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锋相对》by鬼畜渊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针锋相对(囚禁,高x,黑道,强强,无原著背景)
作者.鬼畜渊

现代 / 制服 / 强强 / 虐恋情深
完结

详细文案
注:无原著背景,可当原耽看
【封面画手:鸢墨清玄】

主CP:沈夜x谢衣(黑帮老大温柔霸道攻x正义刑警清冷倔强受)

一场长达一年的交锋,让两个原本应该针锋相对的人终于见了面
一黑一白,却被迫捆绑纠缠,无数个xx夜夜的挣扎,令人面红耳赤的情话以及深入骨髓的疼爱
淋漓的爱恨之下,执念入骨,不死不休

“我从未有过忠心,又何来背叛?”
“太多次的极尽温柔,让他忘记了,做这种事本来就该是这么痛的。”

囚禁梗最吸引人的地方并不是虐身虐心,而是千帆过尽之后,我再也不是我自己。
x多味美,药物play,调教play

第一章.针锋相对(虐,图)
谢衣是在一片浑噩中醒来的,他睁开眼睛,却看不见,赤裸的肌肤让他感受到身下是如云一般柔软的床垫,上好的丝质被单轻柔地触碰着他的皮肤,很舒服,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呆了多少天,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双手被缚在床头,一直带着眼罩让他觉得有些不安,唯一的声音便是每x送饭时,碗勺的碰撞声,但是无论他问什么对方都保持缄默,连一个音节都不曾发出。
人处于黑暗中时,其他的感官就会特别灵敏,所以尽管地上铺了厚厚的地毯,谢衣还是感觉到了有人靠近的气息——是来送饭的么,谢衣如是想。
“谢衣?”
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开了口,谢衣有些意外,是个男人,声音清清冷冷的没有起伏,带着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有些不自在,谢衣深吸一口气,平稳了心绪道:“不知阁下是什么人,抓我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那人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掀开了盖在谢衣身上的薄被,谢衣猛地一惊,空调中吹出的冷风滑过赤裸的身躯,虽然时至盛夏,但突然没了遮挡的身体还是不自主地微微颤栗。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谢衣知道,那个男人在看他。虽同为男人,但像这样明目张胆的暴露在另一个男人视线之下,还是第一次……
谢衣感觉心跳加速了起来,不是紧张,而是羞耻,周围很安静,自己的心跳声被放大了数倍,他下意识地抿紧了嘴唇。
这一切都被那个男人完完全全的收入眼底,不知过了多久,那个男人再度开口,语中的带了丝微妙:“身材不错。”
谢衣气恼——尽管平时脾气非常温和,但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品评,实在是有些难堪,正欲反击回去却听见那人继续说道:“谢衣啊谢衣,你真是厉害,拜你所赐,我这些年积攒的势力居然被你削弱了一大半。”
谢衣这才有些了然。
因为从小便嫉恶如仇、善恶分明,所以从进入警队开始,只要是有违正义和法纪的事情,他便一定要彻底铲除。
被他亲手送进监狱的黑道大佬不计其数,28岁的年纪便已满身功勋,但也正因为这样他虽声名远播,却也结下了不少仇家,只不过仗着好身手和在警界的地位,一般人不敢轻易动他。
这一年以来他一直在调查一桩大规模毒品交易案,这案子已经进行到了尾声,因为牵连甚广,所以除了收获到数量令人发指的毒品外,还抓住了不少一直以来让警方头疼不已的漏网之鱼。
虽然一举端了他们老大在C市的窝,却最终没能抓到那毒品头子,想来,那个毒品头子是叫……
“沈夜?”想到这里谢衣已经定住了心神,了然道,“原来是黑道寻仇。”
“这么快便能猜出全部来,你也不错!”
沈夜边说着边欺身上前,一只手抚上了谢衣脸颊,那手的触感很凉,谢衣有些厌恶地甩开,对方灼热的气息x在他的颈间,微微地痒。
只听见沈夜轻笑一声,紧接着x口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竟是沈夜用嘴巴含住了他x前一点红缨,舌尖灵巧地划着圈,谢衣瞬间僵住,意识到他在做什么时不由倒吸一口气,低低地骂了一句“变态”。
沈夜没有理会,不慌不忙地尝够了那一点的滋味,才依依不舍地放开,看着那点红缨在自己的逗弄之下变得坚挺起来,他贴在谢衣耳边,嘲弄道:“变态?那这样呢?”
一阵衣物摩擦的悉索声响后,谢衣感觉自己的双腿被大力地分开,一个炙热的物体抵在他的大腿根部,同为男人他瞬间明白了那是什么,一直淡定地脸上也露出惊恐的表情,想要用力合拢双腿却无法挣脱那人手臂的禁锢,被缚住的双手拼命挣扎,不一会手腕处便又红又肿,然而他却顾不上这些相比之下微不足道地疼痛。
嘴唇突然被堵住,霸道的舌撬开他紧咬的牙关,在他口中掠夺,c暴而直接,手也在他裸露的身体上游移,缓慢而坚定,最后停在他挺翘的臀部,指腹在那缝隙之间摩挲着,却不急着进行下一个动作。
仿佛故意羞辱一般,沈夜放开了谢衣的唇,注意着他脸上每一个表情的变化,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唇角流下,看着他涨红了脸,又惊又怕的样子,本来并不强烈的欲火像被泼上了汽油一般,从脊髓处直蹿上后脑——那是一种对同性的征服欲望。
谢衣得了空间,大口大口地喘气,眼罩上已x了一大片,沈夜克制住那莫名升腾起的欲望,轻蔑一笑:“这就哭了?看来你并不如传闻中那样!”
谢衣轻声抽泣,身体不住颤抖,哑着声音求饶,更多的泪水浸x了眼罩。
沈夜突然很想看一看眼罩下那双流着泪的眼睛,一把扯掉眼罩,那双长时间没有见光的眼在接触到光线的一瞬间条件反s地紧紧闭上了,眼角犹有泪痕,配上那张清俊的脸庞,竟透出几分脆弱来。
沈夜突然心中一动,鬼使神差般低头轻柔地含住了那双薄唇,这次是一个缠绵而悠长的吻,看着谢衣表情渐渐迷离,沈夜忍不住轻笑了一下,正欲开始真正的掠夺,下腹猛地一痛,他一手捂住踉跄后退了几步,来不及抬头便感觉一个冰凉地物体抵上了他的颈部动脉,而腰间空空如也。
那个方才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人,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眼中看不见一丝一毫的水气,有的只是一片清明。
沈夜大惊:“你!……什么时候?!”
谢衣毫不在乎身上的情欲痕迹,将刀背在沈夜颈部蹭了蹭,挑眉说道:“在知道你是沈夜的时候,”说完活动了一下手腕,“这几天还真是辛苦,我忍了那么久,就是想引出你,你以为我当真会被一条绳子困住这么久?”
沈夜没有说话,气极了反而笑起来。
“你笑什么?”谢衣皱眉厌恶地看着他,朝地下吐了一口吐沫“呸,被男人亲还真是恶心。”
沈夜停住了笑,定定地看着他,目光深不见底,令谢衣没来由的感到一丝悚然,他将刀又往前送了送,锋利的刀锋一下便划破了皮肤,不欲与他再纠缠下去:“跟我出去!老实点!”
沈夜唇角微微扬了扬,带着丝蛊惑:“你现在,还站的住么?”
“什……什么……?”

沈夜低低地笑了起来,抓住了谢衣握刀的手,轻轻地一发力,刀从手中掉落下来,发出与地毯碰撞时的沉闷声响,沈夜慢慢地将谢衣推回床上,“你没察觉到,这房间里一直有股异香?”nuo
谢衣手足渐渐无力,被迫跌倒在床,小口地喘着气:“那香没有问题,我闻得出来。”
沈夜悠悠地说道:“不错,那香是安神的,但是谁让你挣扎的时候弄伤了手腕呢?”
谢衣一惊:“那绳子……”
沈夜眼中带了一丝赞许,“不错,那绳子可是浸透了迷药的,虽然剂量很少,可是加上这房中的安神香,足够放倒你了!”伸手摸了摸自己被划出血痕的脖子,“对待你这样的贵客,还是要谨慎一些的好。”
谢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沈夜随手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领带,将他的手举过头顶,再一次绑回了床柱上。谢衣无力挣扎,任由他动作,沈夜仔仔细细地打了一个结之后却不急着进行下一步,而是抱臂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谢衣好笑道:“我都这样了,你还绑住我?”
沈夜也笑:“因为,我喜欢看你被绑着的样子,谢警官!”
那句“谢警官”让谢衣眼角一抽,沈夜准确地抓住了这个细微的表情,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一点。
面对这种和视奸无二的举动,谢衣突然就笑出了声,沈夜有些意外:“你笑什么?”
谢衣没有回答,只是笑的更加狂了起来,沈夜皱起眉头——在这种情况下,这个人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谢衣虽然在笑着,但目光一直很坦然地直视着沈夜。
沈夜被他那种清冽无波的眼神注视着,莫名地有点烦躁——这一年来每一次交锋时,他都在想,对面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现在终于见到却发现和想象中完全不同。
因为刚刚那一搅腾,他心中欲火本已退了不少,现在看到谢衣笑的那样讽刺,便只想狠狠地挫掉他的锐气,让他再笑不出来,思及此,一个残虐的念头慢慢成了形——想来,瞳前段时间研究的各种用来拷问的药剂,还没有试验过呢。
谢衣见他脸上浮出的古怪表情,突然有些后悔之前不顾后果地挑衅,正思忖着这人会如何对付自己,却不料沈夜竟然转身出了房间。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又见他回来了,这次他手上拿着好几个颜色各异的小瓶,里面不知装着什么东西,慢悠悠走到床边,打开一瓶,立刻有一种奇异地甜腻味道从瓶子里飘散出来,不细分辨还真有几分似香水。
沈夜欺身上来,悠悠道:“我们慢慢玩。”
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谢衣目中的温度降到了冰点,沈夜捏住他下颌迫他张开嘴,谢衣死死地抿唇。
猎物不听话,沈夜冷冷一笑:“如果你不张嘴,我就把它从你的鼻子里灌进去!”
谢衣面色一凝——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x,徒劳的抵抗只会使自己更加难堪,轻阖上双目,不再挣扎。
沈夜很容易便将药剂灌了进去,随后好整以暇地抱着双臂站在一旁——药效发挥的很快,只一会,谢衣面色已变。
腹中升腾起一阵剧烈地绞痛,并迅速蔓延全身,象是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都生生绞碎了一般,而痛楚所到之处,每一寸皮肤每一块肌x都好像被扭曲了,若是他有力气,此刻一定已经将自己敲昏过去。
好在这痛来的快去的也快,只一眨眼已消失地无影无踪,但方才那短暂的时间却让谢衣觉得仿佛于地狱中走了一遭,这样的剧痛让他连叫都叫不出来,冷汗瞬间x了发丝,身下的床单也因为挣扎而皱成一团。
似乎很满意他刚才的精彩表现,沈夜倾身附在他耳边幽幽道:“这才是第一次而已。”
谢衣喘息着还没有缓过神来,那痛楚几乎将他的思维淹没殆尽,还不待喘口气,第二波的折磨再次袭来,纵然再没有力气,身体还是本能地抽搐扭动着,这种间断的施虐比一直施暴更让人难以忍受,短暂的舒适感觉只会让人愈加害怕下一次的痛苦折磨。
不知重复了多少次之后,谢衣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起来一般,面色苍白如纸,虚脱般轻颤着双唇,唇上有被自己咬出的深深血痕,而即便是这样,他在痛楚平息的短暂空隙里还是不忘以眼神挑衅沈夜——那双眼虽然虚弱,却毫不示弱。
沈夜不禁有些奇怪起来——从来没有人在瞳的药之下还能露出这样的神色,这个人若不是疯子就是意志强大到无可击溃。
剧痛再一次袭来,谢衣已经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软软地瘫在床上,任那酷刑将自己淹没,待到实在熬不住了,便抽筋般地抽搐一下。
汗水聚集在每一块肌x之上,因疼痛而随着身体微微颤抖,灯光下,那些汗珠一颗一颗地折s出饱满光泽,而一直观赏着这场酷刑的人,震惊于那人的不屈和那忍痛时展现出的绝妙美感,竟莫名地觉得体内x动又起,一股热流就这样向着下腹汇聚过去,化为欲望使那xx地器官抬了头。
沈夜捏起那因为轻颤而显得脆弱的下巴,突然一扬手“啪——”地一声,一个耳光便落在了谢衣脸上,直将他的头打的偏了过去。
“你很y气,不过我很想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沈夜的语调低沉而冷酷,他边说边欺身上前,死死地压住了谢衣,分开他双腿,而谢衣根本无力反抗,只好以轻蔑地目光回敬了他。
他怎么还能露出这样的表情!沈夜眯起眼轻柔地抚了抚他x漉漉的头发,用与动作全然不符的危险声音道:“现在,让我们来玩一点别的。”
用力一挺,没有前戏、毫不顾惜,窄小的甬道内g涩紧致,无法容纳那巨大,然而那施暴者却并不在乎,又是一个用力,直接贯穿了他——巨大的分身几乎全部没入,有淡淡地血腥味弥漫开来,沈夜抬起头去看谢衣。
“我并不喜欢用强,是你x我。”
谢衣在被贯穿的一瞬间已闭上了双眼,虽然早有准备,但受尽折磨后再被人肆意玩弄,这种感觉还是让他羞愤欲死,死死地咬住受伤的下唇,眉毛纠结在了一起。
痛,真的很痛——那是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疼痛,这痛一出现,似乎方才遭受过的那些都成了儿戏,身体仿佛被撕成两半,本以为早该失尽了水分的毛孔中再次渗出汗来。
沈夜眯着眼,不愿放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见他痛苦忍耐的样子,那种残虐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他不自觉地加快了身下的律动。
谢衣几乎要痛死过去——逆了生理规律,那东西能进去就不容易了,更何况这样频率的进出。
突然又是一个挺进,谢衣在痛呼快要到达嘴边之际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成功将呻吟压了回去。之后,任由沈夜怎么折腾,直至双唇鲜血淋漓,他都没有发出过一丝呻吟,甚至连眼睛都没有再睁开过。
沈夜将这一切尽数收入眼底,谢衣的漠然让他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挫败,又xx地抽动了几下,便将分身抽了出来。
谢衣虚弱至极,只知道那东西像一把剑一样来回切割着他,除了痛之外他已经没有了其他任何感觉,就连那xx抽离了体内时都不再有反应。
沈夜捏住了他的下颌骨,谢衣的眼勉强张开一线,迎面就见那巨大带着丝丝血迹挺立在自己眼前,那尺寸让同为男人的他也吃了一惊。
脸部肌x早已像瘫痪一般无力,沈夜轻轻松松便捏开了他的嘴,谢衣在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从方才起就一直未曾展露过丝毫恐惧的他,竟真的有些害怕起来,死死地盯着沈夜:“你要是……敢放……进来,我……一定……会咬断……它!”破碎的话语从喉中一点一点挤出,模糊嘶哑不似人声。
沈夜也不示弱,依旧不紧不慢道:“你敢,我就杀了你!”
谢衣虚弱地笑:“你……怎么知道……我……不敢?”
“因为我知道,你还不想死。” 沈夜故作下流地用自己的分身拍打着谢衣脸颊,“对么?谢警官。”
谢衣笑不出来了,眼前的这个人,仿佛d悉了一切,自己在他面前就象是一个透明的玩偶。
缚住双手的领带早在挣扎时被扯断,沈夜不再多言,将那人从床上拉起来,被迫他跪在自己身前——虚弱的双腿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沈夜一手抓住他的头发,一手捏住他下颌,毫不顾忌地将自己的分身推入他口中,根本不待他适应便配合着手的频率大力地xx起来。
深喉的难受和沈夜分身上微腥的男性气味使谢衣感到一阵阵地恶心——此时已不是身体上的疼痛,而是心里真的好痛,巨大的屈辱感袭来,几乎让他窒息。
不想睁开眼,不想看到自己现在难堪的处境,不知过了多久,就象是在地狱中一般,身体浮浮沉沉地,眼皮也有些厚重起来。
沈夜看着他破碎的表情,冷冷一笑:“这里是曼谷,你最好不要起逃跑的念头!”
谢衣本来已经有些涣散的神智突然一清:曼谷……怪不得失踪这么多天,警方也没有半点消息!
仿佛感觉到了他的心不在焉,沈夜惩罚性地狠狠顶了两下,拉回了他游移的思绪。
巨大的分身在谢衣口中进进出出,不知过了多久,双腿早已麻木,视线也渐渐模糊起来,随着沈夜满足地一声叹息s在他口中的同时,眼前终于彻底地黑了下去……

“什么?!还没有消息?”年轻的警员用力一拳锤在桌子上,震得杯子中的水都洒了出来,他烦躁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师父失踪已经第七天了!”
“无异,不要着急。”面前的年前警司同样心中忧虑,但面上却是一派沉静,谢衣警督失踪、生死不明,如今整个警局都乱成了一锅,总要有个能撑起局面的人。
“夏Sir.、夏公子、夏夷则,那是我师父!你叫我怎么能不着急?!”乐无异烦乱地挠着自己的头发,仿佛要在里面抓出个d来,“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当年我们一起进的警局,你沉稳内敛,师父虽很早就收了我做徒弟,却是对你也照顾有加,你俩好歹也是半师的缘分,现在他出了事,你怎么可以这么镇定?!”
夏夷则深吸一口气,冷冷道:“你当我不着急不担心?!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些负面情绪都是多余的,当务之急就是快点找到谢前辈的下落!你这样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
乐无异攥紧了拳——无能为力,对手太过狡猾,连一丝一毫的线索都未留下,“那天我们一起吃饭,师父喝得有些醉了,你送阿阮回家,我和闻人把师父送回家,把师父送进门之后我们就走了,没想到……没想到!可恶!我那时真应该留下来照顾师父的!”
“前段时间刚破了‘流月’那桩大案子,大家都很开心,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况且若是你当时留下,或许失踪的就不止谢前辈一个人了……”
“可恶!可恶!可恶!”乐无异一拳接一拳重重地打在墙上。
“无异!”夏夷则急忙喝住他,“别这样!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是流月的人g的,照现在的情况看来,谢前辈还没有遭到不测,黑道一向胆大妄为,若谢前辈真的遇难,那边早就该放出消息了!”
乐无异泄了一口气,无力道:“是啊,要是这次师父真的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他们!”

从办公室里出来,乐无异就一直垂着头,双手紧紧地握拳,关节处红肿不堪,一直等候在外面的闻人羽和阿阮立刻围了上来。
闻人羽,羽妹,虽然年轻,却行事沉稳,看上去纤细文静的一个妹子,却有着极其敏锐的d察力和极好的身手。
阿阮做的是文员,负责整理重大案件资料并找出有用的线索,虽然平时一副散漫的样子,做起事来却是出奇地认真,记忆力超群,说是过目不忘也不为过。
现在这两支警界之花,却都失了平x的姿态。
“无异,还是没有谢前辈的消息么?”这是闻人羽
“小叶子,这么多天了,你说谢衣哥哥会不会死……”这是阿阮
乐无异一把捂住阿阮的嘴,“不要胡说!师父他那么厉害的人,才不会死呢!”
“是啊,要是真出了事,道上不会一点声响都没有的,阿阮你不要担心。”
“闻人,虽然夷则也这样说……可我还是有些……”
闻人羽思忖道:“我总觉得……流月的人不会杀谢前辈……”
阿阮面上忧色更重,双手在x口握紧,“可是,他们会不会对谢衣哥哥不好……会不会折磨他……那些黑道的人好讨厌的!”
乐无异听的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打断她,“阿阮你不要乱想了,今天夷则刚把这个案子的申请批下来,现在师父的案子就全权交由我们重案组负责了。”
“嗯,谢衣哥哥那么厉害的人,一定没事的!小叶子我这就去看资料。”
“好,我和闻人去被查抄的堂口看一看,前几天不能进现场,坐着g等消息真是折腾死人了。”
“阿阮,一有发现立刻打电话给我们,找夷则也行!我们走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