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萤》Migros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流萤
作者
Migros

內容簡介
一个想被爱的纠结女青年飞蛾扑火的现实向故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秦罗:女主,记仇,在成长
齐执:初恋渣男,又纠结又怂,已成功洗白
陆克山:男友转前男友,实惨,已放生
陈觉:职场前辈,曾动心,已下线

主要感情线:陆→秦→齐,后期主要挖掘秦齐双箭头。
慢热文。
当女青年情感记录来看可能会更合适些(激烈否认股文)。
x随剧情,有会标注。

簡體版xG現代都會女性向

流萤1. 蛋糕(微h)
1. 蛋糕(微h)
秦罗下地铁时已经快11点了。

小区底商的烧烤和酒吧蠢蠢欲动一片明亮,但仅一墙之隔的小区内,路灯有气无力,连绵着的租房中介兼快递代收点也关了个遍,黑漆漆的有些瘆人。她突然想到快递已经滞留在代收点三天了,不自觉地叹了口气,不过那个快递是啥来着?

十分钟后秦罗终于走到了329号楼,进了电梯。电梯里有隐隐约约的xx味,也不知是这密密麻麻成百户人家中哪家新晋的狗主子杰作。她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拿出手机,但信号太差一直刷新不出内容,而且似乎刚地铁上转发的微博抽奖也没转发成功,她眉头越纠越紧。

秦罗一进屋就感到不妙,虽然两个室友好像都没回来,没人和她抢热水了——她们拖鞋还在玄关散着,但她的“室友”好像又回来了:陆克山连麦x队友的声音实在太有穿透力了。秦罗在门口顿住,低头给齐执发“晚安,我先睡了,勿回”,这才打开房门。

陆克山百忙中回头,按住麦:“怎么才回来?给你带了个蛋糕,在冰箱第二层,自己去拿;补了点雪糕在老地方;晚点——擦,李狗你又送了?”他开麦回到战局谩骂了几句x作了一会,很快一局终了,他立马退出匹配,和队友们解释“溜了,明天还要上班”,没等回复就下了麦。吁出一口气回头找已经瘫倒在床上的秦罗,漫漫无尽的温柔里透出一丝赧然:“想你了,忍不住就过来了,没想到你这么晚,就先和李狗他们打了几局。我去给你拿蛋糕,要吃葡萄还是桃子?我还没洗。”说完又挤眉弄眼补了句,“我说的是水果没洗,我是洗好的。”

秦罗闷闷答,“葡萄”,没理会他的暗示,赌气似的把夏被往头上一蒙,开始装死。陆克山像是被逗到,脚步轻快地去了厨房,很快水声响了起来。

秦罗拿开被子,看了下微信,只有一条新消息:陈觉,她学长兼同事,问她数据多久能整理好。她飞速回,“正在做,明天给你”。又点回了和齐执的对话,确认过他确实没再回复,便锁了屏盯着天花板发呆。

秦罗比陆克山小一岁,但因为本科毕业就出来工作了,已经在企业搬砖了小两年——当初陆克山就是藉着求职请教的名头逐渐勾搭到秦罗的——陆克山还在读书,在毕业实习中。他们两家公司几乎是天南海北:陆克山来秦罗这需要挤一个半小时地铁,中途转乘三次。而这才周三,意味着明天他还要挤一个半小时早高峰去公司。

本来他们约定好周末一起过,工作x各住各的。但近期情况有点失控:陆克山越来越多地在工作x出现了。

其实陆克山是好看的,秦罗咬着嘴唇想。甚至纯以相貌论,陆克山是要胜过秦罗一筹的:当真肤白如雪,唇红齿白,再有一双x漉漉的鹿眼,幸好鼻梁足够挺拔,以一己之力中和了白雪公主般的天真感,乍一看是毫无城府的赤诚与阳光。唯一可挑剔的大概是他的身材,不至于大腹便便,但久坐不锻炼到底是让他皮x显得松弛,配合着黑框眼镜,竟遮掩了他的容光,以至于秦罗竟误打误撞成了他初恋。

陆克山端着小蛋糕和葡萄回了房间,看见床上瘫倒发呆的秦罗又觉怜爱又觉好笑。把蛋糕和葡萄放一边,顺着秦罗瘫倒要去捏她鼻子。秦罗不依,头扭一边不理会他,不察耳边突然酥痒了起来,随之脸色和耳朵都飞速蹿红。陆克山伏了上来,几乎是咬着她耳朵在说话,呼吸像羽毛边缘轻扫若有若无,有些沙哑的声音却直直钻进脑里,像是突然打开了什么开关:“小猪,都不看看,我买了什么蛋糕么?”

不知是要移开耳朵还是要靠更近,秦罗索性眼睛一闭,动都不敢动了,连脖子都开始泛出粉红。如同上好的玉染了纯粹的异色,更显出一种任人宰割的脆弱来。陆克山滚动了下喉结,觉得室内温度着实是有点高。他继续低低说:“我买的是小猪蛋糕,我要吃小猪”。“吃”这个简单的音节被他故意拖长,旖旎的意味无限。

他舌头开始在她的耳朵,耳边,颈上扫荡。秦罗一时出神,在想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把他教得这么好了。他似乎有所察觉,惩戒性地吮了她脖子一口唤她回神。秦罗刹那间觉得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软得像水一样,逐渐想整个攀附到他身上。

他却不愿止于此,一边继续用唇舌攻城略地,一边这才动员起手来,从腰部往上点火。才水里泡过不久,他指尖掌上还有一丝凉意,避开了秦罗腹部,时轻时重地从两胁向上探抚,很快就到了她如同还在发育中的椒x——今天秦罗贪凉又没穿bra。

在遇到秦罗前,陆克山收藏的av中基本都是大x的女优。不说脑补出的手感,碰撞时x波的前后荡漾或者左右摇摆简直摄人心魂。但和秦罗一起后,大x好像突然没那么香了:下垂的大x哪里有挺拔的幼嫩的总是像是在赌气的小x那么可爱。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陆克山一手抓住秦罗左x,右手试图把秦罗上衣整个褪掉。他xx已经快憋炸了,但一直知道小没良心动情快但出水慢,现在断然不是进去的时机。陆克山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的,xx也一跳一跳的。

秦罗难耐地扭曲身体,试图脱离大掌掌控,又或许是为了更多被掌控,开始呢喃,“别,别”。眼睛依然闭着,似是仍然在害羞,但其中欲拒还迎的意味撩得人难以自持。陆克山被这断断续续、蚊子一般细弱的声音险些缠到失守。秦罗上周姨妈,他活生生守了这些x子,总算又能入他家小猪了,多少有一些小别胜新婚的意思。

索性直接弃了已经失守大半的上半身,陆克山眸色一沉,凶狠地一手抬起她腰臀,一手迅速拉下了她裤子。直接唇舌将军。

秦罗还没洗澡,但这时陆克山也顾不得了。随着舌头的几番挑逗,咸x的粘稠的清液慢慢从那里源源不断地渗出来。秦罗早就忘了一早的推拒,全身弓成了一个大虾,仿佛在叫嚣,再深一点再深一点。

陆克山探头出来,满意得很,直接上了两个手指搅动。咕咕的水声和搅出的泡沫,比什么av都要刺激。

陆克山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