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ack Hole》 季锐凡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xlack xole
作者:季锐凡

內容簡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睁开眼的那一刻,我同一张英俊的脸四目相对。我们同处在一辆轿车后座,周边再无旁人,他的身体向下压在我的身上,眉头微微皱起,手枪抵在我的额头,声音低沉而又警惕:“你是谁?”
SM同人現代穿越女性向

Chapter1

我从没这么后悔过自己的裸睡习惯。
睁开眼的那一刻,我同一张英俊的脸四目相对。我们同处在一辆轿车后座,周边再无旁人,他的身体向下压在我的身上,眉头微微皱起,手枪抵在我的额头,声音低沉而又警惕:“你是谁?”
枪口冰凉,这感觉太真实,一点也不像是在做梦,意识还没归位的自己身体先行一步开始颤抖。只穿一条xx的赤裸身体暴露在空气中,连xx都颤颤巍巍的y起来。他压在我身上,动作暧昧却毫无情欲,一双凤眼清清明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谁?”
我张了张口没作声,这张脸、这辆车、这附近的荒芜景象太像我曾看过的一部剧的第一幕。
“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男人拿枪口顺着我的脸划下,声音清冷又温柔地威胁着我。“想好再回答……枪会走火……”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想拼命摇头又不敢,怕手枪真的在我脸上开花,这个男人做得出来。这一刻我是真的怕,只知道重复这四个字,很快尝到了自己流下的眼泪,又咸又涩。
“怎么哭上了。”男人的另一只手温柔的为我拭泪,他的手很凉,像蛇信子一样,从我的脸蛋开始沿脖颈抚摸下去。“乖,告诉我,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枪口离我远了几公分,我趁这个机会拼命摇头。“求求你……”
他的眉头有那么一两秒时间皱了一下,面色依旧温温和和,饶有兴致的问我:“求我什么?”
“我不想死……”我整个人已经哭到打嗝,一流眼泪便会鼻炎发作,此时鼻子已经堵的一塌糊涂不能顺畅呼吸。整个人身体僵y不能动作,偏偏肌x不受控制在抖动,生死面前大义凛然临危不惧都是骗人的,至少我没那么强的心理素质。
他再次伸手把我满脸的泪痕拭去,证明自己可靠一般把手枪拿的离我远了一点点,声音诱惑:“说真话,就不会死。”
“我真的不知道……”我整个人简直要绝望,太真实了,一切都太真实了,就算苏长堤在我看剧后成了我的性幻想对象也不至于让我做这么一个鬼畜的梦啊。
男人“呵”了一声,手掌握住我的一半x房,技巧娴熟的逗弄着已经y到不能再y的小点:“你叫什么?”
“我……”我抽抽噎噎的刚想回答,及时把话刹住。“我不知道……”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凤眼上挑愈发像只老谋深算的狐狸。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他从我身上起来,把风衣脱下来扔给我:“到前面来坐。”
他的风衣对我而言太过宽大,勉勉强强像浴袍一样把腰带打了个结,小腿光溜溜的,连鞋都没有穿,在这不知秋天还是冬天的季节感觉x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坐在驾驶座上看着我,戴上墨镜提示道:“安全带。”
“哦。”自己急忙扯过一旁的安全带系好。是了,这款墨镜,这是二十年前的流行,看电视剧时的自己总容易和已经落伍的服装道具较真。
这还是一辆自动挡车,他开车很稳,一路上两人无话,衣服上有淡淡的烟x味,自己劫后余生的身体轻轻颤着。他又轻笑了一声,偏过头来看我,手掌覆在我的大腿上,大拇指挑逗一般摩挲了下:“你叫什么。”
“我不知道。”正在用他车上的抽纸擦鼻子的我浑身一阵战栗,死鸭子嘴y一口咬定。
“以后你就叫夏夏。”他一锤定音。
Chapter2

再睁眼时天色已晚,室内漆黑一片,左手右手依旧分别被手铐铐在床头。屋子温度适宜,身上盖着的小薄被不知怎么睡成了横向的,睡前流泪太多眼睛又肿又痛,浑身上下酸涩无力,我徒劳地蹬了蹬腿,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抗议声。
不是说苏长堤不行?今天下午那个把我带到这里扔在浴室红着眼在我身上施虐的男人真的一点没看出“不行”的影子。
四周静悄悄的,我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想剧情:苏长堤今天下午杀了一位老鸨,我出现在他的轿车后座时他刚刚埋尸结束……他把我扒光打开花洒试过水温从我的头顶浇了下去……傍晚时他会去一个经常去的道观,他的副总会为走私车被海关查到而跑上跑下开始腐化一位知识分子型官员……他慢条斯理的欣赏着我的惨样解开皮带扣捏着我的下巴把那个塞进我的嘴里……晚上他去父母家吃饭,和妻子回自己家后发现妻子在记录自己公司走私档案和妻子不欢而散……他拽住我的头发,脸上表情似哭似笑疯疯癫癫,一边加快速度一边伸手拍着我的脸,哑着嗓子命令我:“咽下去。”
停停停不要想下去了……我晃了晃脑袋,庄周不知道自己梦到蝴蝶还是自己入了蝴蝶的梦,我不知道自己是穿越了还是噩梦难醒。都说梦是自己的潜意识……难不成,自己骨子里还有受虐癖好?
我的身体随着门锁拧动的声音不自觉抖了一下,卧室的门开了,他出现在我的视线,身后长长的影子一直延伸到客厅:“醒了?”
他的语气温柔,我却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冷战,心突突跳的飞快——我怕他。
卧室内灯光乍亮,我忍不住眯起眼睛,看着男人慢慢走至我的身前,伸手恶劣地揉捏我的一边xx:“疼吗?”
我眼泪汪汪的点头,他满意地笑了,拇指食指用力狠狠一掐,我尖叫出声,他脸上表情更开心了。他打开一只手铐,自己上了床,一只手揽着我的腰,让我靠在他怀里,从床头取过一瓶矿泉水喂我。
他显然很喜欢我一口一口像只小动物的温驯神情,伸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我的头发:“慢慢喝……饿不饿?”
咕咚咕咚喝了半瓶水的我闻言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依旧泪汪汪的。他意味不明的轻笑了声,给我把另一只手腕解开,擒住我的手,啧啧叹了一声:“都红了。”
这个男人儒雅、深沉、机警、狠辣而又恶趣味,慢慢将我的手腕按到床上:“求我。”
我抬起一双雾蒙蒙的眼睛去看他的一双凤眸,声音忍不住发着颤:“求你……”
“求我什么?”他慢悠悠地挑起我的下巴,无框金丝眼镜下是一双上挑的凤眸。
我摇着头,他的气势太强,威压整个把我笼罩下来,我从小到大就没这么怕过:“你……想让我求什么?”
这个问题让他一愣,继而笑起来,压制不住地越笑越畅快。他低头亲我,一只手捏住我的下巴,薄唇毫不费力地压上来。他身上的素色针织毛衣刺的我痒痒,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缩,他的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掐在我的腰上,舌头霸道地同我纠缠搅动。
在我感觉整个人即将窒息身亡的时候,他终于放开了我,把我打横抱起往门外走去:“乖女孩,不如你猜猜,我想要你求什么。”
Chapter3

直到苏长堤早上离开时我才睡下,醒来时天色已晚,四下寂静无声,我活动了一下被铐住的手腕,浑身各处都是又酸又痛。
我已经一天没有进食,而苏长堤还没回来。
上一餐还是苏长堤昨晚带回来的饭菜,他抱着我坐在餐桌旁,两人性器相连,他饶有兴致地一口一口投喂我,偶尔抬腰向上顶弄一下,像是在逗一只宠物。当我喝完一碗粥时,他问我吃饱了没,在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将我换了姿势按在餐桌上,不留余地地贯穿进去。我的上半身被压在桌面,整个人又屈辱又难受,挣扎着想要起身,被他在xx上狠狠打了一巴掌。我发出一声呜咽,他兴致更浓,每打一下我整个人震颤一下,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他咬住我的肩膀释放。
双手被掣,什么都不能做,只好放任自己思维发散。这部剧我只看过一遍,还是开了两倍速,对于有些情节真的是想不起,只记得接下来好像是男主妹妹回国以及副总将海关那边成功搞定。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我的脑袋在枕头上转了个方向,这具身体的的确确是我自己的,手指上因儿时调皮留下的缝过针的疤还在,脑海中的有限剧情也没提过苏长堤有SM喜好还养了个小情人。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客厅传来开门声,我的视线盯住门口,见到苏长堤朝我走来。我张口,声音嘶哑:“我饿了。”
他沉默上前把手铐给我解开,难得的没有对我动手动脚,将我打横抱到餐桌前。他给我带回了羊x汤,我饿坏了吃的速度很快,他把光溜溜的我抱在腿上眼神复杂的看着我。
把最后一口羊x汤喝完,我在想要不要得寸进尺的跟苏长堤商量一下,让自己生活作息规律一点,不然这样每x一餐还是夜宵,不出多久肯定会得胃病的。
苏长堤见我吃完,给我倒了一杯水喂我喝下。
所有东西凭人掌控看人脸色的滋∞青团年糕∞味真是不好受,挨巴掌挨的久了给颗甜枣就会感激涕零,自己被苏长堤关的这三天,越发理解了当年斯德哥尔摩银行里的那些职员。
一杯水喝完,苏长堤把我转了个方向,面对面朝向他,两腿分开悬空,xx正抵在他挺立已久的xx上。隔着两层布料,我都能感受到他的蓄势待发。
他伸手给我顺毛:“夏夏啊……你恨不恨我?”
我沉默。
人是会自我麻痹的,穿越到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脑袋发懵,苏长堤没有给我选择成了我最好的那个选择。我不是被人强掳就要撞墙寻死的贞洁烈女,和苏长堤的妖精打架中也得过快感。如果我不是另一个世界的外来客,而是本地一个普通姑娘,那她大概是会恨她的。她会跟他吵闹,会想要报警,会伺机逃跑……而我,整个人脑袋一团浆糊,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都想不明白。
“既然已经来了我身边,就永远都不要背叛我,”他的语气明明温和寻常,却被我听出了一分狠厉。“否则……”
他伸出右手,拇指向上食指中指并拢无名指小指弯曲,作出一个手枪的形状对准我的脑袋,口中轻轻“哒”了一声。
思绪浑浑噩噩的自己打了一个冷战。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