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楽园 //骨科 病娇》 by石川向岛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楽园 //骨科 病娇
作者
石川向岛

內容簡介

*本文第001—034章(第一卷)都是女主成年后失忆的故事,倒序的描写可能太长感观不是很爽,但目前不会大改。可以直接从第035章(第二卷)回忆起始时间看,比较像养成。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A:
车祸后醒来,白茵失忆了,但对江猷沉的记忆比自我认知还清晰。
江猷沉在温柔地保护她,但白茵觉得虚幻,因为自己的直觉明明在恐惧。

x:
I’ll learn to swim, to survive in your tears.
——“La vida secreta de las palabras”

温柔的生物科学家 × 爱探险的娇妻solo翻译
女主反社会 男主反人类 三观不正
年龄差十岁 但男主不算老那种,属于…沉稳且强势

真骨科 / 丁克 / 甜蜜的SM / 医学癖 / 注s
xxG現代甜文

楽园 //骨科 病娇C1:
C1:
[ 铃铛 ]

我猛地醒来。

全身蔓延的疼痛也开始了,那些许久未活动的肌x扯着每寸神经捶打我。大脑突突地跳,要烧起来了,耳朵还充斥着轰鸣。

浅蓝色的空间里,位置感找不到重力中心,我只觉得强光刺眼。

呼吸机在嘀嗒,人声在低语,绕着我讨论什么。

我躺在病床上,眯眼看到护士帮我垫高枕头。

我的身上被x满呼吸管,手背上嵌入了细细的针管,右脚踝被打上石膏吊起来,动弹不了。

意识还有些混沌的空当,我看得到那些戴金色铭牌的大夫和护士围过来。他们问我情况时嘴巴的张合,耳鸣尖锐地刺激着我。

忽然,越过他们的肩膀,我看到对面落地窗有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个穿西装、戴眼镜的男人。

他已经起身,看了我一眼,接着拿起手上的电话。

医生还在问我什么,我真的的一点都听不见。混乱感、痛苦和绝望围绕在我脑内,已经不知道如何张口说话。

只看得到落地窗外,绿色树叶透着着光,轻轻地摇曳。

大脑里那条神经咔地停下来。

终于安静了。

深黑色的迷雾。我掉入意识边缘和梦的间隙,一层层往下的无底d,我知道这是做梦,可我分不清我要掉进仙境,还是地狱最底层。

··· ···或者是虚空吧。

梦是温暖的,像四月的暖阳,x地上有新生的芽苗。

不时会有一个低沉、又温和的声调出现在里面。

“不要焦躁,马上就能醒来。”

我不知道那是谁,声音太温柔了。我知道那是谁,因为他常年的老烟嗓。

我醒来了。

此时是正午,太阳光有些刺眼,还是那间病房。

我眯着眼适应光线,对面高大的落地窗的帘子,深蓝的软绸,零星浅蓝色小碎花的墙纸,我很喜欢的颜色。

大脑不再烧了,只是有一种肿胀感。

室内加上我有四个人,但出奇地安静。一位面容严肃的中年医生站在我床旁,拿着手上的表格填写东西。还有那个戴眼镜的西装男人,正站在门口。

我左手边坐着一位三十岁出头的男人,白色的衬衫,肩膀很宽。

他在看着我。

他的鼻梁很挺,薄薄的阴影打在人中的起伏上,嘴唇抿着。

我抬头看他,然后应激反应一样地往后退。

我的脑内一片空白,不适地皱眉起来,打量着他。

右手边的医生却忽然开始问,“记得你昏迷前发生了什么吗?”

我在大脑内想了须臾,有点迷茫。

有几秒钟的沉默。

后知后觉地,我反应过来了。

一瞬间莫大的孤独感、无助和未知的恐惧,朝我袭来。

医生大概是见惯了这样的病人,公式化微笑地尝试安抚一下我的情绪,“不用担心,你昏迷时照的影片显示你的记忆算上不算太严重,属于局部性失忆。”他低头看了眼单表,“不过有些还需要具体确认下——首先,你叫什么名字?”

这样的问题我却想了半天。

须臾,我才尝试着开口,“——白,茵?”触碰嘴唇的音节衔接像拗口的词汇,嗓音也很难听,又哑又尖锐,。

医生朝夹板报表上打了个勾,“那知道你家在哪吗?”

“··· ···”

我摇摇头。

接下来,医生问了我许多问题,关于某些生活的细节、关于我和其他人的来往。

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父母是谁,我的朋友长什么样,但我记得自己的工作。

我还在惶恐和悲伤,接连的问题又抛来。

好烦。

最后,在我的情绪快表示出来,医生越过我的视线,朝对面正襟危坐的男人解释道,“白茵的海马体,确实有部分损伤。好在这种情况属于比较常见的社会关系认知缺损,容易恢复。”

他点了点头,沉吟片刻,想到了什么,“她的记忆能力、语言功能会不会受损?”

医生尚未确定,“这个需要在具体的场景下测试··· ···不过局部性失忆对短期记忆力影响比较大。”

无助不无助,我连自己失去了什么都不知道。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好像我死过了一次又活了,被夹在境界的边缘。

“接下来可以为她安排些记忆恢复训练,”医生看了眼不远处坐的西装男,“需要一些白茵之前处理工作需要用到的工具。”

对方点点头。

医生最后指了指我吊着的石膏,朝我说,“轻微骨折,目前来看三周内卧床都需要小心。另外,你的体质不算太好,晚上可能会有剧烈的痛感。”

等提前完,他朝那个男人略微颔首,说有事时可以叫护士,也可以叫他。

门关上了,医生和那个助手一样的人走出门。

我的目光还呆滞地盯着门,焦躁不安的往后挪,看到自己的腿,又难过地陷入深思,不舒服。

我感觉自己迟缓地挪动头,越过病房去看那扇窗。

明亮的新生的绿叶在那里无声的摇曳,光线闪着光得看不见树叶之外的事物。

那是一种让我习惯性痛苦的感觉,如同过去的我每个早晨醒来后看到太阳升起的绝望。

我终于还是非常费劲地看向左手边,一直端详着我的那个人。

「你是谁?」

也许我是想这样问的,但准备开口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表情。

他在心痛的皱眉。

——好陌生啊。

看到他探过身,要起来。

我看到他垂下来的头发,哦,他要离开了。

但距离越来越近,出乎我意料地把我的揉进他怀里,力道大的我快喘不过气。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烦躁地要推开他。

——啊,痛感,快喘不过气的感觉。

我动作慢下来了。

然后我闻到了他薄薄的衬衫里的味道。

x腔震动着,他应该是垂着头,看向我,声音很低,“知道我听到你出事的消息,在想什么吗?”

“··· ···”

“我当时很害怕。”

“在想,你要就这么没了,我该怎么办。”

他应该是个事事都能掌控在自己手里的人,就算出了意外他的第一反应也是去挽回损失。

但我看到了他的无力、脆弱。

他害怕失去的那个东西对他重要吗?

我莫名其妙地哭起来。

“你不应该以这种方式离开我。”

这些哽咽声越来越大,他终于发现了,试图把我抱起来。

“铃铛?”他的声音又变回平静了。

“铃铛,看着我。”

我才从情绪里抽离出来,转过头看他。

应该有一个无尽白夜里贫瘠的极地冰原,空无一人的境外,笼罩平袭了淡白色的雾气,像纱盖住眼。

我流着泪看不清他的脸庞,但他的让人充满信赖感的成熟的声音,宽阔有力的肩膀,身上淡淡的烟味,是我在这里寻不到路唯一熟悉的东西。

他的手臂拢上我的后背,轻轻地拍着。靠近我的耳畔,“都没事了,我在。”

像低声哼唱着哄小孩子入睡的乐曲,我婴幼年睡不着的晚上,抱着我走在抄手走廊,轻轻晃着我,我是还没学会走路的婴儿,抬头看得到他,还有他头后的吊灯在发着昏x的光。

“……你是谁。”

有那么一秒,他的身子明显愣了愣。男人和抱着婴儿的少年的身影重叠,迟疑地看着我,眼角的喜色失望地垂下。

然而,他随即笑了笑,“……想不起来没关系。”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我试着满脑搜索关于他的任何线索。

……江,沉江……宗猷……什么沉麟。

“江,”我抱住他的腰,看向他,“江猷沉。”笃定的语气。

他的第一反应是愣住,但不是狂喜前的迟钝,而像··· ···一种冒犯。

看到他神色后我马上后怕地往后退。

但他低低的笑意快溢过嘴角了。

他的眉毛冷y冷y的,很多时候说话语气也带着一股冷冽气息,这种笑像反差。可他笑起来其实很好看,把我再抱的更紧,“嗯。”

“……”

他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把我的奇怪抛在脑后。在看到他的喜色后,我试着问,“我不能这么叫吗?”

“喜欢怎么叫都可以,”他刮了刮我的鼻尖,好痒,“你以前更喜欢叫另一个称呼。”

又让我想,总是这样。不是不愿直接给,他知道我更喜欢自己去寻,然后就让我在一团线里自己理。

我想了好久,久到护士后来进来把我的药放在桌上,又出去。久到x光从窗棂一尺尺移下。

他在那里,略微宽松的衬衫的褶皱在移动着给我拿药,递水。

吃完药后,他拿起一本书读。

“宪哥哥!”想起来了!

我从床铺间坐起来,欢欣地看向他邀功。

“……”如愿地,他抬起头,给我奖励一样地摸摸我的头,“对。”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