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汽水是夏天的雪》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柠檬汽水是夏天的雪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正剧 / 美攻强受 / 俊帅受
 美强。

阴暗变态小美人X外热内冷大帅哥(双)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贺鸣野某天帮了小可怜朱志埴没想到这个小可怜实际是个大变态后来把他xx夜x叫天天不应的故事

设定本书的学生时代大概相当于20世纪末21世纪初,但也没认真考据,可以当架空看,不要在意细节。我们目标是看性感帅哥在线挨x。

大概是个中短篇。

预警一下有配角→主角,但是不会有配角X主角的本垒x。

帅哥长比天下第一。

攻是真的有点变态,从性格到性癖。

受性格也有点微妙的扭曲,只是看上去还算正常。

一、妄想起源

朱志埴本来最讨厌夏天。

炙热的能把x蛋煎熟的地面很让人讨厌,不打伞很容易就会被晒伤或者中暑的阳光也很讨厌,轰隆轰隆噼里啪啦的电闪雷鸣也很讨厌,那些对着打伞的他讥笑个不停,在雷声轰鸣的时候往他身上丢垃圾的“同学”们也很讨厌。

最讨厌的还是头发油腻腻,身上脏兮兮的自己。

都是夏天的错。春天秋天冬天都很好,大家都躲在肥肥的校服外x里,没人会注意到他过于瘦小的身躯,过长头发反而省得戴围巾,几天不洗也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味道,穿在里面的毛衣穿了很多天也不会有人发现,奔跑带来的热量反而成了冬x的慰藉,而不是只留下臭烘烘的汗水。

就算出血了也能g得很快,不用太担心发炎溃烂——

“妈的,死娘x,谁让你站老子旁边的?看你就不爽。”

“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没安好心!”

朱志埴其实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挨打。有时候是因为没有给出足够的钱,有时候是因为和别人说了一句话,更多时候则是像现在这样莫名其妙地被人“看不爽”“看不顺眼”。可能他的存在本身就会让人不舒服吧。今天午休饭后不久,他不过是正常地上个厕所。一拉上裤链,右边就飞来一拳。

这一拳下来的时候他站住了,只是觉得脸很痛,被打倒的地方迅速地肿了起来。朱志埴想跑,但背后立马一脚踢了过来,他膝盖一弯,跪倒在地。紧接着就是第二拳、第三拳……

不止是一个人的,几个人高马大的学生一起围了过来。拳头像暴雨一样砸了下来,可却比雨点要疼得多。不愿意掺和的人在冲突——或许该称之为单方面殴打一开始就默默地出去了,因为已经见怪不怪。

朱志埴本身并没有有成为知名人物的资格,成绩不行,不爱运动,性格沉闷,唯二比较与众不同的地方是过于矮小的身躯和对于男生而言过长的头发。但从去年夏天起,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不起眼的朱志埴一下子成了全四中最可恶的讨厌鬼,可以被所有人理直气壮地嘲笑讥讽的对象,莫名其迈得拥有了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传言。任何人都可以在路过他的时候唾一口唾沫,不需要任何理由。他的校服可以被任何人在上课无聊的时候乱写乱画,他的课本也可以随时被人拿去当抹布废纸,他这个人本身更是可以在任何老师看不到的时候成为出气的沙包。

他一开始也反抗过,手脚口并用,成功地把其中一个人搞得比他还惨,满头满脸的血,成功地震慑了一批人。然而随之而来的是年迈的爷爷xx不停的赔礼道歉和一次记大过处分,哦,还有他有精神病发病的时候逮人就咬的传言。事情的起因经过都不再重要,因为没有人伤得比被那个人更重才是所有人x眼都能看到的结果?什么?你说你是自卫?可所有人都说是你先去打人的!于是他只能忍着,所有白眼嘲笑殴打羞辱都变成了他夜晚抓住的昆虫,被他一只一只地撕掉手脚,最后碾在脚底变成一滩粉末。

正常人是不会和虫子计较的。

不过这次虫子们下手有点重。有只虫子穿的是钉鞋,那踢人可太疼了,鞋底稍微蹭一下就刮出几道血口子,朱志埴只能本能地护住头,管不得那么多。但他这副怯弱挨打的样子并没有使人满意——反正他怎样虫子们都有一百种理由讨厌他。有人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高声提议到:

“光揍这傻x多没意思,娘娘腔x了那么大一泡还没冲呢,正好给他自己喝了!”

这恶心又变态的想法一说出来让施暴的众人都不由一愣,毕竟是一群毛孩子,哪里懂得这么些花样。但随即他们争前恐后地附和起来,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不输于人。

“对,让这孙子喝自己的x!”

“x大有屁用,一个喝x的货,臭厕所!”

“臭猪喝x,天经地义!”诺

朱志埴被起哄的人群拉扯着站了起来,又压成一个半跪的姿势,强按这他的脑袋就往脏兮兮的,不久前刚被x过还没来的及冲水的小便池凑。朱志埴疯了一样地拼命挣扎,可同龄人远比他c壮的手臂将他压制地死死的,双手被反锁在身后,双脚跪着被不知道哪个胖子依靠庞大的身躯压着。刺鼻的xx味越来越大,眼看着就要凑上那带着x色x渍的瓷器了——

“老师来了!”

不知道是谁在外面喊了一声,故作镇定的施暴者们瞬间一哄而散。大概本就是一时兴起,而即将实施的行为本就太过出格,即便是表现出兴高采烈的人内心实际上都忐忑不安。

“咳咳,咳咳。”

得救了的朱志埴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口血沫——刚才那拳打得他牙有点松。他放松下来,一点也不想动弹,在肮脏的地面上瘫成一个大字,闭上眼睛均匀呼吸。与此同时,一个陌生的脚步声走了进来,停留在他身前。

“同学,你怎么混成这样?也太惨了吧?疼吧?我送你去校医室。”

和喊“老师来了”的是同一个人。声音有种超出同龄人的成熟感,很有磁性,虽然一开始的话有些戏谑的语气,但朱志埴分辨得出那种大大咧咧和恶意的讥笑完全是两码事。

他睁开眼,夏x的阳光顺着来人伸出的手照进阴暗潮x的厕所里,映在他被揍得鼻青脸肿、有些可笑的脸上,有点刺眼,但同时也新鲜而强烈。

朱志埴犹豫了一下,第一次接受了来自陌生人的善意。

对方的手比他大不少,很有力,轻轻一拉就起来了。他的手心有汗,但是一点也不像朱志埴自己身上的那么讨厌。

校医室内。
     
“我叫贺鸣野,鹤鸣九天,声闻于野的鸣野,不过贺是祝贺的贺。刚转过来,高二3班的。同学你呢?”贺鸣野把人送到校医室后没有撒手不管,而是去小卖部买了点东西。医生处理完让朱志埴进了里间休息,贺鸣野也跟着进了来,坐在朱志埴对面。自我介绍的同时递过来一瓶饮料。

“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就拿了我爱喝的。”

“谢谢。朱志埴,高二9班。”

朱志埴接了过来,嘴上应付了几句,但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凝聚在贺鸣野脸上。他笑得真好看,牙齿真白,嘴巴的形状也好漂亮,看起来好软。

朱志埴莫名其妙地觉得脸有点烫。

可能是红花油涂得太多了,烧得慌。朱志埴想。但很快反应过来这和红花油没有多大关系。他对情欲的了解并不像对于课业知识那样浅薄,只是没想到原来自己的发情对象会是个初次见面的男人。

朱志埴闷不做声地喝了一口饮料。

清甜爽快,身体好像都轻松了不少。饮料瓶是个不认识的牌子,柠檬味的汽水,包装挺清新,淡x淡绿配白,看着凉快。一瓶汽水最少也得三块钱,可以在学校外面的小摊上买碗米粉。是朱志埴不能轻易享受到的奢侈品。

“朱芝芝?哪两个字啊?”

“士心志,土直埴。”朱志埴解释了一下。他有些羞愧,贺鸣野的名字听起来很有文化——虽然他还是不知道是哪两个字,他却只能用拆字来介绍自己的名字。他突然又想起来那些在他自我介绍完之后的大声哄笑。“猪吱吱?老鼠才吱吱叫呢,猪是哼哼,猪哼哼,猪哼哼~”

在学校,除了老师点名,已经没人会叫朱志埴的真名了。猪哼哼、吱吱鼠、娘娘腔之类的已经比较好听了,通常情况下他们都叫他臭猪、老鼠精或者死变态。

“土直埴?又学到一个字。”贺鸣野和那些人显然并不相同。朱志埴偷偷打量着他,确认他的确没有任何一点嘲笑的意味。这个人不笑也很好看。头发不短不长,有一些细碎的刘海,但不多,只是点缀。朱志埴突然觉得自己过长的头发也不错,隐藏在刘海下的眼睛可以肆无忌惮地品味贺脸部的每个细节。

他得出一个结论,对方是他16年来看见过的最好看的人。英俊、阳光、帅气这些词大概就是为贺鸣野这样的人量身定做的吧。

似乎正好是自己的反面呢。朱志埴想到。不过他并不在乎。

真想用嘴巴去丈量他这张充满男性魅力的脸蛋呢。从光洁的额头亲到柔软的嘴唇。他这样的人会哭吗?如果他也会哭的话,我愿意替他x去每一滴泪珠。

“对了,那些人为什么打你?”

贺鸣野的提问将朱志埴从越发放肆的妄想中惊醒。

“我,我不知道。他们说看我不爽。”

“……总有垃圾没事儿找事。”

贺鸣野叹了一口气。但没有多说什么。这倒是有点出乎朱志埴的意料,他以为见义勇为者都会像电视剧里面演得那样大义凛然,但看来贺鸣野多管闲事的程度十分有限。也是,如果像电视剧那样的话,贺鸣野不应该是狐假虎威借老师的名头吓唬人,而是应该冲进来拉开那些人。不过已经够了。朱志埴想。毕竟在这个学校,除了贺鸣野,所有人都只会冷漠路过,连他同桌,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生,也充分地保持了距离,实在万不得已有事要“纡尊降”地叫他的时候也是猪哼哼猪哼哼的。

“介意我抽烟吗?”

贺鸣野显然无意追问下去,他只不过是路过看到就喊了一嗓子,对眼前这个看起来就是被欺负惯了的可怜虫并没有更多兴趣。校园里总是有各种莫名其妙的欺凌行为,他拒绝旁观和参与,也愿意制止,但并不代表他要替人寻根朔源地伸张正义。显然对方和外表一样不爱说话,他也乐得不再交流,索性从裤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打算过个烟瘾。

“呃……我没关系,不过校医……”

“没事,我刚进来的时候他出去了。”贺鸣野满不在乎地一笑,把点燃的香烟叼在唇间,眼神透露出一股惬意。“一会儿我会收拾好的。”

真奇怪,他抽烟,怎么牙齿还没那么白?

朱志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地想。他垂着头坐在医疗床上,看起来在发呆,实际却继续通过厚重的刘海审视着贺鸣野。他身材很高大,露出的手臂肌x看起来很紧实。皮肤是经过阳光洗礼的、漂亮的小麦色,但是领口露出来的要白很多,像蜂蜜一样……

他越看越觉得自己不光是脸上有点烧,那个经常被嘲笑的部位也热了起来。那些虫子好像总说自己是死xx——朱志埴知道那是某些可怜的男性觉得对比之下自尊受辱强行找的借口,他知道自己的东西大得比较不正常,也早早就在隔壁发廊卖春女的叫声中学会了手x——但现在那里没有收到任何抚摸地情况下就活了起来,胀大,挺立,好像一头狰狞的怪兽苏醒了叫嚣着要觅食。他匆忙移开了眼,目光转投向自己的下半身。肥大的校服裤子也无法遮掩的丑陋xx已经显出了可怖的形状,趁着对方还未发觉,朱志埴连忙拿过枕头挡住。

“你要睡觉了?好吧,好好休息,需要我帮你去请个假吗?”

贺鸣野却误会了。他快速地吞吐了几口烟雾,迅速榨g香烟的价值之后把烟头丢进了他还没喝完的饮料瓶里,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好,好的,谢谢。”

贺鸣野摆摆手,给朱志埴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明明都是一样的校服,但贺鸣野的裤子意外还算合身,朱志埴的眼光不由自主地停留在了那个对于普通男性来说过于挺翘的xx上。

太x了。

男人这样的xx就是被x的吧。

这个人是天生的婊子吧。

对,就该是我的婊子。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想x他,狠狠地x他,掰开这个x货的xx不管不顾地捅进去,x烂他的xx,想跑也跑不了,只能一边像xx一样在地上爬一边被大xx更用力地x进去x到他最受不了的地方x到他浑身发抖不停x水,胡言乱语喊着捅穿了要死了肚子坏掉了好老公亲爸爸大xx哥哥放过我吧也没有用,只能乖乖地做个xxx子被x到两眼翻白舌头都掉出来变成脑袋里只剩下x他的那根大xx痴痴傻傻又哭又笑的母猪——

朱志埴不由自主地冒出了这样一连串念头 。

理智告诉他这样是不对的,是十分过分的侮辱,是一场恶性犯罪的妄想。而且这个人刚刚才帮过自己,就更加不应该,但越来越多的肮脏的情色幻想却接连不断的出现,身体越发燥热。

他觉得口非常渴,但却并没有喝自己那瓶汽水儿,而是鬼使神差地下了床,把贺鸣野丢下的饮料瓶捡了出来,没管里面的烟头,就闷了一口——

夏天,好像也不是非常讨厌。

※小朱同学目前并不知道小贺同学的身体情况,妄想那段纯粹是他自己瞎开脑d。当然,知道之后只会更过分。
【作家想说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某天脑海里突然冒出来标题这句话,然后就脑补了一个故事,但结果脑补的故事和标题没啥关系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