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瘾》by暧昧散尽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入瘾 限
作者.暧昧散尽

他的瘾一直没好,只是换了“致瘾原”。

原创小说 – xL – 长篇 – 完结
支配服从 – 高x – 爽文 – 黑色幽默
正剧

瘾——人体中枢神经对反复刺激下产生的愉悦感形成的依赖。

我想成为你的“瘾”。

金主攻X赌徒受

在没节x的剧情里重拾节x,

没三观的世界里重塑三观。

鬼畜(划掉)强攻在线帮心上人戒赌瘾。

有感情线之后攻开始好好做人——做个好人,“做”心上人。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还债

那双手将程安从头到脚清洗了一遍,又将人拖出浴缸,惯在了床上。整个过程中除了手腕上价格昂贵的手表表盘被溅到了一点水星外,男人的衣着依旧整齐得体。

他半垂着眼,视线跟着床上人额前的水珠划过那人俊朗分明的侧脸,像在打量案板上一尾待宰杀的鱼。

任他“宰割”,冯川面无表情的想。

手下肌肤的触感有微微的凉意,大概是在冷水中泡的太久,相贴时更像是在摸质地柔软不带生命力的皮革制品。为了留存这份触感,冯川将空调又调低几度。

他从床头柜上取出一瓶木质香的香水,x洒在了程安脖颈处跳动的脉搏上。x木一般清苦的香气褪去,后调中焚香的味道一点点弥漫开,身下一动不动的身体好似一具置身灵堂的尸体。

冯川浅吻程安的唇,下巴,唇舌顺着没被香气侵袭的另一侧颈,一条微微突起的血管轮廓吸吮到颈窝,动作逐渐c暴,近乎撕咬。犬齿似钝刀,割破皮x,留下一片渗血的青紫。

陷入昏迷的程安舒展着身躯,“乖顺”的承受着男人的暴行。

屋中昏暗,黑色的床单衬得程安愈发肤白,咬痕遍布的脖颈仿佛打翻的颜料盒,血液从破损处xx,沿着肌肤细小的纹路蔓延,红的鲜活扎眼。冯川停下了动作,两次耐心的擦拭之后,缓缓扼住了对方的脖颈,缓缓施力。

若是死人,便不会流血。这止不住的腥红,令他觉得扫兴。

片刻后,冯川松开了手,只在那条脖颈上留下一条浅浅的勒痕。他喜欢顺从安静,可以被全然掌握的伴侣,而不是真正僵y腐败的身躯。于是从一旁的柜子中取来蜡烛,点燃,手腕倾斜,白色的蜡油便滴落在那些零星的伤口上,待到蜡油凝固,血也就封住了。

火光在冯川眼中悦动,掌控感带来愉悦。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屋内冷得人颤栗,xx却如同被火光引燃般燥热升腾。缓缓拉开西裤,放出c长狰狞的y挺,用那只染血的手抚慰了两下。并不心急进入,似乎觉得压抑自己的感觉也十分有趣。

蜡烛继续向下滴,滴在了程安y起的xx上面,极轻微地,程安紧闭的双眼动了动,生在眼皮上那点小小的红痣将轻微变成了明示。冯川注意到这一细节,知道他要“醒了”——只是恢复知觉,在药物作用下,未来一段时间内这具身体依旧动弹不得。

程安不算纤细,腰却很窄,相对的显得胯宽,一双腿长且直,赤裸在那里,满是流露出的色气。

冯川拉着程安的脚踝,将他双腿蜷在一起,推叠至x前,随着x纵者的摆布,挺翘的xx高抬,臀缝间紧闭的菊x便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仿佛一具关节灵活的硅胶人偶,无知觉的以邀请的姿势,敞着身子展示着自己的私处,色情而无辜。

迷药具有一定松弛肌x的效用,没有过多的润滑,还带着熄灭后余热的蜡烛便轻易地侵入进了x眼的深处,以交合的频率搅动着扩张。

程安的意识从最初的混沌,逐渐开始回笼,头痛欲裂,唯一能调动的感官都比以往要慢半拍,疼痛自脖颈之下一寸寸附体,他能感受到身后的有种生疏的异样,似乎有个坚y的物件在他体内不断探入乱搅。他想喊,想挣扎,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似乎在做一个醒不过来的梦。

随后,他被翻转在了床上,脸埋进了柔软的被褥,口鼻受到阻塞,原本就因药物影响而压抑不畅的呼吸只剩残喘的一线。有股外力拉开了他的腿,悬空抬起后,抓着他的臀瓣,挤进他的腿间,抵上被亵玩松软的秘处,带着撕裂般的力度猛然捣进他的体内,yzbb
之后便是无休止的碰撞摇晃。

他被男人给侵犯了。

明白过来发生什么的程安,被巨大的羞耻感笼罩,更多的是愤恨、无措,以及对未知的恐慌。负面情绪化成一波波的潮水,随着他的身子摇摆起伏,将他淹没。

从被摆成跪趴的姿势,再到整个人贴在床上,承受带着体重的楔入。程安始终五感清醒。撞击声,男人的低喘与自己心肺过速的鼓动,将无处安放的意识钉死在刑罚般的贴合相触上。

他的脸应当红了,断断续续的窒息感令程安几近晕厥,身躯也在这不断的x弄下变得温暖,可他就是觉得冷,仿佛生命力逐渐被抽空的感觉令他想要抖成一团。

突然,他听到了窸窣的摩擦声,有东西在向他这边靠近。程安汗毛倒竖,屋子里难道还有其他人?

骑在他身上的男人动作不停,冲着那方向低声道:“滚”。

窸窣的摩擦声便渐渐退到了一旁,不像脚步,更像某种大型动物爬行时发出的声响。

毛骨悚然的一个冷颤过后,程安找回了一点对身体的控制,拼了力气动了动手指,从喉咙中挤出一声低吟。

睡美人在被王子亲吻之前不应该醒来,剧本不是这样写的。

冯川以骑跨的姿势,将y热整根没入被他xx得红肿x靡的xx中,浅浅律动,听着对方哽咽一般的抽气声,轻声问:“疼吗?”

程安微张开嘴,口水便不受控制的淌了下来,与不知何时流出眼泪混在一起,洇x了床单,小幅扭动了xx躯,想要逃离。

冯川将程安抬起的手放回原位,看在心情还算愉悦的份上,他道:“嘘……别乱动,再忍耐一会儿,乖一点。”抖开腰间的皮带,像为一匹野马x上缰绳般环上程安的脖颈,带着与语气不符的恶劣,从后方拉扯着一寸寸收紧。

骤然猛烈的撞击,像要将程安捅穿,喊叫声被勒束在了喉间,屋中只剩x欲交汇的声音。濒死的感觉带来倒错的性快感,程安勃起了,后x也在这种刺激下,不住的剧烈挛缩。甬道紧紧吸附着男人的y热,深x时的晃动,带动程安勃起的xx在床单上犹如xx般的磨蹭,意识叫嚣着逃离,外分的腿间半勃的性器失禁般遗出一股稀薄的xx。

程安再度昏厥了过去,却仿佛仍陷在梦魇内,直到冯川从他体内褪出,被x开的x眼仍在无意识的收缩。

冯川将用过的x子丢掉,拿手帕清理了自己,将床头柜上的戒指戴回手指,掉落在床榻间的衬衫袖扣戴回原位。没再碰那条沾血的皮带,也没再多看程安一眼。除了西裤上多了一点无伤大雅的褶皱外,衣冠齐楚的模样,全然看不出刚经历过一场勃发的xx。

拨了个电话,片刻后,两名男子敲门入内,将不知是死是活的程安用床单围住,悄声带了出去。

角落里窸窣的声音再度响起,轻声叫:“呜咪——”

坐在沙发上的冯川呼出一口烟,拇指推动左手上的戒指转了两下,调至合适的位置。

半隐在烟气后的男人和缓道:“过来。”

招之即来的“宠物”从地毯一端跪爬着凑了上来,讨好的用头蹭了蹭冯川的裤腿。

屈膝在冯川脚下的是名看不太出年纪与性别的男孩子。偏异域的清艳长相,黑发,肤色苍白的像在水中漂洗过。手、脚、颈上x着项圈,赤裸的冷白色皮肤下,是少年人般颀长的骨骼肌理,漂亮的像头身姿柔韧的豹。

作为泄欲工具培养出来的人型宠物,没有人类的思维,以猫为名字,服从主人的命令便是他的生存法则。他家这只,好像有点被宠坏了。

冯川弹了弹烟灰,将烟头伸向男孩的脸。

少年微微睁大眼,任由燃起的烟x近却不躲闪。烟头戳向那双异色瞳孔的眼睛,却在快要触碰到左眼睫毛的时候,掠过鼻梁,移到了右边,缓缓碾进了右眼。

少年依旧没躲,细碎的火星烫到了眼睑,生理性的红了眼眶。右边是假眼,眼周被灼烧到却依然有痛感,他却像无知觉一般,反而贴近了冯川。

“小怪物。”冯川笑了,掐着男孩的下巴,奖励般吻了下“宠物”的左边眼角。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呜——”于是少年的两只眼睛都眯了起来。

刚刚那场性爱令这只人型“大猫”发了情,此刻被冯川的气息笼罩,方才被喝退的欲念又不安分起来。若是他戴在腰上的是真尾巴,此时定然摇个不停。

“宠物”是个好宠物,主人不是什么负责主人。

冯川看了眼腕表,披了外x起身。

从他动作判断出主人要外出的猫少年,也不撒娇了,以兽类四足着地的姿势,跟在冯川身后,蹲坐在楼梯拐角,目送男人出了门。

少年揉了揉右眼将烟灰眨出眼外,那只有着蛇样竖瞳的金色义眼,被泪花浸洗的亮如琥珀,从只“独眼猫”变成了“花脸猫”。x了x手背,蹭蹭脸,专注的清理着自己。透过栏杆能看到一楼大厅的情形,沙发上蒙着床单的人,直挺挺的躺在那里,不像活着。

有车驶过,如送这人来时一般,将人带走。若说有什么与以往不同的,可能是方才主人经过大厅时,向那边偏移了下视线——那只搭在黑色床单上的手与涂血的颈侧,的确很有美感。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