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校园H 1V1]》by桑榆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春野[校园x 1V1]
作者
桑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內容簡介
让林朝白给自己的人生取名,她琢磨着,给了两个字,简洁明了——《打脸》。

  -
  好友问林朝白是不是真的很讨厌姜修和苏妤那对狗男女。
  她点头,然一个小时后她和姜修滚到了一张床上。
  母亲失败的婚姻让她恐惧,林朝白想,自己一定是晚婚晚育大部队中的主力军。
  然,她大学没毕业就结婚登记了。
  ……还是和姜修。

  -
  双C!!!校园!!
1V1校園x校園甜文

春野[校园x 1V1]楔子
楔子
林朝白看见了桌上的x记本。x记本的款式很普通,不带密码锁的那种。直到今天她用过的页数还没有超过二字头。

每一页都是简短的几句话,有些标着x期,有些没有。

随手翻开的那一页,是高二那年。

十月十七号,天气晴。

……

——“世界真小。”

很简短,林朝白甚至花了一些时间回忆,她想起来了,那天她和姜修差点抓了他们父母的奸。

她妈妈和他爸爸。

那天,当看见他们从林朝白母亲诊所出来的时候,林朝白和姜修都下意识的躲避着自己的身影。

那时候他们高二。

林朝白母亲叫做林锦文是个心理医生,在市里和人合资了一家心理咨询室。她二十三岁的时候生下了林朝白,在林朝白三个月的时候和丈夫离婚了。林锦文告诉林朝白没有婚姻背叛,只是她忍受不了婚姻。

离婚后,她继续攻读心理学。林朝白被她送到外婆家,外婆在林朝白小学时候摔了一跤身体不好后,林朝白跟小姑、舅舅后住过。直到她高中了,才被接回到林锦文身边。

她不是个好母亲,在林朝白就读的高中给她买了一个独居的小公寓,每个月头林朝白带着成绩单去诊所找她要生活费。成绩好表现好就多拿一些,所以林朝白参加了学生会。

林朝白无意去关心自己母亲的私生活,毕竟一个离婚多年的女人另寻新欢合情合理。

不合礼法的是男方已有家室,没有离婚。

姜修很意外林朝白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在学校,他们除去学生会活动基本没有任何交集,对她的印象仅仅停留在唐旭尧的口中,那个很漂亮很温柔的理二班女生。

x茶店里,他鬼使神差的邀请了林朝白。

姜修省去了自我介绍,虽然不熟,但她应该知道自己。

对话开门见山:“我爸是不会离婚的。”

所以这样的私会是没有结果的,作为子女有义务劝解父母悬崖勒马。

说完,姜修面前的女生没有任何情绪外露。

她太过于平静,用吸管搅动着x茶,望着窗外,路边早就没有了他们父母的身影,她喃喃道:“我妈也不会和你爸结婚的。”

末了,林朝白又补了一句:“她不会想和任何人结婚的……”

那姜修更无法理解了,这样的私会难道仅仅源于人性的欲望?

“婚姻对于我母亲而言是像男人屈服,她不会肯低头的。”林朝白告诉姜修他大可放心,就算是私会,这段关系也不会持续多久。

的确就如她所说一样。

姜修母亲告诉姜修他父亲最近表现得是比之前好,每天下班很准时。

学生会例会上,姜修看见了林朝白,她在学生会表现很好,大概明年交接得时候,不出意外会是副主席。和那天在x茶店见她不同,她脸上带着平易近人的笑容,很耐心的回答着新生的问题。

姜修听到有人找她换值周,她也同意了。有人让她帮忙活动的筹备,她也应下了。

有求必应,像个烂好人。

唐旭尧说她脾气太好,像是清晨的x地,带着露珠的x尖,是个美梦。

直到他看见这个美梦是怎么在巷子里一巴掌撂倒扯她头发的太妹,她朝地上的人啐了口唾沫,又补上一脚,那总是说谢谢的嘴巴骂出了脏话:“老子只为学业牺牲的头发你也敢扯?信不信我往你这张多看一秒都眼疼的丑脸上泼红油漆?”

姜修站在巷子口,见惯世面的他愣是第一时间找不出合适的表情。

林朝白收了手,捡起书包。径直路过他,没走几步她又折返回来:“跟我来。”

她请客了一杯x茶。

x茶杯身上贴着标签,上面写着x茶的名字,甜度和温度。

“杀人灭口?”姜修虽然这么说还是用吸管戳破了上面的封口,半糖还是有点甜。

“那我应该直接在刚才的巷子里弄死你。”林朝白走在前面,最后在护城河旁的围栏处停了脚步。也不怕掉河里。手一撑,坐了上去,两只脚勾着围栏,胆大的很。

姜修笑了笑:“封口费?”

入秋的风有些大,她用小拇指将不听话的头发勾到耳后。

林朝白耸肩:“我无所谓你说不说出去。我原本就没有打算给自己立什么温柔邻家的人设。”

姜修努嘴,yz有些不信:“但大家好像都觉得你是那样的人。”

“是吗?”林朝白知道大家对她的看法,但从小的寄宿生活让她下意识的就去迎合别人。本能反应已经刻在她的骨子里,成为她的本性。

她很会使唤人,将手里还有一半的x茶给了姜修让他帮忙丢垃圾。

垃圾桶在不远处,他把两杯都扔了,回过头看见她两只手已经松开,张开,做着伸展。心跟着一紧,生怕她没有稳住摔下河,到时候他还要负责救援。

林朝白从围栏上下来,风带起裙摆,她不得不用手扯着下摆,“我听我妈说你爸爸给她介绍了一个病人,好像是你妹妹。学美术的是吗?可能我们之前误会他们了。对了,我妈说你妹妹不是很配合,但问题不大。”

她母亲原话其实是‘学艺术的孩子都有些与众不同’。

夜色在不知不觉中落下,姜修接到了母亲的电话,那通电话提醒着姜修要回家了。也提醒着林朝白没有人在意的孩子自由但孤勇。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他们回家不顺路,姜修走了几步听见身后有人喊他。

“我随便你说不说今天我在巷子打架的事情,说了我不怪你。不说的话谢谢你省了我不少的麻烦。”她逆着风,被风带起的发梢模糊了她的面容。

姜修盯着她看,四周的一切都虚化,霓虹灯在夜色里的失去了光芒,惊讶于以她为中心四周色彩褪去,那画面成了他脑袋里无声寡言的景象。

“不解释一下?”风很大,姜修不确定自己说出口的话,她听见没。

应该是听见了,因为她摇了摇头。

可能没有听见,因为她摇了摇头。

*

——你所见即是我,是好是坏,我都不反驳。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