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思天涯》xliss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荡思天涯(故事集1v1)作者:xliss

內容簡介

昔x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天涯。

第一个故事:《天堂鸟》疯子外甥女×痞子舅舅

写作灵感来源:《无耻之徒》Karen Jackson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鹤望兰做了一件错事,但由于时间还不是很久所以她还不太能感到后悔。她转头看见那只x在紫色菱格细颈花瓶里的天堂鸟,那是锡南送她的。

天堂鸟,又叫鹤望兰。

她生来就是一枝天堂鸟,偶然落在程阅萼的手上。

程阅萼一生只拥有过一只鸟,一枝花,她们都有同一个名字,叫天堂鸟,也就是鹤望兰。

第二个故事:《睡火莲》想去世界旅行女大学生×哪也不能去神秘守钟人

写作灵感来源:《Find me in Paris》 神秘钟表店

睡火莲,短暂而淡薄的爱。

商丘曾多次想要问连月西愿不愿意留下来,这是一场百年孤独。

谁也不能将谁禁锢在静止的时间里,即便以爱之名。

如果她不是心甘情愿,凭他两眼,百臂或有千手也难防。

第三个故事:《滴水观音》失孤的朋友女儿×墨西哥黑道叔叔

写作灵感来源:《无耻之徒》第三季第一集

孟关音只是因为名字里有“关音”两个字,就被边渡梁当作他的小观音。在床上他靠在她动弹不得的身体边,呼出的气息滚烫,“孟关音,你还是我的小观音吗,uncle都没有舒服够,你就不管了?”

边渡梁几度抵达孟关音的人间佛国,在那里四座莲花灿然盛开。

他看见最美丽的植物,她名叫滴水观音,她就是滴水观音。

文章诗句来源参考:《滴水观音》温冰然 《滴水观音》舒婷
1V1xxG

天堂鸟(1)

你有没有做过错事,在你气极怒极,脑子不清醒的时候?

你无比后悔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伤害了许多人,许多你爱的,和爱你的人,包括你自己,你后悔终生。

鹤望兰坐在房间窗前,雨丝赴死般拍在透明玻璃上,砸成了一条条细斜线,就在风和x丽的昨天,一个平凡普通的上学x子,她做了这件错事。

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不过才过去一天而已,甚至不到。

心里很空荡。

鹤望兰回头,床头柜上紫色菱形方块透明细颈瓶里垂着一枝上星期锡南送她的花。

鲜切花的弊端,它曾经鲜活,不久便奄奄一息。

鹤望兰眨眼,昨天,xx还没颓垂。

这是一只橙x天堂鸟。

天堂鸟,又叫鹤望兰。

锡南说这是代表她的花。

黑色越野车停下,车门关闭,鹤望兰低头。

程阅萼站在车镜前,仰头看向那扇飘着粉色窗帘的玻璃窗。

雨停了,远方云雨初霁处有一条七色彩虹桥,那是人们向往的美好岸边。

程阅萼看到女孩与他对视的乖巧纯洁的微笑,在飘窗前,她手放在玻璃上。

他舌尖抵了抵口腔,那股甜混杂着血腥的味道还在,即便是强烈的薄荷香也掩盖不了,他已经记在了脑袋里,塞进每一条复杂的皱褶。

鹤望兰,他相识不久的外甥女。

程阅闽开门后脸上迅速染上了不耐烦和厌恶,“你怎么又来了?”

程阅萼长腿跨进,不管程阅闽正在弯身给他那拖鞋,直接走进了客厅,四下一看,这个时间。鹤文谦已经去上班了。他坐在沙发上,软沙发一下往后陷下去,他从善如流地靠在上面,姿态闲适放松。

“前几天给你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就三万块钱又不多,你借我我用我自己的名义去投这个项目,和你又没有关系,出了事都算我的。”

程阅闽有些洁癖,程阅萼不换鞋就这么踩进来她本就有点生气了,听他还提借钱的事情更觉这个弟弟不争气,立马就吼出来了:“你还找我借钱,我是你姐,不是提款机,程阅萼,你自己算算你前前后后啊,一会儿创业,一会儿投资,连生病去药店买药都要问我要钱,你从我这里拿走多少钱你自己不清楚吗,我一个月就三千块的死工资,不吃不喝全拿给你也受不了你这么折腾啊。”

程阅萼啧一声,“这次不一样,这个项目真不错,我同学牵头的,人家可是名牌大学毕业出国镀过金的,我跟着他做肯定没错。”

程阅闽把拖鞋丢到他的脚边,“换了,别把地毯给我踩脏了。”

程阅萼弯腰去拖鞋,边脱边看程阅闽说:“你工资是不高,不是还有姐夫吗,他最近又升职了不是,工资也涨了不少吧,这么点钱肯定拿得出来。”

程阅闽拉着外衫抱手坐下来,“你姐夫是你姐夫,他不待见你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他拿钱给你,你也真是敢想。”程阅闽看了看那间关着的房间门,压低了声音对程阅萼说:“我告诉你啊,最近你不要往你姐夫面前凑,他刚和兰兰吵了架,一直没处发火去,你不要往枪口上撞。”

程阅萼把皮鞋往旁边一摆,又没骨头地靠在沙发上,“那不都是半个多月前的事情了吗,还没和好呢?”

“那次是为了成绩,这次是为了别的事,昨天才吵完,兰兰和你姐夫吵完就跑出去了,今天早上才回来。”

“为了个什么?”

程阅闽叹气,“这对父女简直像是上辈子的仇人这辈子来了结了,什么事情都不对付。兰兰成绩不好要吵,穿什么衣服要吵,吃饭的姿势也要吵,吵吵吵,吵个没完,把我给烦死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程阅闽也是没什么人可以说这些事情,对着自己弟弟总可以抱怨几句,说来说去都是零零碎碎的东西,没什么重点。

程阅萼重新提了一嘴:“到底为了什么事?”

程阅闽停了停,更深地叹气,“这次真的是你姐夫的错,兰兰这么小,他再生气也不该这么骂她,小女孩正是敏感时期,哪里经得住他这么说,你不知道,你姐夫口无遮拦,气过了头就给了兰兰一巴掌,还……”她再放低声音,神情严肃起来,“他骂兰兰,是个婊子。”

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好的有,坏的有,不好不坏的也有。有些人看着人模人样,进了家门就像脱下了人皮,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什么话都g得出来。

谁能想到,人前温和老实的老好人鹤文谦会在家里指着自己女儿鼻子骂婊子呢?

程阅萼又顶了顶口腔,回想自己昨天有没有这么叫过鹤望兰。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