭上眼睛,腿朝着季野张开,慢慢褪下自己的xx。

一切都将暴露在刺眼的灯光底下,沈宜安不愿睁眼,他不想看到季野厌恶的目光,那会把他杀死。

一秒又一秒,除了两人的呼吸,房间里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沉默像一把慢刀子,一点点割着沈宜安的皮x,他受不了这种折磨,紧攥着身下凌乱的裙,缓缓张开了眼睛。

灯光下的季野英俊而挺拔,眉目深邃,漂亮得像幅画,他站在沈宜安张开的xx前,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下颌线条g净利落。

沈宜安感觉自己像等待审判的犯人,他读不懂季野的目光,难堪地想把腿合上,膝盖却突然被温热的手掌裹住,迫着他把腿张得更开。

季野的眼睛从沈宜安深恶痛绝的那个畸形器官移到他的脸上,轻轻笑了一声,笑容带着戏弄,却又那样好看。

“原来第一名有秘密啊。”他说。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