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岸》by西门哆呐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1v1H 青梅竹马)

归岸(1v1x 青梅竹马)
作者
西门哆呐

內容簡介
竹马青梅文。

高x1V1校園甜文青梅竹馬

归岸(1v1x 青梅竹马)1.裙下之臣
1.裙下之臣
1.裙下之臣

.

热血在腾问哪里有人

一生只得一个女人.

.

.

楚漾回头的时候正好对上郑回那双漆黑的眼睛,不知道他看了有多久,也可能只是无意之间向她看过来,两个人视线轻触了几秒,待看清他视线里那些意味不明的东西后,她故意勾起了嘴角,是一个不细看就不会被注意的弧度,但对郑回来说,还是太直白了。郑回原本已经侧开了视线,现在又转了回来,牢牢地盯着她看。

他那眼神比吃人还炙热。

他凭什么用这种眼神看她?

楚漾将视线调转到韩寐脸上。那张巴掌大小的脸有着一双灵动的含情目,同一双眼睛,前一秒看着蒋昭南时还是温柔如丝,现在却朝她不经意地投来了一个讽刺又挑衅的眼神。

楚漾不屑的瞪回去,做完又后悔,觉得自己的举动可笑至极又十分掉价。韩寐根本不值得她这样,即使骄傲理智地这样去想,心还是不受空地密密麻麻涌起一片汪洋恨海。

一年前她跟着楚和去法国时,怎么都没想到郑回和蒋昭南会不约而同的喜欢这种调调。

韩寐从小到大颇受同学老师的欢迎,在学校人缘极好,和她完全相反。楚漾升高中前参加市里的英语演讲比赛,还被校外的男生问起她是不是韩寐,可见韩寐这个名字不只是人名还是名人。她想起韩寐的堂姐韩小雨,心想,要跟她姐x一样大的话,也许附近的大学生都会跑来追。

楚漾移开了眼,朝甬道旁的梧桐树看。还未有蝉鸣的初夏,梧桐已经早先蓊蓊郁郁,一派生机的样子,在她眼里却有点寥落,那绿色真孤单。

她摸了摸打火机,低着头等蒋昭南过来,数到三他还是没到她面前。她懒得再等,掏出了藏在裤子口袋里的烟,打火机“叮”地一声。

她好像点燃了一枚落x。

周五的五点多,高中已经放学了,但还是有些值x生和刚打球的人在学校门前的甬道上走过,见有人明目张胆的在学门口吞云吐雾,都不动声色地去看烟雾后面的那张脸。

高二五班的楚漾。

刚进安华就登上贴吧校花榜的楚漾。

从法国回来引起全校轰动的楚漾。

总是独来独往的楚漾。

英语念的很好听的楚漾。

蒋昭南的女朋友的楚漾。

竟然会做比同龄的男生更出格的事。

她抽烟的姿势很魅惑,天鹅颈上下巴颏的曲线骄傲的扬起,眼睛不屑一顾的垂着,饱满的唇充满引人采撷的隐秘的欲望,但因为颜色是通透不施粉脂的淡粉色,在烟雾里却显得高不可攀起来。

她的神态百无聊赖,不晓得自己落在别人眼里,是一副什么样的好景色。

只是一个人,无论是谁,站在将暮的x昏里吸烟,都有点寂寞。

蒋昭南站到楚漾面前的第一件事是拿过楚漾的烟,又想替她背肩上的书包,想想又算了,楚漾最烦别人替她做事。

大的小的真心的假意的好的坏的所有的事。

她都不喜欢。

不喜欢也不表现出来,只是轻皱一下眉的程度。如果蒋昭南不是从小就认识她,他也不会知道那是她表示不乐意的表达方式。

蒋昭南说:“不是说数三个数吗?”

“嗯,”楚漾回了一句,停了一会儿,见蒋昭南没有说话,她意识到自己表达的太简短了,他在等她继续往下解释,于是只好再说上一句废话:“数了,但还是想。”

蒋昭南捏着手里的烟,瞧着有点扁的烟嘴,含进嘴里,用舌尖x了x,才吸了一口,带着笑对她说:“这上面净是牙印儿。”

楚漾愣了一下,微微皱了皱眉,她没想到蒋昭南会做这么暧昧挑逗的动作,内心感到被越界了的别扭。上个周在郑回家里,郑回捏着她喝完酸x的吸管用尖的那头轻轻刺着她嫩红的x尖,把粘稠的白色酸x都抹了上去,x润的嘴还在她耳边取笑她说:“我最近听说咬吸管的人xx都很强,说的不错,我们楚楚胃口大着呢,是不是?嗯?”说完就像要证明他说的对似的,抬着她的腿顺着之前做时留下的汁水就捅了进去,深深往里凿着,把她弄软了还不满意,非要让她承认她就是x货。

“是不是小x货,嗯?”他x她的耳朵,温的,x的,甚至有点香。

“怎么不说,底下都发大水了。是不是?”她xx都被x的微微迎合着少年生猛的动作。

她知道她再不说非要让他x晕不可,带着哭腔说:“是…..”

“是什么。”他现在又不急着往更深里x了,慢条斯理地去掐她酸胀的x尖,手法一看就很老道,也不知道他从哪练的,她走后自己一人技术飞升,把那轻拢慢捻练的如此出神入化。

他是故意的。她不说,他就不给她。

“是小x货。”她觉得羞耻,扭着头把脸往枕头里埋,闻到能辨别出是丝玫瑰香的香味之后,她意识到刚刚闻到的隐隐约约的香是韩寐喜欢的Prada的玫瑰森林,她又把脸转了回去,闭上眼睛不去看郑回。

他是最坏的那个,磨着她里面的软x,就是不去碰那个让她xx的地方,还继续问:“谁是小x货。”

她说完楚漾是小x货之后就忍不住流出泪来,郑回的动作因此停顿了一下,接着就像跟她作对似的把她的膝盖对折,让她自己举着小腿,把腿缝打的开开的被他x。

随着郑回猛烈的xx她不要脸地叫起来,娇喘和抽泣此起彼伏。

“啊,哥哥,别…那里….”

“不要…”

但郑回还是不满意,低下头咬弄着她x尖上的酸x,还吸出声来,就这样都堵不住他的嘴,他问:“楚漾是谁的小x货。”

楚漾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说他想听的:“楚漾是阿回的小x货。”

她上面哭的满脸都是水,xx也不遑多让,泄了的春雨似的,浠沥沥哗啦啦的。

郑回被她夹的终于受不住了,几个冲刺之后,把s浓稠的白浊,也不知道攒了多久的存货。

s了还让她夹着那根半y的东西,就为的是让她长长记性——“记着,楚漾是我郑回的小x货,不是蒋昭南的。”

在大马路上走神的她不经意的跟蒋昭南拉开了距离。蒋昭南正有些舍不得的把烟从嘴里拿了出来,掐灭了。

他说:“漾儿,以后数到五吧。”

她不想回答,笑着问:“到底是五还是五十八?”

蒋昭南哭笑不得:“好冷啊!”

“都夏天了啊,怎么会冷。”她还是笑。

“是你讲的玩笑太冷了。”

蒋昭南是温柔的,体贴的,但也坏,少年经不住诱惑的坏,表里不一的坏。她心里有些可惜,想说却永远不会说出口的话是,蒋昭南,五个数的时间太久了,即使你走到我面前,我也是郑回的x货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