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一个好不好?》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预言家小朋友

再生一个好不好? 限
作者.预言家小朋友

如果是你能生孩子,我可以养十个!

原创小说 – xL – 短篇 – 完结
xE – xx – 小甜饼 – x常
1v1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一个没上过什么生理课的文盲攻把一个娇娇软软的xx受搞怀孕了

“男人能生孩子?你别搞我啊喂!”

孕夫的x常

“宝宝你渴不渴饿不饿想不想吐呀?”

脑d本体:我(文盲本人)X 会计学(生孩子能力贼强)

1.
李一鸣接到了夏深的电话。
“我怀孕了。”
李一鸣太阳x腾的一跳,下意识就觉得夏深这是在搞他。
虽然夏深是长得娇娇软软,也有小小的x,但他软是被李一鸣一夜g五次g软的,有x是被李一鸣揉了好几年揉起来的,更重要的是夏深他是个男的啊!
“不要觉得我没有念过书你就可以骗我!”
“我知道男人生不了孩子!”
夏深在电话那头恨不得顺着电话线爬过去捶死李一鸣。
——这个没文化的!
“你的崽,爱要不要,”夏深咬牙切齿,“我反正还在医院呢,你不要我直接挂号流了!省的跟老板请假给你揣孩子!”
李一鸣听出来夏深是真生气了,忙不迭的哄,“宝宝别生气,你在哪个医院?你是不是被骗了呀,男人怎么能生孩子呢?”
夏深听了两眼一黑,对着电话那头吼,“李一鸣!你搞了我五年了,不知道我是个双??”
医院妇产科走廊坐满了等待检查的准妈妈,还有几个和夏深一样的准爸爸挺着肚子惊讶的看着夏深,走廊里一时寂静无比,只有夏深吼李一鸣的那句话不停回荡……
——五年了不知道我是个双?
——我是个双?
——双?
——昂……
夏深更晕了,扶着墙站稳,深呼吸了几口,冷静,冷静,李一鸣是个傻子,是个不上生理课的臭男人,是个以为男人不能生孩子的——
绝世大文盲!

李一鸣念书的时候成绩不好,拖拖拉拉念完高中就赖在家里不愿意去学校,李妈妈看着人高马大虎头虎脑的儿子叹气,李一鸣,你十七岁也算个半大人了,去找个工作吧。
李一鸣就溜溜哒哒的出门找工作,结果他没有身份证又是未成年,轻松g净的工作都不要他。李一鸣掏五毛钱买了个冰棍儿,边x边在街上走,就碰见了又白又嫩的夏深。
夏深那时候还不到十六岁,是个标准的小少爷,上李一鸣高中隔壁的私立高中,校服是背带裤白短袖衬衣小皮鞋,衬的一张小脸盈盈贵气。在他身后,总有管家爷爷撑着伞,司机叔叔背着包。
那天管家爷爷在家里准备晚宴没跟着,离学校还有几个街区的时候车子又突然抛锚不能动了,夏深嘟着嘴下车,走向学校,结果看见了正在x冰棍的李一鸣。
按说李一鸣手里拿的那种一块钱的老冰棍夏深是不屑于吃的,车子里有装在g冰袋里的大哈根达斯,这种廉价的冰棍我才……
——好想吃啊。
李一鸣看了看直勾勾盯着自己冰棍儿的小孩子,天气太热,糖水就像小孩儿脸上的汗一样滴滴答答落下来,沾了李一鸣一手。李一鸣把手里的冰棍递出去,“小孩儿,吃吗?”
管家爷爷还没来得及拦,夏深就接过黏腻腻的冰糕棍儿,把沾满了李一鸣晶晶亮亮唾液和黏糊糊未知成分的冰棍儿塞进了嘴里。
贵气的小少爷没吃过便宜的冰棍,涎水混着糖汁顺着嘴角往下流,李一鸣看不下去了,就拿手指给他揩g净,边揩边笑,“小孩儿,脏不脏?”
嘴里凉凉甜甜的冰棍儿太好吃了,夏深嘴里塞着冰棍不愿意拿出来,呜呜咽咽的说,“我不是小孩儿。”
李一鸣把沾了糖水和夏深唾液的食指放嘴边x了x,感叹一声好甜,
——刚才冰棍儿没这么甜啊。
他又揉揉夏深的头发,小孩儿清亮亮的眼睛就含了可爱的怒气瞪他:“g嘛呀!”
李一鸣笑了,弯下一点腰和夏深平视,“吃了我的冰棍可就是我的人了,叫声哥哥听听?”
李一鸣本来就是想逗逗他,结果小孩儿突然就红了脸低了头,长长的睫毛一抖一抖的,声音又低又小又软又娇。
“哥哥。”
——靠。
李一鸣在炎炎的夏x,在蝉鸣声下,对着站在树荫里的夏深,因为一声哥哥。
——我y了啊妈的。

2.
李一鸣不知道的是,夏深喊出那句哥哥之后,xx也哗的一下出了很多水。
——我是不一样的。
夏深从小就知道这件事。
他从小受到的娇宠全然不像个男孩子,穿小小的xx,精致的衣服,爸爸妈妈和管家爷爷从不让他爬树、下河、和隔壁的小伙伴玩闹。等到他的性意识成熟,他知道了自己是个xx人。诺
xx人虽然不常见,但并不算是稀有了,男性生子也已经被社会接受,可是在李一鸣之前,从没有人揩掉他嘴角的唾液后还放进嘴里,摸着他的头笑着讨一句哥哥,也没有人能让他边泌着水夹紧了腿,还红着脸叫了一句。
——哥哥。
李一鸣xx撑着帐篷回了家,见到妈妈劈头第一句:“妈,我要上学。”
李妈妈喜极而泣,妈的你这个臭小子总算知道学习了!说!你想上哪个学校?妈去给你收拾关系走后门!
哪个学校?
李一鸣隐隐约约记得小孩儿校服上绣着“xx私立高中”,李妈妈听了,抄起擀面杖就要揍他,“臭小子!李一鸣!你要死啊!你妈教了十几年的学校你今天想着要去了!早g嘛了!”
李一鸣躲,“哎呀妈!我就是要去!你别管我为啥!我要去!”
李妈妈抡擀面杖抡的起劲,李爸爸下班回家,看见老婆追着儿子打的起劲,拦腰抱住他妈,“媳妇儿,你们学校不是正搞扩招吗?李一鸣好不容易要学习了,让他去吧。”
李妈妈扔了擀面杖,回房间打电话走后门去了。
李爸爸和李一鸣面面相觑,“说吧,为什么要去啊。”
李一鸣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我吧,看上个人。”
李爸爸被李一鸣非常少见的薄脸皮吓了一跳,同手同脚的去找李妈妈打小报告,李妈妈刚打完电话把李一鸣塞到高三的一个班里,听见这事儿又冲出来,抄起擀面杖又是一轮追杀。
李一鸣家上蹿下跳被追杀的时候,夏深已经穿着可爱的真丝小睡衣窝在被窝里了,两腿难耐的蹭着凉凉的蚕丝被子,想着那个让自己喊了哥哥的人,手不受控制的往xx探,果不其然,xx又x透了。
夏深轻轻x了两把xx的x,没有缓解,反而更空虚更难受,于是他破罐子破摔的伸了两根手指进去抠,修剪的整齐圆润的指甲揉过软软的阴x,指纹的细缝缝蹭着他浅浅的敏感点,xx的x缝一张一合的翕动着,泌出更多的水试图吞咽整根手指进到里面。
“嗯……”夏深扭了扭身子,手指不断的往更深处探索,“哈啊……哥哥……”
他的手指太细嫩了,只能稍稍疏解一点欲望,心里的羞超过了身体上的爽,x却也被刺激的不停流水。xx人的本能让他渴望着更c更大更热的东西探进他的x,顶弄他的软x,蹭过他所有的点,最后s进他身体里,xx流进宫口,在更深处结成一个小小的胚胎……
这幻想太耻太x荡,夏深把脸埋进被子里悄悄红了脸,手也从x里拿了出来,扯出的水落在床单上,蒂头和软x还在往外吐水,试图把那几根异物重新吸纳回去,夏深抱着被子翻了个个,维持着蜷缩的姿势睡着了。
睡着前的最后一秒,他的眼前闪过了李一鸣的脸,xx又瑟缩了一下,他更紧的夹住了腿,小小声嘟囔了一句。
“哥哥。”

3.
第二天李一鸣就收拾书包上学去了。
私立学校里学生并不多,大家要么为了这里最好的师资力量,要么就单纯为了满足家里的要求,彼此的圈子之间不融通,但相互认识并不奇怪。李一鸣一到新班级就和同桌打熟了关系,同桌也是个小少爷,可比起昨天碰到的小孩儿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白白胖胖的脸,藕节儿一样x嘟嘟的胳膊,腿塞在抽屉dxx满满当当。
李一鸣想,还是我家小孩儿可爱,胳膊腿都细细白白的,脸也粉粉嫩嫩的,“哎,兄弟,打听个人。”
同桌递给李一鸣一个梨,“谁啊?”
李一鸣在脑子里过了一下夏深的长相,“就是一个小孩儿,黑头发,有一点刘海儿,然后眼睛特大,嘴是那种嘟嘟的红嘴唇,哦,脸,脸是又白又小那种,就咱们学校,我估计是高一吧。”
同桌咽下嘴里的薯片,“哦,你说夏深?他是高二的,你怎么认识他的啊?他家住我家隔壁。”
李一鸣激动的抱住同桌粘了薯片的手,觉得油腻腻的又赶紧撒开了,“他在几班啊?高二的?”
同桌说六班,在3号楼。
李一鸣说了谢谢就激动的往外跑,同桌在后面喊,“喂,要上课了!生理老师点名啊!”
李一鸣满心只有夏深,头也没回的招了招手,“你说我去医务室了!我走了!”
好巧不巧那节生理课讲的就是xx人常识,错过了这节课的李一鸣多年后差点被夏深捶爆头。

李一鸣兴冲冲跑到3号楼高二六班,里面已经上开了课,他探头探脑的隔着玻璃往教室里看,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认真听课的夏深。
小孩儿上课坐的很正,是那种什么x离桌面一拳的标准坐姿,李一鸣盯着夏深的x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有隐隐约约的突起,他突然就起了坏心思,想把夏深的衣服撩起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坏学生从不害怕打扰课堂秩序,他大大咧咧又鬼鬼祟祟地站在门口,早就被老师发现了,老师停下课,转头问:“门外的同学有谁认识吗?让他离开可以吗?”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夏深这才往外看到了站在门口正对着自己笑的李一鸣,快速撇开了头,红着脸在桌面上抠手指。
没人回答认不认识李一鸣,夏深却听到旁边的女生压着嗓子说小话:“哎快看快看,好帅啊……”
夏深突然站起来,小脖子都是红的,“老师,是我哥哥,可能找我有事。”
没等老师说什么夏深就跌跌撞撞冲出门去,差点摔倒在李一鸣面前,李一鸣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捞他起来,吓了一跳,夏深真的好瘦,大臂都能被李一鸣一手圈住,捞进怀里刚好圈住。
夏深从李一鸣怀里挣出来,还是红着脸瞪了他一眼,拽着他的手往这会儿没人的医务室走。
李一鸣被小孩儿拉着往前,小手白白嫩嫩拽住他四根手指,李一鸣虎口有翻墙磨出来的茧子,他坏心眼的磨了磨夏深的手,夏深被磨疼了,就转过头看他,脚下的步子没停,眼看着就要绊倒自己。
李一鸣又捞了他一次,转过身把夏深压在墙上。
夏深觉得丢了人,低着头不看他,李一鸣就把嘴凑到夏深耳朵边上,低低的笑。
他的呼吸扫在夏深颈侧,很痒,夏深就躲,脖子刚好碰到了李一鸣的嘴唇,李一鸣没放过他,叼住就开始吮,夏深越来越软越来越软,勉强靠住墙攀住李一鸣的胳膊才站稳,李一鸣感觉到了他的变化,xx轻轻一顶,挤他挤的越来越紧。
夏深的腿蹭到了李一鸣顶他的那个东西,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出份量,羞的夏深“唔——”的一声叫出来。
李一鸣才抬头,身体却没放开夏深,脸离的极近,说话间吐息x在夏深脸上。
“这就害羞了?刚才喊哥哥不是喊的挺g脆吗?吃了我的冰棍就是我的人,我说没说过?嗯?宝宝?”
夏深把头埋进李一鸣的脖颈间,身体变化让他难耐的夹紧了腿。
李一鸣能感觉到小孩儿额头和侧脸的热度,刚想着是不是逗的太过了,就听见夏深闷闷的声音传过来。
“哥哥——”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