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不一样怎么谈恋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作者:Sour且Sour

剧本不一样怎么谈恋爱 限
作者.Sour且Sour

隐忍深情埋头苦gA ×美而自知甜软哭包O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xE – AxO – 荤素均衡 – 生子
1v1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一场意外,一次失忆。

A(巧取豪夺狗血文剧本):是我禁锢了他,我有罪,我馋他的身子,他恨我也可以,但是我是不会还他自由的。

O(傻白甜无脑小x文剧本):是我肤不白貌不美腿不长了,还是我身不娇体不软推不倒了,他为什么还能放我下床?

事实证明,哪怕剧本不同,一样能谈恋爱。

01 你不要我了吗

厉淮今天的心情很差,自从把白一鹤带走后,他很久没有这么烦躁过了。

他又看到了程渝,程渝的身边,跟着一个少言寡语的小omega,却独独会对着程渝轻笑。

这让他不由得想到了以前,很多年以前,白一鹤也是这样对着程渝笑的。

而他呢?他厉淮呢?

白一鹤的眼里,从来就没有他过。

酒会后,程渝拦住了厉淮。

“厉淮,你到底把白一鹤带到哪儿了。”程渝阴着脸质问他。

厉淮嗤笑:“关你什么事?”

程渝道:“他妈妈出事之后,我再也没有听到鹤儿的消息过,都说是你把他带走的,你究竟……”

“我说了,关你什么事。”厉淮烦躁地打断了程渝的话,听见他亲密地喊“鹤儿”,就不由自主地恼怒。

酒意有些上头,厉淮近乎恶意地对程渝说道:“你身边不又有新的了吗?你那么在乎白一鹤g什么呢?你要几个?”他阴沉地笑了一下,“注意身体。”

说罢,甩手上了车。

程渝站在原地,头疼地揉了揉额角,他的omega莫漾走过来,冰凉的手贴上了他泛热的脸颊:“问到了吗?鹤儿还好吗?”

“不知道。”程渝握住莫漾的手,吁了一口气,“车祸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鹤儿,如果真的是厉淮带走了他……只希望他能好好对鹤儿。”

“毕竟,鹤儿那么喜欢他。”

厉淮被司机送回家的时候,客厅茶几上留了一盏暖融融的橘灯。有一个娇小的影子,在沙发上蜷成一个小团,静静地缩着。

厉淮的心里却一下子就平静下去了。

他走过去,蹲在了沙发前。

“小白。”他哑声唤道。

白一鹤怯怯地抬起头来,眼圈红通通地,他闷在自己的胳膊圈里,小小声道:“你骗人。”

“你说11点前就会回来的。”

“现在已经11点32了。”

白一鹤轻轻咬了咬下唇,很委屈:“厉淮……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白一鹤知道自己出过一次车祸,车祸之前所有的事情都不记得了,醒来之后只有厉淮在他身边。他的世界是一片空白,他也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但是潜意识里却在声声叫嚣,他很喜欢这个叫“厉淮”的男人。

喜欢到不能忍受失去一丝一毫。

听到白一鹤的控诉,厉淮却笑了,他轻柔地挖出白一鹤的小脸蛋,附身含住他淡粉色的薄唇。

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一开始是你不要我的啊,我明明把你捧在心尖上都怕烫化了。

晚上白一鹤缠人地紧,xx的xx在白天都被厉淮x肿了,却仿佛感觉不到疼一般,泪汪汪地求厉淮xx来。

厉淮虽酒意上头,但到底存了两分理智,不想由着他胡来,却被白一鹤用腿圈住了腰,死活不让他走。

白一鹤流着泪吻咬他的喉结:“厉淮……厉淮……你不要我了吗?你不喜欢我了吗?”

厉淮被他撩地身下xx翘得老高,y梆梆地把笔挺的西装裤都撑了起来,顶端禁不住地分泌液体。心想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你这是要我的命。

白一鹤摸索着去解他的裤链,厉淮燥得难受,把他压在身下,好不容易扒掉了西装裤,隔着xx就撞他的xx。

xxx嘟嘟地,xx都挤在一起,厉淮的xx狠狠地顶了进去,相对而言c糙了许多的布料陷进柔嫩的x眼里,疼的白一鹤眼泪不要钱似的掉。

厉淮一点一点地吻去他的眼泪,喃喃道:“不要哭……小白,不要哭……”

他xxxx,拨开碍事的xx,灼热的一条抵在白一鹤臀缝间,威胁地磨着。

白一鹤一手勾住厉淮的脖子,跟他接吻,另一只手伸到背后,捉住厉淮c壮的xx上下撸动,纤细的手指划过顶端,沾了一手的黏腻。

他气喘吁吁地放开厉淮的唇,把头抵在他颈窝,握着厉淮的xx,一点一点地就往自己后x里塞。

可惜xx肿地不行,x缝只可怜兮兮地那么一小条,白一鹤戳了半天,把自己都戳哭了也愣是没戳进去。

他泪眼模糊地抬头看厉淮,软着嗓音撒娇:“厉淮……你帮帮我……”

厉淮知道今晚不给他是不行的了,伸手勾过小桌上的药膏,细细地在自己紫涨的xx上抹了一层,而后把肩头送到白一鹤嘴边,轻声道:“疼了就咬我。”

厉淮伸手去摸白一鹤的后x,白一鹤实在是个极品omega,哪怕xx已经肿成这样了,还在不停地流水。他狠了狠心,掐着白一鹤的腰,狠狠地就撞了进去。

白一鹤被他撞得呼吸一哽,战栗地咬住了他的肩头,不受控制地留了些涎水。

“厉淮。”他哭着说,“我真的好喜欢你。”

一旦x了进去,厉淮就像变了个人一般,半点没有之前的怜香惜玉,cy滚烫的x具狠狠地捅xx白一鹤的xx。药膏被x内的温度热化了,加上xx内自己分泌的xx,一xx去就搅起了“噗嗤噗嗤”的xx声。厉淮仿佛被这x靡的声音刺激到了,一巴掌拍上白一鹤肥嫩的xx瓣,用劲地像是要把自己的两个囊球也给塞进去。

白一鹤疼,但是越疼他越黏着厉淮,整个人就像是一条蛇一般缠在厉淮身上。他眼尾飞红,x着厉淮的耳垂:“厉淮……好舒服……嗯……x我、嗯……啊……厉淮!”诺

厉淮狠狠地刺戳他脆弱的肠道,c声道:“爽吗?x得你舒服吗?嗯?”

他c壮的柱身狠狠顶着白一鹤的敏感点,硕大的冠状沟x刮着他娇嫩的生殖腔口,惹得白一鹤不由得尖叫起来:“爽、好爽……啊——厉淮!不、那里……不要呜……”

“不要吗?”厉淮沙哑的声音诱惑般地在白一鹤耳畔响起,“小白……想给我生个宝宝吗……”他轻轻吻着白一鹤耳下那一块白嫩的皮肤,“我们俩的孩子,会很像你,唔,可能也会像我……我们会永远地在一起……”

白一鹤被泪水模糊的双眼渐渐迷离,他思维有些混乱,厉淮在说什么……永远在一起……

“呜……”他含混地寻着厉淮的薄唇,从喉结一路x上去,嗓子有些哑,“厉淮……我们生个孩子吧,好不好……”

“不好。”厉淮忽地笑了,他用手掐住白一鹤挺立的x珠,狠狠地又x了进去。

白一鹤疼的一个激灵,后x死死地咬住厉淮的xx,媚x缠住xx一圈一圈地缩紧,他抽噎着,泪眼朦胧地看向厉淮。厉淮低头吻住他饱受凌虐的xx,温柔地x舐:“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要孩子……我只要你……”

厉淮从没跟白一鹤说过,他一直在定期服用alpha型避孕药,因为白一鹤喜欢他内s,他却不想要孩子的打扰。

白一鹤已经无法思考了,他咬着手指抬起头,声音是那样的柔媚而又乖巧:“嗯……我是你一个人的……”

厉淮神色一暗,眼睛仿佛要x出火来,他把自己整根xx来,又带着像是要把自己钉进去一般的力度,直直地x进白一鹤的生殖腔。白一鹤爽到几乎翻白眼,他有些痉挛地抠住厉淮宽厚结实的背部肌x,只知道x乱地扭动腰肢,迎合那c鲁的顶撞:“厉淮……呜……太、太深了……”

厉淮也爽,他整个脊椎一顺条仿佛炸了起来,白一鹤的生殖腔太紧了,小小的一个稚嫩的口子,仿佛在一口一口地啜着敏感硕大的xx,他被嗦地精关一紧,差点失守阵地。

他沉声哄道:“小白,乖,张嘴。”

白一鹤在床上可以说是任他摆布,乖乖地张开了檀口。

厉淮并起食指中指,探进了白一鹤的唇齿间,搅动着他x滑软嫩的小舌头:“不许咬,含着x。”

说罢,他身下停住x弄的动作,一心一意地玩白一鹤的小嘴。

白一鹤的舌头被他两根手指搅来搅去,来不及吞咽的口水从嘴角溢了出去,他乖巧地包住厉淮的手指,无师自通地吸嗦。

他xx含着c壮的xx,仿佛能感受到xx上鼓鼓跳动的青筋,难耐地扭着腰,夹着xx磨。上面留着口水,xx留着xx,馋地几乎要哭出来:“厉、厉淮……你x我啊……你动一动……”

厉淮眸色一暗,伸手抱起软烂地像滩泥一般的白一鹤,直接坐了起身。

白一鹤猛得坐到了xx上面,只觉得本就x得够深了的xx竟又往深处入了入,他嘴里还含着厉淮的手指,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厉淮好笑,拿出被他x地x漉漉的手指,轻柔地吻住白一鹤的唇,与他呼吸交融,xx却毫不留情地向上顶撞。就着这个姿势,cy滚烫的x具直直地捣入了生殖腔内,仿佛要把生殖腔顶穿一般,他支着白一鹤的xx,一上一下地x弄了起来。

白一鹤整个人都清瘦地很,怎么喂都喂不胖,偏偏大xx浑圆挺翘、白嫩细腻,手感好得不行,厉淮捧着他的大xx,忍不住地搓揉起来。

白一鹤喜欢看厉淮摆弄自己的样子,看他抬起自己而绷起的手臂肌x,看他漂亮的腹肌随着挺身的动作撞上自己小巧的xx……他抵着厉淮的手臂不由得缠住了他的肩膀,声音带着迷恋的颤抖:“厉淮……你x死我吧……唔……再、再深一点……呜呜……”

被白一鹤x荡的呻吟勾地又是一阵心悸,厉淮灼热的xx激动地在xx里跳了跳,似乎又涨大了一圈,把他本就窄小的xx撑得不留丝毫缝隙。

白一鹤快到了,他秀气挺翘的一小根抵着厉淮的腹肌胡乱地磨蹭。他非常偏爱厉淮的腹肌,平时勾引厉淮的时候就喜欢x他的腹肌,xx的时候更喜欢抵着厉淮的腹肌蹭。

厉淮已经把他x熟了,不用后面爽就s不出来,此时也加快了速度,狠狠地碾着他的敏感点x过去,一下一下都跟打桩似的直入他的生殖腔。

白一鹤抬着头大口大口地喘气,像条脱离了水的美人鱼,被汗津x的黑发黏在冷白的皮肤上,露出纤细脆弱的脖颈。厉淮温柔地叼住他的喉结,轻轻一x。

白一鹤一个激灵,瞬间到达了xx,失声尖叫了起来,xx抵着厉淮的腹肌,断断续续地xs着稀薄的xx。后x也涌出一大股xx,冲在厉淮鼓胀的xx上。他窝在厉淮怀中,不住地抽搐,厉淮不放过他,抓着他正敏感的时候,没有给他一点过渡时间,挺腰凶狠地在他体内冲撞起来。

此时一丁点刺激带来的都是灭顶的快感,白一鹤战栗着在厉淮怀中挣扎,扭动着腰臀想躲避厉淮的xx:“不、不行……厉淮……会、会死的……呜……”

厉淮却没有任何的停顿,掐住他的细腰就把他往自己胯下按,凶狠地用几乎强奸似的野蛮力度,x弄着他的生殖腔,饱满的囊袋把白一鹤娇嫩的xx拍打地通红一片。

既享受这样c鲁的对待,又害怕自己真的被玩坏掉,白一鹤意识混乱地只知道攀附在厉淮强壮的x膛上,娇美的脸蛋上是乱七八糟的泪痕,他小声地求饶:“厉淮……呜……我受不了了……s给我吧……呜……”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想让我怎么s给你,嗯?”

“呜呜呜……内s、嗯……啊爆s、s死我吧啊啊啊……”

厉淮低低地笑了,哑着嗓子在他耳畔道:“好,那你含好了,一滴都不许流出来。”

说罢,厉淮加快了xx的动作,又狠狠地g了他软嫩的腔道几十来下,终是在他的腔口涨起了硕大的结,卡住了他窄小的生殖腔。

白一鹤疼的有些迷糊了,在厉淮怀中挣动起来。厉淮死死地搂住白一鹤,像是要折掉展翅高飞的鹤的翅膀一般,把他牢牢地锁在怀中,抵着他柔嫩的腔壁,一股一股地xsxx。

温凉的xx打在火热的腔壁上,白一鹤小声地喘息,含糊地咬住厉淮x口的x。厉淮轻轻一笑,放松了肌x让他咬地更舒服一点。

alpha的s精持续了十几分钟,结才慢慢消下去。厉淮心疼地抚过白一鹤颈后的软x,腺体位置的皮肤早上被他咬得全是齿痕,都找不到能再咬一口的位置。他轻柔地抱起白一鹤瘫软的身体,就要xx半软的xx带他去洗漱。

没想到,还在细细战栗的白一鹤却抱着他不给他xx来,他半阖着漂亮的眼睛,哑着嗓子道:“不是说好了……一点都不要流出去的吗……”

“你帮我、堵着……”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