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与君相知》by衔佩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我欲与君相知 限
作者.衔佩

清冷仙君沦陷记。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高x – 古代 – 生子 – 仙侠
NP

仙道有名的清冷俏仙君,中了屈辱的蛊毒。

徒弟/养子/挚友/宿敌/魔君 为了让他活下去/凌辱他/得到他,只好按着他不停地做。

清冷禁欲受✓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猛烈的情潮又顺着骸骨蔓延至全身,浑身翻涌的热意快要将玉瓒吞噬,热流聚在他的下腹,令他无法控制地露出丑态,后面也跟着淌出水来,浸x了云锦织就的衣袍。

玉瓒无力地埋首在檀木桌上,衣襟紧扣,不露分毫,白皙修长的脖颈弯出美丽的弧度。微弱的喘息声从牙关禁闭的口中逸出,令玉瓒感到屈辱与无所适从。

他不愿动手抒解自己的欲望,牢牢地压着自己的手,任欲火焚身,也不想失了理智。

阳光透过窗棂落入这个房间,看房中人煎熬挣扎、不得其法。

他也曾清冷孤高,如云巅之上的仙人,断情绝欲,不沾染凡尘一丝一毫。

绝非如今这般难堪模样。

玉瓒从臂弯里抬起头,一双眼被情欲浸染得如春波,潋滟不可方物,只轻轻一眼,便教人心潮涌动。

他颤抖着要伸手去拿桌上的紫砂茶壶,冷不防门却毫无预兆地被人一把推开,大片刺眼的阳光肆无忌惮地涌了进来,盈满整间屋子。

玉瓒下意识地埋首藏起来,伏在桌上,不愿让人看见自己现今这般模样。

“师尊,你怎么了?”其琛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焦急的脚步声。

此际,又是一股热潮猛烈袭来,玉瓒死死咬住嘴唇,无人看到的面容上满是无措与慌乱。

他无声地喘息一口,“我无事,你先出去罢。”

其琛却不信,他快步地走到玉瓒身旁,不由分说地伸出手掌贴在玉瓒额头上,又低头对玉瓒道:“师尊,你是发热了吧?额头这么烫。”

温热的呼吸落在露出的脖颈上,玉瓒瑟缩,刚刚被自己的徒弟碰过的额头也在发烫,像是在渴求更多的触碰。

xx依旧坚挺,幸亏有衣袍遮住,不至于在其琛面前丢脸。

玉瓒缓了缓,抑住喉间的呻吟:“……我无碍,你——”

话没说完,就被一把抱起,其琛边抱边道:“师尊你不要太随意了,不能仗着自己身体好就不管不顾。”

说完,他低下头看怀中人,这一看,却愣在了原地。

他那平x里无甚表情的师尊现xx庞满是潮红,嘴唇也被咬得通红,紧闭的眼角有一两滴清泪。

“师尊,你……你到底是怎么了?”

玉瓒怕被其琛发现,只好扯谎,将脸埋进他x里,声音细弱道:“只是有些难受罢了,你别管我。”

其琛气急,抱着人走向内间的床榻:“你是我师尊!我不管你谁管你?”

玉瓒没再多言,他身后的隐秘之地已经不住地流出水来,洇x了亵裤,又顺着腿根滑落。

其琛把他放在床上,不可避免地俯身,将呼吸洒在玉瓒脸上,他看着玉瓒,帮他把鞋子脱下,随后扯过被子给他盖上,道:“师尊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煎点药过来。”

玉瓒把头深深地埋在枕头里,没有回答他。

其琛担忧地转身,快步离开要为平x敬爱的师尊煎药,他抬步跨出门,却似有若无地听见一道裹挟春意的呻吟从房里传出。

他摇了摇头,这是听错了罢。yzbb

其琛是被家里人送到玉瓒这里的。其家家底丰厚,然而倾举家之力也只送了其琛一人入第一仙君玉瓒门下修习,玉瓒,也只收了他一人为徒。

其琛从八岁入山,同玉瓒在一起生活了十数年,他的师尊尽心尽力地教他剑法,传他秘籍,仙道诸人倾慕的玉瓒仙君是自己的师尊,这个事实常令他感到无比地幸运。

师尊的功力永远深不可测,自己勤学苦练的招数在他看来毫不起眼,他总是轻飘飘地一抬手,便将自己的杀招化为无形。

其琛像仙道众人一般,仰慕敬爱自己的师尊,每每看到玉瓒清冷的面容,他总是不由心生亲近,想要更靠近一些。

像今x这般看师尊露出脆弱的姿态,可谓是罕见。

其琛敛了心神,煎了药,盛在白瓷碗里,匆忙地给玉瓒端去。

进了玉瓒的房间,他将瓷碗放在床头上,往床上看去,便惊得不行。

玉瓒那清冷绝艳的脸上布满了薄汗,眉睫微颤,鼻翼上凝了汗珠,薄唇泛着不正常的红。

“师尊,你不舒服吗?”其琛帮他敞开被子,露出上身。

“……好热。”玉瓒忍不住伸手去解衣袍,紧扣的衣襟把他洁白的肌肤牢牢藏住,也令他此刻不得其法,难以解开。

他轻微地哼了一声。

像夏x平静的池塘被扔进一块石子,莫名地搅乱了其琛本来平静的心绪,让他变得有些躁动。

其琛轻轻握住玉瓒的手放到一边,伸出修长的手指帮他解开长衣的领扣,把腰侧的系带一同抽开。敞开衣襟,其琛这才发现,自家师尊单薄的里衣已经被汗水浸x,他连忙要掀开被子给玉瓒透气,手一触到搁在玉瓒腰上的被角便被人压住手。

玉瓒睁开眼,眼尾的润红便显露无遗,他用一种其琛从未听过的声音道:“……不要。”

其琛立马便有了反应。

那声“不要”,像是情人于床榻之间助兴的言语,身下人被弄得受不住了,方声音柔媚地哀求一声,求他轻些,求他怜惜。

这样的念头在其琛脑海里一闪而过,却也令他大感惭愧……他这畜生,竟对着师尊肖想这般龌龊之事。

他藏住身下的反应,知道玉瓒是让他不要掀开被子,便乖乖听话没有妄动。他看着双眼迷蒙的师尊,想他定是浑身热得难受,x汗多了,也容易凉了身子,便匆忙打了盆水要过来给玉瓒擦身子。

他把手伸向玉瓒的里衣,玉瓒此时神智也有些不清,却还是抬起无力的手放在其琛手背上,似在阻止。

其琛这回没有妥协,他强势地单手握住玉瓒的双腕,狠心压在对方头顶,令他无法推阻,便迅速地扯开了玉瓒的里衣,露出被汗水打x的上身。

匀称白皙的x膛上满是薄汗,甚至一滴一滴地顺着肌理滑落,x前的茱萸不知为何也直挺挺地立起,粉红的x晕上沾了些小汗珠。

其琛喉结滑动,将目光从那挺立的x尖上移开,转身将盆中的毛巾拧g,叠了叠,便覆在玉瓒身上,刚好盖住了耸立的x尖。

“嗯……”玉瓒不由自主地出声,xx被热气熏蒸,带来一丝愉悦感,还未等他仔细品味这感觉,其琛便执起毛巾,开始擦拭起玉瓒的身体。

他从玉瓒的脖颈开始擦拭,力道莫名有些重,然后滑下擦至小腹,c糙的指节划过x尖,肌肤相触的感觉令玉瓒身子发颤,无人抚慰的xx竟直接泄了出来。

幸亏有被子遮盖。

s出来后,玉瓒的神智慢慢回笼,含着渴求的双眸也有了些清明,他感受着徒弟为自己擦身的感觉,片刻后,抬手握住其琛的手,推拒开:“我好多了,你出去罢。”

其琛隐隐失落,却不敢违逆玉瓒,便收拾了东西回了自己的房间。身下y得难受,其琛伸手自渎,动作时思绪杂乱,脑中骤然闪过玉瓒方才的模样,躁意便从心口一涌而下,他勉力将思绪撇开,待弄完,已是满头大汗。

他将脑海中不合时宜的念头尽数压下,去后山练了许久的剑,觉得静心了些,才回屋沐浴一番,上塌休息。

头脑朦朦胧胧,思绪如同浮在云端,其琛顾自往前走着,那些迷雾猝然之间消散开来,呈在他面前的,是玉瓒的房门。其琛有些奇怪,他怎会到了师尊的门前?

屋内好似传来些声音,清清冷冷的,又糅合着灼人的滚烫,其琛提步走进外间,便见得满地凌乱的衣物,檀木桌上有奇怪的白浊液体,内间更是传来压抑的喘息声。

他好奇地走了进去。

盈入眼眶的场景却令他此生难忘。

他那清冷孤高的师尊正不着一缕地被人压在身下,修长笔直的双腿被人高高抬起,架在肩上。他微仰起头颅,墨色长发柔顺地垂坠,发尾铺在床榻之上,随着身上人的顶弄不住晃动。

他张着薄唇,身上的男子便将手指xx他的嘴里,肆意搅弄,含不住的津液从玉瓒唇角流出。他眉睫轻颤,眼角垂泪,身子被狠狠压住,xx也被咬得不成样子,x脯甚至肿了起来,白皙的躯体上零星布着牙印。他紧绷着双腿,脚趾紧紧地蜷缩着,似乎被g得很爽。

其琛被这幅场景惊得颤抖,待回过神来,五脏六腑似乎都被冲击到,x腔里莫名的愤怒与暴躁驱使着他走上前去,要攻击那凌辱自己师尊之人。

只是还未等他走近,那顶动腰胯的人却转过头来,熟悉的面庞便映入其琛眼帘。

那是他自己。

他被巨大的震惊与冲击感吓醒。

睁开眼,其琛躺在床上大口喘着c气,脑海里却不住回想梦里的情景。

那修长的双腿,白皙泛红的肌肤,沉迷堕落的表情,墨色的长发——

原来只是个梦。

其琛有种莫名的失落,缓了缓心神,才抬眼往窗外瞧,天色竟已大亮,晨曦只余下三分绯色。

他撑起身子,伸出手去抚慰自梦中便已y挺的xx,撸动抚摸,一边控制不住地想自己的师尊。

倘若自己真能把手指xx他的嘴里,搅一搅他的唇舌,x吻他的xx,再把身下的物事塞进那幽深之地——

他陡然泄了出来。

满室的腥膻味,似在昭示他的大逆不道。

“阿琛,你怎地还未起身?”

玉瓒清冷淡漠的声音隔着木门传进来,其琛一个激灵,从绮丽的幻梦中清醒,着急忙慌地把手上的液体擦g净,迅速地起了身穿好衣物,打开了房门。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玉瓒衣襟严整,眉目冷淡,素白的衣裳无一丝褶皱,环珮系腰,俨然一副谪仙之姿。

“师尊。”

“你先去洗漱罢。”玉瓒抬眼瞧他姿容凌乱,便道。

“是,”其琛乖乖点头,“师尊今x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玉瓒点头:“峯州城有邪灵作祟,当地门派请我前去襄助。”

“好,那我同师尊一起去。”

玉瓒应诺,又伸出手帮其琛理了理衣衫,催他去洗漱打理。

玉瓒转身离去,空中却还弥漫着淡淡的清香,似初雪般清新。

是师尊的味道。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