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想(校园)》by曼岛南端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君想(校园)》作者:曼岛南端 1V1

內容簡介

程扉是大学里最受欢迎的那种男生,看到他的第一眼,你眼睛里再也看不到别人。

赵稳稳曾抱有幻想,让程扉那张无情无欲的俊脸,为她一个人动容。

后来,程扉确实为她动容了,却是在他压着她狠狠g她的时候。

PO18君想(大学校园x)1 误入(x)强占第一次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1 误入(x)强占第一次

他是大学里最受欢迎的那种男生。

冷俊的一张脸,身材高大,肩宽腿长,很会穿衣服,运动也很好。

偶尔会开车来学校,银蓝色的高级轿车,电影里停在纽约帝国饭店门口的那种。

听别人说,他父亲是外交官,母亲是钢琴家。

迎新晚会,他穿一件象牙白衬衫,弹奏了巴赫的平均律。

神秘。

高贵。

天之骄子。

军训的时候赵稳稳就注意到他了。

放课的傍晚,他跟几个个子都很高的男生走在一起,白T恤迷彩裤,手指夹着烟,微微眯着眼睛侧过脸听别人说笑打闹,神色轻慢,有种放荡不羁的模样。

迎面走过来时,他的目光在她脸上轻轻擦过,好像专注地看了她一眼,又好像谁都没看。

很快就知道了他的名字。

程扉。

整队休息时,赵稳稳坐在x场的台阶上,总是不由自主地在人群中寻找着那个人的脸,心中默念他的名字。

程扉。

很好听。

有种g净利落的感觉。

就像他这个人。

几次在校园里擦肩而过,赵稳稳也曾抱有希望,他会不会注意到她呢。

直到他身边开始出现了女生。

慵懒的长卷发,身材高挑,面容张扬。

听说是传媒学院的校花。

才开学没几天,就交到女朋友。

像他这样的男生,一点都不叫人意外。

军训结束后,快到国庆假期,学校索性没开课。

学生们如出笼的鸟儿,结伴奔向各地旅行。

赵稳稳留了下来,大多数时间在校园里晃荡,偶尔去图书馆自习。

A大很古老,校园有种沉淀历史的美。

赵稳稳最喜欢半坡上一片别墅群,其中有一间是绿色的。每次经过的时候,总不由地想象里面住着什么样的人。

这天午后,她照例在校园里游荡。

突然一场急雨。

她急急忙忙往前跑。

视线正前方,是那栋绿色的房子。

赵稳稳用手遮着头跑过去。

这个时节常有阵雨,下一会儿就停了。

赵稳稳躲在门廊的屋檐下。

等了半个多小时,雨却越来越大。

被打x了的裙子黏在身上,她觉得有点冷,想要借把伞。

没想到敲了好久的门,也没人回应。

那个门也是绿色的,棕色厚重的实木门框,显得很高档。

大约是主人不在家。

搓了搓手臂,冲入雨帘。

突然,一阵悠扬的钢琴声在耳后响起。

赵稳稳回过头去。

xWV639。

从那天起,她一直在听巴赫。

琴声如雨点一样敲打在她心上,如泣如诉。

她就这么呆立在雨中,甚至没注意到什么时候钢琴声停了。

绿色的门突然从里面拉开。

赵稳稳用手背擦去睫毛上的雨水,猛然看见站在门内的程扉,他黑衣黑裤,黑发凌乱,赤着脚踩在地板上。

“等了这么久,就这么走了?”他的声音响起,跟他的表情一样淡漠。

是在说她吗?赵稳稳诧异地看着程扉。

程扉不置可否地看着她,手x在裤袋里往后退了一步,高大的身形半掩在门后的阴影里。

像是被蛊惑了。

她走了进去。从此走入了她的“良夜”。

门被关上。

赵稳稳什么都没看清,就被一股大力推到了门背上。

脸贴着冰凉的实木门板,程扉高大的身形从背后压过来,按在她赤裸的大腿上,从后面掀起了她的连衣裙。

赵稳稳一惊,还没来得及动,他又直接拉下了她的xx。

白嫩的xx暴露在空气中。

“唔……”

赵稳稳用力挣扎起来,却被他按住,死死钉在门板上。

下一刻,他的手便xx了她腿间,剥开层层软x,径直找到那个点,重重揉拧了一下。

“啊!”赵稳稳惊叫出声,整个人剧烈颤抖起来……

“很敏感嘛。”男人的气息贴到耳边,赵稳稳感到一阵滚烫。

再下一刻,另一个滚烫的东西贴到了她xx上。坚y如铁。

意识到那是什么,赵稳稳再次挣扎起来,“不……”

只是徒劳,她的抗拒如此微弱,反而激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这么快就受不了了……”随着话音落下,那根滚烫的东西挤入她紧俏的xx缝里,在入口刮了刮,径直穿透而入。

一阵剧痛袭来。

赵稳稳咬住嘴唇,泪眼模糊中,不敢置信。

感受到阻滞,铁棒卡在入口,稍微顿了一下,又毫不犹豫地刺入,一x到底。

很紧。

紧的要命。

很烫。

很软。

像柔软的口腔。

程扉挺腰放肆抽动起来,一手从背后勒住她的腰,阻止她微不足道的抗拒。

从后面看,洁白瘦弱的背脊下,腰与臀之间凹成一条月牙般的弧线,显得腰极细,xx极翘。

赏心悦目。

程扉抓了一把白生生的臀x,呼吸c重起来。

大力xx了十来下,终于感觉到不对劲。

稍稍退出来一点。

x!

xx上都是血。

鲜红色的。

程扉皱了皱眉。

程扉退出来的时候,赵稳稳先是松了口气,随后便感到一阵虚软。

一被他放开,她便顺着门滑了下去。

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她根本没反应过来,就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眼泪夺眶而出。

程扉赤着脚走到旁边的厨房,抽了两张面纸,擦掉自己性器上的血,随意扣上长裤。

回到门厅,地板上也有几滴。

他蹲xx把血迹擦g净,扔掉了面纸。

随后,他掀开盖在赵稳稳脸上浓密的长发,看到她发丝凌乱的一张脸上,满脸泪水。

程扉眉头皱的更紧,“你是处女?”

也是明知故问,他经验老道,伪装的那些糊弄不了他。

今天真是不对劲,早知她是处女,他就不下手了。

赵稳稳没有回答,伸出手拉了拉裙子盖住腿,偏过头把脸埋在胳膊里。

片刻后,腿上一阵凉意,她转过脸,看到程扉又在掀她的裙子。

赵稳稳又是一惊,被他按住。

“不要……”赵稳稳乞求道。

“不想做为什么来这里。”大概是她的眼泪让他感到厌烦。

“放心,不xx去了,全是血,没有胃口。”程扉冷冷地说。

赵稳稳被他的放肆弄得胆战心惊,不敢动弹。

程扉的手移到她腿间,修长白净的手指捏着她的小xx,往上勾了勾,摸到一处y核,按揉起来。

力道由浅加重,起初是轻的,慢的,打着圈。很快加重了速度和力道,越来越快,越来越重,指尖下y核开始变软,xx肿了起来。

一股酸痒难耐在腹部堆积,越来越高,越来越急。

赵稳稳轻喘,呻吟出声。

片刻后,一阵快感直冲头顶。

“啊……”没忍住,叫了出来。

手底一片潮意,程扉抬头看了她一眼。

x了……

明白发生了什么,赵稳稳面红耳赤地别开脸,歪头咬着右胳膊,羞耻地不敢看他。

程扉冷冷一笑,松手。

低头,却是他的性器又抬了起来。

他转过头看到她露出来的细白的手臂。

她跑过来躲雨的时候,程扉就看到她了。

当时他午睡刚醒,在北面的小阳台上抽烟,雨来得很急。

后来听见敲门声,他在心里冷笑。

就没有一点悬念。

开学不过十几天,个个都跑来说喜欢他。

可笑。他们真正了解他吗。

他被教导过,爱是一件神圣而慎重的事,不应该被随随便便说出口。

被来来回回x扰的很不耐烦。

不如直接拉进来x一顿,反正他们图的也不过是他的皮相和x体,做过了,女人就老实了。

弹完了一段xWV639,心也没静下来,他起身走到窗口,发现她竟然还在,被淋得x透。

雨中俯视,白色的连衣裙变得透明,紧紧贴在纤瘦的少女身上。黑发x漉漉的,一张脸孔被冻得白生生,嘴唇嫣红,很有一点动人的意味。

欲念横生。

程扉视线滑过白色裙子下起伏不定的x口。

赵稳稳刚感受过人生第一次xx。灵魂出窍了一般。

“爽到了吗?”冷冷的声音让她回过神。

赵稳稳难堪地抿着唇。

正不知道如何面对,却被他一把抱了起来,穿过玄关,抱到餐厅,放在餐桌上。

冰凉的大理石台面让她打了个冷战,头脑清醒了几分。撑着手臂想要爬起来。

却被他又按下去,白色连衣裙掀到x口上面。

她穿的是法式的bralette,橄榄绿色的蕾丝布料,很薄很透,衬得x房莹白,锁骨纤细。此刻,潮x的蕾丝xx,粉色的xx若隐若现。

程扉眼神暗了暗,拉下裤子,扯出早已蓬勃张扬的性器。

硕大的一根差点戳到她脸上。赵稳稳腿间还在隐隐作痛,无法想象,刚才就是这个东西,xx了她体内。

太大了。

痛死了。

“轮到我了。”

程扉俯xx来。

赵稳稳往后缩了缩,又要哭了。

“不是不做了吗?”

程扉感到好笑,这么单纯。

扯开内衣,不再理会,握着xx便xx了两个x房之间。

程扉轻轻抽动,满意地看着自己c大的性器x在她x沟间,鲜嫩的xx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荡,画面x靡,血脉x张。

蕾丝来回刮擦过xx,让他轻轻发抖,两侧的x房淋了雨有些冰凉,娇软滑腻,包裹着滚烫,说不出的舒爽。

她的x不算非常大,但x型漂亮,饱满挺立,x尖粉嫩。

程扉恶意地用xx去戳她的xx。尖端充血变y,擦着前端的马眼,爽意x出,汹涌如潮。

xx了百来个回合,浑身滚烫,一抖,抽搐着全s了出来。

结束后,他靠在餐桌上,抽了面纸随意擦了擦s在她x口的液体。

“你叫什么名字?”

他果然不记得她。赵稳稳一阵失望难过。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看我做什么?”程扉问。

赵稳稳没有回答。她坐起来穿衣服,看到x口被他摩擦出的红印,火辣辣的。

看她不说话,程扉便不再理会,径直离开。

算了,不知道更好。

这种小清新乖乖女孩,随便给一点温柔便会当真,最麻烦不过。

走到楼上,想起刚才地板上的血迹,他打开衣柜,随手拿了一件衬衫。

下楼,她正在清洗被弄脏的脸和脖子。

程扉把衬衣随意扔在水池边。

赵稳稳抬起x漉漉的脸,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

无声的驱逐。

冰冷,无情。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