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骨、爱神与苦艾酒》by林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头骨、爱神与苦艾酒
作者

內容簡介

非典型穿书,文案内容为第一个世界。

婚礼现场,新郎出现在教堂狭窄的休息室里,衣衫不整的女孩跌坐在他的面前。
他一手捏着她的下巴,一手把她沾满xx的內裤提回腿根,“不愿意了?”
周幼里仰头看着梁胥,半身赤裸,急切地说:“我愿意的。”
“……爸爸。”
穿越
/头骨/:生x是个很特别的x子。

周幼里按下开关,黑暗驱散,偌大的房间敞亮起来。她踩着毛毯走到沙发上躺下,掏出手机,划开聊天窗口。

对话框清得很g净,多出的三条新增显示在最上面,一条是群聊,两条是她的同学。“生x快乐”,“今天真不出来嗨?够有你的”。

周幼里逐一删除。

她发了十来秒的呆,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接起以后有个中年男人叫她:“小姐。”

“梁胥呢?”

“先生在和朋友喝酒。”

“在哪里?”

“……”

“十字星?”周幼里站了起来,扔下书包砸向玻璃茶几,“还是老包间对吧?”

她从里面拉开房门,把手转动发出声音,电话那头的人也听到了,中年男人讲话的语速稍微快了一些,他说:“不是的,不在十字星,今天先生有些公司上的事要处理……”

“在哪里?”

顿了一下,那边报出一个地址。

周幼里摔上门。

巨响,她的耳膜在颤,电子音传到那边似乎有回声,对方不敢说话,一时间呼吸可闻。

“他在那里喝酒,你跟我说处理公司上的事?你骗谁呢?”

“……”

周幼里走到花园的石板路上。高跟鞋踩在地上登登,她往外走,推开花园的铁门,反身关上,走出大门那一瞬间,响起两声来自不远处主g道上的鸣笛声,“滴——滴——”。

周幼里突然问:“男的女的?”

“……男的。”

“呵。”

挥手拦的士。

她跟司机报出地址,重新把手机贴在耳朵边上“喂”了一声,听到对面说:“先生会回去的,今天只是太忙了而已——”

周幼里沉默了一分钟。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今天是小姐您的生x啊。”

她提高了声音:“你跟他说了?”

“啊?”

她把话重复了一遍,表情也变得有些尖锐:“我说你是不是告诉他了,我今天生x?”

“……”

“说话!”

“是……”

周幼里挂断电话。

她抬起头,看到后视镜里自己略显神经质的脸,身上仍穿着没来得及换下的一中校服,光线晦暗。她用力扯掉x前的领结,碾成一团砸出窗外。

“下个路口掉头,”她对司机说,“刚刚那个地方不去了。”

周幼里喝多了。

苏馥不敢再灌她,起身下单醒酒的饮料。她一走,很快有人挪动到周幼里旁边,那男生是他们同班同学。

举起双手在空中拍了拍,钱豫的巴掌停下,包间的灯突然关了。

两个女生端着点了蜡烛的生x蛋糕进来,周幼里面前摆了个十四寸的双层蛋糕,蜡烛的虚影在眼前重叠,她感觉到一阵眩目。

“吹蜡烛啊!”钱豫拿胳膊碰她。

周幼里随即转身。为了躲开这个触碰,她甩手的幅度过大,左手划过蜡烛而去,火边上划过一趟。

房间里有股焦糊的味道。

钱豫试图抓她的手看伤,周幼里站了起来,“——别碰我!”

包间安静下来。屋子里几个人屏气凝神,背景音隔在外面有节奏地响,钱豫有点尴尬。

他旁边坐了另一个人,常年跟在钱豫背后的钟芮为他打抱不平:“钱豫不过是喜欢你而已,周幼里,你这样有点过分了吧?”

“她喝醉了”,钱豫说。

周幼里缓慢地转过身来,“喜欢我?”

她扯了个极尽嘲讽的笑,眼睛从上到下扫过两个坐着的男生,嗤笑出声。

钟芮大拍桌面。包间回荡着一阵余音,钱豫拉了他的衣袖一下,钟芮依然在看周幼里。

她缓慢,讽刺地,朝他挑起眉毛。

还在围观的同学们在钟芮扑向周幼里的时候立刻有了动作,他们挡在两人之间,拉住冲动的钟芮劝慰,“过生x呢,在g嘛啊”,“钟芮,你也喝醉了吗?”

钱豫带着钟芮走出包间。

周幼里靠上沙发椅背。

苏馥站在她旁边,喊了两声“这谁点的歌,放这么久还不唱g嘛呢”,“还有什么要吃的自己去点啊,寿星请客”,气氛才渐渐活跃起来。

“怎么了?”苏馥问她,“我就去点个醒酒汤,你就搞这么尴尬啊,还过不过生x了?”

“不过了”。周幼里抓起酒瓶哼。

“别喝了,你都醉成什么样了。”

“我不。”

“行吧……等下醒酒汤来了,你一定要喝知道吗?”

后半场,周幼里被苏馥扶着上厕所,她在马桶上睡了一小会儿。

苏馥在外面敲她的门,周幼里被震醒,起来吐了。

她清醒了一点,洗了个脸,一边漱口一边跟苏馥含糊不清地讲:“我没醉,真的。”

苏馥说“好好好”,周幼里一动,她又像踩到弹簧一样跳到身边搀扶。

两个人慢吞吞走到厕所门口。夜店的走廊狭窄,背景音隔得远,而近处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周幼里又是什么东西?对外说是梁家义女,不过是连姓都改不了的私生女而已!”

周幼里停下脚步。

她皱着眉头环视一圈,退了两步,走到厕所拿了个扫帚出来。

左摇右摆的周幼里出现在钟芮和钱豫面前,手里的扫帚挥落下来,两个男生没反应过来,差一点就挨到,惊叫着避开。

醉鬼的凶器被钟芮抢走,周幼里扶着墙站着,伸手想打他耳光,又被一次男生躲开。

她眯缝眼睛,吸了口气,笑了。

时间比周幼里预想的要早上一些,还没进屋,她就看到梁胥的房间里亮着灯。

客厅灯火通明,周幼里扶着栏杆走上二楼,险些掉下楼梯。

她抓得更稳了。交叠的手指扣进指甲,周幼里皱着眉头想象这样的场景:如果她不慎掉下楼梯,梁胥会不会出门看她。

她觉得他不会。

站在梁胥房门口猛地拍打门板时,周幼里回想今天一天的经历——歇斯底里,泼妇无赖,一个毫不淑女的十七岁。

梁胥打开房门。

浑身只着一条xx,赤裸着精g的上身,大汗淋漓。背光的男人颇有压迫感地笼罩着她。

他的眼窝很深,眼睛眯成细长的一条,讲话声依然沙。

他一个字一顿地问她:

“你在发什么疯?”

/头骨/:“……爸爸。”

在周幼里的印象里,梁胥经常这样看着她:身影笼罩,压迫感极强,几乎不带什么温度,是会真实地让人感觉到寒噤的那种。

她不知道为什么梁胥总表现得像她是他的仇人。

早几年,周幼里还曾经天真地以为自己是梁胥他爸的私生子。十四岁,她从这栋别墅偷跑出来,来到梁诚的生x宴会上。她也不是少不更事,没有大吵大闹,而是私下里拦住梁诚的去路,质问他和自己的关系。她以为梁胥恨她是因为他爸出轨。

后来才发现根本不是那样——

梁诚说,是梁胥把她带回家的。

十六岁以后,周幼里常常会做同一个梦,梦到少年时的梁胥抱着她走出一条黑暗的巷子。他满身是血,蹒跚着走,扶墙,咯血,手指在墙上拖出一条红色的痕迹。

好几次,周幼里都想直接问梁胥:既然是你把我带回来,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话卡在嗓子里没有喊出口,梁胥冷着一张脸。

每当他这样看着她,周幼里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但现在她喝了酒,正上着头,眼前的梁胥变成了重影,看不清表情。

她绕过他的肩膀看到床上的女人,伸手推了梁胥一把,几步走到床边。

她上手扯开那女人身上的被子。

那是一个很美艳的女人,睫毛极长,周幼里拉开被子,她细长的腿露到外面,白皙如雪。

梁胥靠在衣柜旁边,抽烟。

他就看着周幼里扯那女人身上的被子,直到女人浑身赤裸地盘在床头,蜷缩成一团望着他。

全程冷眼旁观,不置一词。

周幼里面朝床头,伸手指向门口,“滚。”

那女人看了眼周幼里,又转过脸,楚楚可怜地望着梁胥。

梁胥沉默地抽烟,任她看够了,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嗯”。

女人沉下脸来。捡起地上的衣服,绕过周幼里,她哭着跑出房间。

香烟,酒气,在这间没能得到互动的房间里,周幼里一个人走到床头。

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掀开被子扔到地上,又掀起床单,把床垫扯了出来。闻到一股xx的味道。

周幼里走进厕所。

她走得很快,晃到梁胥身边时被衣柜的尖角撞到,也没来得及管,直接奔到马桶旁边吐了。

她吐空了胃里所有东西,最后吐出来的水泛着绿色,味道是苦的。周幼里冲掉马桶,在水池旁边洗了把脸,抬起头看到镜子里的梁胥往前走了两步,走到她的身后。

“好臭”,皱起眉头说。

她身上并不好闻,酒味混着呕吐物的酸味,狭窄的室内弥散着。

周幼里关掉水龙头,扶着水池的人造石壁,走到浴缸旁边,拿起挂在墙上的花洒。

她二话不说打开水龙头对着梁胥x,很快,他的身上x了一半,梁胥皱起眉头。

周幼里说:“你好得到哪里去?”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