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死从子》by晓空残月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夫死从子》作者:晓空残月 1V1

內容簡介
简介:儿子爱上伪后妈的故事

  简介版本一:
  “冥先生,我把春堂给我的一千万赡养费都还给你,你……放我走吧。”
  “一千万?你伺候我那个死掉的老爸一年多,他才给你这么点钱。”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爸爸!”
  “这一千万是你给我的分手费吗,什么时候我的行情只值这么点钱了?”
  “再多,我也没有了……”
  “你有的,你还可以给我更多……”
  “你g吗!你出去,出去,不要再来了……”
  简介版本二:
  冥潜搂着顾盼坐在图书馆前的石阶上晒太阳,跟她有一句没一句闲聊:
  “哥伦比亚大学出了很多名人。”
  “都有谁?”
  “我就是其中一个。”
  “……”
  “知道我最喜欢学校里的什么吗?”
  “那个站在x水池里的裸女雕像?”
  顾盼想都没想,伸手胡指校内一处x水池。
  “不是,我最喜欢的是坐在学校里的你。”
  顾盼梗咽:“我们重新说一遍刚刚的对话吧。”
  “怎么?没听清?”
  “不是,我要把它录下来。”
  “……”
  

楔子
  这里是香港某个购物大厦,顾盼躲在厕所里,坐在马桶上用脚死死抵着厕所的门。
  她心跳好快,害怕再加上被追债的追了十七八街,冷汗直冒,却不敢大声喘气。
  刚才被追的时候,她慌忙中脱下一只鞋抛到另一条路,然后她躲在街角的绿色大垃圾桶里,拉下垃圾盖,在黑暗中瞪着大眼,听外面的动静。
  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就在她耳边,垃圾盖被拉起一条缝,光线透进来,那光像勾魂的鬼火让她闭紧眼睛,心想:这下完了……
  然后其中一个男的似乎发现了她扔的鞋,回头冲一群人大喊:“M的,这女的朝这边跑了,快追,这次不要再让她溜了!”
  垃圾盖“啪”一声又重重关上了,等到外面没有动静后,顾盼才敢从里面爬出来,匆忙跑进一座商用大厦,见到有卫生间的标记,就跑进去,缩在里面不敢出来。
  商用大厦人的人流量多,那些人有所顾及,不敢乱来的。
  看手机,她已经在里面呆了三个小时,又累又饿还胆战心惊。
  她没想到都逃到香港了,放高利贷的还会追来,现在放高利贷的都有分公司了?
  打开厕所门正要出去,才跨出半个身子,就和路过厕所门口的那伙人撞个正着,她赶紧又缩回去,用身子抵住被撞的快碎掉的厕所门。
  “M的,臭女人,你赶紧乖乖出来,不然有你好看的。”
  “我没有钱,真的,我爸借的钱等我有能力后会还的,你们抓了我也没用……”
  顾盼颤着声试图和他们讲道理,毕竟这是个法制社会,大家都是文明人……
  “啊!!!”
  又一声剧烈的踹门声,让她惊吓地喊出声,是呀,借钱的时候的确都是文明人,但讨债的时候就变成禽兽了。
  “M的,你老爸进去了,我们追不到监狱里面,难道还会放过你吗!”
  “xx,别跟她废话这么多,欠债还钱……你,给我爬进去,看抓到她不给她几个耳刮子!”
  似乎是这群人里带头的,随便指了个小弟叫他爬到厕所里。
  顾盼瞧见门框上真的露出个人头,她下意识的就伸出两根手指去戳那男子的眼睛,男子被戳疼了,“哎呦”一声,手捂着眼睛掉到门外地上。
  十来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挤在女厕所里,把大厦的保安招来了。
  来的两个保安也是软脚虾,还没开口,放高利贷的瞪一个眼神过去,狠狠说一声:少管闲事,他们就猫着腰乖乖退到外面去了。
  顾盼想着这扇薄薄的门还可以承受被踹几脚,外面突然没了动静,她不敢伸头往外看,怕这是他们设的坑,等她主动往下跳。
  过了一会儿,传来几声叩门声,她吓了一跳。
  “里面的小姐,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出来了。”
  稍显严肃又一板一眼的声音,不是刚才那波人会说的语气。
  但顾盼还是决定再等会儿看看。
  “里面的小姐,真的没事了,我们已经‘请’那些人离开了,你别害怕,可以出来了。”
  小心翼翼打开门,顾盼看到外面只站着两个男人,而方才那名说话的男人一脸严肃很有礼貌的向她弯腰鞠了一躬,退到一旁。
  她看到离她几步远的前方有位50来岁笑容满脸的老先生,面容俊雅,脸上有些细纹,发色乌黑,身形挺拔,穿一身看起来很昂贵的合体深色西服,并没有显出老态。
  顾盼听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小姑娘,我快死了,你要和我结婚吗?”

第一章偷看“儿子”
  一年以后美国华尔街,
  “少爷,老爷已经在昨天下午两点四十三分在香港冥家私人医院去世……”
  冥潜坐在公司顶层的办公室里正俯首查看公司遭骇客攻击后损失的具体数目,虽然这次事件公司技术部很快解决了,恶意攻击的骇客也被查出移交给警方,是个读哈佛还没毕业的毛头小子,说是想找家利害的公司练练自己的电脑技术,就很自然的挑上冥潜创办的公司。
  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香港冥宅的管家哀泣的声音透过电话免提键传出,听到结果,冥潜在文件上写字的手停顿了一下,安静片刻,简短的向电话那头还在等他答复的管家沉声回道:“我知道了,将家里重新装修一下,我会在近期内回去接管冥氏企业。”
  “少爷,你不问问老爷临终前的情况吗?”
  “啊,对不起少爷,是我多嘴了。”
  少爷虽然自小就跟老爷不亲,但现在老爷走了,少爷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林管家伤心之余也就难免多嘴带点责备的说了一句,说完后才发觉自己逾规越矩了。
  林管家在冥家做了几十年,冥潜自然不会将这点事放在心上,依然客气又疏远地说:“父亲临终前的具体事情,等我回香港后会跟相关人员确认,另外我这边也会派人调查,林叔放心。”
  “少爷,老爷病危时一直念叨着您……”
  “那家里的大小事宜等少爷回来后再做定夺,林叔不打扰少爷了。”
  林管家看少爷连对老爷的死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但自己到底只是冥家的下人,主人家的事哪轮得到他多嘴。
  本来在老爷子离去前,香港那边一直打电话催冥潜回去,但那段时间美国这边的公司正好被骇客攻击,回去的事就一直拖着,没想到等事情解决了,老爷子的人也不在了。
  冥潜坐在大型办公桌后的椅子上,面朝落地窗外遍布华尔街的高楼大厦,脑中规划着自己回香港后美国这边公司的安排,因为这一回去,短期内绝对回不来,毕竟冥家企业太大,老爷子这么一走想必人心浮动,未来自己有一场y战要打。
  “Abel,让xenson来我办公室一趟。”冥潜按下座机,让秘书把人叫过来。
  “好的,总裁。”
  几分钟后,敲门声起,走进来一个吊儿郎当,金发灿灿衣着时尚的俊帅男人,也没跟冥潜打招呼就满不在乎的坐到办公桌前的会客椅上,翘起二郎腿转着椅子,斜睨着眼前冷眉冷眼的男人,嬉笑开口:
  “Yo,总裁大人召唤小的有什么事?骇客的事不是处理好了吗?”
  xenson是中美混血儿,说的中文乱七八糟,主谓语颠三倒四,好在冥潜与他相识多年,习惯后也就听得懂了。
  “家父去世,我过几天要回香港正式接任企业,美国这边的事就全权交给你了。”
  xenson听这话,立马收起不正经的姿态,收敛笑容,端正坐好,两人就开始讨论起具体的交接事宜。
  ☆☆☆
  香港维多利亚峰山顶T.P.冥氏主宅别墅群,
  顾盼很奇怪春堂去世才一周,怎么家里就开始大肆修整,把本就富丽堂皇的房子又搞地锦上添花,恨不得把金子、钻石贴地随处都是。
  毕竟春堂尸骨未寒,这样好像迫不及待要换新的主人一样,顾盼心里颇有微词,虽然她一年多前跟春堂协议结婚,但偌大的冥家哪轮得到她说话呀。
  “快点,快点,把少爷的画像摆好,明天少爷就要回来了。”
  顾盼看见管家林叔正指挥四个男员工把一幅好大的半身画像挂到原先挂春堂画像的位置,而春堂的画像已经被取下来放在墙角,在顾盼看来,墙角那幅画中人的笑都显得有些落寞。
  这位春堂的独生子冥潜先生,顾盼来冥家一年多都没见过他一面,甚至连春堂病重的时候打了好多电话叫他回来都没见到人,听管家说他从小就在国外长大,到目前为止都没回过几次香港。
  顾盼神游的当下,巨幅画像已经被利索的挂好了,这个位置挂的向来都是冥家主人的画像,顾盼忍不住又看了眼角落里春堂的画像,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相处一年多,春堂像一位长辈那样照顾自己,现在人不在了,就好像一位至亲好友被死神夺走,顾盼黯然伤感。
  没良心的儿子,自己的爸爸才刚去世,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见,却迫不及待叫人打扫房屋要改朝换代,哼,有钱人的心真黑,特别是他这个名门望族的新主人心简直黑得跟墨一样。
  顾盼不满的打量冥潜的画像,觉得他跟春堂长得一点都不像,薄唇紧抿,眼眸尖锐幽深,看他锋利的双眉就知道脾气一定不好。
  翌x,顾盼坐在屋中电脑前打字,听到隔壁主别墅的吵杂声,好奇趴到窗台往外看,外面冥家所有的佣人、员工全部出动,穿戴一丝不苟,整齐划一站成两排,然后静候冥家新的主人回归。
  虽然打心眼里不待见春堂的不孝儿子,但好奇心驱使,她一溜烟跑到主屋躲在大厅的圆柱子后面,也等着看春堂的儿子是个怎么样的牛鬼蛇神。
  “欢迎少爷回家。”
  这么多人一起喊,声势浩荡,震耳欲聋,吓了顾盼一跳。
  顾盼猫着腰偷瞄,看到林叔弯身走在一个男人身后,那男人有些风尘仆仆,右手臂挂着一件风衣,戴着墨镜,身上穿着窄身皮夹克配深色裤子,边走路边歪着头同紧跟在他身旁的人交代些什么。
  顾盼看见他线条深刻俊美的下颌,身形伟岸,面庞白皙,一头g净利落的短发,墨镜挡住大半的脸,让人看不到全貌。
  顾盼看得投入,炽炽的视线让敏锐的冥潜一进屋就发现自己正被人盯着。
  双眸不经意的朝柱子后面投去一眼,瞧见一个陌生女人看自己看得出神,连被他发现了都不知道,冥潜皱眉,继续和身旁的企业高层讨论目前公司股票的动荡情况。
  直到人已经消失在楼梯口,顾盼才回过神来。
  原来春堂的儿子长这样子哦。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