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意烬》by猫的传人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春意烬 限
作者.猫的传人

春风烬红墙,拂柳复映香。旧人乘鹤去,新燕入寻常。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主攻视角 – 古代 – 宫廷侯爵 – NP

从不受宠的病弱皇子到阴沉多变的傀儡皇帝;

身处明争暗斗的漩涡中心,他该如何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群臣虎视眈眈,美人各怀鬼胎。

危机四伏,步步为营,

而他心中所想,唯有那肃穆冰冷的王座。

到头来,他发现自己,

应有尽有又一无所有。

有道是

春风烬红墙,拂柳复映香。

旧人乘鹤去,新燕入寻常。

有凤

凤君嫁给朕的时候只有二十二岁,他那时刚与爱人生离死别,便被迫与朕成亲,一贯傲气冷漠的脸上更是阴云密布。他沉着气端坐于朕的寝宫,脸庞刚刚褪去青涩,介于少年的清艳和青年的沉稳,隐隐有后来雍容华贵的气度。我知道他不开心,却也不甚在意,我只要他在我身边。和他的第一次令他非常痛苦,毕竟他从未屈居人下,吻他时他很抗拒,我却非常的高兴,相贴的唇在一起颤抖。

他是愤怒,我是兴奋。

我想要他很久了。

当朕只是一个不受宠的七皇子时,朕就喜欢他的样子。第一次见他是在大皇子的生辰,太子府前人声鼎沸,宾客络绎不绝。我拖着一副病怏怏的身子颤颤巍巍地下马车,门前的侍从忙出忙进,却没有一个人来扶我。我抱着怀里的人参,重重地咳了一口。远处传来一阵飞速的马蹄声,我回头,就看见一个少年策马而来,堪堪在我车架前勒马。良驹高高扬起的前蹄吓到了我的老马,那匹黑色瘦马一阵惊慌,眼看就要撞到我。

鲜衣怒马的少年面上不见任何惊吓和犹豫,飞身下马便揽着我躲过了老马的冲撞。他抱着我旋转间,我嗅到他身上的清雅温和的熏香,是上好的龙涎香,只有嫡出的皇子才配拥有。我被他稳稳地扶住,近距离观看到他的相貌,皮肤姣好如白玉,黑眸莹润如明珠,是一副好皮囊。最难得的是他长身玉立,如同芝兰玉树,气质高雅出尘。他不爱笑,面上冷冰冰的,却眼含明月,是我喜欢的样子。

让人不禁想看到他衣下血痕累累,沉沦放纵,婉转求饶的样子。

我的心瘙痒到抓出血痕,面上却不显,缓缓松开扶在他腰间的手,低垂着头咳嗽。他很快放开我,略微冷淡地拱手道:“七皇子恕罪,是臣冒犯了。”

“无碍。”我开口时声音已沙哑难耐,喉头有了血腥气。

“溟之,快来!”一阵清朗的男声从我身后响起,那不曾露面的皇兄快步走来,在一阵阵恭维声中拉住少年头也不回地往里走。

堂内丝竹悦耳,高朋满座,几个哥哥挨个上前为太子祝寿,觥筹交错间自是兄友弟恭其乐融融。而谁又能想到当年风光无限的太子,会在登基不足三十七x便被贬为废帝呢。

外面下起今年的第一场雪。

我坐在门边,门缝渗进的冬风寒凉刺骨。我忍着四肢百骸漫延上来的痛意,抬头便看见他——溟之。我看见他神情冷淡,正襟危坐,却在看向席间一位体态纤弱的谋士时,眼中冰雪消融,流光溢彩。

成亲那晚红烛摇曳,我褪下他的衣衫,露出莹润结实的肩头,果然是冰肌玉肤。我情不自禁地狠狠咬上他的肩颈,鼻间嗅到血腥和龙涎香。

他是能忍的,无论是我的折腾,还是心上人的离去。

“成为朕的凤君,让你难堪了?”翻云覆雨后,我抱着他小憩。

“没有。”他面上有着情欲后的潮红,也许是药物的作用,我对他的隐忍不感兴趣,只沉迷于他的身体。

“朕倒是忘了,废帝曾说过将来必委你重任……”我紧紧抓住他的下巴,令他抬头,“你可是怨恨朕将你困在后宫方寸之间?”

“陛下息怒。臣不敢。”他嘴里说着不敢,脸上没有多少害怕的样子,相反,眼眸如旷野的冰原,生机寥寥。

可是废帝再怎样重用他,也不曾将自己的暖床人——溟之的心上人还给他,甚至在发现他们余情未了后,不顾皇家颜面,将那谋士活活打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也许是那个时候,谢氏才认清废帝眦睚必报的本性,发觉他不是可以倚仗之人,才悬崖勒马,在神武大将军x宫时袖手旁观,直到废帝被生擒。后来神武大将军将朕推上皇位,谢氏弃暗投明,将嫡子送到朕的床上投诚,才求得安宁。

“谢楦,”我叫他的名字,接过仆从递来的烟柄,深深地吸了一口,肺部一阵灼热,“你只能是朕的凤君。”

白色的烟雾吐在他身上,他的身体并不瘦弱,常年习剑的身体修长矫健,透着男人的力量和性感。我抚摸着他的紧实光滑的肌肤,身下精神抖擞,压着他重新进入。

x子久了,我又多了几位新君,都是我喜欢的样貌,在床上也各有风情,只是后宫始终没有女子。

我不喜欢女人,也许以前是喜欢的,开了荤以后就不喜欢了。我喜欢在床上折腾人,最喜欢看他们痛苦又隐忍的样子,泛白的手指抓着床单,喉间却有止不住的呻吟,身上最好还带着血,这样最能勾起我的欲望了。

离君曾对我说“你和你父亲一点都不像,定是有福之人”。那时,我觉得离君这话前面说对了,后面说错了。我长相随我母亲,自然和那个男人不像,只是既然跟离君搅和在一起,该是既没运气也没福气。长大后,我又觉得离君这话前面是错的,后面才是对的。我相貌不像我父亲,性子却与他十分相似。那个男人喜欢知书达礼、冷漠克制的书香女,那个女人越不爱他,他越要将她捧在手心里,看她笑魇如花,心如刀割,还不得不婉转承欢的样子,我也一样。至于有没有福气,我想,他们都死了,只有我活得最长久,肯定是比他们有福气的。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